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南中国海的战略博弈


·2014年6月21


这次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对话的目的是要彼此了解各自对亚太安全的立场,促进彼此了解后,再想法求同存异,找到可能和平共进的关系定位。可是这次的对话竟变质到由“对话”变为“对弈”,“对话”是有商有量,“对弈”是零和游戏,争取全胜。不但是“对弈”,而且是走向战略性的“对弈”,目的是要以东海与南海这两个地区的战略地位作为博弈的筹码,玩法是胜方要把败方在此两地区的战略地位赶尽杀绝,没有地方站。


日本加强菲越军力


这个转变可以从中、美、日三国代表在香格里拉的讲话表露无遗。首先是日本首相安倍在其讲话中把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议等同于东海钓鱼台岛屿主权之争,日本是受害者,即受中国的军事威胁,迫使日本面对军事反抗,同样,菲律宾与越南也是受害者,也同样受中国军事威胁,为了不让中国军事得逞,因此日本会南下支持菲越加强其军事作战能力。并即席答应送给菲军八艘巡视艇,也答应越南他会亲自赴越研究要如何加强越军的海洋战力。


日本如此表态,美国的国防部长海格也针对中国,说美国不容中国在这海域主权争议中,独断独行,并毫不含糊地说美国会用自己的看法作出判断,也会毫不犹疑维护美国盟友在主权问题上并肩作战,对日本如此,对菲律宾也会如此,对越南也将会如此,如果日越或美越签下了军事联盟条约的话。


王冠中对海格作出反击


在这样的对话会上,美日代表会如此毫不含糊地在主权问题上站在中国的对立面,确是让中国始料不及,这可以从中国首席代表王冠中的发言稿表露无遗,正因为没料到会有如此意外,王特地脱稿针对安倍和海格作出反击,直指海格在南海问题上挑衅中国,美国连自己也不承认联合国的“国际海洋法”,根本没资格说中国不遵照国际海洋法行事,中国也从来没主动动武,而且也一直主张要由争议国双方谈判解决,不容将问题经由第三者插手,这样做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复杂化。最令王接受不了的是安倍与海格一唱一和,显然是串谋来对抗中国,既如此,中国别无选择,只好奉陪下去。王说他是被迫非要回应日美不可。


美国把钓鱼台交给日本


王冠中指美日串谋在东海与南海领土纷争排斥中国,早在今次的新加坡对话前已有所行动,证据就是早在1972年美国将自己占据的钓鱼台交到日本手上,明知日本是从中国抢来的地方(甲午战争连同台湾和钓鱼列岛一起占领),不交回中国,用意何在?


因为钓鱼台与冲绳岛之间是一道广阔的海道,怕中国拿回钓鱼台,便拥有这个战略地点的优势,美国战后长期派出第七舰队在东海和南海巡弋,很清楚这两个地域散布的众多岛屿对反华有很大的战略价值,尤其在美国围堵中国的战略部署中,更是如此。


最近三年多以来,当美国声称要重返东亚的同时,一面利用日本和韩国搞“东亚安全平台”,一面对着中国沿海周边国家组建“第一岛链”与“第二岛链”的军事布防。这一战略考量那会不叫日本和东南亚国家赶紧抢占这些海上的岛屿呢。日本这三年多频频做大动作宣示钓鱼台的主权,明显是出于建立“东亚安全平台”的战略需要,美国公言保卫钓鱼台包括在美日联防条约之内,无非在摆明姿态要吓退中国。


美把南海称为“菲律宾海”


除日本外,菲律宾也在近三年来忽然变得非常进取,非要争到黄岩岛不可。为了鼓励菲律宾大胆抢夺,希拉莉在其国务卿任内访问菲律宾时,特地出海指着整个南中国海向菲国官员说:不要叫“南中国海”,应叫“菲律宾海”。由此可见在美国的指使下,菲律宾要的何止黄岩岛,而是整个南中国海。希拉莉作为美国的国务卿正是代表美国说出了其企图,这企图不是为菲国利益说话,而是为美国利益张罗。是一石两鸟,先是借菲国名义强行攫取南中国海,然后再以保护菲国为名,把中国永久赶出南中国海,到时“菲律宾海”连同菲律宾国家也就变成美国的“保护国”(Protectorate)。


过去帝国主义者在攫取殖民地过程中,就是以此手法,先是帮被保护者攫取大幅土地,然后以保护的名义赖住不走,最后左右这个政权(以安全为名),十足的“殖民地”也就现形了。


过去菲律宾根本不存在,只是在千多个岛屿中分别在“苏丹王朝”手中,西班牙将其逐个征服,统一在一个政权下,西班牙与美国在北美交战后,美国从战败的西班牙手中攫取了菲律宾,1946年美国将这殖民地以菲律宾之名建国,之后美国也长期以保护菲国的名义在此建立军事基地,在美保护下,也没有一个菲总统敢对美说“NO”,连以强势领导的马可斯当了独裁者二十年,对国内高压,对美国却是百依百顺,最后在人民起义下,直接由里根总统一个电话要他即刻坐直升机到美军基地再转飞夏威夷,马氏也不敢说“不”!


可见菲律宾这几年来没有“殖民地”之名,却也没有抗拒美国自卫的事实。现在美国垂涎南中国海具有充实“第一岛链”的战略价值,很快又故技重施,帮菲国打天下,也为自己重施“保护者”的伎俩。


美国成为越南“保护者”


同样,早在美国扶持南越政权时,自身难保的吴廷琰政权却还不忘要借美国势力抢占南越临近的西沙群岛,那是出于这些岛屿对美军具有很高的战略价值。北越打下南越赶走美军后,在接收南越领土过程中,也不忘占据南越手中的岛屿,甚至还更扩大争夺,好几次和中国发生海战,这早已是公开的事件。


美国也早看在眼里,就是希拉莉出席越南主持的东盟峰会上,她公然挑战中国说美国利之所在不会不干预南中国海主权之争。她这话在越南公开说,公开顶撞中国外长杨洁箎,无非在向越南宣明,只要越南开口,美国可以前来保护。接着的三年,美军频频伙同越南海军,又访问金兰湾,又联合军演,更助长越南在西沙群岛探油挖井。所有这些行动,正是美国看准了越南敌不过中国,看穿其有野心无能力的弱点,再度以“保护者”的姿态找上河内的门。


在法国殖民地时代曾将柬老越三国打造成印支三邦,並任意改变其疆土,据西哈诺亲王的见证,法帝国便不满柬王朝不听命而将其领土大幅归划到今天的越南领土去。1975年当北越统一南越后,还想继承法国未完成的“印支联邦”统一在河内政权之下,其攻占柬国便是在这大计构想下的行动之一。这段历史正给了美国一个前科,看出越南想扩张领土的需要。


这次美国大张旗鼓全面展开军事行动,如此大军当前,冲着中国而来的同时,卯足干劲向越埋手,美国的如意算盘也早已估计着只要美国联手越南攫取西沙南沙大幅领海,同时又联手菲国攫取东沙南沙大幅领地,如此东西夹击,美军便大有用武之地了,攫取了整个南中国海,也就需要美国长期以“保护者”的身份保护着越南和菲律宾,十八、十九世纪时的殖民地版本,也就会在二十一世纪在南中国海翻版,十八、十九世纪西方帝国在此抢夺殖民地,不外乎想借东南亚作跳板攻占中国。


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口口声声叫嚷“中国威胁”,正可借此展开军事攻势,先占有东海与南海,把中国海疆全面封锁,以窒息中国,然后再借重日本和越南的陆军优势,配合美国海空优势,便可长驱直入中原矣!


美国要掌握西太平洋各国


以上说的便是解释了美国在东海南海的战略考量,现在联同日本和菲越共同对付中国,目的就是要在东亚还魂美国在此的霸主地位,一举而将整个太平洋西岸的所有国家,包括东南亚十国、日本、朝鲜半岛,全都置于美霸掌握中。


想到疯狂处,连奥巴马也不禁兴奋到在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高唱:今后一百年美军仍要横扫全球,无人能与美军挑战!西方人信奉的耶稣也早看到,他说:上帝要消灭其人,必先使其疯狂!可惜美国是新教徒建国的,他们以宗教革命自负,不相信耶稣这话!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