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 庄则栋

小老虎庄则栋 一生传奇

·2013年3月23日

 

在乒乓球的世界里,庄则栋(1940-2013)是世界冠军,连续三次获得单打世界冠军;在政治的舞台上,他拉开了中美乒乓外交的序幕,结束了两个大国冰冻的关系,却在政治的漩涡中一度迷失;在人生的旅途中,他收获了浪漫的跨国婚姻,也与癌症拼搏了5年。

跌宕起伏的人生并没有击倒庄则栋,在这样的波折中,他更是活出了精彩的人生。2013年2月10日17时06分,这位罹患癌症多年的乒坛名宿在北京佑安医院去世,享年73岁。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对于这位昔日的世界冠军而言,他的人生已足够传奇。

 

赛场空前三连冠


作为中国的“国球”,乒乓球运动从上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就成为中国体育项目中最早与世界体育强国“对话”的长项,庄则栋的乒乓运动生涯黄金阶段也恰恰从这时开始。


1940年出生于扬州的庄则栋,自幼习文练武,9岁起结缘乒乓球。自此他的传奇也开始由小小的银球旋转开来。


从1956至1957年启用独创的中近台两面攻打法开始,庄则栋便在乒坛掀起了旋风,17岁入选北京市乒乓球队,19岁入选国家青年乒乓球队,并在斯堪的纳维亚国际乒赛中崭露头角,夺得男单、男双和男团三个冠军,后成为国家队主力队员。他参加过国际、国内多届大型乒球赛事,连续三次获得世乒赛男单冠军,获三届全乒赛男单冠军、国家队内三次单打冠军,并在国家队内创出一百多场连胜纪录。这个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在世界乒坛,对手们把进攻出神入化的庄则栋称为“小老虎”,而他更以打球用脑著称,喜欢在训练和比赛中研究技术。他创立了两面攻打法,而且不是当时流行的中远距离,而是推进到中近台,后来影响了几乎所有的优秀运动员。


“闯是实践,创是升华。求新求变,不能求变,难以为雄。”庄则栋认为乒乓球运动离不开创新,而创新也在此后成为中国乒乓球队最宝贵的传承。即便两年前在飞机上遇到刘国梁,庄老也不忘与其探讨乒乓技术。“当时庄老已经身患重病,但一路上他一直都在和我聊中国乒乓球打法的发展,特别是直板打法的发展,庄老还笑称现在的打法跟‘变魔术’一样。”刘国梁回忆道。

“乒乓外交”关键人物
 

庄则栋除了在赛场上屡创辉煌外,也扮演了中美“乒乓外交”的功臣。


1971年,第31届世乒赛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第5个比赛日,中国20多名队员乘坐班车准备前往体育馆。车子正准备发动时,美国队队员科恩却误上了中国队的班车。


庄则栋回忆,科恩看到满车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一下愣住了,站在车门附近,不知道怎么办。由于当时中美没有恢复正常邦交,所有中国代表团成员都不敢轻易接触科恩。这时,庄则栋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幅中国杭州织锦黄山风景画,作为见面礼送给科恩,并向科恩说:“虽然美国政府对中国人民不友好,但是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科恩于是愉快地和庄则栋开始聊天,随中国队班车抵达体育馆。第二天,科恩在赛场内当着众多记者的面,把一件别有美国乒协纪念章的美国队队服赠送给庄则栋,并提出自己想到中国去看看。


名古屋世乒赛结束时,美国队领队哈里斯主动找到中国队领队,提出希望到中国访问。冰封20多年的中美关系开始消融,庄则栋和科恩在乒乓球赛场上完成了新中国和美国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中央决策层运筹帷幄,果断指示中国乒乓球队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世乒赛结束后的4月10日,美国乒乓球队来到中国进行访问,庄则栋和科恩两人正式友好地互赠礼物。同年12月28日,周总理任命庄则栋为中国首个访美代表团团长,中美关系的封冰彻底融化。庄则栋为“小球转动大球(地球)”贡献了一份力量。

在政治上大起大落


今天上了一些年纪的人,都知道当年的“小老虎”庄则栋。人们也许还记得当年中国的“乒乓外交”,“小小银球”曾敲开美国的大门,日本的大门......在庄则栋扬威乒坛的岁月,鲍蕙荞也在国际钢琴界崭露头角,成为一颗闪耀的东方新星。当时,只有21岁的她就在乔治·艾涅斯库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了第五名。两人经人介绍,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谈婚论嫁了。


一个是世界冠军,一个是年轻的钢琴演奏家。婚后,庄则栋住在北京鲍蕙荞的娘家,这是一所独户独门的四合院,鲍蕙荞的父亲是水电专家。他们的结合原本很诗意、很完美,然而,随着“文革”的到来,一切都开始蒙上阴影。学校停课,运动队停训,全国上下都在搞政治运动。在那些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庄则栋等许多队员,都不摸球拍了,乒乓房的球桌上悄悄蒙上了一层浅灰......庄则栋最初因为反对批斗原国家体委主任荣高棠,被指为“修正主义的黑尖子”,也成了批判对象。更加恐怖的是,在庄则栋被批斗的三个多月里,他的教练傅其芳、姜永宁和队友容国团,因为受不了种种羞辱、冤屈,相继上吊自杀。乒坛三杰自杀身亡后,在周总理的亲自过问下,庄则栋获得了“自由”。但很快,庄则栋又被“四人帮”利用,当上了国家体委主任。


就在庄则栋”火箭”蹿升之后,两人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粉碎“四人帮”之后,庄则栋再一次陷入政治漩涡,被隔离审查4年。那时,有人劝鲍蕙荞和庄则栋离婚,这样可以不受牵连。当时的情景的确是让鲍蕙荞难以承受的,多年来自己与丈夫在许多地方有分歧,而8岁的儿子庄飙每天都要遭受其他小孩的嘲笑或打骂,下雪天还要听任别的孩子往脖子里塞雪,回到家里眼泪汪汪地向妈妈诉说着委屈……


多年后鲍蕙荞向记者重新梳理那段记忆时,曾动情地说:“如果为了自己和孩子,为了表白划清界限,离婚的确是个办法。但我还是不能那样做(尽管与庄的感情已出现了严重问题),我仍然不能那样轻率地对待自己的家庭。”鲍蕙荞还想极力维持这个“不战不和”的家。


1980年,庄则栋被结束隔离释放回家。政治上对庄则栋的最后“判决”是: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出党,犯有严重的政治错误,属人民内部矛盾。应该说,庄则栋在“文革”前有功,在“文革”中有过。


此时,鲍蕙荞与庄则栋两人的情感世界,已经名存实亡,出现了无可挽回的裂痕。艰难维系5年后,经过冷静协商,鲍蕙荞和庄则栋在北京东城区政府办理了离婚手续。从区政府出来,两人在路口微笑着握手言别。一切都不用多说什么了,就像20多年前他们举行婚礼一样,离婚也是极其自然的。人们既不惋惜,也不惊奇,好像事情本该如此。所生一子一女都跟着鲍蕙荞,当时将满20岁的儿子弹得一手好钢琴,比他小8岁的女儿,正在攻小提琴,这两个孩子将来会成为演奏家而不是运动员。

异国婚恋书写传奇


就在庄则栋离婚后不久,在一个冬日的大雪天,电视片《乒坛坛主庄则栋今安在》开拍了,随后,中国新闻社用多种文字版本向海外发行播放。在这部电视片中,庄则栋亲口对人们说:“人生的道路有时真像一个圆,它的开始又是终结,它的终结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是30年前从少年宫出去的,现在又回到了少年宫。有人说,这是倒退。不!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过去,我在少年宫打球,现在又去少年宫当教练,我曾在热爱的事业中找到我自己,今后,我将在这项事业中重新找到我自己。”


庄则栋的第二次婚恋,就是始于那个艰难的年代。这是一段奇特的跨国婚恋,一位温柔贤惠的日本姑娘佐佐木敦子开始走进他的生活。


庄则栋先到山西,后来又到北京少年宫任教,其间有两个日本人一直在寻找庄则栋,这就是当年赛场上庄则栋的老对手荻村伊智郎,还有赛场上的女球迷佐佐木。荻村得知庄则栋去了山西,曾力促日本乒乓球队连续三次访问山西省,打球是假的,寻找庄则栋是真。


他与佐佐木敦子的相识是在1971年日本名古屋。当时中国乒乓球队重新派队参加世界大赛。佐佐木是庄则栋的“粉丝”,会说中文,一路上跟随中国乒乓球队,争取与他合照,也进行了交谈,变成了好朋友。


两人阔别13年,庄则栋的生活跌宕起伏,庄则栋来到了山西,负责训练的女队和即将参加第37届世乒赛的中国队打友谊比赛,山西的乒乓球30多年来是全国比赛的“垫底货”,经过他的调教后,结果是中国队几次败在山西队手下。后来庄则栋要求分配回到北京市少年宫担任乒乓球班的教练。


佐佐木去北京市少年宫找庄则栋,当时她还是单身一人。佐佐木知道他过去的一切,当然也知道他已经离婚了。时隔13年的重逢,佐佐木向庄则栋说出了心里话:“这么多年,一直想来看你。”庄则栋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近十年来,我的人生道路崎岖坎坷,真是折翅方知沧桑之道呀!”就这样,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登记结婚时,却遇到了麻烦。由于特殊的个人政治原因,庄则栋当时是不可以与外籍女子结婚的。佐佐木为嫁给庄则栋,愿意放弃日本国籍,成为一名中国公民。当时中国还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


庄则栋把结婚申请提交给中国乒乓球协会名誉主席、时任天津市长的李瑞环,随后又转到了邓小平手中。信中提及,“我们真挚地相爱着,感情非常深,我已十几年不参政,是个时过境迁之人。今年已47岁,佐佐木敦子43岁(未婚),时间催人老,佐佐木敦子已征求家里人的同意,愿意加入中国国籍,来华定居和我完婚。根据中国国籍法规定,她完全符合条件。请领导批准,允许我们组织个家庭。”


佐佐木敦子随后也给中国大使馆和邓小平寄去了申请信。终于,他们的申请最后得到了邓小平的批准,这段姻缘终于修成正果,有情人终成眷属...... 婚后,佐佐木敦子一直与庄则栋同甘苦,共患难,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对庄则栋的爱。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