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企业家 教育家 慈善家 -- 李光前

 

·2012年12月22日

 

李光前(1893——1967)是新马著名的华裔企业家。他不仅像其岳父陈嘉庚那样被称为“树胶大王”和“黄梨大王”,而且更把业务多元化,从事其他工业,以及涉足银行业和保险业,是早期最著名的华人银行家。

然而,他最为人称道的,是设立李氏基金,把其大部分资产注入这项基金,将其盈利所得捐助给慈善工作和文教事业,他又担任过新加坡大学第一任校长,因此又有大慈善家与大教育家之称。李 氏基金提供的奖助学金,在新、马培养了无数出身寒微的各民族各领域的人才,对社会作出重大贡献。

出身贫穷,好学不倦

李光前在1893年出生于福建省南安县芙蓉乡,原名玉昆,后以字行。他童年时在乡下过着清苦的生活,读过几年私塾。

8岁时丧母,10岁时由厦门前往新加坡依靠做小生意的父亲李国专。1903年抵达新加坡后进入养正学校就读,随后进入英印学校念英文,周末到养正学堂补习华文。

由于他聪颖过人,学业成绩优秀。1908年他15岁时,被新加坡中华总商会选派,利用清朝政府提供的经费,到南京暨南学堂(二年制专科学校)学习,专攻数学、物理、化学。1911年毕业后,到唐山路矿专门学堂进修,希望走向科技救国的道路。但在辛亥革命之后,唐山路矿学堂掀起新思潮,为篡夺政权的袁世凯所忌,下令将之关闭,李光前便返回新加坡。

他在母校道南学堂(养正学堂改名)和崇正学校教书,晚上兼任《叻报》电讯翻译。过后他考入当时英国殖民地政府在新加坡创办的测量学校,并以自修方式攻读美国函授大学的土木工程,希望成为工程师。后来因故没有成功。

他在从商致富后,仍然认真学习,对学术性的会议都尽量抽空参加。他也阅读西方的英文财经杂志,以便知彼知己,对他做国际树胶贸易有利。

但最能表现李光前的好学精神的,是在马来亚独立之后,马来文成为国语,李光前认为华人应该认真学习马来文,以便促进华巫交流。他本身以身作则,虽然已70高龄,一方面聘请马来老师,一方面收听国语广播,努力学习马来文。

成为陈嘉庚快婿

1914年测量学校毕业后,李光前在政府部门工作,但不堪殖民地政府的歧视政策,且受到侨领庄希泉的赏识,替他偿还与殖民地政府所签订的5年合约的费用,聘他到其中华国货公司负责处理各种采购和中英文来往文书的工作。

在这期间,他做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由中华国货公司进口大批中华书局新编的小学教科书,以取代新马各地华校所沿用的清朝末年的旧课本,还积极引进各种宣扬新思想的书刊,为新马两地中华文化掀开新的一页。

1916年,陈嘉庚为了把树胶出口到美国市场,以免胶价被英资集团和洋行操纵,需要中英文均佳的助手,于是向庄希泉情商让李光前到他的谦益公司工作。李光前主持谦益公司的树胶出口业务,适逢树胶的需求在国际市场上节节上升,加上李光前精明能干,为公司赚取丰厚利润,每年盈利在叻币80万至100万之间。陈嘉庚很倚重李光前的才学和见识,在1918年擢升他为树胶部总经理,而且在1920年把当年只有17岁的长女陈爱礼嫁给李光前,这样一来,李光前在27岁时成为陈嘉庚的乘龙快婿。

从1916年至1928年,李光前共在谦益公司工作12年。他在那儿学习了许多经营树胶的知识,从生产加工到出口买卖都很熟悉,加上建立了广泛的人际关系,为他后来在国际树胶市场大显身手奠定基础。

“中西合璧”管理南益机构

1928年,李光前正式离开谦益,成立南益树胶厂,专营树胶买卖。“南”是指他的祖籍地南安,“益”是指“谦益”,可见他是念旧和懂得感恩的人。

他经营树胶买卖时与众不同。他向小园主购买树胶,以现金支付,因此小园主都喜欢把树胶卖给他。另外他以实买实卖为原则,不在市场上进行投机,因此比较不受胶价起落的影响。另外,他不向银行透支以扩建厂房和挹注树胶行情的升降,故能避过经济衰退时被银行迫仓的困境。因此,在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世界经济危机导致胶价惨跌,陈嘉庚因为向银行贷款太多而周转不灵,受到银行和英国胶商集团的双重压迫,其谦益公司被迫收盘;李光前则因稳扎稳打,南益在经济危机中屹立不倒,而且更加壮大,以致他继陈嘉庚之后被称为“树胶大王”。

不仅如此,二战之后他把业务多元化,除有胶园,胶厂和进行树胶贸易之外,他还经营罐头黄梨厂、饼干厂,另外涉足航运、木材、印刷和金融业等。他是华侨银行和大东方保险公司的最大股东。他从1937年至1964年担任华侨银行董事主席长达27年,可以说是执新、马华资银行的牛耳。

由于他本人学贯中西,熟悉中国传统文化与人情世故,又有长期与欧美树胶入口商打交道的经验,深谙西方商业管理之道,因此他用“中西合璧”的方式来管理南益机构。

基于中国传统,他重视乡情与宗亲。因此,南益机构优先录用南安同乡和李氏宗亲,兼具两者的更佳。然而,他要的有真才实学和实际经验的人才,而且放手让他们经营,如李引桐和李成枫是他的同宗兼同乡,都曾长期在南益机构服务,并作出很好的成绩;后来也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事业家。他采用西方式管理模式,用“法治”和“分层”负责的方式来管理南益机构,避免了华人商业大机构的“人治”弊端。因此,在陈嘉庚和陈六使谢世之后,他们的企业都迈向式微,南益机构则在李光前逝世后日益壮大。

重视文化交流

李光前成为巨富之后,抱持“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宗旨,捐钱作各种公益事业,尤其重视对文教事业的捐助。他捐助给新、马华校的款项难以计数,受惠的学校众多。

他的岳父陈嘉庚在中国开办集美学村和厦门大学,他捐赠不少款项支持。他也在家乡南安县创办“国专小学”(纪念父亲李国专)和“国光中学”(用父子的名字各一字命名)。他也捐助华侨大学。

1953年,陈六使倡议创办南洋大学,李光前虽有不同意见,但仍大力支持,答应捐献等于所有实收捐款的10%。结果南洋大学筹到叻币约1千万元,他捐献叻币104万元。

第二次大战之后,新加坡要建新的政府图书馆,李光前捐助25万元,但他有附带条件,即有关款项应用以购置东方文字(马来文、华文、淡米尔文)的图书和科学图书,以方便人们了解东方文化和科学知识。

1958年,马来亚大学授予李光前名誉法学博士学位。他在致词同样强调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性。他说,“新、马的教育设施,在东南亚可谓首屈一指,而位于东西方交通枢纽,融合阿拉伯、中国、印度及西方文化于一炉,宛如联合国之缩影,耳濡目染,源远流长,人物优越,世罕甚匹。”

1962年元旦,设在新加坡的原马来亚大学改称新加坡大学。由于李光前是真正有学问的“儒商”,他被委任为新大首任校长;富商出任大学校长,李光前是新、马华人中的第一人。为了做好大学校长的工作,他在那年3月亲赴欧州考察大学教育,研究它们的组织与发展。他在掌校4年期间(1962-1965)期间,把融合各民族的传统文化当作是办大学的宗旨之一。

李氏基金造福人群

李光前在1967年病逝,享年74岁。他遗留下来的除了其跨国性品牌公司南益机构,同样为众所周知的是造福人群的李氏基金。

李光前和其长子李成义,于1952年设立李氏基金,“以促进教育、医药和文化活动;帮助穷人;协助火灾,水灾和饥荒的灾民”。它也赞助其他慈善工作。

他首先将南益机构的部份资产充作李氏基金的营运资金,1960年分别在新加坡和马来亚设立李氏基金。1964年,李光前将其个人名下的股权(占南益总股份的48%)全部捐给李氏基金。这样一来,李氏基金成为南益机构的最大股东。

李氏基金每年将从南益机构分到的可观盈利用作赞助文化教育、科学与医药研究,社会福利以及其他慈善事业。李氏基金曾捐款给新马的各大专、华文独立中学及华小。受惠的大专包括马来亚大学、南洋大学(以及现在的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大学、义安学院,拉曼学院等。中小学更是不计其数。

李氏基金提供奖学金和助学金给学业优良而家境清寒的贫苦学生,协助他们完成学业,为国家社会培养人才。

难能可贵的是,李氏基金的奖助学金是不分性别、种族、宗教信仰、籍贯、姓氏和地域,只要申请的学生学业表现优良,其条件符合李氏基金创立的宗旨和标准,就有资格获得奖助学金。

几十年来,因受惠于李氏基金的奖助学金的而成才的各族优秀学生不知凡几。在这方面,新马富豪当中,无人能与李光前媲美。

据统计,到2009年为止,李氏基金捐助的款项达到新币4亿元(约10亿令吉),教育方面的捐助占了总额的75%。在新加坡的大笔捐款包括在2003年捐新币6千万元建国家图书馆,2004年捐新币5千万给新加坡管理大学,2005年捐新币3千万元给新加坡国立大学。

2011年1月,李氏基金捐新币1亿5千万元给南洋理工大学医学院,该医学院将命名为李光前医学院,这是李氏基金历来最大的单一捐款,也是新加坡历来最大的一笔教育捐款。

李光前生前把大部份财产捐助利惠人类的用途,是花钱有智慧的企业家。其人虽久殁,遗爱在人间!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