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本周人物

陈志勤医生(1919-1996)

反对党先生

·2012年10月20日

 

已故丹斯里陈志勤是马来西亚议会民主政治一位重要的反对党领袖。首先,由于他在国会内为民请命,“无畏无私”的发言,在批评政府之余,也提出建设性意见,因此同时赢得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敬重和人民的拥戴,因而享有“反对党先生”的美誉。


其次,由于他的民望很高,即使他三易其党(从劳工党到民政党到社会正义党),都能连续当选甲洞区国会议员,以及在甲洞成为联邦直辖区之前,两度当选雪兰莪州州议员。


第三,他得到“反对党先生”的雅号的另一个原因,他多次受到联盟/国阵政府的拉拢,但坚决不加入执政党,终身以作为反对党人为荣,充分体现出“富贵不能淫”的有良知专业人士从政的本色,因而得到更多人的尊重。

出身贫寒、同情穷人


陈志勤出身贫寒,他的父亲为改善生活,从中国福建省漳州南来,在雪兰莪州蕉赖九英里落户,从事农业和做杂工。他克勤克俭,后来成为小园主。


陈志勤兄弟姐妹众多,但他从小聪慧,而且勤奋读书,因此获得吉隆坡维多利亚学院奖学金,后来又获得新加坡爱德华七世医学院奖学金,攻读医科。二战爆发和日军占领新、马,使他的学业被迫中断。战后他恢复学业,在1949年毕业,成为合格医生。爱德华七世医学院后来与莱佛士学院合并,成为新加坡大学。


陈志勤回到吉隆坡之后,在巴都律设立医务所行医。由于年轻时贫穷而吃尽苦头,他同情穷人的处境,对于来求医的各民族穷人,他只收很少的费用,对赤贫的病人甚至免费施医赠药,乃至另外自掏腰包让病人坐三轮车回家。因此,他很受穷人的尊敬与支持;也是他后来在甲洞区连选连任国州议员的重要原因之一。


加入劳工党


他最初参加的政党是劳工党,是在1952年应他在维多利亚学院的同学李木生(时任劳工党全国总秘书)的邀请。他在党内担任的职位越来越高,但他一直保持低调,而且不争名利。


例如,在1959年大选时,他是社阵(由劳工党和人民党组成)雪兰莪州选举委员会主席,负责遴选国州议员候选人,但他本身没有出任候选人,而是协助国州议员候选人竞选。那次大选,社阵共赢得8个国会议席(雪兰莪州5席,槟城3席)和17个州议席(其中雪兰莪州4席),崛起为主要反对党。陈志勤在雪州的运筹帷幄有根大的贡献。


中选国、州议员


到了1964年大选,社阵/劳工党全面出击,希望能取得更大的战果;陈志勤本人参选国州议席竞选。当时由于印尼反对马来西亚成立而展开“对抗”行动, 甚至派出武装人员进入西马以及东马的砂拉越州。而社阵反对大马,因此在联盟的负面宣传之下,社阵兵败如山倒,只赢得两个国会议席和8个州议席。其中陈志勤由于个人的声望,同时赢国州议席,其中州议席他只赢马华公会强人陈强汉两票。


进入国、州议会后,陈志勤以温和反对党领袖姿态出现。他认为,在议会民主制度中,“有异议声音”是重要的。但他不是为反对而反对,也没有发表过激的言论,而是视有关课题的内容支持或反对政府的政策。


在1966年至1967年间,由于受到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劳工党的一些支部走激进路线,成立“反右支联”,批判党中央和作为国州议员的陈志勤,指他“乖离党的路线”,并列举他的“十七条罪状”,迫使他1968年退出劳工党。

成立民政党


同一年,陈志勤拉拢四方面的人马组成民政党。一是以他为首的劳工党温和派,包括陈樸根、威拉本等。二是以赛胡申阿拉达斯和王赓武为首的学术界人士。三是以职总主席杨德才以及V.大卫为首的职工会领袖。四是由林苍佑医生退出马华公会之后成立的民主联合党。民政党是走温和社会主义路线的多元种族政党,其素质较高。陈志勤担任总秘书。


在1969年的大选中,在陈志勤的努力下,各反对党达致竞选协议,分配选区,以“一对一”的方式与联盟对垒,以免分散选票。由于劳工党抵制大选,其“势力范围”受到其他反对党瓜分。当年人民对政府不满,各反对党都有斩获,其中行动党赢得13个国会议席,崛起成为主要反对党至今。民政党在槟城州的选举大胜,单独组织州政府,林苍佑出任首席部长。连人民进步党在吡叻州也表现特出。


在雪州和吡叻州,联盟与反对党势均力敌。雪州是14席对14席,在吡叻州是联盟19席对各反对党21席。 陈志勤为了顾全大局,否决了各反对党在雪吡联合组织州政府的建议,以免局势火上加油。后来这两州都由联盟执政。


大选后发生“513”种族冲突事件。国会民主暂时终止,敦拉萨取代东姑成为实权领袖。1971年国会重开时,政治气氛已大不相同,联盟强化了其执政地位,陈志勤的重要性也相应降低。联盟后来拉拢多个反对党加入执政集团,成立国阵。


在国会中,他支持联盟政府的新经济政策,以提升处于落后情况的马来人及其他土著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但他反对这项“扶弱政策”演变成朋党主义。


槟城州在林苍佑执政下,自行其是,不受民政党中央控制,引起了阿拉塔斯和陈志勤的不满,引发党争。结果是林苍佑派系获胜,掌握了民政党。


任正义党主席


陈志勤不甘寂寞,在退出民政党之后成立社会正义党,他自任主席。他到处招兵买马,但收效甚微,很少人愿意加入,社会正义党靠他个人声望支撑。在1974年的大选中,社会正义党只有陈志勤本人赢得甲洞国会议席,以及槟城有一人当选州议员。这个党走向式微是必然的。


1976 年陈志勤中风后健康不大如前,宣布不参加1978年大选。他退出政坛后,于1977年起,以《无畏无私》的专栏撰写时评,针砭时政,在英文《星报》以及《南洋商报》刊载。由于他的专栏富有文采,言之有物,很受广大读者欢迎,后来还结集成两本文集出版。


1980年,陈志勤医生获得当时的最高元首、彭亨州苏丹颁赐丹斯里勋衔,这对于一位“终身反对党”而言,是政府当局给予难得的肯定。他在1996年逝世。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