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李成枫 出钱出力不出名
·2012年11月17日

 

李成枫是成功的商人,但是除了在商业的成就之外,他在公益和华文教育的贡献在马来西亚华社是广为人知的。李成枫1908年8月在中国福建省南安梅山芙蓉村出生,1995年10月17日逝世,享年87岁。

 

幼年时,李成枫念过私塾,因为家境贫穷,无法继续接受教育。他在19岁的时候南下马来亚,先落足新加坡,在著名侨领陈嘉庚开办的橡胶厂当书记。1930年,李成枫到同样祖籍南安的李光前创办的南益树胶公司当书记,后工作表现佳,升任经理。
 

李成枫为李光前抄账目,账务清楚,字迹工整,李光前对他极其信任,并给予重用,由他管理南益。
 

在南益,李成枫专注于发展树胶、植物油、饼干以及机械工程等的业务。除了曾担任南益集团属下多间公司的董事主席,他本人也独资创办南风工程有限公司。李成枫对南益是忠心耿耿,在南益总行当了50多年的总经理。而他开创家族事业“连成企业”,主要是因为其弟弟没有工作而设立的,而南风工程是因为内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设立的。

创办南益华文小学


在上个世纪40年代,李成枫在事业有成后,就开始与华文学校结下不解之缘。在那个时候,李成枫为吉隆坡黎明学校偿还多年的校舍租金。而为了改善黎明学校的办学条件,他把自己宽敞的住宅楼房捐给学校。在1969年,黎明学校被火烧毁,李成枫在1971自己出钱及向外筹钱60多万,重建该小学。


1949年,李成枫创办了南益华文小学。李成枫当时是吉隆坡南益树胶厂的总经理,他看到鹅唛路一带的华人子女,为了上学需要到几英里外的文良港中华小学,而这些小孩还有不少是南益员工的子女。他们要到哪儿上学,因为没有巴士来往,造成交通不方便。而厂方用罗里载送他们上学并不安全,如果发生意外厂方需负责。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成枫就决定拨出他在南益厂毗邻的一块土地的一部分兴建南益华文小学。这间学校有6间教室,1间办公室以及7间睡房的教师宿舍。南益华校与1949年2月1日开课。学生免交学费。


1951年,李光前到吉隆坡巡视南益树胶厂,发现到工厂旁边竟设有华文小学,就向李成枫问明原因。李成枫照实回答,李光前认为这小学关系到厂中员工的子女的福利,校地应由南益购置。现在,南益小学是间大型学校。


1974年,吉隆坡中华独中董事会改选,李成枫出任董事主席。在他担任董事长期间,出钱出力,四度建校,也就是1978年的迁校计划,兴建现有新校舍;1985年的第一期扩建计划,这包括兴建新教室大楼、行政大楼及男女生宿舍;1990年的第二期扩建计划,这包括改建食堂大楼以及国字楼四角课室以及将光前堂冷气化;1995年的第三期计划主要是兴建工艺大楼。学生由原本的158人增加到21世纪初的4700多名。近几年来更成为最出名的华文独立中学之一。


因为有李成枫的领导,吉隆坡中华独中才有可能发展的今天的规模。


资深报人陈玉水在《李成枫振兴吉隆坡中华独中》提到,李成枫认为要办好独中,董、教、学三方面应站在同一阵线通力合作,发挥爱校如家的精神,下定决心把中华独中办好。有关三方面任何一方不可出现游离与弱化的现象,以并进、直线及平衡方式勇往直前。


隆中华独中转型推手


李成枫说:“我们办华文独中,纯粹是本着公民良知,以有教无类作出发点,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为国家为社会尽一份棉力,绝对没有居功或其他意图。我们的立场是光明磊落的,我们的主要办学宗旨是在延续六年小学的母语教育,从而保存我们自己的语言文化,这是宪法所赋予我们的基本权利,我们应该好好珍惜。”


李成枫认为教育是关系国家命运民族前途的千秋大业,而独中是华文教育的重要堡垒,是延续华人文化的重要环节。


他说,维护华校,支持独中是华族不可推卸的神圣任务。华文独中虽然是民办中学,在过去20多年来,为国家社会培育了不少人才,应该受到良好的对待和尊重,它是值得全国各阶层人士大力支持的。


谈到校外考试时,李成枫指出,吉隆坡中华独中在校外考试所持的立场是以家长的普遍要求为依归,以学生的前途作考虑重点。所以,除了鼓励和辅导学生参加独中统考之外,校方也协助学生报名参加政府举办的各种考试,这种做法是符合独中精神和原则的。他也以学生不论参加何种校外考试,都有不俗的成绩表现感到光荣。

年纪轻轻被称为“老人家”

李成枫对家庭与公司的责任感,再加上后天的努力,才有后来的成就。李成枫的领导能力相当强,在他还是个27岁的年轻人时,已经是多个橡胶公会的会长,领导同业讨论橡胶价格的设定,他因此被人称为“老人家”。


李成枫也兼任陈嘉庚创办的《南洋商报》的副董事长,并于1983年升任董事长,直至1993年。在他当任董事长期间,《南洋商报》是马来西亚最有影响力的华文报章。


年幼时因为家贫,李成枫表面上是读了三年私塾,但是因为家里是务农的,经常要到农地帮忙,因此时间并凑起来,上学可能也只有不到六个月的时间。


据他的回忆:“其实我所受的教育不多,正式入学堂也不过几年光景罢了。我的外公是晚清武举人,设私塾班授课,我就是在他的教导下,自小熟读《四书》、《五经》,至于其他的知识,都是靠自修和工作实践中得来的。”


根据龚宜君的论文《李成枫:马来西亚华教之光》,李成枫所受的教育虽然不高,但在他的一生中却有多项的发明。其中一项重要的发明是加强净化橡胶杂质的机器,其原理是用机器输送带的方式来拣选过滤杂质,使到橡胶更为纯净。


另外一个发明是榨椰油的机器。在他的发明之前,榨油机器只能榨出15%的油,他发明的机器把榨油率提高到约85%。


无论如何,因为他没有文凭而不能为他所发明的机器申请专利。

“成枫堂”牌匾成绝响

李成枫是位成功的商人,也是活跃的社会工作者。他曾担任马来西亚树胶公会总会会长、马来西亚油厂工会财政、雪隆橡胶公会会长以及雪兰莪福建会馆副会长,吉隆坡及雪兰莪中华工商总会副会长、名誉会长、李氏联宗会及吉隆坡中华校友会名誉会长等。


值得一提的是李成枫在雪隆中华工商总会的贡献。他从1970年代开始,对推动该会会务不遗余力,虽然他在该会的最高职位为副会长,除了推广文教福利活动,广招会员壮大隆雪中华工商总商会 并四处奔波筹款购置会址,更出钱出力奔走之下购得在吉隆坡安邦路的建会所的地段。


无论如何,会所在20多年后,才于丹斯里颜清文担任会长任内于1995年完成。隆雪中华工商总会董事部,为了肯定李成枫对该会的贡献,时任会长的丹斯里林源德代表商会向李成枫建议把会所的大礼堂命名为“成枫堂” 。


李成枫虽然对社会公益出钱出力,但是却对出名这件事不热衷。林源德传达了董事会的想法,李成枫却很客气,表示钱他可以捐,但是名可以不要。无论如何,林源德最终还是说服了李成枫。说服了李成枫后,林源德找上了人在新加坡的著名书法家潘受(也就是南洋大学秘书长潘国渠),要求他题字。当时潘受已经封笔,不再为人写字,但是一听要提的是“成枫堂” ,他破例提笔。


因此,雪隆中华工商总会大礼堂的牌匾,成了唯一留下李成枫名字的牌匾,而潘受的墨宝也成了绝响。

参考资料 -------------

龚宜君,2001,“李成枫:马来西亚华教之光”,载《创业与护根:马来西亚华人历史人物儒商篇》,页275-290,林水 豪主编,台湾中央研究院。

陈玉水,1993,“李成枫振兴吉隆坡中华独中”,载《马来西亚福建人兴学办教史料集》,页80-85,吉隆坡: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