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 林连登

“不以耄耋而自馁”的林连登(1867-1963)
 

·2013年3月16日

 

林连登(1867—1963)原籍中国惠来县溪西镇鲁阳村,与同时代的大多数孩子一样,少时家境贫穷。


在他28岁的时候,向邻村的富户借了10担红糖,折钱作为盘缠,乘船飘洋过海,先到达印尼爪哇,其后到马来亚的双溪大年、榕城等地谋生和发展。


林连登到马后,曾当过洗碗工、脚夫、车夫、屠夫等。在当了10年苦力以后,因为朋友的帮助,得购买一头牛和一辆牛车,每天出发为铺户运货,因此获得“牛车登”的称呼。


即使如此,他的工作和生活仍很艰苦。不过,由于勤俭过日,不久之后钱财就稍有积累,转而经营小杂货生意。但不是很成功,因此其后不久,受聘于农场,主管理橡胶园,深获农场主夫妇的信任。农场主逝世后,林连登继续协助农场主的遗孀经营整个农场,因为管理有方,连年获得良好的收益。


后来,农场主遗孀还给予资助,让林连登得与友人合伙开发锡矿,接着还独立经营杂货店,逐渐积累资金,不断置业和扩大经营范围。


年过50以后,林连登的事业大有发展,后购买了大量土地,创办橡胶园、椰园、硕莪园和橡胶厂等。在55岁的时候。又创办联共和、联泰、联益和等酿酒厂,并在吉打等地创办顺泰、连德、泰兴发等多家碾米厂,把经营范围继续扩大。


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林氏向马来西亚的重要港口槟城发展。他在槟城创办连兴和酿酒厂,接着在榕城兴建桂林庐洋楼一座,从此在这里长住下来。


1937年,林连登在槟城创建新世界游乐场,并先后在这个港口城市购置铺屋100多间。这样,林氏形成了他以槟城为中心而实业遍布槟城、双溪大年、吉打、大山脚、美农、居林等地的经营网,使其资财达到3亿马来西亚币以上,成为富甲一方的华人实业家。


林连登在事业上取得巨大成就后,非常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和当地潮人同乡社团的工作。


例如,他在吉大州双溪大年捐资12万令吉,建造大钟楼一座,为居民提供报时服务,钟楼下层四面镌刻着林连登的姓名。


林连登在槟城捐资创办韩江学校。而对马来亚大学、双溪大年新民学校、吉打中华学校等,林氏也热情捐助。林连登一向同清贫苦民众、多次资助当地贫苦华人和捐资赈济当地贫民。他在槟城发起建立槟城潮州会馆,并在该会馆成立后担任总理达20多年之久。

 

华社与华教的贡献者

 

1932年,林连登与马来西亚其他侨领共同发起建立马来亚统一的潮人同乡社团,并被推举主持筹备工作。1934年8月马来亚韩江公会联合会成立,林连登荣任首届主席。该联合会后来改称为马来西亚潮州公会联合会(简称“马潮联”),而当年林连登对创立这一马来西亚统一的潮人同乡社团的贡献,一直受到马来西亚潮人乡亲们的赞扬。


林连登成为槟城华社领袖,正值社会剧变的时代。许多关系华人社会的重大事件层出不穷,如1930年代的中国七七事变、抗日运动,1940年代的马来亚日治以及1950年代的南大创建、马来亚独立和华教问题等等。


身处社会剧变动的时代


在1930年代“七七事变:之后,华侨领袖陈嘉庚倡议成立南洋华侨筹赈会,槟城华社也热烈响应。作为其中一位南侨派人物的刘玉水出任槟城筹赈会主席,林连登则出任槟城筹赈会监察委员会主席。日本投降后,筹赈会竖立死难者纪念碑时,林连登受邀主持揭幕礼。


1950年代,华社热烈空前的筹建南大,作为槟州华社领导机构,槟城中华总商会于1953年3月17日召集全州各注册社团及学校代表举行社团代表大会,促成槟州南洋大学筹备委员会之成立。林连登被推举出任委员会主席。


到了我国取得独立前后,槟城华社积极响应争取公民权,林连登领导的潮州会馆也大力推动争取公民权运动,协助华人登记申请称为公民。


在政治活动方面,林连登与早期华侨上流社会一样,比较倾向国民党。他与国民党之间的关系可从其1934年谒见国府主席林森可见一斑。


林苍佑给予极高评价


林连登几乎没有与本地政党存在任何密切的关系,但从当时马华公会会长林苍佑对韩中1958年学生罢课事件的评语可以窥视林连登也甚得政治界的尊重。林苍佑说:


“我愿意提醒他们(学生)以及每一个人,韩江中学在华文教育界,一向拥有良好声誉。林连登先生是为各级华文教育而时时献出时间与金钱的数人中之一人。所以,他的见解应看作有很大的价值,而予以支持。的确最不幸,此事竟发生在林连登先生有关的学校中。我促请每一个人在现阶段中,应对林先生衷心的劝告与决定给予支持。”
林连登晚年几乎完全将自己投身于韩江中学的建校工作。在韩中于1950年开课时,林连登已经是一位八十岁的老人了。他常以“不以耄耋而自馁”自勉。


为了韩中,除了个人献捐,林连登甚至以80高龄远赴新加坡劝捐。韩中一座6万元礼堂兼体育馆就是林连登所独资捐建,后来他又增捐9万元,合共乐捐现款15万元。即使是韩中创设之后的日常经费遇有不敷,林连登还不断垫出,数年下来,竟积累至十多万元,最终林连登在庆祝91大寿时,把韩中所欠款项凑足至20万元悉数捐予韩中。

 

致力发展华教获东姑认同

 

除了晚年倾全力于韩中之外,林连登对北马各地的华校向来可说有求必应。他在双溪拉兰园丘内独资兴建中华华小,除供员工子女就读外,也公开给园丘附近之适龄学子入读。数十年下来,林连登所捐予教育之款项不下百万,受惠学校从槟州的钟灵中小学、到吉打居林觉民中小学至霹雳州巴里文打的吉辇中学小学等等。


林连登捐助华文中小学,后及大学。当南洋大学倡建之时,林连登被委任为南洋大学槟城委员会主席。他认捐50万元,占了槟城总捐款近半,因此南洋大学图书馆以其名命名。他也在1950年代,捐助五万五千令吉予马大基金。现在马大仍然有一贷款基金以其名字命名。除了华教,林连登捐予社会慈善事业之款项亦不计其数。


1938年以及1940年,林连登先后获得吉打苏丹和槟州元首封赐太平局绅。在当时,一人集二州元首封赐勋衔可说极为难得。1958年,林连登以88岁的高龄,在马来亚独立周年纪念日获得最高元首颁赐JMN有功勋衔。政府也以林连登之名为韩江中学后面一条路命名,以纪念其贡献。1948年3月11日,出于纪念林连登毕身对韩江小学的贡献,韩江小学特为林连登竖立半身铜像。
也由于他对潮州人以及教育的巨大贡献,槟城潮州会馆联合韩江中小学特于1958年10月11日在韩江中学校舍前为他建立一尊全身铜像。极为难得的是,当时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答应莅临主持揭幕礼,并代表官方肯定林连登的贡献。两次先后的铜像竖立仪式都获得马中两国高官亲临主持揭幕。


在主持揭幕礼时,东姑致词道:


以我个人来说,特别感到光荣,因为约七十年前,我还未出世,林先生即在吉打,因此我自小便认识林先生,我现在能以首相身份,于此适宜之时间,代表所有马来亚人士,公开对林先生致敬与感谢,亦使我极感光荣,因为林先生是这样一位善于用钱的实业家,社会慈善公益,商业及教育各方面,无不受林先生恩惠……。这位伟大老人的功业,实系本邦青年的最好楷范,林先生刻苦刻俭,坚毅忍耐,大公无私与忠于邦国美德,实系我们的一项活的课程,有些富人蓄财自享,但林先生则不然,他相信他已有良好的人生,他必须眷助他人。韩江学生能有这样一位卓著人物管理该校,实在极幸运,没有像林先生这样的人及其他赞助人,将不会有韩江中学……。林先生内心深以此校为念,对此校校誉极其关注,因为他知道一间良好的学校,并非仅系校舍堂皇与教职员良好之谓,而须同时系一个培养良好品性与忠诚的地方。能享有与林先生这样高龄的人实在极少,能于其健在时见到人们为其建立铜像者亦鲜。韩江中小学董教与学生,实在适宜于使林先生享有这样难得的光荣,彼等共同筹款为林先生建立铜像,永远表彰林先生高尚品德。


东姑对林连登的评语其实已极为中肯的概括了他一生的行谊了。


1963年2月11日晚上九时,林连登于桂林庐私邸逝世,享年93岁。2月17日出殡,安葬于槟城广汀公冢,参加送殡人士数千人,行列估计长达三英里,经过约一小时许,始见队伍首尾,沿途所经之处,人潮汹涌,均欲一睹此阵容盛大的出殡行列。这是林老先生身后的哀荣。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