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陈徽崇国家文化人物(1947-2008)

·2013年6月15日


廿四节令鼓原创人之一陈徽崇在2008年获我国团结、文化、艺术及文物部颁发“国家文化人物”荣誉,他是我国首位获颁此国家文化奖的华裔公民。

陈徽崇是马来西亚著名音乐家,一生致力于音乐、文化传承工作,对本土音乐发展贡献良多。他也是现代诗曲作曲家、廿四节令鼓原创人暨柔佛音乐艺术学院院长。其原创的廿四节令鼓演艺形式,在新马广为传播。
 

陈徽崇出生于1947年9月23日,祖籍海南省琼东县,六岁随母渡海南来,与父亲会合后居于马来西亚霹雳州安顺,就读三民小学。他自幼喜爱音乐,三民独中毕业后,1966年负笈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主修声乐,副修纲琴,期间师从史惟亮教授学作曲。陈徽崇亦有摄影才华,大学时代的他连续四年荣获师大校庆摄影展第一名,毕业后曾在台北、新山、吉隆坡及沙巴亚庇举行摄影展及个展。


1971年师大音乐系毕业后,在台北永和国中实习教学一年。1972年的台湾国庆,台北市举行了一场由好几间中学所组成的合唱会,人数有一万多名,而他就担任这场演唱会的总指挥。对他来说,这“很有满足感”。


1973年,他归国后任教新山宽柔中学,以歌乐教育熏陶万千学子。

培养下一代的“艺术生命”

陈徽崇一直都在强调音乐的教育性,他认为音乐是一种特殊教育,而且也是科学的与学术的,“体育是身体教育或体格的艺术,音乐可以说是情感或意志的教育与艺术”。陈徽崇认为一个社会听遍都是流行歌曲,报纸杂志谈遍也是流行歌曲与个性,总不会是个好现象。因此他假设从幼稚园开始,一直到中学为止,都实施一套优良的音乐课程,那么学生面对社会上那么多流行歌曲时,就不会好坏优劣不分,至少有较高的鉴赏能力。然而,这并不表示陈徽崇不鼓励听流行歌曲,在一个关于现代诗配曲的访谈中,他提醒学生要多听流行歌,这样编曲时才能警惕自己不要走进流行歌的瓮,而不是把自己的曲俗化起来。


1973年陈徽崇执教于新山宽柔中学,这时期的新山文化风气淡薄。陈徽崇认为,早期华人南来胼手胝足只为讨生活,文化根基必然不厚。后来建庙、组织会馆、办学校虽是良好的意愿,却无法深入影响长期以来华人社会功利至上的“商人社会”,人文教育、文化建设始终跟不上城市发展的步伐。


陈徽崇认为从事艺术的人肩负时代的使命。教育下一代的责任,应由学校等机构着手。一个艺术家如果有直接教育下一带的责任,那应该是培养下一代的“艺术生命”。因此他通过学校音乐团体教育,在校园中播下音乐的种子,使音乐教育普及化。


陈徽崇在宽柔中学的第一年就成立了以初中一、二的学生为主的“打击乐队”。短短两年,乐队出了宽柔中学有史以来的第一张音乐专辑。热爱摄影的陈徽崇也拿着自己的相机为乐团里的每一位学生照相,并将每一个成员的相片印在专辑的封面。


1974年以前,宽中的合唱团是一个没有完整系统管理的团体。团员练习的目的,就仅仅是为了校庆表演。1974年5月11日,在陈徽崇的带领下正式重组成立合唱团。当年人数共有80多人,陈老师解散了原有的合唱团团员并重新筛选,因此全都是初一的学生。后来这一群学生也随着陈徽崇老师的脚步,为大马现代诗编曲。

为音乐播种的诗人


陈徽崇在台湾念书时,就认为现代诗是可以谱曲的。故此,陈徽崇为温任平的《流放是一种伤》、《云与飞檐》、潘雨桐的《星夜行程》、沈穿心的《根的岁月》等大马现代诗谱了曲。大马现代诗所追求的是一种“意境”,为读者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这类作品正好让陈老师运用与发挥较多的现代乐手法以诠释诗作的空灵美感。他不但热衷于创作大马现代诗曲,同时也指导着合唱团的学生为现代诗配曲,如陈质采的〈自序〉、刘友成的〈端午〉、陈强喜的〈寒江雪〉、柯俊生的〈落叶〉等。


1979年,合唱团办了一场现代诗曲发表会,是合唱团团员的成果分享,亦是陈老师验收这五年来音乐教育的成果。陈徽崇以行动来实践其音乐教育的理想,而他的付出是有效果的。当时的宽中校园弥漫着一股浓厚的音乐气息,音乐团体的同学之间会互相交换自己的作品。


继1974年陈徽崇重整了合唱团以后,1977年接手指导军鼓乐队和铜乐队,把两个乐队合并而成“宽中军铜乐队”,做了资源整合。陈徽崇指导的两个团体之间有密切的关系,1979年至1990年,管乐团联合合唱团四度联合到北马作巡回演出。1979年陈徽崇与合唱团学生的作品联合出版了《大马现代诗曲集》,其中收录了十首现代诗曲。1981年代表马来西亚出席亚洲作家同盟香港盛会。1987年创立韶韵小聚以小型音乐模式邀请海内外音乐家演出。


他在70到80年代初期创作了好多现代诗曲,增添马华文学遗产,更为华文教育运动创作了不少主题曲。


将歌乐发扬光大


1987年,新加坡文化人杜南发和张泛创作了歌曲《传灯》,陈徽崇和马来西亚诗人/文化创意人陈再藩(小曼)将这首歌推崇为中秋节的主题曲,并从新山传遍全马各地。


1990年陈徽崇代表马来西亚出席东京亚洲作曲家同盟大会。1991年,他创办柔佛音乐学院,将歌乐带往社会草根,使新山合唱风气鼎盛,蔚为歌乐之城。陈徽崇在1993年发起“乡音扣”青少年综艺巡回演出,曾经巡回马来半岛以及东马地区等地超过三十场。此外,他也积极促进马来西亚与海外音乐的交流,1995年率领宽柔中学合唱团巡回港台观摩演出,1999年率领新山合唱团前往香港,泰国巡回演出。


陈徽崇多年来与世界各地的音乐交流,使到他在音乐界名声渐高。1994年他受邀担任香港亚洲声乐大赛评审委员,1996年担任马来西亚亚洲声乐大赛评审委员。


“廿四节令鼓”之父


廿四节令鼓1988年由陈徽崇及马来西亚诗人/文化创意人陈再藩合创。今已传遍马新泰印尼、中国大陆及台湾,甚至远至美国。2009年2月被列入马来西亚国家文化遗产之一。


1988年4月9日及10日,新山中华公会于新山宽柔中学大礼堂举办第九届舞蹈节。该舞蹈节的主题为“九舞”,陈徽崇老师设计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开幕仪式,“舞台上奏起了“九舞”的主题“启舞”,配合九鼓连打,响起了雄浑震撼人心的鼓声;合唱小组缓缓唱出了“启舞”,紧扣众人心弦”,此项演出精彩又特别。继“九鼓擂鸣”之后,陈再藩认为若以廿四面舞狮单皮鼓来代表古代中国农民“观天辨时”的二十四节气,配以书法艺术为廿四面股“刻背”(题字),以构成一支“天人合一”的大型鼓阵,会是相当壮观而深具寓意的文化创造。陈再藩的原始构想,得到陈徽崇的配合,创作了鼓谱音乐,落实了完整演绎形式的廿四节令鼓。


以中国传统廿四节令为创意,结合传统书法艺术的特点,鼓手敲击、舞动的肢体语言,气势磅礴的鼓声,以独特的艺术形式诠释传统文化。


用音乐关怀社会


陈徽崇多年来在音乐道路上,进行播种、培芽工作,创办了许多音乐社团。除了奉献宽柔,陈徽崇老师也积极地在新山区域进行音乐播种,如新山琼青合唱团、宽友518合唱团、新山合唱团、新山福建会馆合唱团、新山留台同学会合唱团、宽中合唱团团友联谊会、新山室内合唱团等,且担任过各团体的指导老师、指挥、顾问、艺术总监等职位。在音乐活动上,陈老师也不遗余力地做出贡献,只要他作出召集,各处团体都响应帮忙,像新山歌乐节、新山合唱节、黄河大合唱、南方之路等。陈老师将小小的音符谱下发芽,种下了一颗颗的音乐社团,在新山文化沙漠撒出一片一片的绿光。


1991年他将宽柔中学音乐老师的位子交棒,同年创办柔佛音乐艺术学院,走出校园,将音乐教育的种子散播到社会去。陈老师意识到音乐教育应扩张到社会去,他的创作曲风也转变为朗朗上口的旋律却不失其水准。他认为音乐应该走入社会,使其更有影响力并与社会群众取得共鸣。


陈徽崇认为音乐创作应该要写流传的东西,而不是写流行的东西,他亦将这番理论实践于其创作中。陈徽崇这时期的创作范围开始延伸至舞蹈、文学各个领域,也扩大至社会各个阶层。信奉佛教的他也为“人间音缘”佛教歌唱比赛担任评审。其中包括了全国华人舞蹈节〈启舞〉、在立百病毒肆虐期间为猪农打气的〈爱心献猪农〉,为柔佛新山小商公会所写的会歌,花踪文学奖的主题曲〈花踪〉、宽柔75周年大庆的主题曲〈长青宽柔〉、〈宽柔人〉、南方学院校歌及马来西亚贩商同业总会会歌等,都是陈徽崇之作,首首皆是关怀社会的动人歌曲。陈徽崇的创作经得起时代考验,即使日转星移,也不会因为时代的转变而被淘汰。

永远的大马音乐教父

陈徽崇老师可以说是马来西亚华乐的开荒者。他不只让华乐在马来西亚萌芽,甚至他自己本身的创作还享誉国际。2001年带领马来西亚华人合唱团前往上海参与“世纪之春”的演出,同年获颁第三届大马表演艺术薪传奖之“个人成功荣誉奖”。2008年7月25日,南院決定將“南方人文精神奖”頒予陈徽崇,同年,也获台湾师范大学颁发“杰出校友”。


陈徽崇的家庭成员都从事音乐教育工作,妻子卫燕贞是女高音,也教导声乐,女儿陈光梅是小提琴老师,儿子陈光裕则在从事音乐教学数年后负笈美国深造。


很不幸的,2006年,陈徽崇被证实罹患癌症。然而,他表现得很坚强,抱病了还带领合唱团到澳门参加合唱节。2008年6月22日,末期癌症抱病在身的他,仍然坚持为512【地震无情、人间有爱】爱心献四川赈灾晚会再次登上舞台,为合唱团指挥,这是他在告别之前,为大家呈献的最后一次演出。


2008年7月27日,陈徽崇病情恶化,下午在新山住家病逝,享年61岁。家人在葬礼后,把他的骨灰撒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交界的柔佛海峡。


他的一生虽然已经谢幕,但是人们给与他的喝彩却仍然响着,他的创作依然掌声不绝...很多人都把陈徽崇老师称为音乐教父,教与父这两个字,包含了陈徽崇老师一生的贡献。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