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本周人物

缪进新:“取诸社会,用诸社会”

·2012年10月13日

 

新任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主席缪进新指出,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不是个在社团法令下注册的团体。七大乡团分别为福建社团联合会(福联会)、客家公会联合会(客联会)、潮州联合总会(潮联会)、广东会馆联合会(广联会)、海南会馆联合会(海南联会)、广西总会以及三江总会。


每个乡团都有5名代表参与协调委员会。委员会的主席由七个乡团的会长轮流担任。现任主席缪进新是接替潮联会会长丹斯里林源德而出任。七大乡团有一名署理主席和五名副主席,他们都是由其余6个乡团总会的会长担任。


缪进新说,协调委员会的秘书、财政以及各组(联络、教育、社会经济以及文化民生)主任,都是选举出来的。协调委员会会针对前述四组的课题举行交流,交换意见。此外,协调委员会成员也可在举办活动方面互相支援。


“亲情中华,锦绣江苏”


他说,在广西总会代表孔庆庶担任主席的时候,进行了“华人乡音采集计划”。在这之前较大型的活动包括了个籍贯美食观摩会,让社会人士可品尝及见识不同籍贯的美食。此外,在有关马来西亚和中国的活动方面,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一向是参与的主要团体。


而最近的大型活动,是由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联合隆雪三江公会主办的“亲情中华,锦绣江苏”文艺演出。这项演出在9月13及14日在吉隆坡举行,目的是为了筹募活动基金。


江苏省侨联“亲情中华,锦绣江苏”艺术团,主要以扬州市文化艺术团为主体。根据介绍,艺术团汇聚了个艺术门类的优秀演员。许多演员曾多次获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文化表演奖”,中国木偶戏最高奖“金狮奖”、中国曲艺最高奖“牡丹奖”,中国舞蹈最高奖文华舞蹈表演奖等荣誉。艺术团多次应邀到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非洲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多场文化交流演出。

成立七大乡团的因缘


谈到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的成立因缘,缪进新表示那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成立的。


他说,有一年中国邀请马来西亚七大乡团的代表到中国访问,在访问结束回国后,有些乡团代表认为这七大乡团有继续联络的空间,而大家也同意这看法。


缪进新是马来西亚三江总会的现任会长,他从一开始就以代表的身份参与七大乡团的活动。


何谓“三江”


对“三江”这个华社一般并不熟悉的概念,他解释:所谓的三江,指的是黄河、长江以及黑龙江三个流域。因为早期这三江的人进出中国,都是通过上海,因此“三江人”早期通称上海人,也被称为“外江人”。后来中国四个省份,即广东、福建、广西以及海南以外的其他省份的华人,也被称为“三江人”。


他说,华人最早南来马来亚是因为经商的关系,巴巴就属于这最早南来的华人。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南部如广东、福建、广西、海南等地区的华人大规模南来,他们大多数都在矿场、种植业等工作。但是随着南来华人人数的增加,对文化、技术含量较高的经济活动需求也跟着增加。这些活动包括了由“三江人”开办的书局、钢琴店、干洗店、参茸店、丝绸店、镶牙店以及售卖家私、地板和上海木器的店铺。而在吉隆坡的巴都路,可见到较多“三江人”开的店铺。另外,在苏丹街诸如上海书局、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局等等,都是“三江人”开设的。


此外,也因为华人人口的增加,学校多了,对教师的需求也跟着增加,而原有从中国南部的大学例如福建的厦门大学和集美大学以及广东的岭南大学训练出来的教师,不足以应付这需求,因此,来自三江的文化人也因为这发展,较有规模的南来马来亚。

马来西亚著名的“三江人”

缪进新表示,早期的教总有很多“三江人”,其中较有名的包括坤成女中的沙渊如、循人学校的扬继任;槟城钟灵中学的孔翔泰、任雨农等等。


马华前总会长李三春,湖北人,也是我国著名的“三江人”领袖。


还有鲜为人知的是,在50年代的时候,“三江人”水明章负责设计我国重要的建筑物,其中包括曾经是吉隆坡最高酒店的联邦酒店、马来西亚的国会大厦等。


影视界大亨、邵氏机构老板邵仁枚和邵逸夫兄弟也是三江人。早期,邵氏机构在马来西亚的娱乐界有很大的影响力。

新经济政策促使参与社团


谈到本身参与社团的经历,缪进新说他是在1975年参加华人社团的,而他参加的第一个华人社团是隆雪中华工商总会。


促使他参加社团的动力,来自李延年、黄琢齐以及李成枫针对在1972年开始推行的新经济政策而带领的华人自救和团结运动。
他说,新经济政策的实行对华人的经济和生活带来很大的震撼和挑战,以李延年为首的华人自救和团结运动,对很多社团组织的变革起了很大的作用,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把社团组织制度化(包括拟定新的章程),特别关键就是把座办改为执行秘书。70年代的社团活动,基本上是由座办来处理会务、书信、文书等工作。新经济政策的出现,使到华社起了一个很大的转变,座办改为执行秘书,是个质的变化,以配合新的时代、进步中的社会的所需。


他认为,也在这个时期出现了华人社团人才新陈代谢的时期,许多人因为响应三位德高望重的华团领袖的号召纷纷加入华人社团组织。他们其中一些是新加坡南洋大学以及台湾各大学的毕业生以及新一代的知识分子。


缪进新回忆,那个时候华人社团举办了一系列的讲座,所涵盖的范围非常的广,这包括了有关企业管理、会计知识以及华人家庭企业如何现代化等等。

两次筹备国货展销会


他说,诸如丹斯里林玉静(已故)、丹斯里颜清文(已故)及丹斯里吴德芳等,是在这个时期开始积极参与社团组织活动。缪进新本身是因为林玉静的邀请而加入隆雪商会的;他参加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中华总商会)是因为隆雪商会的关系。参加中华总商会令他感到自豪的是他分别在1988年以及1998年领导主办全国性的国货展销会。1988年和1998年都是马来西亚处于经济衰退的时候。这两次展销会,他都担任筹委会主席。


他坦言,开始时并没有积极参与社团组织的活动。例如,他是在1990年是受到三江会馆前主席丁学外的邀请,加入乡会的,在2012年接替丁学外的主席一职,并顺理成章的担任七大乡团的主席。同时,缪进新也在2012年7月被推选为马来亚南大校友会主席。


就他参与华人社团组织的经验来看,随着妇女组和青年团在许多华人社团组织成立,使到妇女和青年的角色比以前更为重要。这是社会的发展的需要。


无论如何,缪进新认为,领导华人社团的传统思想,也就是“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思想,应该继续发挥下去。“取诸社会,用诸社会”是老一辈领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因为他们认识到参加社团是一种付出,不能要求社团对他们有什么回报。
 

吉隆坡的三江人 -- 缪进新

 

六十六年前,二次大战刚刚结束,和平带着希望重返这当时还是殖民地的国土,空气中到处散发出祥和的气氛和欢乐!散居雪森彭一带的三江前辈,他们大都是来自长江、黄河、黑龙江流域,深深的为这祥和的气息所感染,他们在吉隆坡共聚一堂,同商结社之大计,三年零八个月的患难岁月结出忠诚友谊的果实,三江公会于兹成立。


六十六年前的吉隆坡,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是个美丽又朴素的山城。打个比方,环顾整个城市,连一盏交通灯都没有,你就明白。但是,当时以面对广场的大钟楼政府主楼为中心,从两侧延伸开去的一系列政府建筑早就建就,优雅的摩尔(Moor)建筑风格,统一中又各有特点。设计典雅的吉隆坡火车站,当时号称东亚第一 。


那么,在哪个时候,三江人又多聚集在哪?出了火车站,叫一部三轮车,朝右走不远,你就来到了当时最繁华的巴都律(现称端姑阿都拉曼律)。在哪里有古典家具铺、纺纱丝绸精品店、钢琴行、艺术灯罩铺、干洗店、大衣旗袍裁缝店,都是所谓上海货。而本地人一般都不管这些店主的省籍,统称上海人。说真的,要他们分清楚无锡人、苏州人、扬州人、杭州人、温州人、宁波人、烟台人、南昌人……,的确难上难。他们常聚集的地方,就是离中国保险大厦几步路的李旺记,是粤菜馆。和许多那一带的三江人开的店一样,李旺记最近也歇业了。


走出火车站向右拐,跨过铁桥,仪态万千的火车站内部展现在脚下,然后,再越过巴生河,经过雄伟的中华大会堂,你就进入了茨厂街、苏丹街了。那儿有开明书局、世界书局、上海书局、商务书局。再往深处走,还有参茸店,都是“上海人”的店铺。周末下午,雪州各地寻找精神粮食的读者和许多文化教育界人士就会出现在各个书局里头。午饭时,这些文化人都喜欢到半山芭的别有天酒楼,那是一位三江女婿开的饭店。哪个年代,三江人是许多华校的中坚,带着本地人勉强听懂的“中原”口音教学。


傍晚,夜幕低垂,大光灯亮起,“臭土”灯也亮了,铜锣响起,街坊热闹起来啦!耍戏法的、卖武的、卖膏药的、拔牙的、卖眼镜的,都来赶集,摆地摊。这些人,大部分也是三江人。他们从中国南来,有些带着技艺、有些带着小商品。来到华人聚居之处,如半山芭、如中南区,在夜晚里给人们提供起码的娱乐和生活小品,而他们追求的只不过是生活、糊口。


然而,三江人带给新马还有更大的热闹和欢乐!锣鼓喧天,大象开道,小丑踩着高跷,艺人表演着各种杂耍,他们在大街出游,宣告马戏团已来到贵地啦。老一辈的马来西亚人都会记得,大天球马戏团、沈常福马戏团。此外,武吉免登的 BB Park,著名的舞蹈家张莱莱的歌舞团在表演,在现实中通俗化了。她带领着她的团队,在半岛的各个城市“东征西讨”,以歌舞为老百姓的工余生活添上光彩!


俱往矣!新一代的三江人,以上是我给大家留下的老一辈三江人的片段记忆。记忆是重要的,没有过去,怎么会有将来呢?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