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李延年 一代华团领袖
 

·2012年11月10日

 

李延年是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史上的其中一个重要人物。从七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初期,他可以说是马来西亚华人社会最有代表性的华团领袖。在那将近十年期间,他是多个重要华人社团的最高领导人,其中包括综合性的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会长、业缘性的雪兰莪中华总商会会长和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会长、地缘性的永春社团联合会会长、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会长以及慈善机构同善医院的主席。他堪称“一代华团领袖”。


同样重要的是,他对所领导的华团进行结构性改革,并广招会员和吸收新血,使马来西亚的华团出现新气象和走向现代化,并延续下来。


逃避土匪南来


1906年12月8日李延年生于中国福建省永春县。他的祖父李润之,清朝贡生出身,是当地名绅,并嗜好国画和书法。李润之最为人所知的是他精于创作纸织画。李延年的父亲李宜守,亦擅长丹青,曾经担任福建德化县县丞,有名于时。


1922年10月初,他的父亲李宜守在石鼓乡惨遭土匪杀害。在永春颇有名望的李宜守,是由于处事刚直,与土匪结怨,被土匪畏忌,以致惨遭毒手。李延年的父亲遇害后,作恶逞凶的土匪还不肯罢休,向他们多方恐吓勒索。他的大哥李世通无何奈何,远走南洋谋生。他们全家人则在二哥李家耀带领下逃避他乡。十六岁的李延年随着他的二哥与家人,辗转渡着流亡的凄苦生活,历时三年。


李延年于1926年南渡吉隆坡,欲谋职业,逗留两月余,未得。后转至新加坡,在出入口商行工作。日间做工,晚上补习英语,努力攻读,力求上进。


1929年底,成家不久的李延年跟随李家耀重回吉隆坡,在乡亲洪进聪店中当书记。不久,他转而就职于英国人的橡胶公司“夏霸义利洋行”,月薪四十元。


在“夏霸义利洋行”工作期间,李延年勤奋好学,表现非常出色,深得英国籍老板赏识与信任,两人后来还成为好友。数年之后,李延年被升为买办,负责橡胶买卖,待遇更是大大改善。李延年最大的收获其实是对橡胶行业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这使他后来自己经营树胶买卖驾轻就熟。他在自己的树胶生意有大发展之后才离开该洋行。


成为树胶业及建筑业钜子


1935年是李延年事业上重要的一年,29岁的他以其数年来的储蓄,再向其大姨商借一千元,创设了万利有限公司,专营橡胶贸易。公司的事务交由他大哥李世通任总理。他自己则身兼二职。


二战之后李延年恢复经营橡胶生意,因此他的财富是来自橡胶行业。他对橡胶业的经营,确实颇为得法,发展很大,成为“大胶商”。


1964年,56岁的李延年开始涉足建筑业。他看出地产与建筑业在马来西亚的美好前景,尤其是在人口不断增加的首都吉隆坡,屋业的前景无可限量。


李延年最先在吉隆坡巴生路辟建了友乃德花园,然后发展吉隆坡甲洞卫星市、白沙罗丹斯里李延年花园、敦依斯迈花园、巴生路显达坡等。他经商手腕灵活,建筑业离不开土地,为了获得价格比较低廉的土地,他的屋业建筑计划多以与政府联营的方式进行。1974年,他以五十对五十的分配额与城市发展局联合发展八打灵再也的东南亚花园,结果非常成功。这是一项大规模的建屋计划,使李延年获利不少。事实证明李延年进军屋业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他的财富建基于橡胶,建屋业则使他的财富更攀上顶峰。从1964年至1977年,在他从事建筑业十三年后,估计先后建成两万五千间以上的房屋,供上、中、下各阶层人士居住。


他也经营出入口贸易、旅游业、制砖、制鞋、酒店、银行、报业等等;他曾经是《南洋商报》的董事主席。他的生意做到新加坡和香港去。


大力捐助慈善事业


李延年致富之后,下半生积极从事慈善公益事业。他曾说过:“我们来也空空,去也空空,我们的一切都是取自社会,但是,我们的生活需求只是有限的,因此,我们应该尽力贡献社会。”


他捐献的款项,总额数以千万令吉计。大笔的款项如给拉曼学院100万令吉,国家防癌中心100万令吉,同善医院70万令吉等等,善款主要充作教育、文化、医疗等用途。他尤其重视建养老院。


他也捐款给永春县建华侨中学教学楼和永春医院门诊楼。这座“延年楼”占地14华亩,主楼建筑面积6397平方公尺,有220个病房。

领导与改革华人社团


本文开头提到,70年至80年代是华人社团的“李延年时代”,他领导多个全国性和地区性重要的华团,而且进行卓有成效的改革。


以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为例,1975年5月上任的李延年,一个月后就展现了欲革新大会堂的决心,在该年6月24日的董事会议上,李延年与他的领导班子鉴于大会堂之章程,只能容纳22个社团为成员,认为不符合时代环境的需求,而决定改组大会堂。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在成立初期,因为州内华人社团甚少,所以章程有此规定,但是经过五十多年 后,雪隆区大约已有300个华人注册社团,大会堂若要名正言顺成为雪隆区华人社团的联合会,就得容纳州内所有华人社团成为会员,于是以李延年为首的董事部决定修改章程,并申请注册为非营利有限公司,以便广招会员,发展会务。


在新的组织下,大会堂开放门户,会员迅速增加,到1981年时,从原来仅有的22个单位增加至197个单位,使大会堂更具代表性,也注入更多的新血。领导层方面,李延年时代的大会堂成立了许多委员会,把会务工作分配出去,让更多的董事负责策划与执行。这些委员会,如会务促进 委员会、文教委员会、福利委员会等的成立,一方面正如李延年在1976年大会堂改选后所期盼的,可以让未当选常务董事的代表,共同为会务的开展而努力;另一方面这些委员会也引进许多相关的专才在大会堂内发挥所长,使大会堂有更好的表现。这项行动吸引了不少年轻的受高等教育者加入,尤其是留台生和南大生,例如,丹斯里吴德芳和缪进新都是在李延年号召下加入和领导华团。


1980年大会堂推广讲华语与改革华文应用文运动。1981年8月举办为期一个月的第一届华人文化节。这几项活动是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除此之外,在李延年领导 的那几年,大会堂还举办了无数的音乐会、文娱表演、书画展览会、汉语拼音班、社团秘书课程,以及经常为慈善赈济而出钱出力。李延年对雪兰莪中华大会堂的贡献是很显著的。


李延年领导华人商会,即马来西亚华人工商联合会与雪兰莪中华总商会,表现同样出色。马来西亚华人工商联合会方面,李延年最大的建树是于1978年成功举办 史无前例的全国华人经济大会。至于雪兰莪中华总商会,在他领导的七年期间(1975-1982),雪兰莪中华总商会面貌一新。接任后,在全体董事的积极推动下,锐意革新会务:对内力求扩大与健全组织,添聘职员工作,推行广招会员运动,每月出版会讯,每二年编印会员行业名 册,购买会所,举办工商管理课程,设立文教基金及大专助学金,扩充经济资料室,主催工商研讨会,推广为会员签署原产地证明书,择译政府法令与条例,发布商业询问与贸易机会,对外针对各项不合理条例与限制向政府交涉,及时反映会员心声,争取华商应有的公平合理权 益。由于各方面支持合作,会务进展极有成效,使会员总数,由原有五百余名,增加至近1800名。


李延年的改革措施,为其他华人社团所效法,使华团走上现代化的道路。


雪兰莪精武体育会在1972年因债务问题被吊销注册,李延年在1975年出面领导,使该会於1977年恢复注册。他也发动“一人一元”运动筹款,使该会在1979年偿还积欠银行的债务。


倡议成立华总


华总是由13州中华大会堂联合组成的全国性代表机构,时任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会长的李延年在1978年提出组织华总(当时称为堂联)的组织,获得各州大会堂响应及向当局提出申请。不过,华总直到1991年才获得注册。无论如何,李延年是华总的倡议人。


死后哀荣


1982年6月26日,李延年以“健康关系”,宣布辞去大部份社团的职位,只保留吉隆坡同善医院主席职位,以完成医院扩充和设立养老院的计划。


他在1983年3月7日病逝,享年77岁。马来西亚最高元首伉俪致电其家属表示慰问和哀悼。首相马哈迪及夫人以及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等送花圈致哀。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