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 胡文虎

万金油大王胡文虎(1882-1954)

·2013年3月9日

 

1882年2月,胡文虎出生于缅甸仰光市;其父于20年前离开福建永定到仰光谋生。1892年,胡文虎的父亲把他送回故乡永定下洋中川村接受中国传统的文化教育。在故乡的4年,胡文虎不但较多接触了包括客家文化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还埋下了眷恋故土丶心系华夏的种子。1896年,胡文虎返回仰光,跟随父亲习商丶学医。1908年父亲去世后,胡文虎和弟弟胡文豹接手其父开设的中药店——“永安堂国药行”的经营。

 

                                            胡文虎轶事                                          

  

(一)有“神棒”的人
胡文虎9岁那年,父亲带他回乡念私塾。一天,胡文虎好奇地挤进一间房子,听人讲“孙猴子七十二变”。听入迷了,书也不念了,13岁那年,胡文虎便被父亲带回缅甸仰光。


在仰光,其父叫他一面读书,一面帮忙料理店务,侍侯顾客。可是,有些本地顾客,却欺侮他年纪小,经常用本地话骂他、侮辱他。胡文虎火了,就和那些人争吵起来。其父总是以笑脸向那些人赔不是,而板着脸孔教训自己的儿子。胡文虎感到很委屈,说什么都不愿意再站柜台,心甘情愿在厨房里打杂。


一天,一位经常欺侮他的本地人,由两个儿子扶着,又来“永安堂”看病拿药。算药费时,他又无事生非,胡说什么药不足秤、药价太贵,拒绝付款。胡文虎的父亲跟他说了许多好话,他还是执意要胡搅蛮缠。这时,胡文虎就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扭住那位本地人的衣领不放。本地人慌了,他两个儿子赶快拔出小刀,气势汹汹地向胡文虎扑过来。胡文虎毫不畏惧,把手一松,那位本地人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其两个儿子赶忙去扶父亲,胡文虎趁机将厨房里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棒,丢在他们父子脚下。他们父子来不及细看,用手去捡铁棒时被烫得嗷嗷直叫,连喊“神棒,神棒”。从此,胡文虎的“神棒”,让“永安堂”药铺再没有本地人敢去无理取闹了。

(二)“中国虎”显威
上世纪三十年代,随着“虎标”各种成药誉满全球,并且成了不少国家元首丶社会名流的居家良药后,在印尼发生了一件事:一位欧洲国家大臣到了印尼后,因水土不服,加上天天吃辣椒佐料,患上了便秘。印尼人为他买来“虎标”成药,服下片刻大便直泻,肚子立即舒服,大臣问:“这是何药,如此神奇?”答曰:“中国人制的虎标清快水。”那位大臣心眼坏,当下就派三个官员直抵永安堂,要用重金买下“虎标”清快水的配方制作权。文虎一听,火冒三丈,冲着他们说:“你们白日做梦!你们知道虎标是什么意思?虎者,胡文虎也!中国虎永远是中国虎,决不会跑到你们欧洲去的。”胡文虎的话,像千斤大棒,打得他们晕头转向。最后,只好灰溜溜地滚蛋。

(三)建“华人泳池”
1932年4月的新加坡,天气闷热。文虎一连数日呆在别墅里。家里人暗暗着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文虎收到上海“永安堂”经理发来的一封信,信上写着:在上海“租界”的公园门口,挂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他心情沉重而又气愤地说:“帝国主义如此欺侮中国人,我们必须予以回击!”他接着把建造游泳池的设想说了,家里人听了哈哈大笑。不久游泳池建成了,命名为“华人池”。一块写着“只准华人入内游泳”的牌子,高高地竖在“华人池”的大门口。这块牌子可厉害,华人可以出入自由,而外国人只得望牌兴叹!它大长了华人的志气,而大灭了洋人的威风。

 


 

“ 虎标良药 ”全球风行


为了改变永安堂生意不景气的局面,1909年,胡文虎让其弟全权经营永安堂,自己则到香港丶日本丶泰国等地考察;几个月的外出让他认识了药物市场和西医药理。返回仰光后不久,胡文虎决定兼采中西药之长,并配以缅甸医药土方,研制新型药物。经过前后10多年的摸索丶试验和加工,1920年,胡文虎研制出丹丶膏丶丸丶散等简便成药;过后不久,便研制出“不中不西”丶“亦中亦西”的万金油丶八卦丹丶头痛粉丶清快水丶止痛散等5种方便药品,此等药品均以老虎图案为商标,因此又称五大“虎标良药”。虎标药品以万金油最富盛名,胡文虎的“万金油大王”美誉正是由此而来。


由于虎标药品功效明显丶售价低廉丶携带方便,广为人知(胡文虎善于做广告,除了广播丶电视等后起传媒外,其他宣传手段和广告途径几乎被其用过),万金油等很快就风行东南亚和中国,还远销欧美。为了满足市场需求,1921年,胡文虎在泰国曼谷设立分行——永安堂最早的一个分行,承办销售业务。1923年,胡文虎又在新加坡设立分行。1926年2月,新加坡虎标永安堂制药厂竣工后,胡文虎即把永安堂总行设在此处(原仰光的总行则为分行,由胡文豹全权负责),由自己经营,统辖各地分行业务。当初,新加坡总行有职员30余人,工人600余人,虎标药品平均日生产达6万余打。


新加坡总行建成投产后,永安堂分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中国和南洋,有上海丶香港丶巴城丶槟城丶汕头丶汉口丶天津丶福州丶棉兰丶重庆丶昆明丶贵阳丶泗水丶广州湾等分行。经过十五六年的苦心经营,胡文虎建立起了一个以东南亚和中国为中心,横跨亚欧美三大洲的药业王国。抗日战争时期,随着中国领土的大片沦陷,永安堂大多数分行先后关闭,但重庆分行成了中国虎标药品的总经销机构,香港的新制药厂能够较为正常运转,总行在日寇占领新加坡后并没有被强行关闭。在狼烟滚滚的二战时期,各方均非常需要药品,胡文虎的虎标药品“适逢其时”,利市百倍,因而行销全球,胡文虎的财富积累自然得到难以想象的增长。胡文虎的虎标药品长时期在普通药物市场独领风骚。经营药业是胡文虎事业的最重要台柱。
 

海内外华文 “ 报业巨子 ”


经营报业也是胡文虎事业的重要台柱。1928年,胡文虎在新加坡与人合资创办了《星报》,次年1月将其改版命名为《星洲日报》。《星洲日报》不仅宣传丶促销了虎标药品,更重要的是反映了当时南洋社会的动态和面影,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启迪开发了民智。胡文虎从办报中发现了干事业的又一兴奋点,因此一发不可收拾,接着创办了《星华日报》(汕头)丶《星光日报》(厦门)丶《星中日报》(新加坡)丶《星粤日报》(广州,行将创刊之时日军入侵广州而夭折)等。


经过八九年的奋斗,胡文虎的“星”系报已初具规模丶家家盈利;在20世纪30年代的南洋侨界,胡文虎的“星”系报和陈嘉庚创办的《南洋商报》分庭抗礼丶平分秋色。抗战爆发后,根据情况的变化和现实的需要,胡文虎又陆续创办了《星岛日报》(香港)丶《星槟日报》(槟城)丶《星暹晚报》(泰国)等,并接办了新加坡《总汇报》。值得一提的是,乔冠华丶金仲华丶范长江丶郁达夫丶胡愈之等曾在“星”系报任职。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胡文虎的“星”系各报“不以营利为目的,专以服务为前提”,为抗日救亡摇旗呐喊,激发了广大侨胞的爱国热情,团结和凝聚了中国人与海外华侨的爱国力量。


抗战胜利后,曾遭日军破坏以致停刊的“星”系报陆续复刊重整旗鼓。1947年,胡文虎在福州创办《星闽日报》,于1949年和1951年分别在香港和新加坡创办两份英文《虎报》,于1951年在泰国创办《星暹日报》。胡文虎一生创办和经营了十多家中英文报纸,大多数盈利(亏蚀的是《虎报》,胡坚持办下去的原因是留一块不满英国殖民当局的英文舆论阵地),这可说是世界报业史上的辉煌创举,难怪胡文虎又被称为“报业巨子”。

 

广济博施大慈善家 要办一千间小学


胡文虎在发展自身事业的同时,本着自立的“忠于国家为先”丶“爱国不敢后人”丶“取诸社会丶用诸社会”的人生哲理,身体力行,致力于抗日救国丶救灾扶难和慈善公益事业。他规定每年所得赢利百分之二十五(后来又定为百分之六十)作为救国济民慈善公益事业费用,在抗战期间用于这方面的费用总数在数千万元,成为抗战期间华侨捐款个人之最。


胡文虎十分热心办教育,1937年他开始在中国各地考察,择地实施“千所小学”捐建计划。原则定为:建筑及设备费用由其负责,日常费用由地方政府负责。他返闽考察时,先择定崇安丶泰宁丶寿宁丶屏南丶长汀丶永定丶上杭丶明溪丶宁化丶清流等10县各建一所,按照当年造价,每所需费用4000元。后来,他将在福建创设10所小学改为百所,拨款35万元。当时,福建曾设立“胡文虎捐建小学百所建筑委员会”,专门处理建校事务。当年,胡文虎又派出代表多人,分赴安徽丶山西丶绥远丶河北丶河南丶陕西丶四川丶云南丶广西丶江苏等地,与当局磋商,商谈建筑小学事宜。不过,由于日本侵略中国的影响,胡文虎总共只建成300多间小学。


胡文虎会有“兴学一千所”的念头是有背景的。1935年春末,《星中日报》译电人员递上一份外电报导,一个美国外交官,向美国三个援华财团报告他的中国之行,说中国是一个极端贫困落后的黑大陆,并列了中华大地有灾难性的十多:文盲多,饿夫多,肺痨病多……富有强烈民族自尊心的胡文虎看后认为,这是4万万炎黄子孙的耻辱。随后叫来管家,当即吩咐:马上发电报给南京蒋介石,我胡某要捐款300万元,在全国各地兴建一千所小学。

 

“ 拍 ”过蒋介石的肩膀


1941年2月21日,世界万金油大王胡文虎受蒋介石与林森主席之电邀,作为华侨代表应邀参加“国民参政会”飞抵重庆,在机场受到国民政府各院会首脑与海外部等180多个团体代表的热烈欢迎,记者争相采访发布新闻。他下榻於国民政府海外部长吴铁城的私人寓所。


下午四时半,胡文虎在《星洲日报》经理林霭民丶虎标永安堂重庆分行总经理胡万里陪同下,乘车去上清寺曾家岩官邸见蒋介石。当时会见蒋介石的场面富有戏剧性。胡万里想到将第一次见蒋介石,小心翼翼,举止拘谨;而胡文虎视戒备森严的总统官邸如入自己的别墅,潇洒自如,面无惧色。当蒋介石步入会客厅时,胡文虎迎上去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他伸出手,拍了拍蒋介石的肩膀。这个“谒见之礼”让蒋介石悚然一惊。侍卫们见状,一下绷紧了神经。过一会,蒋介石脸上还是挤出一丝笑,伸手示意胡文虎坐下,说欢迎胡文虎回国考察,并询问了南洋华侨等情况。谈话只进行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蒋介石送胡文虎到客厅门前告别。


回到寓所,胡万里仍心有余悸,惴惴不安问:“对蒋介石这样随便,会不会有问题?”胡文虎笑道:“我是见官高一级,无须客气。”不久,蒋介石和宋美龄宴请了参加国民参政会的旅美华侨代表邝炳舜,却没有胡文虎的席位。据说胡文虎是唯一“拍”过蒋介石肩膀的人。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