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丹斯里颜清文 —— 针对全国课题发挥领导作用

 

·2012年12月8日

 

丹斯里颜清文(1932-2011)是个颇受争议的华社领袖。他长年慷慨解囊,资助教育、公益,还非常活跃的领导华人社团组织,但是与其他华社领袖大不一样的地方,他认为不合理不公平的事情,即使面对得罪好朋友以及当权者的后果,他大多时候还是直话直说。不过,也因为他以诚待人,曾因为作担保人而被判入穷籍。此外,也因为他的以诚待人,结了不少知交,友谊超过半个世纪的也不少。

“南华独中之父”

在他的老家霹雳爱大华,他出钱出力资助发展南华独中数十年如一日,被尊称为“南华独中之父”。他领导曼绒县古田会馆数十年,兴建了冷气大礼堂之外,还多次带领古田乡亲,到国外其他古田人聚居的地方访问,联系乡情。

1980年代,颜清文举家搬到吉隆坡后,在隆雪华人社团也非常活跃。曾担任隆雪中华工商总会、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以及马中经贸总商会的会长。此外,他也曾出任华社研究中心(华研)的董事主席。

在领导这些团体时,他都有明显的贡献。例如领导隆雪中华工商总会时,因种种因素而拖延了几十年的隆雪中华工商总会大厦在吉隆坡的安邦路建了起来。在领导马中经贸总商会的时候,会讯《马中经贸》成了一份在财务上自给自足的刊物。在领导华研的时候,通过他的交际成功筹款为华研建设了自己的“家”。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于1998年到2002年领导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时,在一些全国课题上的领导角色所引起的争议。

带领抗议印尼排华

在这段时间,他带头抗议印尼排华、关注立百病毒事件、反对旧飞机场路义山搬迁、提呈“大选诉求”、救白小以及反对马华公会收购《南洋商报》。

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只是一个州级民间组织。按常规,它实在没必要带头关注发生在其它州属的事情,也没必要带头领导全国性的运动。但因为颜清文是个急性子,一些他认为应当马上关注的课题,他会毫不犹疑的参与。

发生在森州的立百病毒事件,是由颜清文领导的雪华堂,配合马来西亚禽畜业联合总会、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隆雪中华工商总会、马来西亚福建社团联合会及森美兰中华大会党,在1999年成立“全国华团赈济养猪业灾黎联合委员会”,除了到灾区实地了解情况以及慰问灾民,还发动筹款运动。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内,义款突破1千万令吉。

这笔义款分发给受害家庭后,还剩下85万令吉,联合委员会决定把款项交给禽畜业联合总会,充作会员子女奖助学金。任务完成,委员会解散。为昭公信,账目由BOD会计公司审核。值得一提的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到那么多钱,相信是我国独立以来最大的单项筹款数额。

在有关华社大选诉求,也是由雪华堂带头发起,但考虑到雪华堂只不过是个州级的组织,领导的角色后来交给董总。不管怎么样,颜清文胆敢冲着由强势首相马哈迪医生领导的政府,需要可观的勇气。“诉求”事件后数年以后马哈迪退出政坛,颜清文邀请马哈迪为英文版《马来西亚华人的贡献》(由颜清文资助出版)主持推介,马哈迪欣然接受,这是出乎颜清文意料之外的。可是,在同一个场合,马哈迪告诉颜清文他并没有改变他在2000年声明中的对诉求的看法(把诉求与马来亚共产党相提并论)。

到中国贫困乡区办教育

颜清文生前热心教育,数十年如一日。

他在1971年开始,就出任南华独中董事长,一直到2010年为止。颜清文认为办学校,要给最好的设备。因此,在他出任董事长期间,就在南华独中建设游泳池和壁球场,成为马来西亚第一间有游泳池的独中。当时,大部分董事认为建游泳池很奢侈,但是颜清文却支持当时的校长黄和平的建议,认为游泳是教育的一部分,而且游泳池也可为学校增加收入。

当董事长接近四十年,颜清文曾感慨地说:“当董事长30多年,我想不到学校的情况转变得那么大,老师变,学生也变。我想90年代开始变得很糟糕,整个层次不一样。很多校友可以告诉你。现在的学生没有尊重老师。我是想,老师应该想一些办法让学生能够佩服你。独中还有一个大问题,独中老师的薪金给得不够,吸引不到最好的老师。第二是独中老师专业训练不够,很多从台湾一毕业回来就去教书,靠自己摸索,没有教育理论基础。到后期,我看到整个社会变了。”

颜清文在1990年代,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第一次捐助25万人民币在云南落后地区办教育。而这次捐助让他萌生一个想法,那就是云南有很多中国少数民族,他们接受教育的机会比较少,因此他告诉云南省省长,替他找个农村,找一个少数民族需要的地方建立一间学校。

在往后10多年的时间里,颜清文自己出钱,也感动了一些友好出钱。他们在云南、贵州、福建省去展开的助学项目有几十个,在云南省的红河州建水、石屏、蒙自、河口、金平等县捐建的贫困山区小学就有16幢教学楼,2幢学生宿舍,9个球场,10个厕所,受益学生3400人。

到2010年结束时,颜清文在云南共捐钱建了27间小学,其中20间是由云南省侨办负责,另外7间由红河州地方当局负责。

霹雳州油棕种植业先驱

1960年代,颜清文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考获律师资格,回到老家实兆远与友人一起开设律师楼。不过,颜清文因为父亲的关系,从小就接触种植业,因此对涉足种植业非常有兴趣。

当时,霹雳州的人对油棕树还是相当陌生的,而实兆远连一棵油棕树也没有。在一次偶然机会下,朋友介绍安顺有一片1976英亩的森林地,是霹雳州政府拨出土地供发展农业的第一批土地的 其中一部分。这些地是租约地,租期30年,一英亩卖120令吉。要买整片土地,需要20多万令吉。颜清文没有错失机会,签了约付了定金,才想办法去筹募基金。他号召实兆远的朋友投资这土地,结果有10多人响应,他们包括教师、小园主以及小商人。

在开始开发油棕园的时候因经验不足,而面对挫折,包括油棕园丘在一次大火中,被烧毁高达80%。但是,从失败中汲取教训,颜清文领导投资伙伴,累计了经验,在往后成为了霹雳州油棕种植的先驱。而当年相信颜清文的投资者,已从他们的投资中获得可观的回酬。

从专业人士转入种植业,显见颜清文是个敢于尝试新领域新挑战的性格。这样的性格让他在事业生涯上跌了几回,包括迫不得已把自己创立的公司脱售等。不管怎么样,他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停止冒险。

在1990年代,颜清文和几个好友合资成立五杰集团到中国的贵州及成都发展房地产,取得不俗的成绩。过后,他们还在云南的昆明设立了五杰国际学校。在21世纪初,他们在西安物色一片地皮发展产业,后来还邀请商联控股参与,商联控股成为占有20%股份的股东。

但西安的发展计划,却成为“商联控股风波”的主要引爆点。有人质疑颜清文等人把这个原来属于商联控股的计划,占为己有。而演变成为商联控股风波的高峰的则是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起诉颜清文等人失责失职,并要索回沙巴州的一片17000余亩的油棕种植地。

吉隆坡高庭在2011年5月25日裁决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败诉,还颜清文等人一个清白。但颜清文却于2011年3月1日逝世,也就是在他在此案件作为第一答辩人带病供证完毕后不久。他的逝世,令人感到惋惜。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