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敦林敬益医生  

诙谐坦荡 笑傲政坛 尽心尽力 为国为民

·2013年1月5日

 

从1980年代后期到整个1990年代以及21世纪初,马来西亚经历了重要的现代化进程。这期间可说是我国政府“医生当家”的时代—巫统主席马哈迪、马华总会长林良实以及民政党主席林敬益本人,都是医生。这是史无前例,看来以后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在华人文化里,有上医医国的说法。从政的医生,明白医道里最基本的原理是对症下药,也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的做法。因此,三名医生在我国政坛上联手,也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长足发展的时期。马哈迪有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的美称,林敬益当然有不可忽视的贡献。


对包括许多华人的全国30多万名油棕小园主而言,林敬益在原产业的贡献,是他们会紧记在心的。在1980年代后期,也就是他当上原产业部长后不久,我国的棕油面对美国大豆油业者的极大挑战。这些大豆油业者,知道棕油将成为他们在国际食油市场的最大挑战者,因此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委托某些科学家撰写有“立场”的报告,声称棕油含有饱和脂肪,危害人体健康。


许多小园主会永远记得的华裔领袖


对这样的指控以及美国大豆油业者的无远弗届的宣传网络,林敬益带领马来西亚直接面对大豆油业者,为马来西亚的棕油辩护。棕油是我国主要的出口,这10多20年来更是我国在农业领域最主要收入。美国对棕油的负面宣传,会为我国的经济带来不利影响。


这不是简单的任务,但是林敬益没有因此坐以待毙。而为棕油以及油棕种植业的辩护,是场持久战。比如,在2001年,在一场国际棕油会议,一名外国代表抨击我国没有停止砍伐树木。林敬益尽显斗士本色,以事实及数据回敬这名批评者。


根据报道,他说:“请给马来西亚一个机会吧,我们已经保证我国的土地55%会是自然森林覆盖。你们还要什么?你们要我们住在树上吗?我们也要发展我们的国家呀!


“如果你那么热爱森林,那就到森林里去住吧。我祷告你不会被老虎吃了。与你不一样的,朋友,老虎是受保护动物。”在场听众听了哄堂大笑。


他在全世界推广棕油,功不可抹,其中包括推出以棕油换古巴糖以及俄罗斯战斗机及零件的计划。此外,林敬益也清楚知道原产品价格波动,会影响到许多小园主的收入,因此在棕油价格低的时候,确保棕油当燃料。


大力推广棕油的使用


身为原产业部部部长,林敬益的要关注的其他原产品还包括树胶、树桐、可可、烟草、胡椒等等。而原产业的业者,在挑起与行业有关的课题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林敬益对原产业是了若指掌。而这正是其他“现在当官,或未来想当官的人”需要学习的地方。只有对本身部门的课题的深入了解和掌握,才能让下属尊重。而且,林敬益对不做事的官员不留情。即使在公开的场合,也照样批评没做好工作的官员。这充分表现了林敬益对自己掌握的权力的认知与应用以及所赋予的责任。
 

林敬益从1958年至1964年在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皇大学修读医科。贝尔法斯特是英国北爱尔兰的首府,街头时常都发生冲突。在林敬益求学那段时期,街头打仗并不少见。这段经验,林敬益用来告诫他的批评者:不要惹我。我是在北爱尔兰训练出来的医生,对贝尔法斯特的街头战役很熟悉。


林敬益表现的幽默诙谐,需要急智和勇气,这与我国不少后进政治人物刻意挖苦讥讽的方式,不可同日而言。这是一个出色政治人物与平庸政治人物的肚量深浅的对比。

 
林敬益虽贵为部长也是个没架子的政治领袖。从许多曾经采访过他的报章记者的回忆来看,他亲切没架子是毫无疑问的。有机会采访他的记者都会记得,在记者会上除了他的诙谐,没有药救的烟瘾之外,就是他讲话时的口沫横飞—不要当作这是形容词。因此,较有经验的记者,都会与他保持一定距离。所以,他在发现有记者靠得他很近,经常会说:“啊,这是新来的记者吗?”资深记者听了笑出声来。


没有架子的领袖


对记者如此,对一般民众也是如此。例如,当原产业面对问题,最严重的时候是原产品价格大跌的时候,他会深入民间了解实况,以确保这行业在低潮的时候仍然能够顺畅发展,小园主以及这行业工人的生计不受影响。


在1999年,林敬益在支撑树胶价格方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号召世界三大主要树胶生产国,即泰国、印尼以及马来西亚,先囤积树胶,再逐步的推出市场,以稳定树胶价格。


林敬益出任原产业部部长长达18年(1986-2004),成功开拓市场,积极促销我国出产的原产品,开发下游加工业,并为原产品增值。他也勇敢面对破坏及污蔑我国油棕种植和森林木材政策的西方国家,极力捍卫农民和小园主的权益。他对我国主要收入来源的原产业的贡献和牺牲,将为国人所铭记。


2004年全国大选后,林敬益转任能源、水务及通讯部部长。在成立全国水务理事会方面,他居功至伟,而在重组脆弱的水供业,他也有一定的贡献。林敬益掌管新的部门,即刻全心投入,专注新部门的颇为棘手问题,例如寻求解决独立发电厂方案,制定网络通讯的安全措施等。


设立宏愿开放大学


除了对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林敬益对民政党以及我国高等教育的贡献,也不可忽略。在他担任民政党全国主席期间,他巩固及扩大民政党组织,使它从区域的政党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政党。此外,他也筹建民政党总部大厦,并在各州购置党所,贯通总部与各州各地的电脑连线系统。


此外,在他担任党主席的时候,也设立宏愿开放大学,让那些年轻时失学者有机会进修并考取学位。据林敬益的公子林时彬说,他父亲去世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宏愿开放大学。


从政治来看,林敬益投身政治40载(1968年至2008),历经五任首相,即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敦胡申翁、敦马哈迪以及敦阿都拉,这看来是其他华裔部长无法打破的纪录。在他担任民政党党主席的28年内,曾五度面对挑战。他分别对垒梁棋祥(1980年)、曾永森(1984年)、吴清德(1987年)、庄智雅及江金财(1996年)以及郭洙镇(2005年)。他每一次都奏凯。

 

民政党前全国主席敦林敬益医生在2012年12月22日因肺癌辞世,享年73岁。对他的逝世,举国感到哀伤,华社更失去了一位可敬的领袖。到丧府瞻仰其遗容的,包括了最高元首、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马华前总会长敦林良实医生、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等等。


为了表扬他生前为国家的贡献,12月26举行的葬礼以国葬仪式举行。


有“傻子医生”之称的林敬益(不是因为傻,而是他在自己诊所,收费便宜,遇到贫穷的病人,还会倒贴送钱,当地居民称他为“傻子医生”的时候),从1968年开始参政,到2008年大选不再参与竞选,结束他多姿多彩的政治生涯。也因为他的选择在2008年退出政坛,才避免了在大选可能“晚节不保”的窘境。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