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他山之石 · 山客

从马新通道的收费战说起

·2014年8月16日

今年六月,新加坡陆路交通局宣布自8月1日起,所有进入新加坡的外国车辆的入境费将从每天20元新币调高至35元,理由是外国车辆必须负担相等于新加坡车辆在新加坡使用的同等费用。此宣布顷刻触动了马来西亚当局的神经,马上立案检讨新加坡车辆进入马来西亚的收费问题。由于牵涉到一些技术问题,故宣称对新加坡车辆入境的收费最快也须在年底前才能实施,不料工程部却在7月26日突然宣称,马新通道的收费从原先的入境只需马币2.90元,调涨至入境马来西亚车辆需缴马币9.70元,出境则是马币6.80元。同时是,新马车辆一视同仁收费,此措施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马新通道先有长堤,后再建了一座第二通道,但交通堵塞的问题,从一开始至今就没有有效的处理解决过,近年来,情况日益严重,让那些必须每日往返两地的人民,生活在梦魇中。


想想数万人每天凌晨四、五点就爬起来,然后为了过关,运气好的话,一个小时,运气不好的话,两、三个小时才能连过两关到新加坡。同样的在下午五时开始的放工时间,又要花同样的时间才能连过两关回到新山。这其中又有数以千计的马来西亚学童,同样的起早摸黑来往马新两地。此情此景,稍有恻隐之心的人,看了都不免揪心。


但偏偏,马新两国政府似乎对此现象视若无睹,任凭此现象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发生,只在塞车情况变成大新闻时,两方的有关部门才会发表文告,但内容千篇一律,都是说因为人流量,车流量异常多的关系,因而造成了交通情况异常堵塞。听起来反而是因为人们爱在某段时间进出而造成问题,错不在当局,错是在人流上,但其实情况是如此吗?


凡是在通关车龙堵塞过两小时的人,在烦躁苦恼中,有观察分析堵塞原因的话,都能找出堵塞的根本性原因,试看以下分解:

马来西亚方面


1。在长堤过关,有两条通行道,其中一条有一段是汽车、巴士与罗哩共用。汽车入境一堵塞,巴士与罗哩也跟着堵,而在巴士与罗哩之后的汽车也跟着堵,典型的恶性循环。


2。好不容易到了移民局柜台,检查护照完毕,必须再把车子挪前半部,用Touch N’Go付款才能过关闸,前面的车在用 Touch N’Go付款时,后面的车只能干等,形成了一个瓶颈(Bottle Neck),更要命的是,有些车没有 Touch N’Go卡或需要充值时,他必须下车在车龙中走向仅有两个处在末端的Touch N’Go柜台才能充值,只这一来往,就足以形成后面一条车龙。


3。移民官检查护照的标准作业方式是对照护照上的照片和真人,然后进行条码扫描,没问题后,需要盖印就盖个印,不需要的话,就迅速的交还给通关者,不必有其他无关的动作。30秒能完成的工作不要拖到几分钟。


4。由于之前第二通道的使用费比第一通道的高出好几倍,故平日通关顺畅,但因为如此,通常移民柜台也开的少,却有时由于有很多人为避免堵塞,宁愿多花几倍的钱,而选择用第二通道,结果却造成了第二通道的堵塞。而有关当局并没有应急措施,没有增加人手,因此,造成了有时第二通道的堵塞比第一通道更厉害。


5。在巴士通关方面,由于只有几个柜台,护照检查完毕,必须跑一条仅能容纳一人过的走到安检处,造成没有行李的人也只好乖乖排队,把整个移民厅挤得水泄不通。同时由于之前电子通关的电脑频频出问题,最后,干脆把通关的电子系统拆掉了,堵塞情况更为恶化。


6。出境方面,在第一通道,由于有4条大路的车辆同时汇集在仅有两条窄小的通关道。4条之中,有1条还是必须和巴士抢道,车子一多时,在通到咽喉处所形成的4条路车龙可各自延伸几公里处,巴士车也只好行不得也哥哥,跟着堵。

新加坡方面


1。在安全的理由下,每一部车子载超过一个人,移民官员都会从安检柜台,慢条斯理的走出来,然后一本护照对一个人,还念着护照本上的名字等持有人回应,然后施施然走回柜台再逐本护照扫描,盖印,每天早上五时,下午五时起,出入境车龙可以排到数公里以外,罗哩、巴士也跟着堵。


2。回程时,除了出入柜台检查护照外,每一部车子都还必须开车厢安检,之后在要离开时,往往还有保安人员的抽检,慢条斯理,罔顾后面长长的车龙,而且明明有左右两个通道可上大路的却只开一条。难怪坊间盛传阴谋论,说新加坡政府不想有太多国人到马来西亚消费故意制造通关障碍。


更不可理喻的在长堤上,每隔十分钟左右,交通部就会把汽车道封起来,让罗哩车横过,为时15分钟左右,情况就像让火车通过那样,只是火车道通车只需三几分钟,一天就一两次,而在长堤上一天至少是十次、八次、每一次约15分钟。


3。第二通道也时常没理由的就堵车。巴士方面,进入新加坡只有一条路的通道,前面一辆巴士停车,让乘客下车拿行李的十分钟内,后面的巴士只好排长龙地等,有时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盼望两国政府要实行如收费的敏感问题时,好好的坐下来,心平气和,以人民为本考虑民生问题而不只是看帐簿如何进账。特别是收费,将影响民生时,更要共同通盘考虑,尽量把会对人们照成伤害的政策降低。调涨收费应缓步。也应该让人民,各界人士特别是会受影响的人有机会表达处境及看法。政府更要让人民知道调涨收费的原因及将如何应用调涨的费用用途。比如说,共同提供良好的公共交通系统。现今已有的铁路系统,应全面启动,火车是能运载最大客量的交通工具,为何却弃而不用?在新山市区应建多个多层停车场,让人能顺便的搭乘大众交通工具到新加坡。在新加坡的兀兰则应有够多的巴士运载人到新加坡各处去。如今双方都狂加车费,却不见双方有何有效解决公共交通落后不便,关口作业效率低落的问题、人们不得已只好开车的问题。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