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钟永有

西非爆发伊波拉瘟疫
全球恐现非理性“伊波拉歧视”

·2014年11月1日

西非洲部分国家爆发伊波拉病毒病(Ebola Virus Disease,EVD),疫情严重,引发全球大恐慌,全球各国和地区纷纷提高警戒,防备这种具高度传染风险的瘟疫的可能入侵或扩散。不过,全球人类也应保持理性态度和清醒头脑,避免因瘟疫恐惧感而不由自主地陷入“伊波拉歧视”,一股脑儿把全体非洲人及相关风险群体等同于伊波拉带菌者。


简单地说,不要因为非洲发生了伊波拉病毒病,就把全体非洲人视为“瘟神”,甚至于恐慌到失去理智,对全球黑人避之则吉,作出非理性、非科学的偏见行为,或表现出一种对他人偏见的想法、态度、举动,用给别人扣帽子的方式而不经意地把自己变成一种相对另类的恐慌症候群体。


歧视来自于偏见。当偏见变成一种集体认知时,就是一种社会歧视。因此,消除歧视的前提应该首先祛除偏见,不要自以为是,而要打开同理心,全球人类应当抱持大原则: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为出发点。


美国为非洲以外国家出现伊病


美国已是全球确实出现来自西非地区伊波拉病毒病的非洲境外国家,若美国社会出现歇斯底里式的伊波拉病毒病恐慌躁动,一旦出现歧视非洲国民/居民(主要是针对黑人群体),甚至于不可理喻地歧视美国本土非洲裔国民/居民的话,那也将是一件悲哀事。


因此,美国政府本身若顶不住来自于美国民间对政府所施加的美国与西非疫区暂时隔离的压力,而去落实具有歧视色彩的卫生防御性措施的话,那对成天向全球各个地区输出美国式民主、人权理念的美国来说,将是最大的讽刺。


何况,这样的讽刺对美国总统奥巴马来说,将会感到伤心难过,也会很尴尬,毕竟,奥巴马的祖先是来自非洲大陆的黑人群体,美国人的恐惧感难免会令奥巴马切身感受到歧视的心理伤害。


美国民众要求颁布“禁飞令”


随着美国本土于2014年10月份连续出现两宗源自非洲疫区的伊波拉病毒病确诊病例之后,已有美国民众在美国总统府白宫大门前举行抗议,要求美国政府下令禁止西非疫区的民航飞机航班飞到美国。不仅如此,也有部分美国议员向政府施压要求颁布“禁飞令”。


从生命安全、治疗和防护的医疗与卫生角度来看,在卫生上采取隔离措施是合情合理的,不过,如果把隔离措施加倍扩大到行政政策上,好比颁布航空“禁飞令”,禁止美国和西非民航飞机互相往来,这是否是属于政府层面上的歧视行动?这样的决定是有待于商榷的,它的后续影响必须考虑到。


如果美国真的采取航空“禁飞令”的话,那美国盟友或其它国家/地区,是否也将会如法炮制,仿效美国的隔离性政策,最终演变成全球性“伊波拉歧视”,把非洲裔国民/居民(主要针对黑种人),甚至于全球非洲裔(主要针对黑种人)都简单被标签为伊波拉病毒带菌者?这对全球非洲人来说何其无辜!何况,这样的歧视性标签将会为全球立下很不好的先例,尤其要当心地缘政治陷阱,把某个区域的传染病事故加以政治化,成为一种对付敌对国的政治工具,以达到国际政治利益议程。


交通发达传染病扩散迅速


从人类迁移史可清楚了解,随着交通运输工具越来越先进,从最原始的徒步、独木舟方式,演进到扬帆、蒸汽航海、陆运,再进步到今天的超音速、阔体飞机的诞生,全球人口流动变得大量又频繁,如此一来,当一个地区出现/爆发转移性传染病,就有随着人口大量、密集地移动,而传播并扩散(近距离或远距离)开来的风险。


在这样的一种人口移动,以及病毒本身具可变异特点的相对复杂条件下,在预防和对抗任何一种传染病的努力上,须要获得全球各国/地区政府和人民携手合作,个别国家其实无法独立应付,包括全球最强大的国家--美国。至于某些国家想独善其身,自以为不会受灾,想自扫门前雪的侥幸和自私心态,其实是短视,只是灾难暂时还未降临,还没陷入水深火热困境罢了。


何况,当前是全球化世界,即使是最偏僻的地区,都难免会有不同国家/地区的不同族群/群体人士造访,这包括进行旅游、商业、探亲、升学、探险、居留、访问活动等等,不同地方人士互相往来早已经是常态。

让我们来看一看,非洲是一个大陆块,大陆块上拥有54个国家和8个属国,总人口10亿(非洲为全球面积第二大洲、人口第二大洲。全球总人口72亿),而按地理可划分为东非、南非、西非、北非、中非5个大区域。


西非有16个国家及一个属地,总人口2亿:尼日尔、布基纳法索(旧名:上沃尔特)、马里、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冈比亚、几内亚比绍、几内亚、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科特迪瓦、加纳(旧名:黃金海岸)、多哥、贝宁(旧名:达荷美)、尼日利亚、佛德角群岛、圣赫勒拿岛(英国属地,Saint Helena)。


西非爆发伊波拉传染病


爆发伊波拉病毒病严重疫情的西非灾区国家主要是:几内亚(总人口1000万)、塞拉利昂(总人口600万人)、利比里亚(总人口400万),截至2014年10月份,已造成4500个病者死亡。


这3个重灾区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贫穷问题。而贫穷也就引发恶性循环大问题,好比当权的国家政府缺乏资金、缺乏人才、缺乏医学能力应对疾病大流行危害。


从卫生角度来看,属于高度传染特性的伊波拉病毒属于瘟疫类,即属于可在广泛地区或全球各地,极度容易传染给他人或物种的大流行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对瘟疫的定义如下:


(一)人类群体出现新病原
(二)病原可感染人并引起严重病况
(三)病原可轻易传染给他人,尤其在人与人彼此之间传染、扩散


纵观地球历史上曾出现多次可怕瘟疫,当中许多以动物为病毒宿主,也就是说病原来自动物,诸如流行性感冒、肺结核、鼠疫皆是范例。


瘟疫可导致国家和文明灭亡


由于瘟疫致死率高,可导致集体死亡,这不仅可造成病者死亡,当地区/区域居民大量集体死亡时,就意味着瘟疫足以摧毁社区、城镇、社会、国家、文明,毁灭族群、物种。大家可想像一下,当一块农地、牧地发生瘟疫肆虐时,导致整个农地、牧地里的农作物(如香蕉、火龙果等)或禽畜(如鸡鸭牛羊狗儿等)集体死亡的恐怖情形,就可想像瘟疫毁灭性程度多么可怕。
 


欧美医学昌明对抗疾病


从古代原始蛮荒到今天宇宙太空探索的现代化社会,整个人类文明史其实脱离不了传染病的威胁。人类与病毒的战斗不曾停歇。最著名的人类抗病史就是大家所熟悉的英国伦敦大学圣玛莉医学院(现属伦敦帝国学院)细菌学教授弗莱明,于1928年在实验室中发现具杀菌效果的“青霉素”(Penicillin,盤尼西林),自此奠定欧美医学昌明并惠及全球人类有效对抗疾病(病毒及细菌引起的疾病),地球人口持续增加和人类寿命延长,和20世纪医学突破性进步有直接关系。


无论如何,传染病的病原通常原自于病毒,从细胞结构组成来讲,病毒体积小、基因少,构造简单,也因此特点而具有变异性快速且顽强,医学专家在应对接踵而来的传染病,不但要鉴定病毒种类、找出病毒的基因结构、也才能找到破解病毒遗传物质密码--基因的方法,这个需过程要耗费大量时间和人力,当然,还要有庞大财资。


何况,由于病毒的变异性强,因此,某些病毒可很快适应对付它的药物(比如抗生素),变种成耐药性强的超级病毒/细菌,产生更加棘手的医疗问题。


威胁世界人类的危险/超级危险传染病包括:天花、伤寒、鼠疫、霍乱、炭疽(Anthrax)、疟疾、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伊波拉、爱滋病、拉萨热(Lassa fever)、裂谷热(Rift Valley fever)、马尔堡病(Marburg virus)、甲型流感、狂犬病、肝炎、西尼罗河病(West Nile virus)、脊髓灰质炎(Poliomyelitis、Polio,引发小儿麻痹症)、马秋波病毒(Machupovirus))等。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