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 锺永有

2016美国总统选举:
奥巴马利用全球危机 为民主党大造势

·2015年10月31日

全球石油价格暴跌所连带引发的全球多国货币贬值、多国股票市场急跌的三大震荡,相对而言,唯独美国一枝独秀,在当前全球经济极不稳定,前景犹如雾里看花,全球经济阴霾密布走势还未见明朗的2015年,似乎越来越凸显是美国在背后进行这股全球性的政治与经济操纵。


美国的司马昭之心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维持,其实是在极力捍卫美国作为“世界唯一强权”之大美国地位及利益,还有,一个不愿遭他人弱化或替代的全球角色。


与此同时,这也是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其所属的民主党参加订于2016年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选情,预先扫除障碍,以便为其民主党的总统接班人铺好道路。还有,也顺便为奥巴马自己堂堂正正当上美国首位黑人总统(而且是两届连任)的执政政绩,留下一个好名声,名垂美国和世界青史。


2015年把经济带旺


根据情势观察,以奥巴马为首的美国政府,只要能于2015年把美国国内经济带旺,一扫载沉载浮多年的颓势而“起死回生”,让美国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旺市,让美国国民收入、商家业绩得以改善,让美国选民对民主党更加具有好感,而且良好势头从2015年延续到2016年总统大选时刻,这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要打败其共和党对手,当能增加吸票筹码。


这是奥巴马、民主党、美国政府和利益集团的如意算盘,牌局和棋局要如何布阵,不好说出口,若把话讲白,会让全世界的人感到难听;何况,这等战略性天机万一泄漏给其全球政经对手,尤其是俄罗斯、中国、印度、阿拉伯世界、欧盟等(欧盟虽然是美国的政经同盟,其实也是利益竞争者),岂不等于自废武功吗?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全世界各国的政治领袖皆非泛泛之辈,美国对全球、区域,还有美国本土的政治和经济战略性部署,不会让人看不出来的,特别是当时日一长,纸肯定包不住火的,只是区域国家政治领袖是否要选择向美国靠拢,好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那样,又或选择相对中立的中间立场,不想得罪任何一方,好比马来西亚、印尼等。


还有,美国与“政敌”古巴突然之间于2014年12月期间破冰建立外交关系,恢复正常邦交,为奥巴马带来形象粉刷,正中古巴和美国民众下怀,个中原因很可能与奥巴马积极协助其民主党,于2016年拼总统宝座大选的政治议程有密切关系。


回顾奥巴马于2014年11月15日出席在澳洲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的公开讲话,不仅重申美国是“世界唯一强权”,还自我强调美国是制裁“北极熊”俄罗斯的主导国。


油价暴跌对美国有利


对此,从奥巴马所强调的这两句话,以及随后而来的全球石油价格暴跌、与美元挂钩的各国货币汇率大贬、大笔美资和热钱从各国股市退场返回美国本土、做空全球市场的美元流动量,借此来推高美元币值,以至于缺乏美元灌溉的美国境外市场,各国币值竞贬,以保持各国各地原产品和制造品的低价出口优势,以期稳定各国国内经济。


大家一定会问:为何美国做得到在全球呼风唤雨,而其它列强国家诸如中国、俄罗斯、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印度、巴西等却做不到?


原因很简单,就是美国是当前世界最大发达经济体,美元是全球公认的交易和储
备金标准货币,综合国力最强,其它国家还达不到美国市场和美元的程度。而且,美国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这包括石油、天然气,而且技术发达,有能力从页岩中萃取石油:“页岩油”。
因此,只要美国刻意打一个喷嚏,全世界诸国就会伤风感冒,甚至于小国弱国穷国,还会“一病不起”呢!


美国能源资讯局(EIA)数据显示,美国于2014年10月至12月之间的日均原油产量约900万桶,这已超越世界最大石油出产国沙地阿拉伯(日均约880万桶)、俄罗斯(日均约721万桶),已俨然成为世界最大产油国。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页岩油产量从2009年的日均不超过50万桶,已经翻数倍激增到当前日均约400万桶。这意味着美国单凭本身的日均原油产量(包括页岩油产量)也足以基本应付自身所需。


提炼页岩油美国技术领先


而实际上,纵观美国于过去8年来在原油入口量方面已相应减少,如此一增(国内自产)一减(国外入口)情况下,显示美国在能源供应上不仅不会受制于他国(特别是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油盟OPEC),还可以按照本身的产油能力影响或控制世界油价乃至于世界经济,然后以经济作为武器进行政治操弄。


必须注意的一点是,当今全球市场的石油能源供应主要以美元为定价/报价标准,可见,美元的汇率走势不仅可左右全球油价,而且美元的强势肯定对美国在石油入口方面占绝对有利地位。


纵观全球于2014年10月的石油需求量达9240万桶/日,实际供应量达9420万桶/日,超额180万桶/日。可见,美国这个石油能源消耗大国,可凭着其页岩油技术的油价作为一种隐形操控手段,来实现以美元便宜购得更多入口石油能源之目的。


这样一来,美国民众自然而然可享有售价相对低廉的燃油,进而降低美国的整体交通运输业成本,连带对美国政府调控其社会通货膨胀率有利,化民怨为支持奥巴马政府的民力。


当美国人民享有比起以前更廉宜的生活成本,意味着美国人民的每月可支配收入可相应地增多,美国如此一片歌舞升平之下,美国人难道不支持奥巴马,还有不支持民主党之理吗?很显然,奥巴马和其所属的民主党,看准美国人对生活成本减少的实际要求,同时也为了极大地满足美国资本主义大企业对赚取更多盈利(甚至于暴利)的欲望。


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民生好”、“经济旺”、“美国盛世再持续”、“民主党比对手共和党更有能力”….,看来是民主党硬碰共和党的一种高新竞选武器。“制裁俄罗斯”、“围堵中国和平崛起”,不过是为大美国利益,还有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年“服务”的一种竞选手段。


美国战略布局“四位一体”


美国对全球的战略布局,政治、经济、军事,以及文化结合思想意识形态的潜移默化,是四位一体的。
无论如何,“政治”明显排列在首位,即政治优先,其他项目包括经济、军事、文化和思想等,皆是为政治服务,主要原因在于美国政治人物就因为掌握了“民主政权”,才有其它的连带性利益随之滚滚而来。


可以这么说,若没有政治作为一种手段,就不会有今日的“世界唯一强权”—美国,美国也就不会享有源源而来的各种全球性超级利益和丰厚资源,供养美国的生存、发展,还有最重要的全球霸主地位。


因此,为了维护美国的最大政治利益,美国政府领导人实际上可以毫不犹疑地暂时牺牲美国国民的经济利益,通过国库输送与军工产业进行暗渡陈仓合作,在海外大搞围堵中国和平崛起的政策和手段、全球新冷战军备竞赛(主要针对俄罗斯、中国)、反恐战争(针对中东阿拉伯世界、非洲的伊斯兰世界),以及其它林林总总的政治与军事拉拢、挑拨离间计谋等。


对海外发动区域战争、针对性的新冷战军备威慑等,皆涉及非常庞大的军费开支,这有利于美国的军工业既得利益集团,而军工业业者又与美国政治人物的利益脱离不了关系,特别是政治献金和大选时的竞选经费利益输送,这一来一往的官官相护手段,在表面上是难以看出来的。


让我们来看看,美国众议院于2014年6月通过了2015财年5704亿美元军费拨款,当中分别有4910亿美元国防基础拨款(非战争拨款用途)、794亿美元海外应急作战拨款(战争拨款用途)。


“非战争拨款”属可自由支配资金,相比2014财政年多出41亿美元,也比美国总统申请的金额多出2亿美元。这笔天价拨款对美国军火商可谓是好消息,批准美国军队采购一系列武器和作为武器开发经费,等于让军火商财源广进。


天文数字的军费拨款


美国天文数字的军费拨款,从表面上来看的确是增加了美国的财政赤字压力,其实这不过是纸上的账面赤字,因为,打一场战争,好比“伊拉克战争”,把伊拉克的时任萨达姆政权打烂之后,整个伊拉克的石油资源和周边资源就顺其自然落入美国手中。
何况,遭打成废墟的伊拉克需要时日重建,这为那些唯利是图的美国资本主义商贾/企业,提供所谓重建伊拉克的巨大商机,这就是“没破坏就没建设”的残酷写照。


所以,美国对外发动战争或惹是生非进行军事围堵是包赚不亏的“捞偏门生意”,发动海外战争不仅可为美国政治领袖转移国内人民对他/他们不满的视线、师出有名地打压美国国内政敌、名正言顺要求政府为天额军费拨款买单;对外则同时也可铲除不听美国使唤的眼中钉、攫夺受害国资源、为美国利益集团创造发战争财的不道德机会。


何况,一场炮火连天的战争,可作为美国新型武器的试验场,测试并收集武器性能和大数据,狂轰滥炸一番之后,可为日后开发更加昂贵、更加高端的其它更新换代型武器做准备。


因此,对美国政治野心人士来说,全球天下太平对美国政客、利益集团来说绝不是好事,因而想方设法在全球制造假想敌、炒作中国威胁论、俄罗斯威胁论等、拉帮结派,软硬兼施地摆布小国,大行不义之事,反而对那些在政治上选择亲美却欺压/屠杀人民、公然贪污滥权的所谓美国“诸侯国”行为,故意视而不见。


在全球硬销“美式民主”


只要大家仔细观察和分析,美国一直以来在全球硬销其美式民主的政治意识形态,而只要与美国站在同一阵线的,不仅没/很难享有欣欣向荣成果,反遭连连祸端;对比之下,美国本土上层依然盛世富足,下层社会则面对种族歧视、治安恶化、贫富不均的困境。在美国社会实景,并非犹如美国电影所形容般正义凛然、温情满人间。


在美国和古巴于2014年12月17日双方正式宣布结束敌对,恢复邦交后,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于2014年12月20日在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常规会议闭幕式上讲话时要求美国尊重该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言明古巴不会放弃社会主义。


可见,和美国开始打交道的美国近邻—古巴,也明白小心驶得万年船之道理:“小心美国!”。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