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中国废除“一胎化”人口政策

·2015年11月21日

在10月28日闭幕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对人口政策作出重大改变,从上世纪80年代实施至今的“一胎化”政策全面废除,所有夫妇都准许生第二胎,即“全面二胎”政策。


这是自中共建政66年来,对人口政策的第三度大改变,目的是要抵消“一胎化”政策的负面影响,以及增加就业人数,目标是要每年多增加800万婴儿。但由于中国城市化的结果,虽然政府放宽生育限制,城市化了的中国年轻夫妇,基于生活压力,很可能自我维持“一胎化”政策,乡村的夫妇则比较可能生第二胎。因此,中国政府的生育目标可能只能实现一半,即每年增加多400万名婴儿。


“一胎化”不得已而为之


中国在二十世纪80年代实施“一胎化”政策,是有着当时的社会经济背景,不得已而为之。


中国是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也是社会发展长期停滞不前的农耕社会,人民有“多子多孙多福”,喜欢“五代同堂”的大家庭,一向鼓励多生育。因此,一旦处于太平盛世,中国的人口增加很快,以致中国的陆地面积960万方公里只占全球陆地面积14867万方公里的6.5%,其人口却曾佔全球人口的1/4。由于中国实施“一胎化”政策的结果,生育减少,人口增加速度减缓,目前的人口是大约14亿,佔全球人口70亿的1/5。


新中国在1949年成立时,全国人口大约是6亿。当时受到长期战争与社会动乱的影响,人民一穷二白,政府要重建国家和发展经济,改善及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面对很大的挑战。


人口政策“权力压倒知识”


当时对于如何对待人口增长的政策,发生了“知识与权力”的争论。结果是“权力”压倒“知识”,中国人口大增。北京大学校长、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1882-1982)预见到,新政权建立后会长期稳定,人口必然迅速增加。而中国当时经济底子太薄,国家和人民太穷,如果人口增加太快,会把经济成长的成果“吃掉”,人民根本无法改善生活,国家也难以富强。他指出,人民生活太穷,有限的收入绝大部分用在消费上,难以储蓄。极其有限的储蓄,又要用来充作新增人口的日常消费,就更难以积累资金充作发展用途。因此他主张限制人口增长,否则50年后,人口将会增加到16亿人。


但在中国掌握实权的毛泽东认为“人多好办事”,声称“社会主义国家不存在人口问题”。那时的人口政策不仅不限制人口,反而鼓励生育,个别地方还对生育多的妇女给予奖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口大增是预料中事。


但年近八旬的马寅初拒绝退让,坚持节制人口的立场。结果官方的传媒在1958年下半年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批判“马寅初反动思想”的运动。参加“围剿”的包括《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光明日报》、《文汇报》等全国重要报刊,幸好那时不是文化大革命,马寅初没有受到人身伤害,但他被迫辞去北大校长职位。他在邓小平时代得到“平反”。


邓小平实施“一胎化”政策


没有限制使中国人口增加得很快。例如,在1964年,共有人口约7亿。1982年增加到10亿,18年内增加了3亿或43%。1978年,邓小平第三次复出,並掌握实权。他提出“改革开放”政策,要通过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使中国达到富强。为了防止人口太多扯发展的后腿,他实行强迫性的“一胎化政策”,一对夫妇只准许生育一名孩子(不论男女),只有少数例外(例如,壮族等少数民族一对夫妇可生育两名孩子)。


这项政策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中国人口增长速率大为降低。例如,1990年人口是11亿3千万,2000年12亿6千万,2014年13亿6千万。在实施“一胎化”的35年间,中国少生约4亿人。


这有效的缓和了人口对资源,环境的压力,有力的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如果人口增加得太快,全国人民在吃饭、穿衣、住房、交通、教育、卫生、就业等方面,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使整个国家不容易在短期内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
换言之,中国能够在短期的三十多年内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正确的改革开放政策固然是主要因素,但人口增速缓慢,也是重要原因。


“一胎化”政策出现弊端


然而,“一胎化”的多项弊端也是显而易见。一是低生育水平,使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现象严重。而年轻人口的补充不足,造成劳动人口下降,意味着生产力下降,社会的购买力和政府的税收减少,影响经济成长。


其次“一胎化”使到孩子没有兄弟姐妹,显得孤独。“一孩家庭”已占全国家庭总数的三分之二,这些孩子受到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过度呵护,缺乏竞争能力。而老一辈的“养老”问题则令到独生子女难以负荷。


还有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是男女比例失衡。中国至今仍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注重生男不重生女,因此利用各种方法不生女(如检验胎儿的性别,如果是女胎则人工堕胎,再怀孕生男的)。结果全国的青年人中,男性多过女性3千万人,有很多便会娶不到老婆。


中国当局在“一胎化”的不良影响明显化,而在经济强劲使国家和家庭有能力负担第二胎的情况下实施“二胎政策”是明智之举。但能否达到目标,仍有待观察。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