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法国为何成为恐袭目标?

·2015年12月5日

法国首都巴黎,在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成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成员发动恐怖主义攻击的目标,造成一百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是法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遭受到的最严重的恐怖主义攻击。


巴黎沦为恐袭的目标,有远因及近因,也有国际因素和国内因素。


英、美、法最先成为民主国家


英国、美国和法国,都是最早实行民主制度的西方国家。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度,是新兴的资产阶级向封建贵族展开夺权斗争,双方妥协的结果。因此国会由代表平民的民选下议院,和代表贵族、议员由世袭贵族或受封终身贵族出任的上议院组成,还保留王室、有世袭的国王/女王。美国是在1776年通过武装斗争,经过独立战争摆脱英国取得独立之后建立起总统制的民主国家。法国在1789年发生大革命,推翻专制的封建王朝,还把被推翻的国王和王后用断头台斩首。大革命之后的“恐怖时代”,用断头台砍掉好几千名各路人马的头颅,后来也发生过拿破仑和拿破仑第三称帝的过程,但最终建立起总统与国会共治的半总统制的民主制度。法国大革命提出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成为人类争取政治权利的指标。


殖民地人民没有人权


但这三个“民主的典范”的国家,其民主制度都是属于“双重标准”,即民主制度只限于本国人民享有,在对外和国际关系上,三国都是实行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欺压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弱小民族,而且一直延续到今天。例如,本身已经民主化了的英国和法国,分别建立起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的殖民地帝国,镇压和屠杀殖民地人民是家常便饭,绝不手软,殖民地的人民何曾享有民主、自由、人权?直到二战之后,迫于国际形势,才让殖民地独立。但法国迄今还在军事干预早已独立的前殖民地和其他国家,是美国以外对外军事干涉最多的“民主”国家。


美国在二战后成为与苏联分庭抗礼的超级大国,为了维持霸权,它军事干预韩战、越战,军事占领其他小国,草菅人命,杀人如麻,何曾尊重弱小国家人民的民主、人权?例如,它在韩战杀害了至少200万朝鲜军民,在越战杀害了至少300万名印支三邦的人民。这是“国家恐怖主义”。


冷战过后,美国以反恐为名,占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同样杀人无数,目前仍然在杀戮。


戴高乐领导“自由法国”


法国人的确向往民主,容不得他人占领。例如,在二战期间,法国被纳粹德国占领,中级军官戴高乐领导“自由法国”流亡政府,以英国和非洲的法国殖民地为基地,展开抗战活动。他的支持者在法国国内对纳粹占领军展开游击战争,直到最后配合英、美联军在诺曼底登陆,反攻“解放”了国家,重新赢得了国家的独立。他们争取自由、反抗外来侵略的骨气,是令人钦佩的。


但同样一批法国人,在对付殖民地人民时,完全是另一副嘴脸、镇压、屠杀、无所不用其极。


法国的殖民地统治还有另外一个绝招,就是消灭殖民地国家的文字,使之在文化上断层。这一招在越南有效,越南目前使用拉丁拼音的文字,人民不懂得延续了千多年的儒家汉化文化和汉字。不过,在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穆斯林地区行不通,因为他们拒绝被同化,继续保留伊斯兰文化。迄今法国本国境内为数达数百万名,占全国人口约8%的穆斯林,也拒绝被同化。


法国打了两场殖民地战争


二战后,法国在亚洲和非洲的殖民地纷纷要求独立,多数也通过和平谈判取得独立。但法国打了两场不光彩的殖民地战争,一是在亚洲的越南(1945-1954),与胡志明领导的越盟作战,越盟在中国援助下在奠边府打败法军,法国退出,越南南北分治。法国杀害约100万名越南人。后来美国介入第二次越南战争,又杀害300万名越南人,直到1975年越南才得以统一。


第二场是北非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1954-1962)。法国投入绝大部分军力镇压,军费开支浩大,但徒劳无功,最终被迫让阿尔及利亚独立。8年战争使100万名阿尔及利亚人丧生(佔全国人口10%),200万人失去家园,50万名妇女成为寡妇,25万儿童成为孤儿。法国人标榜的自由、民主、人权何在?


左右派总统都对外军事干预


战后的法国,由左派的社会党和右派政党交替执政。这两种政治立场的总统,在内政方面(尤其经济政策和福利政策),容或有所不同,但对外的帝国主义倾向则一致,军事干预非洲前殖民地及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国家屡见不鲜,因为他们把中东和非洲视为法国的“后院”。左派的奥兰德总统上台后,对外军事干预更多,包括约一万名法军介入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波斯湾国家、利比亚、乍得、马里和象牙海岸。法国也和美国配合,空袭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因而遭致报复。


“伊斯兰国”最想报复的是美国,但美国戒备森严,“杀手”难以入境。他们为了报复俄军轰炸,炸毁了一架俄罗斯客机,造成250多人丧生。他们与在法国境内的伊斯兰极端分子里应外合,幹下了这次巴黎大规模恐袭。


奥兰德总统宣布法国进入紧急状态,追捕恐袭事件的同谋者及在叙利亚加紧对“伊斯兰国”控制区的轰炸(炸死的平民可能多过巴黎恐袭的死亡人数)。但治标不治本,只要法国国外和国内的年轻穆斯林响应“伊斯兰国”的号召,法国境内随时都会受到新的恐袭。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