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好文选择

调涨城市大道过路费
重组收费 大道补贴政策

·2015年10月24日

 

公共工程部在10月12日发表文告,宣布主要绝大部分在巴生河流域的大道的过路费,从10月15日开始调整。绝大部分过路费都调涨,只有极少数的的收费站过路费没调涨。


对过路费的调涨,主流华文媒体,一如既往打出“人民苦”的耸动标题,让读者先入为主而不顾城市大道过路费调整,其实有更深层的理由。


众所周知,自1980年代以来,政府推出私营化政策。建设高速公路,是此政策的其中一个重要领域。这是为了鼓励私人界参与基本设施的建设,以便在更大程度上推动我国经济的发展。


对政府与大道特许公司在过去签署的合约,即使对政府不公平,但已经是既成事实。政府(包括由非国阵执政的雪兰莪州州政府)要是毁约,就得赔偿数以亿计的款项给有关大道公司。此赔偿的受益者绝大部分是城市大道的使用者,而政府所付出的赔偿,都是全体纳税人的钱。


以下的问答录,或者可以让读者能够更加全面的了解大道过路费调整的来龙去脉及长远影响:


问:大道过路费调涨常见问题:特许经营公司为何宣布调涨过路费?

答:从2015年10月15日起生效的18条大道新过路费,已由各家特许经营公司个别宣布。这些经营公司有责任根据所签署的特许经营合约在限定的一段时间内个别管理这些大道。


问:特许权合约(CA)是否允许调涨过路费?

答:根据所签署的特许权合约,诸如合约期限内的收费时间表里所确定的收费率以及过路费调涨的组成部分,涵盖了运营成本、管理、车流量以及融资资金成本(缴付贷款日本的)。根据这些因素,过路费平均每隔3年至5年就得检讨。为此,调涨过路费对相关特许经营公司来说是必要的,以便这些公司可承担运营成本及管理个别大道的责任,确保达到最佳的安全和驾驶舒适的水平。


问:政府在决定允许调涨2015年过路费时考量了哪些事项?

答:在2015年,在调涨过路费事项上,已经进行仔细研究并考量数个范畴。其中的范畴为重组国家补贴政策,即调涨过路费可节省政府开支估计达5亿8000万令吉,并把省下的钱用在更加必要的发展上。


问:调涨过路费可为政府财政带来哪些效益?

答:各家大道特许公司宣布从2015年10月15日开始的过路费调涨,应该从为国家财政做出节省角度来看。要是过路费不调涨而延期,政府每年得因此赔款给各家大道特许权公司。因此,要是过路费不在2015年调涨,政府必须赔偿的款项估计高达5亿8000万令吉给各家大道特许权公司。这笔节省下来的5亿8000万令吉,可用在以下的项目:重铺现有380公里长的公路;建造多达380座新天桥;建造19座新桥梁;兴建58所新小学。调涨过路费是政府必须提早采取的步骤之一,以便控制进入吉隆坡市区的车流量。若没采取这个步骤,吉隆坡塞车情况将会非常的糟糕。


问:调涨过路费为政府节省开支有何好处?

答:通过重组补贴政策,政府可以专注于发展国家经济。最终,全民都受惠。


问:政府将采取哪些缓解行动来协助城市人在调涨过路费之后所引起的冲击?还有,政府有何方案协助那些在给付过路费之后依然面临大道塞车的公路使用者?

答:稳定陆路公共交通系统是政府努力缓解过路费调涨冲击步骤之一,鼓励消费人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原因是巴士的过路费没调涨并将保持不变。为此,人民在日常生活可节省开销,不必面对额外增加的过路费、燃油成本,还可减少面对因司机态度问题造成的公路车祸潜在风险。

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通过政府转型计划:国家关键绩效领域之城市公共交通(NKRA Urban Public Transport)拥有长远计划来提升陆路公共交通系统。3种途径已确定,即:发展轨道交通系统(地铁MRT,轻快铁LRT和单轨火车monorel);发展陆路公共交通枢纽(鹅迈北枢纽、南湖镇南枢纽和双溪毛糯北枢纽);发展公共交通系统例如的士和“去吉隆坡”(GoKL)免费城巴。这些努力可缓解大城市例如吉隆坡的堵车情况。兴建巴士快捷通转换站 (BRT) 也是其中之一个确定可缓解人口稠密区堵车情况办法。首阶段衔接梳邦(Subang)、USJ和双威(Sunway)工程已经竣工,此区的乘客巴士快捷通转换站正提升中。


吉隆坡市政局(DBKL)已经在新街场轻快铁站(Stesen LRT Sungai Besi)和沙叻秀镇(Bandar Salak Selatan)兴建2处乘客停车场(park-ride),为广大开私家车到轻快铁站,转乘轻快铁前往吉隆坡市区的轻快铁乘客提供停车便利。另一个乘客停车场设施目前正由吉隆坡市政局兴建,靠近蕉赖斯嘉镇(Taman Segar,Cheras),为广大地铁乘客提供停车便利。


为此,政府竭尽全力提升陆路公共交通系统,协助人民减少生活开销负担,以及作为人民在调涨大道过路费之后的一个交通运输选项。


批准收费大道的历任财政部长,安华批准最多,共14条

 

问:政府采取哪些努力减少大道使用者的财务负担?

答:政府关注人民生活开支增加。为此,政府推动各项惠民政策来协助人民减轻因过路费调涨引起的生活开支负担。政府所采取的惠民努力包括:自1993年起提早关闭和取消收费站,政府已经落实关闭及取消在8个地点的收费站,如下所列:1993年1月11日 – 关闭仕林河收费站(Slim River)、南北大道(PLUS)2004年3月1日 – 取消南北大道(PLUS)士乃收费站的收费;2004年3月18日 – 提早关闭东-西连接大道(Metramac)的彭亨路(Jalan Pahang)收费站(按特许经营权合约的实际关闭日期是2004年3月31日);2009年2月14日 – 取消新班底谷大道(NPE)的Plaza Tol PJS2收费站的过路费(往吉隆坡方向);2009年2月24日–取消新街场大道(BESRAYA)的Salak Jaya收费站的过路费;2009年12月21日 – 提早关闭Lebuhraya Pintas Selat Klang Utara(NNKSB)的Teluk Kapas收费站(按特许经营权合约的实际关闭日期是2009年12月29日);2011年5月16日 - 取消属东-西连接大道(Metramac)的收费站;2012年3月2日–取消位于蕉赖-加影大道Kajang(GRANDSAGA)前往吉隆坡方向的9英里收费站,及通往加影(Kajang)的11英里收费站。


至于迄今减少过路费方面,降低过路费已经在三条大道落实,如下所列:2007年9月1日–调降位于Plaza Tol Sungai Nyior, Lebuhraya Butterworth Outer Ring Road (BORR)的过路费,自2007年起从RM0.90 降至RM0.50 ;2011年2月18日 – 调降位于新班底谷 (NPE)的PJS2收费站收费(前往梳邦Subang方向),Kelas 1 级别车辆从 RM1.60降至RM1.00,自2011起;2013年1月15日–调降位于莎亚南大道(KESAS)的过路费,Kelas 1 级别车辆从RM2.20降至RM2.00 ,自2013年到2015年。


至于重组调涨过路费方面,政府也已同时落实重组调涨Plus Expressways公司(PEB)和MTD集团辖下的大道过路费。通过给予PEB辖下的大道不调涨过路费方式,从2011年起至2015年。同时,MTD集团辖下的大道过路费,从2011年到2014年不调涨。PEB辖下的大道,如下所列:南北大道(PLUS);南北大道第二中环衔接中部大道(ELITE);大马第二通道大道(Lebuhraya Laluan Kedua Malaysia)。

 

马来西亚大道收费- 实情

大道(开始动工年份)

LEKAS 加影-芙蓉大道(2002年)

LDP 白蒲大道(2002年)

KESAS 沙亚南大道(1994年)

Grand Saga 蕉赖-加影大道(1998年)

BESRAYA 新街场大道(1998年)

NPE 新班底谷大道(2000年)

LATAR 瓜雪高速大道(1996年)(2008年)

Guhtrie Corridor 牙直利走廊大道(2002年)

SKVE 巴生河流域南部大道(1998年)

SILK 加影外环大道(2002年)

DUKE 大使路-淡江大道(2004年)

MEX 吉隆坡-布城大道(1997年)

AKLEH 安邦-吉隆坡高架大道(1996年)

L Pantai-Timur 1 第一东海岸大道(2001年)

Kulim-Butterworth 居林-北海大道(1994年)

Sprint 西部疏散大道(1997年)

1)绝大部分的内城收费站特许经营权是于2004年之前就签署。
2)自从纳吉出任首相(从2007年起)大道收费站的过路费未调涨,原因是政府提供了补贴或重新谈判特许权(此外,柔佛长堤过路费调涨被视为对新加坡车辆入境费调涨的报复行动)
3)马来西亚最大收费大道经营者即南北大道公司(PLUS highway)已被政府(占51%)和公积金局EPF(占49%)接管。
4)南北大道过路费已于2012年进行了重新谈判,目前没计划调涨过路费。
5)为内城过路费提供补贴仅利惠城里人,却牺牲了乡村和东马人民。

翻译自 Seademon : Read So Your Worries Don't Take Its Toll (13/10/2015)原文来源:https://seademon.wordpress.com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