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彤眼看报 · 罗尹彤

房子的诱惑

·2016年4月16日

作者简介

罗尹彤 香港籍新闻从业员,大马新闻资讯学院助理研究员

香港楼价高企,租金房价水平在世界上数一数二,一间约430平方呎(40平方米)的住宅要超过580万港元(约300万令吉)。一屋难求,不少年轻人视买楼置业为梦想,有幸「上楼」的市民仍年年月月「死悭死抵」供楼,甘作半生「楼奴」。楼价这样昂贵,想拥有一个安乐窝似乎妙想天开,但若有人可以解决天价疑难,只要求在某决策上行个方便,你又会否心动呢?


人类总要重复同样错误

提到贪污反腐,时常会听见「香港胜在有你和ICAC」这句口号,可惜近年一直有香港政府官员被揭发以权谋私。最轰动的,要数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与新鸿基地产(简称新地)高层郭炳江丶郭炳联等人的贪污案。许仕仁被控告涉嫌在担任积金局行政总监丶政务司司长及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期间,收受近2000万港元,并免租入住礼顿山豪宅。许仕仁与新地高层自辩没有提供/收受利益,当中许仕仁一时辩称以免租充当顾问费丶一时又指因「爆水渠」而免租,最後他以「藉公职作出不当行为」及「串谋向公职人员提供利益」等罪名判刑七年半,成为最高级别的前高官阶下囚。郭炳江被判坐牢5年。

 


「人类总要重复同样的错误」这一句网络名言来自《机动战士Z高达》的动画影片,网民後来将对白截图,用以讽刺未有汲取前人教训的人。近日,港府再次出现涉嫌「官商勾结」的事件。民政事务局常任秘书长冯程淑仪,以及她曾任经济发展及劳工局副秘书长的丈夫冯永业,以低於市价及楼换楼的形式,与直升机公司「空中快线」总裁陈婉玉旗下公司进行物业交易。


冯程淑仪以半山一个面积达1117平方呎的单位,加补价650万港元,换取跑马地两个相连单位,面积合共2359平方呎。一单位换两单位的交易并不对等,而交易的换楼补价更低於市价至少100万至300万港元。有媒体爆出,冯永业曾负责航权及直升机场扩建等政策,而期间由陈婉玉的直升机公司夺得上环港澳直升机场的专营权,质疑有延後利益输送之嫌。
 

我不知道


面对媒体的报道和相关指控,冯程淑仪4月1日发表声明,斥责报道失实,又指有关单位经地产代理议价,过程中从来没有接触交易另一方,只知道对方是香港一间注册公司,从不知道股东是谁。但有专业人士认为,换楼的交易方式本身少见,交易不知对方身份的情况更加罕见,而且交易额庞大,一换二并不对等,质疑冯程淑仪假装不知情。


「我不知道」这句对白似曾相识。早前槟州首长林冠英的「英宅风波」中,被指以低於市价购入豪宅,他的回应不正是「我不知道」吗? 当「我不是地产经纪,我不知道市价」这出自林冠英嘴巴的说话被媒体广泛报道後,随即受到国阵人士抨击,没多久林突然又承认自己知道私邸市价,并指责外界扭曲他「不知房价」的意思。前言不对後语,

往往给人事有蹊跷的感觉,坚说低价买屋是「愿买愿卖」丶不涉及利益冲突,难以令人信服吧! 广东有句「边有咁大只蛤乸随街跳?」林首长的不对等交易,想以「我不知道」或「风水差」推倒怀疑,应对能力未免弱了一点。


为自称廉洁画上问好


《君子行》写道:「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古诗後来演变成今日的成语「瓜田李下」。香港和大马都有要求公务人员「在执行职务时不接受过分慷慨丶奢华或频密的款待」以及「应避免和申报利益冲突」等,这些行为守则都是为了防避贪污嫌疑。身为公职人员,理应公正廉洁丶公私分明,尤其当涉及个人利益时,要特别小心处理。林冠英是槟州首长,掌握槟州大小政策事务。姑勿论是谁人低价出售房屋,他都应该为其公职身份多加防备,拒绝好意。现在落人口实,却怪人死咬不放,事实由他接受低价买屋的交易开始,已为他自称的廉洁画上问号。
 

有种交易叫物业寻租

 

寻租活动 (rent-seeking) 是指拥有资源的人利用有关资源,在没有从事任何生产的情况下,享有利润。在商业及政治上,都有为了垄断社会资源或维持垄断地位,而从事非生产性寻租活动的例子。掌权者与垄断资源的大财团,以交换利益寻租,上述许仕仁新地案就是一个好例子。楼价节节上升,一楼难求,以物业利诱,或许是更好的寻租方式。物业取代白花花的银子和易於追踪的转帐纪录,透过地产代理公司低价「放盘」交易,便能通过第三者的掩护,静悄悄地把利益送往另一方,神不知鬼不觉。


香港政府官员冯氏夫妇与槟州首长林冠英的案件,两者都牵涉低价交易物业,虽然现今仍没有定案指交易是贪污贿赂活动,但他们都跟交易人士有明显的利益冲突。在冯氏夫妇低价换楼一事中,香港政府不愿评论事件,也没有人站出来证明清白,而媒体一致质疑冯氏夫妇的交易,每天挖出新的黑材料,不愧为「扒粪者」。然而在林冠英低价买房的风波里,当媒体指他低价买屋与槟州山竹园一片土地交易有关时,行动党部分领袖和粉丝坚称林冠英是清白的,甚至有媒体迅速以「受害者」形容他,令公众在事件未查出真相前,已存在林首长「被逼害诬蔑」的想法。


有人慨叹「香港怎么了?」,多年来辛苦建立的清廉形象开始崩解,高薪养廉已经不能奏效。另一边厢,林首长标榜清除贪腐,宣称要让槟州成为最干净及廉洁州属,但如今「英宅风波」疑点重重,槟州一些华人竟在真相未查出时,急急护航,先入为主地坚称林冠英是清白的。我说,更值得问的其实是「槟州怎么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