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彤眼看报 · 罗尹彤

鱼蛋惹的祸?

·2016年3月5日

作者简介

罗尹彤 香港籍新闻从业员,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助理研究员

 

每次走进夜市, 钱包免不了消瘦一点。沙嗲肉串、亚三叻沙、炒粿条、啦啦煎等小食都色香味俱全,令人垂涎欲滴,难以抗拒。吃的时候总在想,如果香港都有这样的夜市,给现在的无牌熟食小贩一个容身之所,是多美好的一件事。


鱼蛋、烧卖、鸡蛋仔, 相信都是游客最爱的港式小食。对港人来说, 怀旧小食还有许多, 如狗仔粉、生菜鱼肉、臭豆腐、腊味糯米饭、即製肠粉、卤味等等。要一次过寻找到这些小食,可能要走好几条街,甚至跨区到不同店舖购买。而新春佳节裡,无牌熟食小贩的摆卖,正好一次过满足香港人的口腹之欲, 亦可怀缅当年。


熟食小贩何处去


香港无牌熟食小贩问题扰攘多年, 市政局于1993年提出强制性取消流动小贩牌照政策, 又以利诱方式让持牌人自动交出牌照。至2014年12月, 香港共有5905个固定小贩摊位, 流动小贩牌照仅馀442个。多年来, 常有一些无牌小贩偷偷摆卖, 碰见小贩管理队便会赶紧收拾逃走, 称为「走鬼」。小贩管理队在节日时通常会放宽执法, 睁一隻眼闭一隻眼。然而, 这些年的「放宽」传统, 近来有了新的变数。


今年年初一晚上至年初二凌晨, 香港旺角街头因无牌熟食小贩的摆卖问题, 引起警民冲突, 扰攘至年初二凌晨变成骚乱。根据《明报》报道, 事件「缘于有本土团体不满食环署在新年期间驱赶无牌熟食小贩,警方奉召介入协助,最终演变成流血冲突,天光仍未平息。」


近年, 香港小贩问题引起关注, 市民普遍支持熟食小贩继续经营。港府于2015年3月的财政预算案建议, 研究引进「美食车」(Food Truck) 。然而, 「美食车」属旅游项目, 每辆投资高达数十万港元, 走高档路线, 与民间争取的平价街头小食大相迳庭。另一边厢,

 政府曾经提倡设立墟市, 例子有位于天水围的天秀墟及黄大仙的龙腾墟。 可是天秀墟以乾货为主, 未成功吸引人流, 生意淡薄; 龙腾墟售卖平价货品, 则被埋怨与附近商场抢生意。


以马来西亚夜市作参考


香港政府以环境滋扰及卫生问题为由, 禁止熟食小贩经营, 但综观台湾、马来西亚、泰国曼谷等多个亚洲地区都设有熟食夜市, 带来不少正面影响。有网民及自由写作人提议, 香港可参考台湾夜市的形式安置熟食小贩。不过台湾的方式是定点夜市, 香港寸金尺土, 要物色合适的空置场地不容易, 而且每天营业, 难免跟附近商店抢生意。而马来西亚的流动夜市或许值得香港作为参考。


马来西亚大部分夜市是流动式的, 一般设在住宅区附近, 每星期营业一至三天不等,夜市傍晚开始, 摊贩在午夜过后收拾离开。小贩会根据夜市的营业日子, 转移到不同的地点摆卖。除了申请营业执照和支付摊位租金外, 市议会法令还规定小贩每日要支付垃圾清理费和行政费。夜市过后, 存留垃圾的贩商会被罚款。


香港人希望拥有自己的熟食夜市, 保留文化特色, 但又对环境卫生等问题存有顾虑, 流动夜市的好处正好解决这些顾虑。首先, 流动夜市每天清理, 理论上较整洁, 摊贩须支付清理费, 实行「用者自付」, 不用香港纳税人结帐。另外, 流动夜市一星期一次, 不会对商店造成恶性竞争, 又不会对居民造成很大的滋扰。夜市会转换不同地方, 各区市民均可享受, 而小贩每天晚上到不同地点营业。至于食物安全问题, 现时要经营熟食, 需向食环署申请牌照, 建议夜市内的小贩都可向当局登记熟食牌照, 让市民安心食用。


有人或会质疑, 马来西亚的流动夜市都有自身问题, 例如製造许多垃圾, 马六甲的鸡场街夜市便是一例。然而, 这应该是市民的自觉性与公德问题, 台湾实行的定点夜市形式, 按理应更容易有造成环境髒乱的问题, 但是台湾的人民自觉把垃圾丢到垃圾筒, 贩商在结束时亦会清理附近的垃圾。


鱼蛋惹的祸?


没有紧贴香港时事的人, 或许以为香港人真的为了吃一串街边鱼蛋而发狂。冰冻三尺, 非一日之寒。「本土民主前线」组织早在2月8日年初一的早上, 开始呼吁市民到旺角砵兰街以「实际行动」支持小贩。为什麽「本土」可轻易一呼百应? 香港人何时变得激进了?


近年, 香港发生许多令港人不满的事件, 包括未能实现普选、高铁严重超支与一地两检问题、兴建被认为是「大白象」的港珠澳大桥及第三跑道工程、水货客问题、推行普通话及简体字教学等等。短短几年, 香港人在这些事件上的不满没有得到回应, 他们认为和平理性的诉求已不能令政府关注, 因此行动升级, 採取激进方式。民众的积怨成为冲突的导火线, 「佔中运动」是一个爆发点, 而政府未能汲取教训, 形成今次的骚乱。香港政府若不正视民意诉求, 安抚不满, 恐怕将会有更严重的冲突发生。


旺角「鱼蛋骚乱」发生后, 网上疯传一段马丁路德·金在1967年于史丹佛大学讲过的说话, “…Riots do not develop out of thin air. Certain conditions continue to exist in our society which must be condemned as vigorously as we condemn riots. ” 中文译作「骚乱不会无端发生, 我们可以谴责骚乱, 但必须同样谴责造成骚乱的社会因素。」马丁路德·金在约半个世记前所说的话, 至今仍适用于各国社会问题上。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