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失机归咎波音CIA
敦马借网络痛斥西方

·2014年5月31日

 

MH370客机,茫茫海洋中不知去处,连块碎片残骸也未留给世人,形成航空史上最大未解谜题。随着期待搜寻奇迹,网络上出现各种臆测和传闻,有的为打响知名度,有的志在牟利中饱私囊。而像前首相敦马哈迪,不甘寂寞也发表网络批评。虽然其意见未必准确无误,却让我们有多一个思考方向,未必要跟随西方媒体的主调或焦点起舞。

航机失联超过80天,若是网络谷歌搜查MH370字眼,有接近4千万条结果,证明网友热度未减。期间,有人趁火打劫,行为令人不齿,这包括酝酿拍摄的两部灾难电影,以飞机神秘失踪为题材脚本。甚至最近举行的法国康城影展,相关电影推出预告片,寻找潜在买家,有如在失踪家属伤口上,撒下一把盐。


另外,英裔美籍作家尼格 • 考敦(Nigel Cawthorne),日前出版探索书籍《MH370班机:秘闻》(Flight MH370: TheMystery)。书中大意说,美国与泰国军事演习,战斗机意外击落MH370。过后为掩盖过失,故意把搜寻工作引导到错误地带。考敦的主要证据,是一名海上钻油台员工的供词,他当时目睹一架燃烧中的飞机飞过,疑为MH370遭遇不幸。


事后孔明减不了家属痛苦


考敦也重复其控诉,指马航只要多缴纳10美元,即可提升机上追踪软件功能,避免祸害。这番言论,颇有事后孔明之嫌,惹来失踪机组人员与搭客家属的严厉批评,认为作者欠缺敏感性,根本无法帮助减少茫然等待的家属的巨大痛苦。


最近前首相敦马马哈迪医生,把矛头指向美国波音公司和中央情报局。虽然这不代表较有人情味,也有为政府和马航说好话,减轻面对的压力之嫌。但是,不妨把此当成脑力激荡,从另个角度思考MH370事故。敦马的推测,并未完全符合5W+1H的新闻原则,尚待他进一步提出更多理据,才可令人充分信服。


敦马部落格有关MH370事故的文章,共有3篇,互有关联。首篇贴文《飞机制造商的责任》(发表于5月9日),引来至少58则回应。


全文共分15段落,强调波音公司,既然设计和装配航机,应该负起所有安全责任,包括保证等于是客机生命线的通讯系统,操作万无一失。


波音缺乏交待航空风险未解除


此外,敦马看来,在间谍卫星的严密监视下,地球上任何航机,几乎无法遁形。当全部通讯突然中断,而机舱上的机组人员,发现航线有异,也必然用手机联系地面,但这条线索完全断绝,完全无法理喻。他指波音欠缺交代,而MH370的故障情况,其他航机也难以幸免,航空风险并未解除。


不少回应者同意敦马看法,但也有人提出异议。一个叫grkumar的网民回覆说,波音公司发展史中,曾有多次记录掩盖飞机瑕疵,认为任由航机缺陷肇祸,比改善这类致命过失更为廉宜。


次篇贴文《波音飞机自动降陆系统》(发表于5月15日),有至少18则回应。此篇点出信源原始出处链接,即环球飞行网站(Flightglobal.com)一篇撰文,报告2006年年杪,波音公司获得的一项系统专利权详情。


一气呵成的第3篇贴文《波音工艺–有起有落》(发表于5月18日),有至少36则回应。全文共分11段落,主要根据波音有能力让飞机腾空,必定也有能力令其降落,绝不可能无影无踪消失。敦马纳闷,为何MH370事故中,GPS定位系统失效?而波音一定了解,所有的商业航机通讯系统,不能举手之间即被关闭。


波音有责任厘清来龙去脉


他认为,波音责无旁贷,必须厘清来龙去脉。他重提网上资料,指波音的系统专利权显示,一旦启动,可以剥夺机师操控权,将一架商业航机,导向锁定的降落地点。这套系统,可由机师、感应器装置所启动。如果遇到恐怖分子占据机舱,好像中央情报局一类的政府机关,可用无线电或卫星通讯,令其即刻操作,挫败夺机阴谋。


言下之意,波音和中情局掌握MH370最后行踪。而如今寻找残骸油迹,或是追踪黑匣子脉冲讯号,徒然消耗时间金钱。他大胆推测,马航飞机并非油料耗尽堕毁,而是收藏在某处,抹去马航标志。他打抱不平,马航和政府成代罪羔羊,其中必有隐瞒。他强调,媒体保护波音和中情局,不让外界知道真相,但网络的读者,应该享有知情权。


然而,网上对他的看法有什么样的反应?比起其他流传的各种版本,敦马的推测可信吗?


与其它推测论比较,敦马的见解,无疑是招来冷淡对待。他虽然曾高居国家领导核心,但作为一个退休政治人物,并非涉足技术专业领域,也是凭二手资料佐证,因此难以获得广大关注。就是西方媒体,宁可多留意作家断章取义作品,或电影渲染片子,也很少去留意或突出敦马意见。


美国情报机构或刻意隐瞒实情


敦马的意思,当我国当局束手无策、茫无头绪的当儿,应该向波音或美国情报机构施加压力。理由简单,没有人比波音更熟悉飞机结构与性能。而美国情报机构,掌握全球卫星监视系统,以及主宰战略军事网络,断不可能无法知道MH370的去向。他们或是因为某些因素,刻意隐瞒实情。


根据卫星接收的“握手”讯息,英国卫星公司以“多普勒效应”(Doppler Effect)为凭,通过精密数学计算和尖端技术,得出飞行最后轨迹。MH370从南中国海,来个急转弯横跨马来半岛,北上穿过马六甲海峡,又在苏门答腊岛掉头,航向飞行走廊南端,坠落在澳洲珀斯西北部海域,接近印度洋的中央点。而西北方大约数千海里外,即是美国重要海外军事基地迪戈加西亚岛。


迪戈加西亚可不是一般的军事要塞,她是美国全球军事网络的策略点,其设施可停泊航空母舰,以及载有战略导弹的核子潜艇。


而机场也能让远程轰炸机,以及大型军机起落。在波斯湾,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不少地面轰炸任务,由此启程和返航。既然是重要的军事基地,必然有天上卫星、空中预警机、以及尖端地面雷达系统,全方位24小时保护!


MH370传出有人改变航向消息,网络即猜测,可能恐怖分子驾驭飞机,试图飞到迪戈加西亚岛,重演9.11式的撞击任务。或因燃料耗尽或其它因素,导致半途而废葬身大海。


MH370这样的庞大飞行器,高空以音速飞行临近印度洋,数小时内可抵达迪戈加西亚岛,美军没有任何警觉?那等于是继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另外一次几乎成功的大规模军事目标偷袭行动!


西方媒体没切正议题


迪戈加西亚岛军方有发觉而扣押不报?还是MH370压根儿就没来到印度洋?这类的谜团,已经超出我国搜寻单位的解答范围。敦马要求波音或美国情报机构,提供整个事故的轮廓,并不为过分。因此,西方媒体环绕的课题,不外是MH370起飞的异像,我国相关拯救单位的迟钝反应、搜寻队伍的一无所获,根本就没有切正议题!


美国制造的杀人武器,即无人战斗航空载具(Drone),只需要一个小时,即可以抵达世界任何地方,执行轰炸偷袭任务。因此,我们可以假设,全球的航空动向,都难逃美国情报机构的监视和跟踪。但对MH370,为何一筹莫展?2009年法航447机空难,波音公司也理解黑匣子电力缺憾,但为何没有采取应对措施?


搜寻MH370困难重重,当局已经停止空中和海面作业,重点为深海绘制海床声纳图(Oceanography mapping),鉴别可能沉没的飞机残骸。但澳洲船《海盾号》所操控,向美国租借的《蓝鳍-21》水下无人潜航器,频密出故障,拖延工作进度。而搜寻范围,却是最初黑匣子活跃时期,几次侦测到的讯号经纬地区。


是否有人可以鱼目混珠、兵不厌诈,海中投下发出相同频率的电子设备,混淆搜寻单位视线?也是一个未知数。根据敦马的质疑,我们可以进一步推论,或涉及南海军事均衡,以及西方世界对中国崛起的畏惧,这类的国际政治因素,使得MH370真相难明。

涉及商业利益知情不报?


此外,也许波音机存有致命缺陷,但因为牵涉到全球飞机(商业或军事),避免引起恐慌,损失巨大利益,所以有人才知情不报?


不少人以为,美国和西方世界坚持自由民主,是世界正义的化身。但2013年斯诺登爆发“棱镜门”超大风波后,人们才亲睹,原来这些满口人权正义者,竟然非法监控全世界,侵犯个人私隐,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如此,MH370阴谋,如果涉及西方国家,我们也不会奇怪。无论如何,西方媒体控制大部分的平面和网络新闻,因此若敦马所言为实,可能经过掩盖下,冲击有限。


西方媒体《华尔街日报》,5月中登载的专访我国首相纳吉撰文,让马航雪上加霜。首相原本的意思,指马航面对钜亏,还有劳资纠纷,接连MH370事故后,顾客大量流失,政府艰难挽救,破产或是应对措施之一,还必须考虑雇员和公众反弹。西方媒体却咬定,政府有意让马航破产,结果引起股市负面反应,马航股价一泻难收。


国库控股不胜负荷


在东南亚属于第4大航空公司的马航,近期遭遇可谓凄风苦雨。刚公布的2014年首季业绩报告,净亏损超过4.42亿令吉,比去年同期约2.79亿令吉,几乎暴增一倍。过去3年,饱受航线亏蚀和同业竞争,资本重组计划失效,累计亏损已达13亿令吉,令注资的政府国库控股不胜负荷。


网络上,有人以2010年的日航,与马航相提并论。当年,全球第3大航空公司的日航,因为经营不善,背负高达2.32兆日圆的债务,宣告破产。后来,“白武士”即经营大师稻盛和夫,出任新总裁。他苦心策划,实行著名的“阿米巴”管理哲学,一年后日航浴火重生,不单财源滚滚,形象和信誉也提升至高水平!(“阿米巴”管理原理,將企业分割成如变形虫的小组织,各自独立运作,亏盈自负。坚守原则为:牢固经营、精细核算、全员参与等。)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MH370飞机依然没有下文!239条人命,到底魂归何处?可以肯定的,尽管西方世界责任难脱,我国还是得坚持不停滞、不间断、不放弃、不松懈的原则,展开史上耗资最多的搜寻任务。


至于网络,与其继续猜测飞机下落,也该双管齐下,贡献多点良策,尤其让士气低落的马航,起死回生,挽救这个曾经光辉的航空企业!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