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利益冲突需要及时澄清
网络舆论无惧风口浪尖

·2015年1月31日


网络舆论,可比作风口浪尖。无论是线上新闻或是社交媒体平台,掌权中央的国阵政府,一举一动都受严密审视监督。在野的民联,所执政的三州,也一样难逃审视。至于中文网络,对华裔政治人物,特别感兴趣,这是常理常情。而受监督者,应该拿出更多亲和力,贯彻透明和负责任态度,应对舆论质疑,而不是一味排斥,或指政敌有心陷害......


作为全马唯一的华裔首席部长,民主行动党的林冠英,最近再掀入漩涡之中。槟州中华总商会(PCCC,简称槟州中总),公布新成立的物业发展、建筑及管理事务小组(简称物业事务处),初选名单上,赫然出现首长夫人周玉清的名字,引发是否有利益冲突的争议。


第一时间表态传言嘎然中止


本来,当事人如果第一时间表态,一切都好办,所有传言都会嘎然中止。但是,首长夫妇姗姗来迟,数日后才正式表明,拒绝受委。然而,这段期间内,网络舆论早已经闹翻天。这样子的慢节奏,根本无法追上讯息爆炸的时代步伐。


挑起有关课题的一方,令我们大跌眼镜!因为是一向被视作亲民联的网媒《当今大马》。1月13日,该网络记者先向周玉清求证,唯她对接受与否,不予置评。网络的解读为,周玉清还是三心两意,并没有作出最后决定。换句话说,这是投石问路、试探反应的举动。如果舆论没有意见,没有施加强大压力,最后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


早在1月6日,槟州中总负责人召开记者会公布小组名单,已经纳入周玉清的名字。当时,只获得中文报报导,网络舆论蒙在鼓里。首长夫人拥有执业律师牌照,论资格和经验,出任委员不成问题。但是,州政府执政团队的政治人物,配偶出任商业组织的义务职位,尤其是涉及物业发展的,论情论理,无法让人坦然接受。


综合网络提出的理由,包括因为槟城土地有限、人口稠密,任何受批准的发展计划,都需要州政府特别批准,也引起环境保护课题,必须保持高敏感度。也有意见说,政治与商业应该分家,开放发展项目待通过,若政治人物亲属参与其中,自然引发利益冲突的嫌疑,无从避免。


许子根上任夫人辞股票行高职


即使是小小的委员,也可能兼任槟州中总执行顾问丹斯里陈国平,以及其他商家的投资顾问,不避嫌不行。近期,有方面非法开发槟城湖内山,使其失去宝贵的绿林,这即是执法疏忽、利字挂帅的写照。回顾历史,前任首长丹斯里许子根,登上一州政府之长职位之际,其夫人徐嘉平,便辞去股票行的高职,彻底离开商业领域,以免贻人口实,招惹舆论批评。


网络流言传遍,指周玉清实际口头同意委任。媒体《星洲日报》,早前新闻也证实。这岂非出尔反尔?如果一开始,当事人坚决回绝,一切猜疑必然终止。不置可否,就等于让步,让网络传言进一步扩大,甚至发酵失控。那时,再来澄清,不过欲盖弥彰、修补漏洞,很难逃过网络舆论的慧眼判断。


槟州中总表示遗憾,有关献议“政治化”,重申一直与政府和其他机构,保持密切关系,以解决经济问题。这也反映,商业组织,想尽办法与政治人物结交。因此保持距离,确是掌权政治人物及其家属的优先考虑重点。一再的说,亲国阵的媒体陷害,这样的藉口,真的是如“狼来了”的故事一般,只能一次过派上用场,接下来就不灵了!


林首长在告白会上,再度演绎悲情,文不对题地炮轰媒体,指炒作推荐一事,旨在打击他的声誉。他放话媒体,应该直接冲他而来,别把夫人拖下水。他重提儿子之前的受诬告一事,质问下个受害者,是否自己的母亲?其新闻秘书张燕芬,同时发文告,抨击主流媒体不公报导,且没有刊登其上司的公开解释。


应该迅速了当回答问题


与此同时,林冠英自己承认,其夫人表态拒绝后,不再是一个课题。然而他补充,即使接受任命,也不应该受议论,因为槟州中总是一个行业组织。这样子的维护夫人,如果有迅速反应,直截了当的回答问题,赶在传言恶化之前,才能还己清白。迟到一步形成伤害,无法怪罪他人。


剖析这次风波,林首长的任何决定,摊在阳光下,让人民审视,这符合槟城“猫政府”(CAT)代表的,即能干、问责和透明的作风。如果涉及的主角,是国阵高层的亲属,例如首相夫人罗斯玛,那么,亲民联的网媒,以及众多的社交舆论单元,肯定不会放过穷追猛打的机会。如此,媒体产生同理心,也对周玉清受委一事提出同等的合理质疑,并没有过错!

林冠英夫妇,忽略多数舆论效应,反其道而行,其实早有先例。


2013年的5.05大选前夕,周玉清准备卸下哥打拉沙马那(Kota Laksamana)州议员职务,这个选区坐落马六甲州,与夫君担任首长的槟城,隔离遥远。这次,她回到槟州专心任首长夫人,与家人团聚,也是美事一件。但是,林夫妇插手有关选区的候选人事宜,与州委全面对抗,闹出不小风波。


林冠英为中央秘书长,遴选国州议席有决定权。哥打选区,到底由谁出征?该州行动党州联委会已有人选,但林冠英夫妇却另有决定,也因为延迟敲板决定,影响备战工作。当人选宣布,为已脱离政坛多年的赖君万,引起舆论哗然,因为此人身份充满争议性。


当时的州主席沈同钦,除了卫冕甲市区国会议席,也以独立人士身份,攻打哥打州选区,更大的风波随之而来。原来,沈同钦领导的州联委会,早就与林冠英夫妇面和心不和。2005年的州委选举,林夫妇双双落选,被驱出甲州领导层,为风波埋下伏笔。


随后,多方劝告下,包括由林吉祥出面劝说,沈同钦决定退选州议席,可是他与中央公然对抗,却逃过纪律行动。如此判断,行动党的党纪,对其他党员如李映霞,因为助理有利益冲突之嫌,连累被否定竞选资格,这样是否有双重标准?是否做到公平无私?教人信心动摇。


行动党成功煽动同情情绪


当时,地方网络舆情,一面倒同情沈同钦、不满林夫妇。党争向来都是政治票房毒药,尽管如此,这次无法左右选情,因为行动党获得同情加分,在大选中告捷。事由大选前一周,社团注册局来函,表明行动党注册,可能因为党选弊端问题受到影响。如此,行动党利用网络舆论,描述成火箭标志无法上阵,甚至需要动用伊斯兰党党徽,为自己党员参选,成功煽动同情情绪。
最后,吊销事件空穴来风,行动党却成最大赢家。我们应该思考,是否每次面对内斗的政党,都会如此幸运?逃过选民手中一票的制裁?这是一个未知问题。政治最忌高傲自大,对人待物问题,不可忽略任何小节,例如拒绝他人的意见,我行我素维护自己人利益,最后可演变成激烈党争,敌我同归于尽,这是该引以为戒的。


林冠英对待网媒的立场,也值得一提。


最近,网媒《自由今日大马》(Free Malaysia Today)扯入话题。这家网媒遭林冠英起诉诽谤,案件正式开审,过程却少受注意。


此案特别点在哪里?起诉正统网媒,以及上面张贴的网络文章,向来都为民联人士罕见举动,也为多数人所避忌。当然,起诉平面媒体如《马来西亚前锋报》,以及非正统网媒如papagomo议程部落格,则不在此范畴内。


林首长有权利起诉任何方面,以法律途径声讨公道。这次起诉网媒的根据,为一个非政府组织“市民醒念团”(CHANT)顾问林倬生的言论。林倬生、《自由今日大马》及撰写该文章的记者阿迪山卡,分别列为第一至第三答辩人。诽谤的内容,源自一篇网络访谈新闻。


有关新闻,以《非政府组织说,林冠英失败》为标题,刊登于2013年12月6日。主要内容说,林首长允许拆除古迹,让路给发展计划,并举出例子,如开发湖内山和铲平豆蔻村。林冠英答辩,表示不曾允许州或地方政府,蓄意损毁或拆除古迹区内的建筑物。

可通过网媒社交媒体解释

林冠英牺牲公事时间,到法庭为自己申辩,多位行政议员也到场听审打气。首长举例,槟岛市政局为了避免某酒店计划,影响乔治市世遗地位,特别作出2000万令吉赔偿。而州政府所有的发展指南,源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标准。这一类的说辞,其实通过网媒或社交媒体说明,一样能够让人民明白,并不一定要到法庭去解释。


林首长起诉正统网媒,网络上却少有议论,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得到的待遇,有天渊之别。2014年5月16日,纳吉起诉《当今大马》总编辑,以及两篇“你怎么说”读者留言作者。于登嘉楼宪政危机新闻中,这两篇附属评论,被指带有诽谤成分。首相要求48小时内道歉,不果,最后入禀民事法庭,起诉负责者。网络舆论,多不同意首相采取法律行动,对付网媒网友。


与林首长案件比较,首相的案例,却是新闻之后,随机贴上的第三者(付费读者)评论,对首相作出不确指控,因此首相作出反应。两者本质上,存有很大的差别。


如果新闻有误,要求网媒澄清,或是再来一篇更正报导,应该可以办到。一般上,负责任的网媒经营者,都会平衡地摘录双方说辞,不许言论倾向一边。网媒资金有限,尽可能避免官司诉讼,因为这无实际好处,尤其得消耗大量时间和资源,上庭为自己辩护,反驳对方论据,吃力不讨好。


但读者回应出错,则是另一种层面。一些付费网媒的读者,因为自认拥有特权,可以天马行空,随意捏造不实言论,发泄个人情绪。网媒版主,见到类似的激烈言论,理应要求出示证据,而不可任由非新闻从业员的外来者,掌握新闻话语权。这样,严厉管制,鼓励读者对自己言论负责,才能见到网络言论自由的真谛。

这次的林首长风波,网络舆论未必全部同情民联。如果凡事都认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意在打击自己,这样的患得患失,到处树立舆论敌人,肯定无法赢得口碑。网络世界,舆论的要求甚高,调整最佳心理状态,发挥说话艺术,从容且冷静应对任何刁难,可以化解不利局面!


这是每个政治人物,踏上高职之路后,所必需学习的基本技能!即与媒体尤其是网媒社媒,有效且双赢沟通!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