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首相劝告全当耳边风
网络唱反调新闻失实


·2015年5月30


网络数码时代,舆论风口浪尖,一波未平,一波再起,难有平息的时候。我们观察到,网络为社交沟通、新闻传播模式,带来革命性的资讯变化,各种副作用油然而生。当有人提出忠言劝告,要求网民自律反省,却不见有任何收效。网络舆论,毫无管制,一切放任发展。所以,冒现许多失真失实新闻,形成常态,最近变本加厉,当局或个人,毫无办法束手无策!


5月中举行的首相署媒体之夜,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苦口婆心,针对当今网络和媒体生态,提出政府高层的忠告和意见。正如所预见的,多数网民当成“耳边风”,根本不懂得从错误中,吸取任何教训,态度依然故我。首相的官方面子书专页的网民留言,充满谩骂攻讦、贬低粗俗的言论,留下不少遗憾。


传闻真伪虚假难辨瞬间传出


当时首相说了什么?其谈话首个重点,网络社媒蓬勃发达,我国国人使用移动平台普及率,高达140%,比美国更甚。因此,新闻的真实性,绝对举足轻重,影响非同小可。他指出,如面子书、WhatsApp、WeChat 等等联系平台,让各种讯息或各类传闻,真伪虚实难辨,瞬间传播出去,左右民众的一般看法。


首相承认,这样的网络世界,使得政府不能如过去一样,24小时后姗姗来迟,而是必须20分钟内,迅速回应任何课题。若是拖延过久,假消息就会喧宾夺主,成为新闻主流,这时才来想纠正,为时已晚矣!


首相劝请媒体(传统和网络),遵守5项必须条件:(一)执行职务专业和负责;(二)评论意见必须有建设性,拒绝破坏中伤;(三)刊载的新闻,必须经过证实,不可空穴来风、捕风捉影;(四)塑造健康媒体形象,远离诽谤或宗教敏感课题;(五)坚持媒体操守,具有智慧远见。


首相的劝告,相信大部分主流媒体,都能听进耳里,身体力行。但对于管制较弱的网媒,因为良莠不齐、水准不一,未必全部言听计从。至于自由放纵的社交媒体,也因为个性化,人人行使媒体人的职务,大家可以报道新闻,却不是全部人乐意响应合作,共同塑造良好和谐网络气氛,这是可以预料的。


这场5月14日举行的媒体招待宴,出席人数达千人,因为有抽奖送轿车节目,被网络舆论挑起话题。一家酷爱鸡蛋里挑骨头的网媒,撰文抨击奖品过于丰厚,间接表达自己立场。令人质疑的,该网媒只咨询3位前媒体人,前两位呛声抽奖节目,最后一位不表反对。但整体新闻,因为强调反对声音,煽动读者一面倒质疑主办当局。


余兴节目无需成为议题


一般上,媒体晚宴备有幸运抽奖余兴节目,增添欢乐气氛,而且奖品多来自赞助商,并不是政府花费公帑,实在无需成为话柄议题。网媒以此炒作新闻,影射政府对媒体“收买贿赂”。这也暗示新闻从业员,失去第四权制衡和监督效能。这样的看法,大大低估媒体人的理智判断,也对舆论的思考方向,起不良的引导作用。


基本因由,抽奖虽然有利益输送,但双方并无交换协议存在,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认同抽奖者,大可抽身退场,拒绝出席。如今场外发言批评,形同暴露自己,具有吃不到葡萄、却道葡萄酸的心态。同时,因为许多社团商业活动,也设有同样项目,相关网媒应该身体力行,揭露类似的抽奖环节,公开让各界人士品头论足。


首相提及网络需要快速回应课题,言犹在耳,他首度在官方部落格,设下问答录,为各方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尖锐质问,提出解答。第一轮共有13道答覆,例如,他说,早在2013年,政府决定购入ACJ320专机,取代已有16年机龄的波音商务喷射机,乘客包括最高元首陛下。同时耗资升级后,专机可以执行飞行议会,并没有浪费政府资源。


一味否定拒绝官民无法交流


首相评论多项课题,其中包括纠缠已久,有关蒙古女郎阿旦杜亚谋杀案事由。可惜的,网民反应两极化,许多人在网页留言吐槽,大泼冷水,表明不赞许首相的果敢。然而,他们除了情绪发泄,不见得提出任何建设性意见,只是一味否定拒绝。这样一来,到底要如何在网络上,官民公平正常交流、听取民声?


当然,也有少部分的网民,看不过眼,鼓励首相再接再厉,别太在意恶意批评。首相家庭成员,深受社媒谣言所困扰,除了隱私受侵犯,甚至未审判先行判定有罪。其次子莫哈末纳兹,不过曾经担任某公司董事主席,辞职之后,名义被盗用,惨背黑锅,指涉及庞氏骗局金字塔公司。结果,尽管澄清了无数次,网络依然充斥各种负面新闻。


网络缺乏管制是事实。新闻失实行为,除了明显的具有犯罪意图,并不容易受对付。网民爱唱反调,也不足以构成任何罪名。何况,煽动法令修改过后,国人的政治批评尺寸,大大放宽。但任何人“为反对而反对”,拼命指责政府必须为过错负责,对政府的良好政策,却少有赞语。


这样的双重标准,如何期望有好结果?如何让和谐网络社会成形?更遑论带到真实世界中,建立一个大家和平共存的环境?


原住民也遭虚拟世界的歧视


网络乱象真不少,最近落幕的云冰国会选区补选,余波荡漾。一些网民,不断于社媒论坛,指责当地原住民愚蠢,不应该支持获胜的国阵,结果引起原住民社群不满。他们上网能力有限,无法反击攻击性言论,被逼向警方报案。多数原住民并不是网络用户,但虚拟世界的歧视和侮辱,让他们感同身受,觉得饱受伤害。


一马发展公司,也不堪网络的冷嘲热讽,对各项相关课题作出无理指责,恫言保留权力,起诉诽谤抹黑及恶意中伤者。该公司重申,其账目由国际会计公司德勤(Deloitte)及毕马威(KPMG)负责审查,具有一定权威和正确性,各方不能随便作出毫无根据的控诉。这些,也令人猜想,网络的一马公司之争,还有下文。


早在5月12日早上,社媒广传一份名单,指配合第14届大选测试,内阁即将改组,多达7位部长易人。这道假新闻,试图与最近的巫统党内政治风波,扯上关系。下午时分,首相署赶忙发表新闻文告,否认真有其事。这样子的假造山寨官方讯息,其议程不难明白,即有心人凭空捏造名单,制造政治欠稳定的印象。


网络爱嘲讽政治人物,除了言论贬低以外,出现新的挖苦花样。副财政部长拿督阿末玛斯兰,自从今年4月1日推介消费税政策后,一直成为网络的攻击目标,其为税务辩护的言论,动辄得咎。这次,其名字被盗用,用于手机游戏,把他描述成丧尸魔怪,供参与者射击歼灭。另外一款游戏,将其肖像当成掌掴发泄对象,亟尽羞辱能事。

散发对政治人物的憎恨情绪

现今,以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组成的移动平台,主宰网络世界的大部分内容。各式各类的小品游戏,更是如雨后春笋冒现,大受欢迎。因此,以暴力语言以外的方式,影射模样丑化抹黑,这样会不会在年轻用户之间,散发对政治人物的憎恨情绪,答案是明显的。


网络假新闻无孔不入,随着尼泊尔发生重大地震后,处在地震带的印尼,一度传出海底火山爆发,网络社媒如惊弓之鸟,传言海啸即将侵袭,目标包括我国半岛西北部海岸。经气象局互联网网页(http://www.met.gov.my),以及配合网络形势加入的移动网址(m.met.gov.my)点明,这个消息子虚乌有。


可是,当局澄清后,仍无法让人们充分信服,还有人信以为真,避免接近海岸地区。我们看到,网络的副作用一一浮现,当局除了否认以正视听,能做的事情不多。网民这边,许多人一味接收网络讯息,本身却不具备理性思考条件,也懒得针对任何课题,花点功夫时间,搜寻准確的资料,再来理性发言。这样的态度,绝对不会改变网络混乱现况。


有时,网络的确发布真实新闻,却因为强调枝微末节,忽略了重点,带动整个舆论,走向错误方向。砂拉越一宗法庭案件,一名60岁退休公务员,涉嫌强姦15岁少女成孕,地庭宣判监禁15年、鞭笞11下及赔偿4万令吉。带上上诉庭,三司一致裁决上诉得直,其行为不符强奸定义,被判无罪释放,引起社会大规模不满迴响。


网络舆论,排山倒海,痛斥司法不公,也不满当局无法制裁被告。过后,被告律师发出5点声明,原来法官并不是基于手指插入,不构成强奸罪为被告开释,而是另有其由。例如,受害人对案发酒店不清楚、案发具体日期模糊、妇产科医生供证有利被告、案发次数前后矛盾、受害人欠可信度等等,不是纯粹法律条文漏洞之过。


事件应从多个角度审视


网络整体,当然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只要为受害人伸张正义,却不重视整个事件,应该从多个角度审视,可能另有说词或证据,这才是法律公正的基本精神。无论如何,当局已经出声,有意探讨、建议修改法律条文,如刑事法典第375及376(强姦)条文,让模棱两可改为清晰明了,这是改进法律的必行步骤。


面子书之类的社交媒介,引起舆论乱象,有人思考,是否可以通过任何办法,杜绝这一类的负面效果?美国出现一种新趋势,一个叫Shots的平台,取代面子书地位。这个新平台,容许参与者上传自拍社交记录。其特别之处,不设计公开回应功能,其他用户只能按“喜欢”。用户之间交谈,透过对话框的形式,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或谩骂,消除可能的网络霸凌。


这样的意旨,打造一个友善网络环境,散发正能量,可说是迟来的好消息。但是,习惯了面子书模式的网民,是否愿意放弃他们的专页,作一点小小牺牲,重新接受一个美好世界?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结论是,网络新闻复杂纠缠,现在更加入沙巴东海岸掳人风波、前首相敦马凌厉舆论攻势、罗兴亚人滞留海上等等课题,让网络人无法空闲下来。如果网络新闻,一样失去专业,以及不负责任,到时充斥全虚假、半真实半虚构、模糊重点等等缺憾新闻,将会为舆论界带来一场大灾难!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