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上筹款与政治献金
建立共识对抗弊端


·2015年8月29


最近,凡是与经济钱财有关的数字很红,尤其是26亿令吉,牵涉国际政治献金风波,成为新闻敏感焦点,网络人感受甚深。此外,吉隆坡股市综合指数暴跌,令吉兑换美元汇率创新低,石油原油价格不断下跌,何去何从?坏消息深深困扰国家经济。此时,网上流行筹款活动,因为社会运动热烈开展,捐献踊跃,吸金极易达到指标,创造不少成功故事。


网络筹款为何重要呢?凭着容易累积的人气,消息的迅速传播,若有意见领袖登高一呼、众山响应。加上积少成多、聚沙成塔,解决许多活动支援问题。与此同时,网络捐款轻而易举,许多银行的线上服务,方便网民捐献。如果怕麻烦选择匿名,也可到银行提款机直接付款,神不知鬼不觉,保密功夫到家。


筹款项目可以让网民一览无余


科技的便利,让各种筹款马到功成。网络也有一个明显优点,可以过滤遴选筹款项目,把一切细则摊开阳光下,让网民一览无遗。这样,能够找出那些诈骗、有疑点或是不良议程的案例。过去,面子书暴露许多捐款欺骗个案,有人假扮病黎或灾民,或是冒充战地医生募捐,结果被眼明网友揭发,不能得逞。


网络上有个筹款红人例子。今年八月中旬,民主行动党普通党员丘光耀(网络绰号丘超人),以“一人十令吉,天地有正气”为名号,协助不久前刘蝶广场暴动风波不幸受伤和蒙受财物损失的无辜者,以讨回“正义”。他召集网民踊跃捐款,反应爆棚,24小时内即达到目标。截止后,还是源源不断涌入捐款。


根据其面子书消息,丘光耀此次共筹到款项RM80160.58。其中,主要拨款为,资助2名被暴民致伤的男子,还有一位车子(二手车)被砸烂的车主,总数为RM10980,以及其他微小银行开销。其余的款项RM68908.46,转捐给隆市尊孔独中,充作建校基金,由校长潘永强接收。此外,丘氏本身也捐出RM1000,一切都有清楚交待。


援助行动有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


本来,一场网络筹款,能够帮助华校,解财经困境,建立硬体设备,属于好事一件。何况,筹款作何用途?丘氏的面子书,有征求网民意见,多数人不反对的情况下,美成其事。但是,认真观察,这次的援助行动,有很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这跟某部长所建议的,成立纯土著商家经营的“刘蝶广场2号”提议,异曲同工。


此话何解?刘蝶广场风波,属于有心人通过社媒,煽风点火上街暴力示威,并不属于真正的种族课题。刘蝶广场的职员和商家,也并非全部为华族,这是错误扭曲抹黑下的后果。如果我们要反击,那么就应该脱出“华人帮华人”的框框,除了补偿受伤者或财物损失者,也应该表扬一些挺身而出、维护受害者的友族同胞。还有一些不惧恶势力,庇护逃难者的土著商家!


此外,捐助一间独中,除了丘光耀本身为校友关系,看不出对促进团结友爱、抵御种族宗教极端意识,有任何的积极作用。许多友族同胞,对刘蝶广场风波,一知半解。迄今他们宁可相信,有商家卖水机欺骗的传言。所以,有了经费,不妨通过一些宣传管道,或是印刷解说小册子,或是办剖析教育讲座会,解说真相。这总比什么都不做,却想要避免类似风波重演来得好!


什么是民粹主义?它也称作平民主义(Populism)。最简单的解释,这是一般平民所拥护的,有利于他们的政治或经济信念,接近不满现状的意识形态,反对特定执政集团精英。民粹主义重心,放在特定地区或社会阶层,虽然注重人民优先理念,平均分享机会或资源等主张,却彻底忽略了整体国情,也捉不到解决社会问题的重点。


强烈的种族本位意识作祟


无可否认,丘光耀是网络明星,几年来耕耘,粉丝不少。但他号召筹款时机,到底对不对?筹款用途是否正确?很少网民去怀疑。这样的“网络热血公民”民粹主义,走到这个地步。网民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跟丘氏结合历史史观的主张起舞,让他的捐款呼吁轻易达致。说穿了,一种强烈的种族本位意识在作祟!


挟着筹款成功余威,他再为净选盟4.0大集会,筹募活动基金,目标为20万,短短时间内即突破。当然,他有照会主办当局,进帐银行户口,也属于净选盟组织,不是丘氏个人,或是行动党社青团的官方户头,避开利益冲突嫌疑。但是,他要求响应捐款者(最少10令吉),汇入识别栏填上S4B(Superman For Bersih,意即超人奉献净选盟),根本多此一举!


网上筹款,不完全是坏事,但是过度政治化、民粹化,是不是让人觉得过火、逾越道德和诚实的底线?还有,筹款准则在那里?谁来监督一切?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当其43岁生日时,发动的“43元捐款运动”,筹募法律基金,到底如何了?主办单位有没有承诺公布一切资料?网络上尚未有明确印象。


网上筹募金钱,作为某些目的,并不是最好的方法,赞助物品资源也可受考虑。而且,若筹款过程没有严厉管制,很容易产生弊端。例如,款项去向不明、有人趁机沽名钓誉或是故意逃税等等,最重要的,筹款的整套账目,是否应该钜细无遗地公布?过问要求交待,是捐献人的权利,但他们多数因为数目微小,怕提起来没面子,所以不会计较捐款下落!


政治献金法律应涵盖网络筹款


最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26亿令吉捐献金课题,引起广大社会人士、政治人物的不满,但无法证明,这触犯任何法律。所以政府管制政治献金大蓝图,设立国家咨询委员会,准备由朝野领袖主导透明政策,理应获得支持。新的政治献金法律,必然涵盖网络筹款,规范一定的规则。这样的管制,并不会让捐献人裹足不前,反而让他们更有信心,也相信捐献有所值!


当局快马加鞭,准备第14届全国大选前,落实政治献金蓝图。如此,反贪局会可以更有效率,提控涉嫌贪污的朝野政治人物,杜绝个人与政党户头混淆不清的利益冲突。此外,中央内阁部长和州行政议员,必须公布任何献金或礼物,让执法人员审查。建立这样的机制,等于向先进国看齐,有良好健康的社会环境,拒绝金权政治,可惜这不容易办到。


邮差网上征募书本帮穷男童


网络重视金钱效益。很多人不知道,不一定要发动筹款运动,才能帮助有需要者。最近美国网媒报道,一名热爱阅读的12岁男童,因为家贫,无法负担来回图书馆的交通费,只好阅读垃圾广告邮件,满足读书欲。有位邮差,得悉消息后,深受感动,网上征募书本。全球网民热烈响应,报效了数以百计的书籍,交到男童手中。


与此同时,社会乱象多,网络总是期待新希望,改革疲弱腐败的政治体制,这无可厚非。但空等美梦成真,除了在社媒激烈批评,或是踊跃捐款,壮大一些社会运动,我们应该回问自己,是否做了什么实际工作?多数人只是抒发不满情绪,怒斥政治人物败坏经济,却又不能提出任何具体建议,到底如何挽救狂澜于既倒!


一件网络传开,虽然与政治无关,但彻底打破网络虚拟无实感,可以让我们有所启发。台湾八仙尘爆意外,一名称为黄驰荏的网友,因滑手机刷网,得知意外发生。他当机立断,驱车赶到现场,协助患者送医,并透过面子书,联络伤患者家属。此举,引起网络佳评,网媒竞相报道,令他成为网络红人。


黄驰荏认为,人们做了太多的假设,所以对救援工作无动于衷,现代人“废话太多,只会敲键盘打嘴炮”。同样的,如果真的参加集会,也得回问自己,参与的目的是什么?一场集会真的有作用吗?参加之后,后续行动是什么?这样才不会永远活在网络虚拟世界中,对改革社会只存有五分钟热度。


可惜,有时因为毫无意义的数字诠释,让主要课题失焦。最近,人民之声槟城办事处,联合槟州政府,主办称为“挑战贫穷线:一天6令吉够活吗?”的比赛。配合2015年地方民主节,参与者受限在5天体验期内,花费30令吉饮食费,平均一天6令吉,并减少其他开销。参赛者需每日记录开销、公开个人感受,以及整理报告。


错误的反讽示范与创意无关


这种不可思议的消费竞赛,“最省钱奖”得奖人5天内,只用了2令吉59仙,吃9片饼干,两碗豆芽饭,饮料仅是白开水。其他的还有“最受欢迎奖”、“最投入奖”。据知活动本意,为反思社会贫穷问题。但是,若是方法不正确,不过考验参加者的挨饿能耐,以及过度的吝啬点子,既牺牲健康正常生活,也是错误的反讽示范,与创意无关!


至于为何制定每天6令吉生活开支?主办当局说,这是我国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拟定的,大马半岛贫穷线水平1%的人口,家庭收入平均763令吉,每户家庭平均4.4人,一月平均30天,得出每人一天只能消费6令吉消费的结论。其实,数字会骗人,可能有其他条件,如家庭集体煮食,或是饮食业工作包伙食等等,免去食物开销。一天6令吉简化计算,只是一种谬论。


国内政经气氛绷紧,有些公民团体发动不服从运动,网络宣传意味,大过实际作用。例如,“只付260分电费,向一马公司说不”面子书专页主张,8月和9月份,民众只缴付2令吉60仙国能电费。主办当局天真地认为,若参与者众多,如有10万人,就产生1000万令吉冲击,影响国能现金流。所以借此,抗议国能高价收购发电厂,挽救债台高筑的一马公司。


付260分电费,属于民粹搞噱头,并将于9月12日公布结果,到时可知道多少用户响应。我们不妨判断,这种无厘头行动,与不时发生的,杯葛某家公司产品突发事件,不无两样。对于稳如泰山的庞大现金流公司,部分人不缴纳电费,犹如九牛一毛。甚至可能反过来,主办当局吃上诽谤官司。另外,也可能反应冷漠,沦成网络笑柄!


结论是,无论是即席筹款,或是政治献金课题,网络让我们对数字概念有清晰认识。无论如何,如何管治这类的金钱游戏,大家建立共识,对抗任何产生的弊端,或是纠正错误观念,还得共同努力!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