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MH370事故峰回路转
网络骑劫重启管制考量

·2014年3月29日

 

马航MH370客机失联17天,证实其终点是在偏远的印度洋南部。在26个国家联手搜寻MH370期间,社交网络平台也上演一场言论骑劫活动,理智讨论和坦诚交流,却受非主流舆论所威胁。关于飞机下落的谣言或传闻,反客为主,影响许多网络使用者,对家属带来二度伤害。这让人们重新考虑,是否有管制网络言论的必要?


MH370事故峰回路转,新证据确认后,搜索范围从南中国海,转移到印度洋的安达曼海域,以及最后印度洋南部。多达26国参与行动,兵分两路南北地毯式搜寻,力求找到客机和揭开谜团。在一切未有收获的情况下,我国各关联单位,感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国人也深表关心,忧心仲仲。


从正面的角度来看,此事故提高我国应付航空危机的能力。然而,吸取教训,需要改善的弱点很多,例如扫除空防雷达盲点,杜塞护照检查程序疏漏,改善处理危机心理素质等。大马局势长居久安,从没想过高度组织性的恐怖袭击临近,因此出现沟通和公关问题。就如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形容,大马政府已经尽责挽救大局,无奈经验和能力不足。


回头看MH370不寻常事故,挟持者手段不像即兴之作,更非以钱财为出发点,动机不明。整个挟持飞机计划,不仅专业且精心策划,蓄意在国界关闭应答系统、急速降低飞行高度、大幅度改变航线,这都需要纯熟飞行驾驶技术才行。

急于知道搜寻结果骑劫网络舆论


为何网络谣言四起呢?失联事故拖延了一段长时间,飞机未找回,人命吉凶未卜。这就如一部连续剧,最后结局成为悬念,而网民急于知道搜寻结果,当传统媒体无从满足他们的需要,便一窝蜂追看网络种种传闻。许多网客,利用这片言论空间,胡乱猜测事情发展,不但危言耸听、制造恐慌,等于是骑劫了网络舆论。


网媒消息如天马行空,难以媲美欧美媒体,后者报道消息,大多掌握可靠的讯息来源,例如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路透电,《华尔街日报》、美国广播公司等,报道的相关新闻都有一定根据。当然,这里面没有神秘性,美国控制尖端和涵盖全球的卫星监视系统,拥有完整的应付恐袭军事战略。比起我国,面对有组织的航空恐怖或犯罪活动,美国更富经验和拥有完善对策。


此外,欧美媒体与波音飞机设计厂商,以及劳斯莱斯引擎制造商,存在密切联系,提供准确可靠的数据,完全符合科学逻辑。根据卫星接收资料,MH370这架波音777-200客机,在失联后,维修诊断系统自动请求连接卫星讯号。因此推算,她之后继续飞行了4-5个小时,推翻了我国搜寻单位的最初判断。


可以说,我国一开始,并没想过MH370事故,存有邪恶目的。专家说,这甚至有可能成世界首遭“电子网络骑劫案件”,即有人骇入机上电子控制设备。一位或多位侵入者,成功制造雷达错觉,蒙骗地面控制中心,以为它真的在南海位置,即马越海域边界出事,迷惑两国的空中预警能力,换取有利时间,展开其他议程。

或是高明欺诈技术的受害者


因为这样,拯救单位受误导而浪费大量资源,于错误的地域搜寻。这样的延误时间,实非我国本意。如果说,这样令我国大出洋相,倒不如说,我国相关机构的空中监视体系,经成为高明欺诈技术的受害者!


至于军方雷达,是否探测到失联客机?这也不难以逻辑推理,据报道,MH370采取“战术躲避动作”,若隐若现低空飞行,以欺骗手段避过雷达侦测。因此,只凭一个清晰光点,复杂的军方雷达或判断它为偏离航道的普通民航机,未能证明有敌意。在这方面,军方没有隐瞒发现,几天内分析资料,得出MH370折返结论,也是无意混淆事实。


2001年的9.11事件,就在大白天时刻,一群丧心狂劫机者用手工刀简易武器,成功控制多座客机驾驶艙。而遍布美国的先进战机或防空导弹,全都拦截未到位。这也清楚说明,策划恐袭者必然考虑所有情况,并且在最有把握的时候出手。这时候若来指责任何一方疏忽,都是讲不过去的,因为从陆地到天上,每个单位都负有集体责任。


我国航空界发生这等事情,史无前例。追究谁误了黄金援救时间责任,到底有何意义?最重要优先搜寻飞机所在,尽力拯救机上人员,才是第一要务。网络舆论集中矛头,指责政府不是,语多不善,有者大事炮轰这是“政治化”课题,显得浪费时间!遗憾的是,国内的许多网民,并不支持客观论点,反而附和国外的激烈言论!


滥用网络平台带来的祸害,引起思考,管制网络言论是否有必要?


网络世界自由无限,但可能因为害群之马,导致政府不得不收紧自由准绳。或者说,民众会认同政府应该管制网络,以防止造谣情况更严重吗?问题来了,如何通过法律管制虚拟网络?个中存在无比困难,因为匿名制难以追踪最初发言者。也因为虚拟讯息过于庞大,除非有人举报,根本无从一一审查。


基本上,网络言论可以区分为两种。一种是有理智,兼顾道德原则,明白受困乘客家属期许,一心寄望MH370安全归来。本着这种正确心态,一些人也提出评论,出发点都是希望免酿悲剧,或是不会历史重演。而至于另外一派,“主观臆测、麻木不仁、隨意攻击”,只管幸灾乐祸,参与谩骂或散播侵略、诽谤性的资讯,只求发泄情绪, 哗众取宠地提高网络知名度。

网络正义声音力量微弱


尽管有些觉醒网民,眼看情况不像话,自发地纠正或阻遏谣言蔓延。MH370风波爆发,面子书上的激烈言论行列,不断地出现许多网民,自愿当正当言论守护者。一旦发现有人发放错误讯息,就当场澄清真相,并建议面书用户撤下不当资料。无论如何,这些呼吁负责任的网络正义声音,力量微弱,毕竟难成为网络舆论主流。


某些网民,滥用网络当作任意涂鸦,以及谣言制造或广播流传的平台,证明为虚假捏造后,却又不撤回或道歉。当然,我们并不拒绝建设性批评课题。如果不是对课题有研究,就得多阅读各方面的评论,先参考有公信度的传统媒体报道,收集可靠的数据或证据,看社会有影响力者例如行业专家怎么说,再来表达个人看法也不迟。


网络发言,最大的挑战就是盲目无主见,只懂抨击或揣测,一味跟风他人言论,没有主动思考是非真伪观念,等于是成为“网络暴民”一分子。网络发言,若是牵涉人身攻击、粗言俗语招呼、抹黑人格、歪曲事实、羞辱诬蔑他人,或是炒作种族、宗教及政治意识分歧,显然是一种网络犯罪行为。虽然认真来说,要治罪并不容易。


我们看,拥有多达12亿个微博用户账号的中国,如何让网络舆论免于失控?2013年年杪,中国社科院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社会蓝皮书:2014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点明全中国有约300名“意见领袖”。他们的任务,主导中国互联网的议程设置。换句话说,这些人建立起一个主轴,避免让任何争议性课题,大规模地失控或恶化成社会动乱。


这个道理容易明白,舆论就像流水一样,导向一定流处,必然可避免泛滥成灾。MH370事故,就是缺少这类的舆论导向,让流言蜚语充斥网络。网络谣传的最初源头,有些是匿名个人,有些是不知谁为幕后人的粉丝专页。网客若非具有独立逻辑思考能力,很容易被煽动情绪,莫名其妙地按了“赞”,结果非主流的舆论实力迅速膨胀。

从扩大网络健康舆论主流


如果现在才考虑管制,障碍重重,那么退而求其次,是否可以寻求创造和壮大网络健康舆论主流,以对抗和消灭散播虚假消息,靠恶意批评而冒现的网络旁门左道?值得深思。


MH370事故发生于3月8日,与2008年3.08大选正逢6周年,纯属巧合,并没证据显示,此事故与本地政治气候有直接联系。所以,因为机长扎哈里是民联支持者,就咬定两者有关,这是无稽之谈。民联领袖既然感同身受,就应该随时挺身而出,消除任何与政治扯上关系的诬蔑,最明显的例子,欺世盗名的“一马巫师”课题,就不应该采取双重标准处理方式!


巫师用竹箩当飞机,竹筒当望远镜,捧椰子作状施法,这些全都是迷信行为,并没有官方认可。网络却扭转原意,以为与官方有关,结果短片传遍全球,成为笑柄。我国官方鼓励任何祈福求平安活动,但绝对不是这类极端活动。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转载面书截图,奥巴马总统观看巫师作法,这种做法没有任何积极意识,为何却能够兼容于网络呢?


网络上的是非对错观念,含糊不清!难怪非主流舆论横行霸道。时常投诉身受谣言之害的民联,更应该捍卫正当的网络舆论,远离“乱扯关系”的伪讯息抹黑手段!许多民联立法议员,网络上具有影响力,他们理应呼吁不满现实的网络用户,起码要尊重他人的发言权利,拒绝将网络换转成政治攻讦平台!


MH370事故教育我们,即使是网络上拙于言辞者,不必无聊到成为传播谣闻的帮凶,大家可发挥守望互助精神。例如一家称为数码全球(DigitalGlobe)的卫星图片公司,公布大批卫星地面影象(占2.4万平方公里),寻求自愿者共同分析,找出MH370蛛丝马迹。虽然,成功几率不高,但集合群体力量,也算凝聚一定希望。

国家有难国民可撇开责任?


全球至少有300万热心人士,响应号召搜寻飞机。但其中,多少是我国国民呢?尤其是那些经常在网络兴风作浪,把大部分时间和精神,加入国际尖酸泼辣批评阵容,痛骂政府制造公信力灾难的,当国家有难时候,身为国民的自己,难道可以撇开责任?


MH370事故牵动全球,网络上应该释放正能量,祈求所有乘客吉人天相,安然度过危机。至于那些心智不成熟,多数属于年轻的网民一代,网络价值观存有缺陷,明知故犯地骑劫网络言论。千万要记得,继续滥用网络,最后很可能带来网络管制,失去言论充分自由的后果,那时莫要后悔莫及了!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