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世界盃热潮席卷网络
正反效应如赛果难料

·2014年6月28日

 

6月12日,足球世界盃拉开帷幕,32支国际顶尖队伍,绿茵场上鏖战拼杀,最终只产生一个冠军。网络的兴起,让无比激昂高潮迭起的世界盃,深切牵动全球心灵。除了感染现场气氛的观众,连带全球数十亿网络使用者,通过电子和网络媒体,获知最新比赛消息,平日话题总离不开足球,彻底的改变生活面貌。

全球为足球狂欢,2010年世界杯决赛(西班牙击败荷兰)直播节目,有7亿人捧场。这一次,数不尽的男女老少球迷,不管时差顛倒日夜追看,引起一场社会大震撼。无论是网络新闻媒体,或是社交媒体如面子书、推特等媒介,24小时全天无休,无时无刻不以世界盃作为重大新闻课题。


网络无限扩大世界盃规模


过去的时代,从未有体育竞技项目,可产生这种惊人效果。网络将世界盃规模无限扩大,并能无疆界地扩展影响力。网络论坛上,此时纷纷设立世界盃专页,让球迷或网民自由发表球赛意见,并考验大家的眼光和判断。网媒不忘提供赛事现场报道,礼聘专人撰写赛前赛后球评,重炒历届大赛历史片断,或狗仔式追踪暴露球员隐私操守,重大环节无一遗漏。


世界盃的网络效应,可从正反两面去分析。探讨负面角度,世界盃与赌博挂钩,因为网络便利更形恶化,直接制造大量社会问题,无疑是最大的考验。


数年前,我国拒绝如同邻国新加坡一般,将赌球合法化,但始终无法杜绝这类非法赌球活动。网络的存在,让非法收注者充分利用高科技和电子设备,不仅隐蔽能力高强,反窃听、阻骇入电脑系统的能力高超,随着时间积累不少反封锁经验。因此,我国警方公开放话,要通过监听手段,打击地下投注活动,实在有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卜基落网却无人成功被控


据我国警察总部反风化、肃赌及私会党取缔组(俗称D7组)主任罗斯里仄说,2010年南非世界杯,共有143名足球卜基(Bookie即赌博中介)落网,却无一人成功受后续提控。他们之所以逍遥法外,主要是警方援引的法律条文,无论是1953年赌博法令,或是刑事法典反赌条文,都无法收集足够证据,从而有效处分嫌犯。


此外,相关的非法赌博条文,根本没考虑网络赌球的严重性,以及其规模和涉及的庞大数目。因此,相关罪名刑罚过于轻微,即罚款从最低1万令吉至1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5年。如此轻微刑罚,对获取厚利的赌博集团来说,绝无杀一儆百作用,不少人获释后,再度重陷赌海。


所以,今年4月1日生效的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与延伸)法令,旨在对付利用网络便利,猖獗活动的赌球分子。然而,当初的这项法令,却被中央反对党集团全面扭曲误读,以为是内安法令未审先扣的延伸,有违人权和民主精神。因此,让法令填补漏洞,对付鞭长莫及的网络罪犯活动,正是一个需要朝野大力支持的正义之举!


网络助阵非法投注或达8亿令吉


报载,卜基集团大规模上网,招揽顾客下注赌博,所有的足球赌博资讯,如付款、转账、盘口等,网络上一应俱全。警方消息说,上届2010年世界盃,捣破的卜基投注额高达4亿3790万令吉。因此,估计因为网络助阵,本届世界盃非法投注款项,或会多达8亿令吉以上。


4年后的今天,流行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移动平台,不仅界面简捷方便,新手或文盲也极易操作上手。与此同时,要追踪和侦查,警方束手无策。相比起来,上届世界盃销毁证据不易,扫荡工作阻力不大,今日已不可同日而语。


扫除网络赌球活动,警方也遇到一个难题,即许多幕后操手和大本营,连带网站主机及伺服器,都设立在国外,罪犯躲避法律制裁轻而易举。而国内的赌球组织单位,仅是分支或小角色,正如网络一般无法管制,更遑论要一举扑灭全部,逮捕所有犯法者。


眼见网络带动赌球,我国警方已与总检察署商讨,加重对犯罪者的惩罚。此外,当局双管齐下,与执法单位如国能或地方当局,突袭非法网络赌博中心店铺,切断电源和封锁场地。此外,教育民众远离网络赌博,灌输反赌观念,并有情报即举报,这也是必须要重点落实的预防作业。


网络带来的赌博诱惑,网瘾结合赌瘾,使得教育工作举步维艰!


年纪最小网络用户仅七岁


令人担心的,根据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2013年第4季度的调查,35岁以下大马人,72%是网络用户;而1860万大马网络用户中,有84.2%是面子书用户,年纪最小的网络用户是7岁。


这类的数据暴露,世界盃非法赌球活动,如果成功侵入网络世界,影响大部分的年轻网民,或让他们因借债赌博未能偿还债务,不堪设想的后果,必在盃赛结束后一一爆发。


世界盃为我国带来正面意义


世界盃若是抽离赌博风气,还是可以带来正面的意义。


发展和支持体育竞技,为团结国民的最佳方法。今年5月举行的汤姆斯杯羽毛球决赛,我国虽然微差失去冠军,但球员出色表现,赢得全国民众一致喝彩。网络上,向来都是因为政治立场而分歧,甚至相互呛声对骂,但遇到国家队伍出征,大家的目标只有一个,即凝聚团结意识,为胜利举手欢呼,为失分惋惜叹息,霎那间种族和宗教藩篱都消失了。


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趁世界盃开踢序幕赛,与千余名年轻人一同观赏,为自己心目队伍呐喊加油,加强政治人物与年轻一辈的联系。网络推特,他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一场请病假开玩笑对话,成为经典花絮新闻之一。首相较早前表明,力捧西班牙卫冕;而凯里自己不讳言,看好阿根廷夺冠。


世界盃课题甚至带上国会,多年前足总曾扬言2014年踢入世界杯,结果承诺落空,此时饱受朝野议员炮轰。凯里解释,球员的体型非障碍,阿根廷队伍骁勇善战即可证明。凯里的言论,网络上引起一些小热潮。他说,我国无法晋级世界盃,因为足球发展没有获得重点关注。


他承认,世界盃之路仍然遥远,但至少让我国青年看到,只要努力必有收获,正如羽毛球队的表现一般。他表示,当局没有制定落实目标的期限,但首要考虑各州的足球拨款和球员薪资问题。


网络舆论造就女子世界盃足球赛


世界盃历史可追溯至百年,这是一个典型男尊女卑的体育运动。然而,1991年,也是网络互连网刚萌芽阶段,网络舆论的讨论热潮,引发国际足联(FIFA)决议,主办女子世界盃足球赛,打破性别歧视。当时,中国主办首届比赛,美国队获得冠军。最近的第6届,由日本队拿下荣衔。下一届定于2015年6月6日至7月5日,于加拿大举行。


有网络的协助,女子足球比赛也也能突破性别观念,在球场上一决长短。值得一提的,邻国泰国女子足球队,曾打入决赛但最后功亏一篑,我国应该学习这种体育精神,并在体坛上获得优异表现。这样,比起追随网络潮流,趁兴“测球”,力求准确百发百中,来得更有意义。


网络上广传一段插曲,4年前猜球奇准的德国章鱼保罗哥(已故),曾经轰动网络。如今,有人热衷转寻找“预测大帝”接班,连迪拜骆驼“沙欣”大哥,也因为测中难度高的3场球赛结果,引人瞩目。中国方面,国足没有打入决赛圈,却有网媒发起“熊猫预测”活动,最后被逼腰斩,因为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认为,与人类接触过多,会伤害这类国宝级动物。


世界盃到底是人类的产物,拒绝动物变相“参赛”,这才是明智。而世界盃主办国,办球赛带动国内外经济,获利丰厚,国际足总也是大赢家。从出让转播权,接收广告赞助,售卖入门票和授权产品等,都是财源滚滚。分析家预测,有370万人次造访巴西,带来接近100亿令吉外汇收入。

扩大与全球交流投资值得


巴西属于南美洲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有1万2000美元(约3万8000令吉)。先前,为建设大型足球场,该国投资超过115亿美元(约369亿令吉),引起民众怨声载道。但如果带来长远经济利益,扩大与全球的交流关系,这笔投资无疑是值得的。


世界盃基本上是个公平竞爭平台,没有限制或保护政策,一切看球场表现,不以肤色、宗教、文化或阶级决定去留。国与国之间,只有一个争取胜利目标,即使输了也不失友谊精神。而场外由网络结合的梦想,也让全体网民有个焦点,打破用国家来区分的限制,无论是现实还是虚拟,都是一种真正的互动机会。


宏观来看,适当的世界盃政治化,可以减少心理伤害。例如1986年,英国不敌阿根廷的经典比赛,被曲解为福克兰群岛争夺战役的再版,慰藉战败的阿国国民创伤心灵。而1998年世界盃,伊朗队小胜政治宿敌美国,立刻迎来国内一场狂欢,释放了压抑情绪,也不可说是没有任何政治效果。


通过网络新闻,我们知悉巴西这个“金砖四国”成员之一,期望世界盃重整国家经济。但是,该国人民由于不满经济体制,贫富鸿沟巨大,担心影响社会福利基本设施,因此强大的工会发动群起抗议,甚至有示威暴动和罢工抵制。然而,这不影响国人支持巴西国家队,也照样到场观赏支持,清楚区分体育与政治的分别。

体育趋向商业化无可避免


网络的助阵下,体育趋向商业化,带动全球市场消费心態,这已是不可避免趋势。我们可以从世界盃,学习到什么正面内容呢?


足球建立起来的大民族精神,代表多元化社会是未来的潮流。巴西是个多元化民族大熔炉,16世纪起,即有葡萄牙、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和阿拉伯世界移民此地,落地生根,协助开发天然资源,并为当地发展做出贡献,这与我国的建国情况大同小异。因此尊重和容忍不同文化、宗教、语言等差异,重视人才共同发展国家,塑造社会和谐气氛,是我国与巴西可相互参考的地方。


网络化的世界盃,大力神杯主人即环球足坛霸主,7月14日自有分晓。下届轮到俄罗斯主办,一样的热情必再席卷网络。世界盃的正反效应,已经成为需要探讨的课题,有了虚拟网络,更加复杂错综,正如一场赛果难测的球赛,等着我们的慧眼独具!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