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要求美国迫使政府释放安华
联署请愿成一厢情愿


·2015年3月28


网络风波再起,美国白宫联署请愿活动,要求奥巴马政府向马来西亚政府施压释放安华,成为朝野政治角力的场合,双方各出奇招,决胜千里之外的虚拟世界,力求把对方比下去。表面上看来,亲民联的一方,获得漂亮胜利,让挺安华的请愿书过关,获得白宫的正式回应。但是,这场比试缺乏积极意义,不会改变任何现状。甚至可以形容,纯属网络上的闹剧!


请愿活动充满戏剧性,先是挺安华的节节领先,后期却因热情冷却,签名数目停滞缓慢。迟了一日成立的反制联署,坚持维护国家主权,表现后来追上。关键性的最后数日,双双被白宫封锁半日。解冻后,挺安华的联署,终于打破10万关口。反制的被指“出猫”,遭删除6万余签名,保留1万2千余,自然无法获得白宫垂青。


无法根除重复签名的情况


当然,网路是公开的,可能有任何一方,以各种方式破坏或抵消敌手的签名,规模有大小不同。反制请愿签名失效,归咎一两个人犯下错误行为,利用复制软件,重复呈上名字,结果把戏被揭穿。但是,挺安华的扶摇直上,也有蹊跷,原因何在?原来白宫联署的鉴定方式,只是看签署者的电邮,是否有效且正常注册,并无法根除重复签名的情况。


无从彻查,也无法判断,是否同一个人多少次重复投票?那么有10万人“签署”,不代表概括多数意见。网络既然虚拟,缺乏真实性,虽然签名没有作假,却难担保有恪守“一人一票”原则。网络中,一个人拥有几个电邮地址,属于寻常事儿。即使人和签名真实,也不代表签署者当中,大马人居多,可能是有不少外国公民参与。


虚拟的网络,搞任何的调查活动,或是收集民意民声,若是以参与数目来做凭据,其中的虚实真假,以及不确定性,绝对会混淆真相。若一项请愿课题,需要若干网民签署,才能生效。那么,中国全球人口最多,网络用户最为庞大,若全体赶来参与联署,岂不垄断了所有课题取舍?


美国驻马前任大使发起联署


回到一个问题,什么情况之下,网络调查才是可信的?以及造假者,可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我们可以解答,网络联署,若纯粹讨论国内民生课题,拥有一定实用性。但若是牵涉复杂错综的外交政策,恐怕得考虑他国国情,以及真正情况。美国外交单位,自有斟酌考量,旁人的参考意见,未必全受采纳。


这一次为安华出面的,为美国驻马来西亚前任大使约翰 • 马洛特。这点很奇怪,为何安华的支持者,并不是联署的发起人?马洛特于2月10日,发起联署请愿活动,目的要求美国政府,施压大马政府,即刻释放安华。3月9日,30天大限即将截止,挺安华请愿未达标,岌岌可危!


随后民联要员,积极动员拉票。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文宣组,介入最深,他们于面子书设计截图,号召网民签署,成功拉拢不少热心人士。但伊斯兰党这厢,以及马来文社交平台,表现冷淡低调,不见有任何积极呼吁。这岂不暗示,民联内部,的确存在同床异梦、面和心不和现象?为何安华为民联共主,这次坐牢,却不是全体呛声挽救!


美国介入干预危害大马主权


若民联三党的党员,大部分都响应联署,不应该只有10万那么少!而且,民联一向来,于网络舆论都有绝对优势。经历两届网络影响至关重大的大选,建立强大的网络人脉链接,打网战绝对占上风。这次,签署运动先冷后热,表示网民对这种课题,并不热衷,也不认为有能力改变司法判决。


评论界一般认为,虽然安华被判刑,成为弱势一方,极容易博取同情。但这一次,却有国外力量撑腰,共达到113,846签名以上。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联署请愿、平反安华,让敌对势力获得坚强的论据,即有美国的介入和干预,危害我国的国家主权!


3月10日早上,两个对立的请愿书,遭白宫撤下,半天后重新上载,并延长截止日期,以补回所失去的时间。之后表现,两者大相径庭,挺安华的花多约4个小时,即达到10万目标。反制请愿,从6万余签名数目,大幅度削减至万余。网络上,两派展开骂战,相互指责破坏规则。


美国驻马大使馆解释,当局发现反制联署有异状,白宫并非剔除6万789个签名,而是过滤具有欺诈性质的签名,全来自一次性电子邮箱。为对付联署舞弊,挺安华的无辜殃及被撤下,后来“复活”。这种说法,不被通讯与多媒体部长阿末沙比里接受,他于面子书质问,为何白宫的资讯工艺管控系统,会犯下低级错误?他怒指,挺安华请愿签署人为国家叛徒!


网络隐蔽性高 难以鉴定真实身份


网络隐蔽性高,若是存在“灌水水军”,实在难以鉴定他们的真实身份。这些人,可能为职业黑客,或是电脑专才,既懂得制造假签名,也会轻易的逍遥法外。与此同时,也不可忽略一种可能性,即故意以粗糙手法作假,嫁祸栽赃,让无辜对手背黑锅!

 
然而,回到联署请愿,其代表意义何在?


我们可以有各种看法。执政党形容,这是愚弄大马人民,满足本身政治议程,并在制造社会混乱。另一厢,却有人孜孜不倦,网上号召网友联署抗议,他们的热心和努力,却只换来白宫缺乏权威性的一纸声明。所谓的反应文告,也是表达“深切关注”,堆砌外交词藻,犹如民主样板,无法具体解决问题。


有人说,捍卫民主人权,不拘疆界。全球化冲击下,不容许他国侵犯公民自由权,所以要取得国际社会的认同。但这又有语病,因为超级强国如美国,人权纪录不见得良好,司法制度弊端处处,是否有资格指点他国?


国人该如何面对类似课题呢?即使对联署请愿不满,应该避免反应过度,暴露自己对网络的无知。贵如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并不相信网络签名可以一夜暴升。他于国会下议院,辩论国家元首演词,竟然提议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封锁白宫联署网,避免外来势力制造混乱。这是矫枉过正的失策,让对手获得反击利器。


要封锁任何网页,没有网络巨擘如微软、谷歌、雅虎、面子书、推特等企业协助,绝对很难成事。而且动辄用封锁杀手锏,只会提升网民的兴趣,同情被扼杀的一方,制造反效果。况且,网络讯息四通八达,必然有人可以“翻墙”成功,还原封锁的网页,根本就是徒劳无功。


曾有《大马选举外劳受雇投票》联署


涉及我国的白宫联署请愿,不是首遭。早在2013年5.05大选后,有人设立《大马选举-大选中有外劳受雇投票》的请愿,共收获223,913个签名。白宫做出回应,但了无新意,指早在2013年5月8日,美国国务院已经发表声明,关注我国选举不规则报道,促请我国政府当局,维护选举透明和公平程序。


经过冗长的选举法庭审讯,有关外劳投票的指控,也没有提出充分证据,也没有改变任何一席国州议席结果。美国政府当时批评,表明重视马美双边关系,期望维系和平繁荣。这些客套话,说了也等于白说。

白宫请愿网站是怎么一回事?

2011年9月22日,白宫在沿用的官方网站(Whitehouse.gov)上,新增了一个功能,称为“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开放给民众,提出“请愿”(Petition)要求,表达各种建议、提案、呼吁等等。人民可要求政府改变政策、或拟定政策,达到某种议程,让民主管理制度更为完善。


请愿网页规定,任何人(无硬性规定公民),年满13岁,拥有有效的电子邮件地址,先登记户头,可提出请愿事项,或签名赞同其他请愿。要让请愿显示,条件为至少有150个签名支持。请愿课题,必须符合一般条规,不能涉及商业或竞选活动,此外不准鼓吹暴力威胁、宣扬淫秽粗俗、有诽谤欺诈嫌疑、侵犯个人隐私、人身攻击等内容。若与美国政府政策无关,也一律腰斩。


这种另类的民意搜集,最初规定,30天内有5千人联署,白宫就得正式回应。联署人数下限多次修正,从2.5万、5万到现在的10万人次,门槛渐提高。白宫有备而来,即使有些课题,令当局感到为难,自有应付方法,并不会作茧自缚、自寻烦恼。


有联署请愿以政治罪行审判奥巴马


有些请愿,冲着总统奥巴马,要以战争罪行审判他。一些不满总统的群众,发动美国州属脱离联邦运动。例如,建议德克萨斯州退出联邦的请愿,获得足够支持通关。但也有反制的“爱国”提案,与之分庭抗礼,甚至建议以“叛国罪”,强制递解主张脱离者出境。


白宫回应这类尴尬课题,有大量外交辞令,言词模棱两可、含糊焦点。这样,既不会让签署人达到目的,但也不会令他们感到不悦,达到双赢,以彰显美国式的言论自由。更要强调的,这类请愿,不等于公投,缺少法律约束力,至于是否办到请愿内容,也是一个未知数。


最近通过一项请愿,含有反抗美国种族歧视体系的含义,有12万人签名。纽约华人警员梁彼得,因为枪械走火,击毙黑人青年格利,被控二级过失杀人等罪。当地华人社团愤愤不平,深感政治因素下,亚裔官员成代罪羔羊,要求撤回刑事检控。事前,发生多宗白人警员打死黑人案,但无一被起诉。


有些请愿匪夷所思、天马行空。2012年,一份请愿要求政府,制造出一颗新星球,刺激经济和改善就业,有2.5万个签名支持(当时的标准为通过)。官方回应也颇有创意,即得花费高达852万亿美元。根据现有的钢铁生产量,超过833,000年才交货。这样的答复,令人感觉啼笑皆非!


请愿符合历史悠久的美国宪法,其中1791年拟定的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的条款内容,充分保障人民发言权,以及请愿自由,不会“因言获罪”。但这是美国,何故把国外课题,好像我国的政治风波带入?此外,也有中国(政治社会课题)、印度(宗教纷争)、香港(占中事件)等,白宫也未加阻拦,增加争议性。


总的来说,联署请愿,等于一厢情愿。不过利用网络联系的方便,建立一个虚空的“愿望”而已。一个国家的政治运动,还是回到本国最为实际,虚拟世界中不会有完美结局!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