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中庸宣言抗拒极端
激励网络静观其变

·2014年12月27日


告别2014年的最后一月,我国政坛再抛下一颗震撼弹。共有25位伊斯兰马来裔精英,以公开信形式发表“25中庸宣言”( Prominent 25或简称“25中庸”),以身为穆斯林的立场,批评国内不断出现的极端化现象,并提出具体改善建议。网络反应两极化,非马来人一致赞同认可,马来社会却并不一致。例如,穆斯林律师公会主席拿督再努丁查和伊斯兰法律师公会主席慕沙阿旺等,对上述25个人公开信有意见。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网络上是否能够提供正确答案?

“25中庸”这类事件,前所未有。这群显赫马来前高官,幕后当然也不仅25位。他们申诉有悖中庸的现象,多发生于司法界。


本来,地位崇高的联邦宪法已经明文规定,但为何会乖离正轨?这次提出宣言后,是否有影响政府政策的作用?一切言之过早,还得看他们如何施加杀手锏。要知道,反中庸挺极端一方,也认为自己师出有名,并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当之处!


除了马来社会,国人一呼百应。华团,华基政党,或个别社会闻人贤达,纷纷赞扬有加。有人建议,来个如法炮制公开表态,发挥集体力量。有华团人士,呼吁发动支持签名运动力挺。


要走回中庸过程复杂错综


这一场景,就如当年的“华团宣言”,但若未吸取教训,恐怕也因为施压不得法,最终落得郁郁寡欢下场。殊不知,政治要走回中庸,个中过程复杂错综,需要朝野双方、国人上下,全体一并努力。


不妨先参考拉惹伯特拉的言论。伯特拉为网络知名人物,创建网媒《今日大马》(网址:http://www.malaysia-today.net/)。他在2014年12月11日,于个人专栏《毫不留情》(No Hold Barred)上,评论“25中庸”,标题为《25燕子带来夏天》(25 Swallows Making A Summer,源自英语俚语独燕难成夏意义,即不自量力)。


伯特拉说了什么?他的言论重点,不在于反对或拥护“25中庸”宣言,而是提醒非穆斯林社会人士,该如何看待,以及采取何种对策?他的意思,可以用一句话总括:非马来人,最好静观其变!


在他眼中,“25中庸”制造话题,然而这些“沉默多数”的举动,他是认同和恭贺。他欣慰自由派的马来人,挺身呛声,让人在隧道尽头,看到一丝曙光。实际上,这是十年前,再益依不拉欣、玛丽娜和其他人(尚包括一些非马来人)的主张。他们提议,成立大马公民自由协会(MCLS),但迄今未受社团注册局批准。


他回忆,这也是4年前,于伦敦推动的大马公民自由运动雏形。当时民联站出来反对,争议点为,自由运动提倡好政府概念,于立法范围内,设立独立代议士,忠诚为选民服务,而非效忠政党。这样的建议,被视为威胁民联,最后运动无法壮大。


伯特拉自称领悟,毛病到底何在?第一点,涉足“中庸宣言”的精英,人数可以有20-30人,最好为有地位的马来人,拥有衔头或前高级公务员,这比2千或3千名农夫或渔民,来得有公信力。第二点,就算是推举出千把平凡人支持力量,也不代表多数声音,只要20-30位精英足矣。


“25中庸”非自由派先锋


他说,他们并非自由派先锋,百年前,即有许多自由派穆斯林马来人。那时,他们对于保守派(或极端分子),始终保持沉默,以免浪费时间。伯特拉也举出例子,过去几十年,中东有许多自由派穆斯林或学者,因为思想分歧而受暗杀。即使是印度圣雄甘地,也死在兴都教保守派手中。伯特拉认为,自由派最好明哲保身,拒绝与保守派正面交锋。


他说,自由派的缄默,不代表不存在。最大的理由,无论是来自哪个宗教,自由派无法与保守派来个文明对话。伯特拉反复证明,这类的对立(自由派与保守派)无法合理存在。一般宗教信仰,缺乏合理化证据;但若有证据,即称之为科学,两者无法共存,更无法找到辩论的共同题目。


伯特拉担忧,以最近巴基斯坦一项调查显示,多数(75%)人民支持伊斯兰国,超过半数认同军人非民选政府,这是“多数”发出的警讯。因此,“25中庸”是否获得广泛认同?或只代表少数?这是令人质疑的。他持平而论,“25中庸”的支持力量,规模无法得悉,所以不能太早“开香槟”庆功,以免适得其反。


让马来人解决“家内事”


他也提及,非马来人欢迎“25中庸”宣言,于事无补。重要的,来自马来社会的表态同意,攸关大局。在这方面,伯特拉劝告非马来人置身事外,让马来人自行解决“家内事”。他认为,当穆斯林检讨宗教自由意义,非穆斯林最好别来插手。他问起,难道基督教、兴都教、佛教等等,能接受穆斯林的意见,去诠释和实践本身宗教教义?


他说,避免接触宗教敏感,非穆斯林应该悬崖勒马。他呼吁巫统、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一块携手合作,摊开胸怀,支持“25中庸”。但现在情况为,各党回应一片死寂。他质疑,如果政治人物与中庸理念,各自保持距离,缺乏政治意愿支撑改革,那么将来一切肯定保持原状,甚至会恶化。


伯特拉语重心长的言论,观察入微,分析条理清晰,却只有在网络上流传。这到底给我们什么启示?对于那些不上网者,或是向来未有留意其论见者,是否错失了一项政治智慧?


伯特拉网络贴文,引来读者反应不一,有者完全同意,把持异议的也不少。此外,一个现象也明显,网络发言群众中,宗教种族立场鲜明,难摆脱刻板印象。无论如何,他以一个过来人身份,对“政治中庸”有所期待,这是毋庸置疑的。


“25中庸”曝光后,再有33名各界各种族闻人,联署声明,促请政府关注和制止,日益恶化的极端主义,让国家找回中庸,维护联邦宪法国家原则,团结全体人民。但这次,参与者来自三大种族。讨论的议题除了宗教,也包括其他领域,例如政治方面的极端化。若以议题来分类,肯定与“25中庸”宣言中,专注伊斯兰课题而有所分别。

 


恫言教训发表极端言论政治人物


33联署人期望,带动多数的大马人民,共同向政府和朝野政治人物施压,启动“大马中庸运动”(Malaysia Moderation Movement)。其主要发言人恫言,若再有政治人物发表极端言论,将在下届大选“狠狠”地教训他们。


这样的反应,是从旁协助借力,让伊斯兰的中庸运动获得壮大?还是画蛇添足,让极端派获得口实,指其他宗教或种族干涉?也等于不尊重宪法153条文马来人和伊教的地位?这让我们有无限想象的空间。


阅读“25中庸”宣言真正内容,也让我们知悉,政治人物如民主行动党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发表不当文告,评语有歪曲之嫌。例如,宣言中,并没有谴责巫统,违反“中庸伊斯兰教”,也未有提及或担心,国家会成“塔利班国”,那是黄泉安个人看法。


实际上,宣言提及的伊法和民法权限重叠问题,也发生在民联掌权的吉兰丹、雪兰莪和槟城州!而民联内部,来自伊党或公正党,以及以前行动党党员身份发言者,也涉及严重倾向种族宗教的歧视言论,并未受到党纪或法律处分。最好的例子,丹州一意孤行,推行伊教刑事法,即是摧毁政党内部,中庸信念元凶之一!


因此,政治化看待和解释“25中庸”,肯定是想浑水摸鱼,捞取利益,并不希望问题获得全盘解决。中庸之道,的确是超越政治范畴的,譬如最近砂拉越首席部长阿德南,出席世界居士佛教论坛欢迎晚宴,表明自己虽然处身非穆斯林群中,却没有害怕之感,反而像回到自己家中一样。这种说好话的态度,值得其他政治领袖学习。


当然,有一些令人担心的现象,却不一定与执政党有关。譬如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阿都哈密,出席土著权威组织第五届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大放厥词,指控非马来人特別是华人蠢蠢欲动,期待马来人分裂,图取经济、教育及其他领域的控制。这番言论,我们只有期望更多的中庸声音,压倒极端偏激言论,让他自讨没趣,自行减弱甚至完全消失!


中庸难成主流的隐忧


当前经济情况险峻,股票、外汇、汽油、债券市场,未从一片拋售打击中,恢复元气。2015年4月1日开展的消费税,也是一项重大的经济转型,变数颇多,可能深远影响民心,让各走其极的政治思维抬头。如此,中庸清流难成主流,这是一项隐忧。


因此,抢在时间前头,设法使公正、温和、不偏激的治国与处事态度,成为执政者的第一选择!对此,我们要静观其变,必要时候,结合网络互动沟通、讯息流通快速的强大功能,扶持和汇集全体中庸国人,共同实现这一愿望!

“25中庸”宣言的重点:

  • 对一些悬而未决,有关伊斯兰法地位和应用问题,深感困扰和沮丧。

  • 相关课题的辩论,反映对民主宪法规定的伊斯兰地位,缺乏确认和理解。更甚者,联邦和州属权力严重分歧,尤其于民事和刑事领域,权限重叠。

  • 关注一些现象,如宗教机构逾越执法权,宗教裁决有违联邦宪法,破坏民主精神和拒绝对话。

  • 不苟同一些主张优越论的非政府组织,标签异议者为反伊斯兰、反皇室和反马来人,拒绝理性协商,让冲突无从解决。重要的,煽动法令,可能受利用威胁不同意见者。

  • 这类事态,忤逆民主原则,违反法律精神,偏重狭隘和固执思维,危害国家和平稳定。

  • 作为中庸穆斯林,关心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加米基尔某些公开言论,特别是中性人衣著裁决评论,以及对伊斯兰姐妹组织官司诉讼评语,显现不良示范。

  • 国内需要咨询机制,让来自宪法或伊斯兰法领域的专家,共同协商,解决冲突点。

  • 信任首相有能力以及权力,领导相关的咨询机制,也获得内阁及中庸大马人作后盾,解决危害种族和谐关系,破坏法律保护和安全感,也威胁国家稳定的任何纷爭。


宣言余下部分,重复所有建议,以宗教角度,具体地提出法律改善措施。25名签署人当中,有前政府部门高官、前心脏专科权威、前上诉庭法官、前驻外大使、前政府组织和妇运代表、前学术界高层、前律师公会会长,其中8人有“丹斯里”衔头。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