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王者呛声意气用事
网络反智扭曲事实


·2015年6月27日


现实中,经常有这样的场景:言论擦枪走火,双方关系闹僵,一冷静下来,言归于好、握手言和。可是,有了网络互动交流角色,任何的争论,可以无止境的延续,旁人自由加油添醋,甚至主观情绪化评论,增添乱象,令人心烦意躁,也使风波更为纠缠不清。我们看到了,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负债课题,就是有这种的反智趋势,网络成为事态政治化、恶劣化的推手!


近期,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的系列抨击,开始于官网部落格撰文回击,引起舆论界的高度关注。两人在部落格,隔空互呛,短兵相接、针锋相对。网民犹如隔岸观火,自行从双方说辞辩驳中,寻找真相。这类的虚拟现象,很可能演变成一种网络反智常态,作为解决意见分歧的方法。


反智者自以为是反其道而行


什么是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这是一个哲理术语,原本指文化或思想界一种状态,即对知识逻辑性的反对或怀疑。网络屡见不鲜,当思索一些社会问题,趋向不着边际、有悖一般常理,而对逻辑正确的答案,不屑一顾。反智者自以为是,反其道而行,甚至采取激烈的抗争手段。一马公司课题的恶化,起源就是因为这种现象。


我们真的别无选择,以反智方式解决任何争端?


平心而论,网络公开争辩,只有让家丑外扬,虚假和真实混淆,使一般网民,无法分辨是非黑白。网络平台不受管制,任何人可轻易发表意见,有人未经掌握具体、准确数据,便滔滔雄辩,引用生动例子,配以合理逻辑,表面上看起来有说服力,让对方理屈词穷,可是,却不代表是正义的一方,也未必是立场正确,只不过证明能言善道者,绝对占了上风。


6月12日,首相发表网络文章《敦马攻讦的意图》,解释风波来龙去脉,以及自己身为首相的立场。我们都晓得,回答一马公司课题,首相还得接受一定约束,得根据进行中的稽查报告,就是采纳最新数据,绝对不能信口开河、畅快地批评。所以,敦马的攻击文章如波浪迭起,一篇接连一篇,而首相只能被动的,等待有利形势,再做出正确反应。


根据网络流量评估网页Alexa排名,敦马个人设立的部落格chedet.cc/,近期国内排位第378。对比纳吉的官方部落格najibrazak.com/blog/,排在第902位置。表面上看来,敦马网络较受欢迎。但若衡量首相网页,尚与其他社交网媒,如推特和面子书、Instagram等挂钩,双方实力还是势均力敌。多数网民乐意听取双方说辞。当然结论认同,则是另外一回事。

对话会几成双雄辩论大赛

无论如何,必须承认的,网络似乎陷首相于不义。6月5日,非政府组织主办“一览无遗”(Nothing To Hide)对话会,准备聆听首相的争议解释。最后演变成敦马不请自来,几乎上演双雄“辩论大赛”,即一场两败俱伤的唇枪舌战。最后主办当局制止,叫停理由有多个,包括安全忧虑,以及公开争辩时机不合。无论是哪个理由,显然对主人家首相来说,都不属于好消息。


网络众说纷纭,胡乱指首相“临阵退缩”,深深地打击其信誉,却没有认真考虑,首相有其苦衷,即其与敦马尖锐交锋,很可能对调查中的一马公司真相,形成不必要的干扰。特别是,目前国会公帐委员会、稽查司以及警方商业调查单位,都介入查帐工作。任何的不对稿言论,都会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纠缠,这时再处理,困难重重、荆棘满途!


网络舆论总是如此,注重英雄形象,认为能够咄咄逼人,抛出令人无法作答问题的,才是正义一方。所以我们看到,甚至一开始,舆论即已同情敦马,接受其一切言论。而很少人思考,敦马的言论根据,到底是他自己另有渠道,获得正确无误的消息?还是像大部分人一般,通过反对党,或是如《砂拉越报告》一类的异议来源,取得相关资料?


若是消息来源是后者,那么,网络是否有足够理智和能力,判断敦马的言论正确与否?一马公司一文不值?其操作充满欺骗?反智者全盘有谱。根本的问题,一马公司的确负债高达约420亿令吉,但这不代表实际亏损数据。已知的,她还有高达510亿的资产。网络舆论,包括敦马的说辞,炒作惊人数字,有时却说成流失270亿令吉,何故?


两人份量如何?一个是现任民选首相,另个为权威型领袖,曾在位22年,影响力仍然巨大,绝对不是纳兹里形容的为“普通人”。


言论空间无限无需顾虑问责


敦马在个人部落格中,常自称自己“一介草民”,这不过是谦虚自称。其实,两人属于不成正比的较量,因为敦马卸下职务多时,拥有无限度的言论空间,根本无需顾虑问责,以及政府义务等多方面。


敦马摇身成网络意见领袖,加上一些著名艺人,如艺人天后茜蒂诺哈丽莎,以及社媒群体力挺,引起羊群效应,追随者可观。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为敦马言论缓颊,也引出政治内讧的猜测。近期结束的峇东埔及云冰补选,反映执政党基本盘动摇隐忧,让各种反智猜测,例如内阁改组、一马董事局换人等传闻,甚嚣尘上。


一马课题,把不相关者也扯入话题。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批评双王会流产不当,引来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发出慎言警告,结果疑牵涉煽动,受警方传召问话。网媒的心态莫过于,唯恐天下不乱。他们高调访问纳兹里,免费开放让读者浏览。同时也搬出面书视频,尽管东姑依斯迈一言不发,也能“领悟”其身体语言,并使得情况更为棘手。网络上,尽是一片失去管制的乱象。有人模仿90年代电玩游戏“宠物小精灵”(Pokemon),制作视频短片,讽刺一马风波为闹剧,低俗粗野地揶揄政治人物,网络广为流传。许多网民点击观赏,莞尔一笑之后,却不懂得思考前因后果,不见得对课题有深入了解。反而关注捕风捉影、无关痛痒的影射花边新闻,这是令人感到悲哀的。


不尊重当地风俗习惯应惩罚


网络反智现象,屡见不鲜。例如6月5日,沙巴爆发中型地震,有地方长官,归咎之前发生的游客裸体自拍,甚至搬出云层“人脸”怪像,挑起“山神”愤怒画面,充满迷信色彩。当然,外国游客在神山露体自拍,不尊重当地风俗习惯,严重亵渎信仰文化,这是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可是,这与地震天灾,纯粹巧合。网络上多数言论,却宁可信其有。


网媒或社媒,把神话新闻当成主轴,不如正统媒体,以理智客观模式处理,根本上很不一样。至于国外如英国媒体,以嘲讽式的标题,暗示我国某些反智人士,提出非常可笑的地震原因。这个证明,我们不能从过往经验,吸取宝贵教训。2014年的马航MH370空难,椰子巫师公开登坛做法,已经让我国在舆论界丢尽颜面!如今又历史重演!


还有,地震之后,沙巴州武吉斯协会移交善款予登山响导协会领袖。摄影照片中,有眼尖者发觉,一双怪手莫名冒出。结果,这张照片红到国外,社媒大肆渲染,说成是死者阴魂不散,又是抛出许多阴谋论。纳闷的,很少人去怀疑真实性,例如是否反光干扰,或是相机角度问题。结果不少人有了一定结论,试图语怪力乱神,影响其他人抱着同样观点。


从这点来看,我们可以假设,若没有社媒言之凿凿,把传闻或谣言,当成事实处理,也许不会让许多年轻网民,一味相信网络上传播的消息。一马课题也是一样,其董事部发出的言论,向来较少受到网络的关注。甚至许多人先入为主,认为其说法不可靠,宁可相信反对党宣传的一套。这就是反智战胜逻辑,所会带来的恶果。


网媒掩饰反智 错误有迹可循


网媒善于掩饰自己的反智错误,有迹可循。今年6月13日,网媒《大马局内人》有篇新闻文告,引述公积金局公关,当局批准会员,从第二户口中,提款供自己或亲近家人,支付严重病症医药开支,或是购买医药器材。然而,任何会员,届临55岁,即符合条件之前,不准提出“全部”存款。网媒却没有清楚说明,为何要发表此新闻。


原来,早在6月10日,该网媒报道一篇新闻,指怡保高庭判决,一名病重的前建筑公司经理败诉,不能提出全部存款,供作移植肝脏用途,文中影射当局不近人情,显然与事实不符。网媒当时遗漏普通常识,即有规定说,第二户口提款供医药用途,丝毫不受影响,结果产生一定误解。这种的擦边球反智新闻,若不稍微注意,能够轻易影响思考肤浅者。


当然,也有一些反智言论,破绽明显,轻易地被理智的主流言论所淹没。例如某高官指,敦马批评首相,导致令吉汇率下跌,属于无稽之谈。或是东运会体育健将法拉安,贡献了6面奖牌,比赛服装却被指裸露,引发成课题。庆幸的,包括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以及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女儿拿汀巴杜卡玛丽娜,纷纷声援,网络上狠狠比下质疑者。


值得一提,一些网络反智观点,由西方媒体所推动。今年6月中旬,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主席、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翁桑苏姬,访问中国为期5天。由于其身份敏感,中国官方低调处理。但外媒体的报道焦点,竟然是她在访问期间,有没谈及人权议题,还自作主张,期待她要求中方,释放异议分子刘晓波,令人啼笑皆非!


早前,西方媒体认为,翁桑苏姬为了避免开罪多数选民,对日益严重的罗兴亚偷渡客问题,拒绝表态,或是至少提出同情感受。如此的没有批语,也被指责为错误。社媒马上起哄,指她的形象破灭,政治操守不过尔尔。如此看来,缄默等于有罪。若批评的话,不能符合西方人权标准要求,肯定也等于反智,难以过关!


结论是,网络让讯息流通,人人都能担当媒体人角色,担当报报新闻、评论时事课题,如此的宽容无管制,也让反智现象丛生。一场王者呛声,暴露一马公司课题。场外人生百态,显现意气用事、完全失去理智。如此,不但无法解决问题,反而误导大众,鼓励人人从负面角度思考,让国家课题没完没了!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