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盲信耸听危言制造恐慌
建立官民桥梁网络有责


·2015年9月26


现实社会风波不断,网络舆论格局大致成型,只要细心观察,网络上可获得大量讯息。现代移动平台,让资讯迅速流通,人们的交流沟通轻而易举。但是不是因为如此,人们变得更为聪明有智慧?反而,因为被动性,盲目相信耸听危言,拒绝官方消息。结果,造就许多心理压力,徒然增添恐惧氛围,被自己身影所吓倒!


人们的懒散态度,过度依赖网络,失去思考与判断能力,让网络上的谬误越来越多。人们已经不能找到理由,指自己不了解真相,而宁可相信不确实的谣言、传闻。网络的存在,积极的一面,让我们检阅种种的新闻事态,审视其正确性,以作出积极的反应,不是一味的谩骂痛斥,这样对大局不会有帮助!


回看9.16的红衫军大集会,最大的影响力,政治游离票大转盘,许多选民,提早决定投票取向。集会由最大执政党撑腰,即使外围地区有水炮车驱赶、逮捕滋事者事件,集会现场有极端言论,偏激横幅,但基本上一切平安,商家和华人无恙。人们获悉街头运动讯息,不可否认的,网媒带动的现场滚动报道,主流媒体跟风后续,真相一一呈现。


一般上,人们宁可相信网络,对官方讯息敬而远之。有人分析,网络交流,建立官民桥梁不容易。主要因由,官方讯息有限,不仅慢了半拍,也过度正经八百。年轻人转向社媒,寻找有关讯息。这样的说法,真实性有多高?或官网呈现方法存有问题?


网民要寻求真相不难办到


网络讯息浩瀚无疆,网民若要寻求真相,或是正确的源头,其实不难办到,无需找任何适当理由。最根本的,网民有没有兴趣去搜寻重要资讯?还是想不劳而获、敷衍了事?


年轻人不满执政者,这是常态,没有网络的时代也一样存在。因此,他们若排斥官方消息,意味着难以获得正确讯息,无法将责任推卸给其他方面。网络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有正确的管道,可靠的源头,绝不是有如现在的社媒一般,随时出现难以即刻证实,但属于虚构捏造的假消息,最后还是误人误己。


今年9月14日,因为烟霾侵袭,空气污染指数不断变动,到晚上时分,突破200点大关。教育部唯有根据标准操作程序(SOP),紧急宣布5个地区的2千余所学校,隔天停课一天,确保师生健康无碍。但由于时间紧迫,只有那些拥有即时移动通讯应用程序,如或Whatsapp、WeChat群组,是有接连网媒即时新闻快讯的家长,获得第一手讯息。


依赖官方网站获正确消息


这也让我们有所启发,接获正确消息,前提还是得依赖官方网站,不像面子书一般,假消息满天飞,无法受控制。政府官方网站,以及具有公信力的新闻网媒,才是可信赖的。然而,给人的印象是,不仅是中央政府的网络界面,无法与民众要求衔接,前民联执政的州属,官网一样鲜少有人问津。


此外,若说官方网页报喜不报忧,最近雪州也有此例。掀起风波的达鲁益山投资集团(Darul Ehsan Investment Group,简称DEIG),广受质疑,雪州官方网站讳莫如深。一些常见问题,如既然有大臣机构(MBI),为何需要设立达鲁投资?如何去监督这家公司法令下的投资企业?如何信任她无需向州议会负责?州官网没有提供答案。


经济与生活息息相关,这也容易因为网络虚假消息当道,让国人忧心忡忡,害怕我国会如希腊一般,面对破产无法还债窘境。最近中华总商会公布,2015年上半年经济状况调查报告,国内华商普遍上,对今年、明年和后年的经济前景,感到极度悲观失落,感觉到生意越来越难做。


调查结果指出,84%受访者,对2015年的经济展望,完全缺乏信心,相比2014年上半年,数据为51.4%,2014年下半年为66.3%,可说是不断跌至谷底。2016年经济前景,79%悲观以对。即使迈入2017年,也是悲观者居多。实施消费税后,大部份即90%受访者认为,自己公司销售业绩,下滑6至17%之多。


自认业务打击最大的领域,来自需求大幅度削弱的房地产,国际贸易项目则影响最微小。93%受访者,判断令吉未来的汇率,持续疲弱不堪;只有35%认为,时下经济困境,属于暂时性,期望市场尤其是房地产,会因需求而反弹;71%认为,经商营运成本大增;53%承认,未来数个月,经商环境困难重重。


与官方网站交流无比重要


经济问题是有的,但其严重程度,则有商榷余地。政府了解种种问题,正寻策解决。这方面,与官方的网络交流,显得无比重要。首相在2016年预算案中,特设的財政预算案专页(www.najibrazak.com/bajet2016/),与面子书和推特同步,征求各方专业意见,解决棘手的经济危机征兆。


然而,网络的一般态度,漠不关心、自扫门前雪,拒绝和其他人团结合作,以改变自己和全体人民的未来。也有人认为,自己人微言轻,所发出的意见,不会受到有关方面考虑。这种想法,其实是错误的,一开始即已投降,被困难所征服。


首相兼財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表明,他会参考人民观点,拟定新的预算案内容。征求网页设立15个项目,包括生活开支、房屋及城市生活、保健与医疗、教育、交通与基本设施、公共治安与反贪、环境与农业、文化与旅游、就业机会、青年与体育、乡区发展、社会福利制度、税务系统、商业与金融等。


有关意见征求,配合今年10月23日,提呈国会待通过的2016年预算案。原本从9月7日开始,一直到15日截止,但因为提高人民进谏机会,特别延长到18日。首相面子书撰文表示,这次的意见回馈,与去年相比,数量多了20%。可是,我们看到,留下真名的发言者,华裔并不多见。或许因为语言问题,即使勇于表达看法,也是寥寥数言带过。


例如教育环节,许多华裔关心华文教育,却静默不语、拒绝表态。某些友族同胞,对教育历史形态不了解,提出废除多源流教育体系之说,却没有提出任何坚强理由。可是,这点被认为是激进的主张,我们阅读了,可表达反对(按“不赞同”即倒竖拇指标志),但几乎是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这是不健康的网络现状。


华裔有适当平台却放弃机会


为什么呢?许多华裔青年,可以在自己的面子书上,畅所欲言,对不合理现象,大胆发言批评。但等到有适当平台,向不知情况的友族同胞,解释真正的因由时,却宁可放弃机会。例如,对于关闭华小论调,大可解释,许多友族家长,对华小教育体系有信心,不惜送孩子入学,证明华小具有社会价值,协助各民族团结友爱等等。


首相官方推特帐户,鼓励网民踊跃表达意见。其面子书上,更有互动贴文,反过来以询问方式,要网民针对一些课题发言,例如“100令吉的学生开学援助金,让全国540万名学生受惠”一事,有何批评?他也问及,消费税征收后,该如何花费?规划哪个领域?如何造福人民?无非是希望与网民来个脑力震荡!


面子书留言栏上,见到的是更多的,与主题无关的询问。例如“阿jib哥”专页,有人见首相发表“马来西亚日献词”,询问首相本人是否人在伦敦“避烟霾”,面书管理人代为回答,首相人在东马参加庆典。回答清楚明了,可是还有网民不满意,令人感觉是故意为难,不是正常的交流沟通。


当然,也有以真实身份现身,或是匿名网民,提出建设性看法。不少者耿耿于怀,老是提出26亿令吉政治献金课题,冷嘲热讽要求私人捐献。此外,也有人将马币贬值、消费税引致消费情绪低落,怪罪首相。更离谱者,有人直接要求首相下台,或是辞去财政部长一职,而且一再重复,令人感觉烦厌。


经济问题切身感受,网民都有说不完的苦经。然而,只凭本身经验体会,至于一些理性的分析,却难以听进耳中。举个例子,目前外在内在因素,我国经济前景严峻,首相惨受千夫指,归罪他未搞好经济。其实,他于今年9月14日,宣布一系列稳定经济措施,却鲜少受到网络关注。


我国经济基本面坚挺强稳


首相重申,国人毋需过度担忧。我国经济基本面,比起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更为坚挺强稳,不需落实资本管制措施,以免适得其反。他的理由有数个:

(一)国家经济来源多元化,原產品包括农业、油气等项目,构成的国內生產总值比例,1998年为26.9%,今年降到18.2%。

(二)经济成长率,1998年负7.4%,今年首半年达到5.3%。

(三)通膨率,1998年有5.3%;今年落实消费税,增至3.3%,还是偏低。

(四)外汇储备,1997年只有591亿令吉(约217亿美元),只能应付3.2个月保留进口;现时有3千577亿令吉(约947亿美元),足以应付7.4月保留进口有余,或是两倍于短期外债。

(五)银行呆账比例,1997年达4.7%,1998年年底恶化至13.6%,目前只佔1.2%。

(六)资金市场多元化和平衡,大马交易所列为负债的公司比例,从1998年的0.83%,减少至现在的0.56%。

(七)今年6月的失业率,维持于3.1%的低水平。


首相强调,今年8月26日成立的10人经济特委会,经过无数次开会商討,鉴定大马经济问题所在,对症下药、力挽狂澜。政府正积极採取措施,稳定金融市场,减少全球经济不稳定带来的冲击。他承认,马币兑换美元汇率,与去年同时期相比,下跌26.3%。主要因由有,美国经济强势、原产品如原油价格猛泻、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国内政局演变等。


他说明的重点,正是一般人所忽略的。国内金融监督单位,如大马交易所和证券委员会,长期的努力下,稳定国家资金市场,不允许买空卖空投机活动,有效地遏制资金枯竭。因此,银行体系具有能力,应付这次马币贬值引起的连锁危机。首相给的强心剂,到底网民领悟多少呢?


我们看到,网上评论经济课题,不是流于表层,便是过度制造人心惶惶、恐慌失措的状态。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当然,若是事实,欲盖弥彰绝对无法持久。商业社会,需要的是为信心打气,网络能载舟也能覆舟,何不选择散播正能量,或许前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重大转机呢?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