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死亡铁路赔款下落不明?
            —网络舆论哗众取宠实例

·2013年1月26日

 

 

网络全面开放的特性,提供大量且丰富的信息资源,浏览者可自由接取,甚至选择成为中间途径,再把有关讯息继续散播出去。正是因为这样,网络也轻易成为谣言或传言,加工提炼改头换面之后,迷惑或欺骗其他网络使用者的根源。


譬如,最近首先由网络传开,一则令人无比惊讶的新闻,指“死亡铁路”(又称泰缅铁路)赔偿金,经日本政府付出后下落不明,涉及款项高达天文数字,即2070亿令吉之多,可直追国家的全年预算案总数。


这宗历史案件,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上个世纪的40年代。当时,日本侵略军为连贯泰国曼谷和缅甸仰光交通,特别修建一条臭名昭彰的铁路。工程进行中,召集和征募(许多是强迫或欺骗方式)来自东南亚各国的大批劳工或战俘。以大马人为例,估计有6万多人受影响,其中接近半数于施工期间死亡。


根据网络传言,日本政府于上个世纪90年代,发出相关现金抵偿战争罪行。然而,传言言之凿凿,指有关金额最终下落不明,散布全国的约6万名受害者家属,无法获得分文补偿,怀疑有政府高层私吞云云。


战争赔偿传言言之凿凿


首先,理智者该提出质疑,日本政府若是贯彻战争罪行赔偿方案,必然获得国际或本地媒体的热烈报导,绝对无法隐瞒社会舆论。与此同时,有些人质疑,日本向来欠缺反省战争罪行的诚意,例如涉及30万条人命的南京大屠杀事实,迄今不受日本当局正式承认,甚至日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上也轻描淡写,或是完全不提起。


如此根基动摇,可信度低微的网络传言,怎么可以跻身为网络新闻的主要头条,获得读者的深切关注呢?


我们都知道,网络是个不受拘束的言论发表平台,公信力无法带有连贯性。一个玛雅末日预言,经过电影的炒作和网络渲染下,竟然可以把虚拟当成现实,蛊惑不少人的思维,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深刻地影响他们的正常判断能力,不可不信服网络的无比威力!


2070亿令吉赔偿课题,建立在一定条件上,才能扩大感染力,不易被戮破谎言本质。消息首先发布者为拿督尼查,前霹雳州大臣和武吉干当区国会议员。他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出示“财政部总检署信件”和备忘录(当局指属于伪造)。他的身份和地位,使得网络读者,对有关新闻深信不疑,相信他所言有凭有据。


拿督尼查不是独立行事,他与一个称为“1942年至1946年兴建死亡铁路前劳工及亲属福利协会”的组织合作,联合发布有关新闻。他声称,一张志期2004年12月13日的会议记录,揭露多达2070亿令吉的赔偿金,“确实”已支付给大马政府。他相信,该笔款项已一分为二,当中1070亿令吉以银行本票的方式提出,不知落入谁的手上。其余的1000亿令吉,则可能成为本地一间银行的股份。


有关亲属福利协会负责人估计,总共有3万2000人的罹难者家属,每户可得280万至300万令吉。他们强调,所展开的“追踪行动”(Operasi Jejak),分别在彭亨和霹雳州,各找到347和123名家属。


这些言论,获得伊斯兰党的官方喉舌《哈拉卡》网站抢先报导,《当今大马》新闻呈献随之起舞。而主要是面子书的社交媒介,无不疯狂图文并茂地,转载有关诉求和“死亡铁路”的历史照片,搬出“2070亿令吉下落不明”的震撼性标题!


然而,网络媒体的一些读者留言,不少忠言逆耳提出质疑的意见,可惜都受到忽略。而随后网络媒体,也似乎知道有关新闻难以理喻,让新闻自动沉寂下来,没有进一步的追踪或后续。


很明显的,尼查的这项控诉,并无经过任何真伪验证。例如他举出一份文件,志期2011年7月27日,有关福利协会致函首相的申请信,申明获得财政部和首相署的回复。此份间接文件,指出确有赔偿事宜,但没有2070亿令吉这个数额。


尼查说,他率领代表团与日本驻马大使馆官员会面,对方承认有赔偿事宜。但后来大使馆澄清,正确数目是2千5百万令吉。尼查没有解释当中的数额落差,这到底是语言沟通问题?还是双方存在课题误解?可以确定的是,当事人方面的日本政府,否认2070亿令吉赔偿方案的存在,这已是最有力的反驳证据。


日大使馆否认赔偿方案


另外,《哈拉卡》分别在2013年1月3日及7日刊登的“大使馆证实赔偿巨款予大马政府”和“大使馆澄清‘死亡铁路’赔偿”的报道,在刊登他人“澄清文告”后,最终还引起当事人再澄清,这对专业的新闻从业员而言,堪称是绝无仅有的例子。


日本大使馆为了清楚阐明日本政府的立场,不得不第二次针对《哈拉卡》的两篇报道,发文告反驳。


大使馆二等秘书末神岳晴在文告中指出,《哈拉卡》的两篇报道因误解了大使馆对武吉干当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尼查的解释,以致存有不准确的内容,误导读者。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赔偿,日本政府的立场是所有与马来西亚这一个前英国殖民地,在那段时间所有不愉快事件引起的问题,已经在1952年签下的旧金山条约下完全解决。


“再者,日本与大马在1967年9月21日签署的加强经济合作的协议下,日本同意提供总值2500万令吉的产品和服务援助,两国政府也已经完全落实这份协议。”因此,日本政府对于尼查提出的2070亿令吉赔偿金一事,是满头雾水。


文告说:“我们必须提醒,日本大使馆从来没有确认,日本政府缴付了2070亿令吉给大马政府作为死亡铁路工程受害者的赔偿金。”


根据2007年5月的新闻报导,外交部在国会上议院声明,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于1967年9月21日签署协议,与日本政府解决称为“血债”(Blood Money)的议题。解决方案为,通过赔偿购买两艘远洋轮船,设立大马国际船务公司(MISC)。涉及的数目,与2千5百万令吉的说法不谋而合。


网络有些言论指出,尼查提出课题,包含种族因素。他提及的受惠者,涉及的多为巫裔,华裔只占少数,跟史实有所出入。这些旨在攻击他个人的抹黑言论,也和整个课题一样,完全站不住脚,不值得提起或张扬,以免演变成没完了的争议。


网络新闻需过滤


《大马华人周刊》注重的是华人社会,那么,华社需要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待类似的互联网虚假传闻呢?


这些首先由网络挑起的课题,用意明显,即是具有政治议程,贬低政治对手人格,或是制造政府无能处理问题的印象。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最近公开表明,大选前时期,最容易陷入愚蠢季节,即流言蜚语、谎言纷飞。他指控,有人故意捏造故事,达到破坏政府形象的目的。


首相的批评,把网络传闻冒现,跟第13届大选前夕的紧张气氛挂钩。此时的消息泛滥 ,真伪难辨,出现的原因当然并非一般的巧合。因此,读者需要以冷静和开明的态度,判断每一道网络新闻的准确性,并且依靠多元的途径或管道,核实所有消息的可靠性。


报纸新闻真实性较高


其中一个有效的办法,阅读那些政治立场不偏不倚,角度倾向中立的印刷媒体。尽管报纸的新闻,某些呈现速度,远远比不上瞬息调整新闻内容的网络媒体。正因为时间上的稍微延误,让平面媒体换取核实,或是验证消息的黄金时机。报纸经常背负

 

“封杀”某些待证实新闻的罪名,然而,“小心驶得万年船”,这种做法符合新闻道德报导准则,并不代表抹杀读者知情权。
可惜的是,多数年轻一代倚赖网络新闻,似乎欠缺详细阅读报纸的习惯,所以他们向往的,都是可信度不高的新闻。相反的,老一辈的读者,每天通过报纸提供精神粮食,对于“空手套白狼”的说法,自然不比一般人更易上当。


我们看到了,网络诈骗层出不穷,无论是虚假中奖、高薪聘请、低价售货、包裹通关等等招数,受骗者不乏其人,一个“贪”字害人不浅。然而,政治性的谎话连篇,读者若是相信了,损失的或非实质物资,而是宝贵的手上一票,所投非人或所投非党,平白丧失自己的公民权利,也选出口不对心的人民代议士。


因此,网络平台消息泛滥成灾,大家都得回到正本清源,接受正确新闻,排斥议程消息,从而提高政治意识,不受情绪或感官左右。 好像2070亿赔偿,这种哗众取宠、虚有其表煽动性网络新闻,绝对要清楚说声“不”!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