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刘蝶广场风波变调
华裔应支持网络问责管治


·2015年7月25


刘蝶广场风波何其不幸?这宗当前的突发事件,成为种族冲突、矛盾激化的火苗。除了引爆网络重要话题,也突出我国社会架构的脆弱性,显示许多人未做好准备,面对或无法适应互联网复杂环境。即使是少数个人议程野心家,寥寥几位政治失意分子,都能够通过网络,兴风作浪、惹是生非,点燃种族仇恨之火,何其容易!


这次的危险火苗,在各方努力下,成功扑灭且受控制。然而,我们还得正视及反思,网络带来的副作用,是否会危害社会安宁、民族和谐?同时,顾全国家大环境,华人社会是否应该考虑,为了社群自保,共同繁荣进步,为网络实现有效的问责方针,把无政府状态,进步到适当的管治。如此,网络社交工具,应该为国人忠诚服务,而不是反过来吞噬主人!


刘蝶广场冲突,是否存在政治议程?可以确定的,网络资讯流通快速、联系弹指间完成,这等情况下,种族或骚乱分子,不难充分利用舆论温床,传播种族狭隘观念,发放煽动性消息,或呼朋引伴共同行动等等。有新闻报道说,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当晚人在现场,也觉束手无策,无法控制场面。因为,人们宁可相信虚拟世界,也拒绝信任眼前的真实。


执政党也不想看到社会失去安宁


有反对党政治要人,或是一些政治评论员,指这宗案件,为政府转移一个大马公司课题(1MDB)障眼法,或有欲盖弥彰的阴谋论。其实,理智看待,政府或执政党,不想看到社会失去安宁、和谐气氛受破坏。任何的骚乱活动扩大,财物损失、人命伤亡不说,都可能影响商业活动,甚至对股票汇率市场,带来信心挫折、投资意愿大幅度降低。这样的打击,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骚乱风波,最坏的情况过去了。检讨其诱发原因,吸取教训免历史重演,我们可以发觉几个要点:


(一)事件引爆点为,偷窃手机被捕、上门寻仇挑衅的个别微小事件。

(二)网络多方面诠释来龙去脉,就是错误了,也未及时纠正。

(三)网络联系模式,如手机短讯,面子书联络点,可轻易召集大批人马到场。

(四)少数意见领袖带头,网络呛声,迅速扩大影响力。

(五)网络谩骂,突破语文隔膜,有人翻译中文留言给友族看,火上加油。

(六)事件恶化后,网络中庸力量涌现,试图安抚各方情绪。

(七)随后发生的偷窃殴打案,却被看作有关联,杯弓蛇影混淆人心。

(八)官方尤其是警方消息,对扑灭种族火种,作用至关重大。


种族主义恶化必需具备一定条件


无论如何,种族主义猖獗,若恶化成社会大规模动乱,必需具备一定条件。一起刘蝶广场风波,还不至严重到此地步。我们不必妄自菲薄,因为即使是欧美国家,也难逃种族主义的肆虐。美国尽管有宪法和法律保护黑人,甚至产生史上第一个黑人总统奥巴马。但一系列事件,如警察对有色人种使用过度暴力,种族歧视无处不在,演变成暴力抗议,司空见惯。


2011年英国伦敦骚乱抗争,存有种族色彩。2013年,新加坡小印度暴乱,高度守纪律社会失守。这次刘蝶广场闹事,涉及者不过使用拳脚或简单武器,未升级至放火砸店、夺走人命的悲剧,但我们无需庆幸。有媒体估计,到场者大约200人,并非全部人参与闹事,更多的是摄录镜头、旁观热闹。所以,警方才能从众多的录制短片中,寻获凶徒的资料,尽可能逮捕归案。


2012年快餐店员工殴打顾客,网络呛声成主调。所以,有这种先例,网络顺理成章,提出“拒绝种族主义”(Stop Racism)的呼声,鼓励走中庸路线。这样的自制举动,值得进一步鼓励。然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议,研究如何限制社媒自由度,有效管治免受滥用,忠言逆耳,值得我们郑重考虑。


回播刘蝶广场事件,网络上存在太多流言谣传,造成人心惶惶、恐慌不已,大部分却没有发生。除了广场内部,周边商家如惊弓之鸟,担心波及,不敢开店营业。而当地工作的职场达人,也纷纷接到亲戚朋友的关心、询问讯息。最重要的是,当地的旅游活动受重创,国内外游客受网络传言所困,自动远离却步,可说是两败俱伤。


少数害群之马可能离间得逞


刘蝶广场与吉隆坡警察总部,两者近在咫尺,幸好第一时间,阻吓不法分子肮脏伎俩。今年8月,我国迎接58周年独立国庆,我们可以理解,国内种族关系,整体上保持团结谅解,不可能重演如1969年大规模骚乱事件。但是,无可避免的,少数害群之马,仍然有可能挑拨离间得逞,误导少部分不明事理者,制造局部种族事件!


七月份为伊斯兰教神圣斋戒月,冲突新闻紧绷24小时。尽管参与者情绪高涨、虚张声势,未见有高度组织,此类局部骚乱,实质危险有限,无疆界的网络,才是主要战场。那些喜欢危言耸听、混水摸鱼,以英雄姿态出现的政客,以及网络写手、无关事宜者,纷纷参与传达错误虚拟消息,酿造恐慌氛围,成为帮凶之一。


华人该如何觉醒呢?我国种族关系、民族团结,此时受到严峻考验。各族和谐共处,为社会发展的基础,一旦信心动摇,很可能没有回头路,这是华社需要警惕的。我国部分华人,经常随反对党论调起舞,把当年513事件,当作是执政党的“威胁”。却很少华人,即使是有学识的专业人士,意识到当今网络舆论,才是社会建设心理破坏的主要力量。


有些华族网民,未经查证骚乱传言,抢先以讹传讹、添油加醋,与不相干者分享,没有考虑到后果是混淆真相。这类的行为,虽然不足以判罪,但其危害社会安宁,暴露缺欠网络道德观念,没有善用网络,殊为可惜。


需要强调的,所谓的管治网络,并不是否决网民的上网权利。人们对网络依赖性高,没可能禁止社媒如面子书、推特、即时通(WhatsApp)、优管(Youtube)等等热门移动软件。但是否可以考虑严格管制措施,例如执行实名制度,建立发言问责机制,鼓励网民自我克制,拒绝接受、转发任何未经证实的传闻?


我国互联网用户98%使用社媒


我国有1920万互联网用户,近乎98%使用社媒,面子书居冠,以1500万个账号,居世界10大阵容内。网民发表建设性言论,鼓励具有正面意义,如团结、亲善、友爱、和平、宽容等积极意识的言论,减少暴力语言或感情伤害,也是网络当务之急!回到始作俑者的网络平台,方能对症下药!


对付网络存有邪恶目的者,制造骚乱不安,需要当局执法到位,以及加大力度、杀一儆百。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以《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21或第233条文,对付散播假消息,意图扰乱公共秩序者。此外,《1948年煽动法令》的存在,也突出其重要性,即与其他法律互相配合、弥补漏洞!


不久前,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指出,我国治安单位有12万6千名警员,参与监控社媒网站内容,从庞大信息流量中,找出危害治安的种族主义鬼魅。华社也需要知道,即使是使用中文,当局有谙中文执法人员把关,不能存有侥幸心理。


管治国内的网络舆论,存有一定难度,因为还得寻求国外的社媒服务企业合作,封锁或追踪问题户头。例如,因“肉骨茶贺年风波”,触犯煽动法的陈杰毅,尽管已潜逃美国,可是他依然在面子书,对我国敏感课题品头论足。其户头封了又开,当局无可奈何,盯梢工作只能干瞪眼,鞭长莫及。


众所周知,面子书负作用不少,即鼓动网络偏激言论。除了一般的造谣生非,污辱其他族群、领袖或统治者,传播敏感极端思想,严重破坏国家和平稳定,屡见不鲜。向来,圣战分子以宗教幌子,欺骗年轻人加入军团,展开恐怖主义活动,令治安单位感到忧虑,并全面监视侦测。成功与否,还得胥视网民的合作心态。


有效克服网络问题,光靠管治、监督不行,网民要有自律精神,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同理心,游走网络,避免伤害他人或群体。大家一起合作,切勿为任何争端,标签种族宗教,全面抵抗无恶不作的极端主义。与此同时,与其他种族网民,交流沟通,都须建立在同位同等、相互尊重、彼此谅解的基础上!


刘蝶广场风波演进表:


7月11日(周六)

4.47pm:两名男子涉嫌偷窃手机事败,遭底楼手机店职员合力逮捕。警方扣留主嫌犯,释放其同伙。

7.30pm:嫌疑犯同伙,带领6名友人,往底层手机店寻仇,引爆殴斗,毁坏物品。此时开始,不同版本消息,迅速在网络广传,为暴力骚乱埋下伏笔。
······································································································································································
7月12日(周日)

7.00pm:一股人士开始聚集,并于刘蝶广场前,叫嚣痛骂。

8.00pm:人潮增至约200人,他们尝试冲入广场,但受保安和警员阻拦。

9.00pm:广场拉下门栅,黄色警戒线封锁入口。

12.00am:广场附近,结集大量电单车骑士,情绪高涨,气氛紧张。
······································································································································································
7月13日(周一)

12.30am:有人制造事端,投掷杂物,点燃爆竹。数次冲突,酿成骚乱,包括摄影记者无辜受攻击,数人挂彩。

1.10am:联邦后备镇暴队抵达,布阵并全面戒备。

1.30am:警方出击,在附近街道搜捕滋事者。

3.30am:一部路过车辆,遭暴徒攻击砸烂,3名乘客受伤,1名留院治疗。

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中午证实,事件源头为手机偷窃,并非卖手机山寨货受骗,但网络谣言继续蔓延。
······································································································································································
7月14日(周二)

8.00am:当局以刑事法典380条文,提控涉及偷窃手机的主嫌犯,实际辟谣。

4.00pm:警方到广场调查,带走约20名员工录取口供。其中4人涉嫌参与殴斗,被捕以进一步调查。

随后,落网人士,总数一度增加到27人。他们多数年龄介於19至24岁,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147条文(骚乱)、第427条文(蓄意破坏)调查案情。

不少滋事者,涉及网络犯罪,即散播谣言和发表煽动言论。他们包括绰号“拳王阿里”(Ali Tinju),即马来退伍军人协会主席莫哈末阿里(Muhammad Ali Baharom)、著名绰号“Papagomo”,身份为亲巫统部落客的旺莫哈末阿兹里(Wan Muhammad Azri Wan Deris),以及前槟城峇眼巫青团长赛胡仙(Shaik Hussein Mydin)等人。


** 以上是根据证人、警方报告及控状的资料综合整理。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