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出席率模糊“停钟”重点
网络民主意识待提升


·2015年4月25


四月的国会,漏夜挑灯通过多项法案,其中包括全新的防恐法案、煽动法令修正案,还有国会议员(薪酬)法修正案。值得一提,这届国会,一周内三度“停钟”,以赶得及完成辩论和表决程序。至于网络,普遍上流露不满声音,对法令颇有微词。奇怪的是,因为有26名民联议员,缺席防恐法记名投票,掀起轩然大波,受关注程度,不亚于争论性法案本身。


这也显示,网络这个虚拟世界,脱离不了投机侥幸的心态。不少人欠缺理解,沿袭自英国西敏寺(Westminster)议会制度,到底是如何操作的?网络上一谈及立法政治,总是充满过度的浪漫理想化,缺少长期脚踏实地、耕耘工作的信念。许多网民看政治课题,总是以二分法区别,不是支持就是反对,完全没有第三种看法,也就模糊了政治服务人民的目的。

“人肉搜索“要缺席者道歉谢罪


四月份第2周,国会通过万人瞩目、影响深远的《2015年防恐法案》,以及《2015年煽动法令修正案》。前者三读投票结果为79对60,后者表决为108对79。其中,防恐法案因为多数票只有区区19票,民联这边有26人缺席,引起网络一阵群情激动,誓要“人肉搜索”所有缺席者,并要他们道歉谢罪。


其实,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缺席的国阵议员(55位),莫非也该受表扬?当然不是如此。别忘记,防恐法案是经过第9次投票,才顺利通过二读。之前的8次投票,都否决民联的修改条文动议。这也意味着,民联有意拖延法案,因此事前得做好心理准备,挨过熬夜折磨。


虽然说,缺席会议正常不过。但据悉,伊党21名国会议员,有19名不在场,非比寻常。其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劝民众看伊党在国会的整体参与度,而非单挑一个晚上的问题。他解释,一些议员不知有漏夜开会,一早策划其他行程。这个理由属牵强,国会一年开会不过数十天,若不主动了解开会议程,规划妥当,根本无法向人民交待,更遑论领取暴升的议员津贴了!


国会议案通关,执政党有险过剃头的例子。2009年6月,《脱氧核糖核酸修正案》以48对47票微差核准;同年12月的财政预算案,国阵要急召外头的部长和国会议员,方才凑足66票对63票过关,出了一身冷汗。所以有人梦想,民联议员应踊跃出席,出奇制胜,压倒当权派,但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偷步”是民主制度不良现象


真的有国会表决“偷步”(Jump The Gun)招数吗?偷步本来为体育田径赛术语,即未鸣枪已启跑,等于是犯规行为,徒然招惹恶果、得不偿失,其实并不该受鼓励,也是民主制度的不良现象。


2013年5.05的大选结果,国阵以133席对民联的89席国会议席,大局已定。间中,或有跳槽或各种原因悬空,无法动摇基本比数。即使民联剩下86席,一样没有可能力挽狂澜。主要因由,议长有绝对权力,拖延表决以扭转局面。除非大意疏忽,绝不会有“爆冷”、政府法案被否决的情况。


网媒《当今大马》,为迎合网民的口味,即以多种管道,譬如检查国会记录、要缺席议员解释等等,突出出席率课题。可是,这个过程却不顺利。多数缺席的伊斯兰党议员,并无给予合作,百般理由为自己辩护,不会自暴其丑。


这样的追究过失,对提高民主意识,到底起什么作用?


我们知道,民主行动党37名议员中,只有秘书长林冠英,以及刘镇东,因为人在澳洲而缺席。刘镇东面子书撰文,解释缺席理由。他呼吁制度化改革国会,如英式两党制,朝野党鞭都会协调“配对”(Pairing),即朝野人数同时对等减少,避开不可预见的投票结果。但这种改革落实之前,应确保自己随时出席,才是优先任务。


林冠英罔顾党纪双重标准


林冠英的缺席,暴露该党内部的双重标准。2013年年初,浮罗池滑州议员郭庭恺,受美国领事馆邀请,参与总统选举考察。他虽然向州议会请假,却因为触及州宪法的地方选举修改法案,以三分二票数惊险过关,责任难逃,因而被党纪律员会冻结党籍,最后无法上阵大选。如果以同样的准则,林冠英缺席防恐法表决,也是一样罔顾党纪。


网民不满议员表现,爱之深责之切,反映一般要求与期望。然而,若只注意出席亮相这一环节,等于忽略重点,议员到底有没尽力,阻止法案通过?或是提出建设性意见?例如,法案通过之前的辩论陈词,素质也非常重要。到底有多少个国会议员,圆满履行职务?捍卫人民权益?却很少网民关心,以为送人入国会,即能担当大梁。


即使有参与投票,但语言能力不强,法律知识不足,无法有效表达看法,这样的议员素质,肯定不是我们所期望的。这也牵引出一个大选常见问题,该选人还是选党入国会?一名议员的开会表现,是否应该成为遴选的最高标准?而不是他在党内地位高低、地方人气强弱、演讲或撰文才华优劣等条件而定?


据行动党国会党鞭陆兆福披露,武吉牛汝区国会议员蓝卡巴星、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以及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都积极参与防恐法辩论。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也提出数项修正动议。但是其他的同僚呢?是否有提高表现的空间?陆兆福也说,林吉祥因为健康问题,投票后提早离席,显然是年龄体力方面,无法胜任马拉松式的开会过程。


有传闻说,党鞭如公正党的佐哈里,以及伊党的马夫兹,双双提早离开国会。党鞭若是持有这种态度,那么如何叫其他议员改善出席率?尤其伊斯兰刑法私人法案风波,很可能破坏民联三党关系。民联缺乏一个共同纲领、政见和党鞭,因此也对其成员党议员毫无约束力,不能强制规定参与辩论和投票,危机随时会浮现!


长远眼光公平评价反恐法案


回到法案,为何民联这边,呛声防恐法案?最大的根据是,其“未审先扣”、“限制居留”的权力,被形容为“内安法复辟”,会被利用对付政敌。其实,讨论这些争议课题,需要以更长远性眼光,并超越历史、政党、人权等的角度,全面给与公平评价。毕竟,现今的网络资讯时代,任何滥用法律行为,很容易被揭发,与上个世纪环境大有分别。


防恐法过于严苛,例如无限时的扣留调查,但这是有必要的。主要理由,来自“伊斯兰国”(IS)恐怖组织的威胁,已经从国外蔓延至我国,其利用社交网络的能力之高,令人无法想象。今年4月5日,警方先发制人,逮捕17名恐怖嫌疑犯,他们正策划发动恐袭,例如绑架商贾富翁,抢劫警局军火库。因此,没有严密的针对性、多层面法律,我国是难以打击恐怖活动的。


邻国新加坡,今年4月1日起颁布新管制法律。民众于每晚10时30分,至隔天早上7时,不能在公共场所喝酒,零售商也禁售酒类饮品。表面上看,这是违反人权、不近人情的举动。但认识到时事背景,可能让多数人所赞同。原来2013年年杪,新加坡俗称小印度地区,发生大规模骚乱,许多酗酒暴民令情况恶化,所以禁酒令势在必行。


煽动法案也是一样情形,网络上的言论失控,令现有的法律穷于应付。无论如何,由于修订草案细则,争议点颇多,朝野双方均有不满。经委员会检讨阶段,政府即修改或删除4项条文,包括允准保释候审、散播脱离大马言论非犯法、减轻刑罚,以及进口煽动刊物无罪,缓和一些批评声音。


修正后煽动法有利反对集团


煽动法保留已成定局。修正之后,不再把对政府与司法机构不满言论,归类为煽动罪名。得益最大的反对集团,没有表示欢迎,反而坚决要求废除整个煽动法,却又无法提出更好的替代法律!以杜绝社会上煽动言论泛滥的现象!


煽动法修订的第10条文,与网络世界有关。法庭有权命令官员(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下授权者),若无法鉴定网络作者身份,可以删除任何煽动文章,阻止相关文章继续流传。但了解网络资讯流通复杂现象者,对此提出质疑,到底如何有效执行这道法律,确保大公无私、没有漏网之鱼呢?


国会议员加薪超过145%


至于国会批准加薪修正案,让国会上下两院成员,获得超过145%(下议员)和167%(上议员)的大幅度加薪,引起网络的巨大震荡!加薪措施追溯至今年1月1日。因为消费税冲击、马币贬值、总稽查司的政府开支大纰漏等等课题,让人们视线迷惑,抗议声四起,产生国会失去表达民意作用的印象。当然,这是有待商榷的。


可以说,网络的存在,让许多网民认识政治,以及国会立法的程序与制度。但是,我们应该以理智冷静,看待任何立法存在的问题,并且提出我们的建设意见。综观网络,出席率、开会睡觉、国会议员加薪等问题,就足以闹翻天,显然政治意识还有待提高!

何谓“停钟”(Stop Clock)?

原来,这是为了迎合国会议会常规第12条文,即会议时间不能超过午夜12时,所制定出来的对策,国外为平常现象。接近“冻结”时刻,一名部长援引常规第90(2)条文,提呈动议通过后,即可执行“冻结”指令。


此时,国会殿堂内的电子时钟,人为地停止操作,把时间“冻结”于午夜11时59分,让议员继续辩论或通过法案,完成整个立法程序。


我国独立以来,国会共有7次“停钟”。首度启动,发生于1977年11月8日,当时漏夜讨论课题,即有关吉兰丹州紧急状态,一直到2时30分休会。


“停钟”再现于2013年4月20日,有8项新法案或修正案,以及5项动议待通过,辩论过程冗长。下议院至午夜3时21分休会。


此后再有2度“停钟”,即2013年7月17日,通过附加供应法案;同年10月3日,同样情况通过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和扩大范围)法案。


2015年4月,出现一周三度“停钟”创举。即4月6日三读通过《2015年防恐法案》(POTA)等法案;4月8日三读通过《2015年煽动法令修正案》等法案;4月9日三读通过《2014年国会议员(薪酬)法修正案》等法案。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