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神话的破灭和再塑造 RPK的网络传奇
 

·2012年11月24日

 

千禧年以后,虚拟网络世界逐渐成形,传奇人物拉惹伯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顺应时代变化,一举冒现为网络明星。他有“部落格之父”美誉,网络上尊称他为RPK(下文跟随此称呼),其大名网络上人人皆知、无人不晓。


RPK于1950年在英国诞生,当时的马来亚还处在殖民统治下。他背景特殊,本身为雪州皇族成员,自小享受富裕高档生活。少年在江沙马来学院读书期间,认识了一批“战友”,其中包括学长安华,也就是今日民联成员人民公正党的实权领导者。


RPK凭着与安华的关系,踏入政治这个复杂的领域。他初涉网络活动,管理一家称作“释放安华运动”网页,这是“烈火莫熄”政治运动后续。此网页也是《今日大马》的前身。RPK建立初步网络名气后,便创建《今日大马》(网址域名:http://www.malaysia-today.net/),她既是部落格,也是一家新闻网站,专门报导大马时事动态,发表第一手政治评论。


《今日大马》创办于2004年9月2日,此时正逢安华获得释放之前两周。安华一度权位攀高至副首相,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被当时首相马哈迪革职,过后因为滥权罪名成立而陷身囹圄。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安华获得释放之前,RPK收到风声,网络上公布此消息。等到传言化为事实,其名望水涨船高,甚至获得安华本人的高度赏识。RPK向来被视为是安华的忠贞支持者,早期凡是法庭亮相办案,安华本人一贯到场为他打气。


网站总点击率逾亿人次


《今日大马》操作之后,RPK建立个人的威望,人气直追政要名人,其网络言论获得不俗反应。他善于搞宣传,文字堆砌能力强劲,不时在贴文中,提供震撼力十足的政治预言。他除了掌握内幕消息,也推出照片、信件、文件、法定宣誓书等具体证据佐证。每次一发表新文章,都有不少网络媒体,或是其他部落格争相转载,把其网络名声,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根据统计,火红时期,《今日大马》网站总点击率,一度攀升到一亿人次,每日有1百50万浏览量。308大选时期,RPK和他的网站,被视为倾向民联一方,成为亲国阵媒体的眼中钉。


当时,他提出的预测战绩,与选举最后结果非常接近。当年国会解散后,RPK声称反对党将赢得90个国会议席,结果真正拿到82个,只差8个,但已震惊各界人士,尤其是那些错误判断形势的政治人物,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


此外,他预测反对党拿下五州政权,果真没有落空,只是州属有所调整。国阵正如预测般失去槟城、吉打和吉兰丹,虽然保持玻璃市和丁加奴执政权,代价为失去霹雳与雪兰莪州。RPK就是因为这样,建立起他的网络神话,网客对其言论准确性深信不疑,每篇贴文都引起广泛的讨论。(一年后霹雳州政权因民联议员退党而被国阵收复)
《今日大马》收集RPK文章,多见于两个专栏版位,一称《逐鹿问鼎》(The Corridors Of Power);二为《毫不留情》(No Hold Barred)。


两个栏位中文名字,根据《西西留博客站》原来译名而定下。


《西西留博客站》网主,与RPK私下有联系。从2006年开始,他自动请缨,收集本身或其他人代劳的翻译文章,放上网络,与中文读者分享。


但经过RPK被指“急转弯”风波(下面交代来龙去脉)后,追捧热度稍有减退,据悉网主原本要汇集翻译文章,出书成册的念头,暂时搁置。


《今日大马》部落格兼网站,于308大选时期,与其他的亲民联网络媒体一样,为国阵制造巨大的舆论麻烦。后来当时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检讨大选败绩时公开承认,国阵忽略网络媒介的威力,导致失去国会三分二议席优势,而半岛丢失五州执政权,尝到苦果。


RPK和他的网站,日后再有戏剧性的发展。2008年8月27日,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宣布,封锁《今日大马》网上活动。同年9月12日,这项封锁令获得解除。就在这天,政府援引内部安全法令(ISA)逮捕RPK。同年11月7日,他上庭挑战非法扣留,申请人身保护令,结果取得胜诉,才恢复自由身。


之后,RPK再面对系列诽谤官司,但他在审讯期间,出走国外。传言他首先到英国流连,过后再到澳洲定居。尽管他人在国外,《今日大马》的日常活动如常进行,其心情也未受太大打击。


“急转弯”与民联划清界线


2011年4月,发生轰动网络舆论的“急转弯”新闻。自我放逐国外的RPK,在澳洲接受我国第三电视专访,发言推翻自己2008年立下的宣誓书(编者按:其实不是推翻,是澄清)。此举被网客形容为“犹如平地一声雷,炸响整个马来西亚的夜空,跌破许多人的眼镜!”


RPK反转枪口,痛批安华9月16日变天承诺,最终无法实践,连自己也不察上当,他指控安华已失去公信力。RPK埋怨,他受内安法令扣留,监禁于甘文丁扣留营时期,安华许下虚幻华丽、但无法落实的诺言,令他彻底失望。


对民联与国阵各打五十大板


其后,针对这次的突发事件,RPK撰文作出进一步解释。但民联支持者为主的舆论操手,几乎全部判定他“变节窝里反”,拒绝谅解其言论,把他“开除”出反国阵阵营,令他感到痛心疾首。RPK与民联决裂,引起网络舆论密切关注。尽管如此,RPK继续声讨国阵的失算,也对民联的政策错误作出严厉批评,两边各打五十大板,但各种抹黑标签,一再加诸其身上,令他百口莫辩。


RPK亲手打破流传几年的网络神话,严格来讲,他是从盲目倒向一方的政治立场,转而持有原则和坚持独立看法,决心成为真正中立客观的政治评论家。他自己从神殿上步下台,当初捧他上去的网络舆论,却大唱反调,也等于一笔勾销以往的良好合作关系。


网络表态后,RPK继续耕耘网站部落格。但明显的,许多读者留言都是抨击他,否定他的观点。这些批评者,很多早期都是跟RPK同声共气、亲密无间的一群。这也显示了,网络舆论的情绪化非理智趋向严重,还未达到思想成熟的境界。


近期,RPK也随着潮流,开设面子书与网友交流。无论如何,他在面书上的人气稍为减弱,与友人的互动关系松弛,因此只有大约5873个赞,表现只属一般。

 

5要点 看RPK是否再成网络舆论主流

有人问,下一届全国大选,RPK是否可以再创神话?即通过网络舆论建立影响力,尤其对中间选民,他的任何意见,可以成为投票对象参考指标吗?选民是否听从他,或转向支持国阵而非民联?或是坚定挺民联到底?

笔者认为,要回答上述问题,必须先考虑下列几点理由。

第一、RPK的网络创作具有局限性。他是英国殖民政府栽培的马来官员后代,从小接受英式教育,深受西方思潮熏陶,多以英文呈献作品,偶尔也有马来文博文。然而,对于中文源流的读者,除非驰走于两种语文平台,若只是单凭翻译,很难与他的论点共鸣。

《今日大马》网页,提供自动翻译机器功能,浏览者可启动中文阅读,但由于英文和中文表达格式,两者相差太远,自动翻译作品错误百出,难以让英文程度不佳的读者充分吸收,效果并不理想。

其二,RPK的文章,多数是以宏观视野,看待和评论所有政治课题。他长年人在国外,接收的国内资讯,多来自网络媒体的网上报导,并非亲眼观察,或是微服出巡收取民意,自然不够客观或全面。

其三,RPK利用的平台为部落格网站,这类表达意见的形式,在308大选大受欢迎。但辗转到第13届大选,却是面子书通行天下。此外,网上推特(一种发短讯的媒介)和传统的手机文字短讯(目前已进步到多媒体有图有声),仍然大行其道。这方面RPK失去主动权,处于不利局面。

其四,因为上面的第三理由,届临大选投票时,除非是紧急且火爆消息,很难动摇投票趋向。或许只有少部分的中间选民,认真考虑RPK的政治观点,作为投票取舍准则。

其五,RPK的撰文风格狂傲不羁,这与他的性格为人有关。他擅长说反话或是反讽,读者需要深层思考,才能领会文章背后的含义。因此,读者有可能接受错误讯息。譬如说,他可以离谱地高度赞扬民联政策,其实是说反话或反其道来唱衰,只有程度较高的读者才能心领神会。

结论是,RPK打破多年苦心经营、一手建立起来的网络神话,恢复一个中立网络评论家的身份。可是,网络普遍迷信神话,无法接受这种网络性格上的大转变,因此对他展开口诛笔伐,令他很不开心。

RPK下定决心,准备塑造另个平凡式的网络神话,但充满诡异多变的网络世界,允准他单枪匹马走到多远?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