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伊刑法动摇国本
网络演政治博弈

·2014年5月24日

 

5.05大选一周年,大马政坛热闹非常。网络向来都是政治寒暑表,也表现出事事关心的态度。灸手可热的伊斯兰刑事法课题,自然也是网络意见交流讨论的重点。各政党或政治集团,借此宪政课题,展开政治博弈,争取支持、贬低政敌。但因为课题的特殊性,虽然各有依据盘算,也各有软肋弱环,一时还不知鹿死谁手?


若认真分析,伊刑法绝不是如普通政策那么简单,最终可能动摇国本,危害我国长治久安的世俗民主制度,甚至严重打击商业和投资信心,大幅度改变各种族的生活面貌。因此各方面,无论是穆斯林或非穆斯林,都不应该掉以轻心。


伊刑法法案暂时搁置未了结


伊党中委会宣布,原本定在6月国会开会期间提呈私人法案,以便让吉兰丹州扫除实施伊刑法的法制障碍,然而该党已经展延到9月才提呈给国会。无论如何,这代表伊刑法的争论热潮,只有暂时歇息,并没就此了结。酝酿中的两场国会议席补选,都有可能让相关课题随时浮现。


伊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说,其党落实伊刑法的立场不变。虽然暂时搁置,理由却不容小觑,因为中央政府和丹州政府达成共识,即“中央政府愿意配合落实伊刑法”,组成联合技术委员会,探讨技术事宜和协调工作。如此课题再度沸沸扬扬,引起网络口水大战,只是时间迟早问题。


我们看到,传统媒体非常重视伊刑法新闻,经常都有大篇幅报道。然而,网络世界舆论操盘手,无论是专业或业余,纷纷借此课题过招,相互指责、炮轰、谩骂对方失策,反而失去焦点。到底什么是伊刑法?落实后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带来何种冲击?如何破坏世俗体系?这等重大的思考主调,却轻易的被吵闹声掩盖了!


矛盾之争没人占上风


网民参与讨论,基本上二分法,即痛斥行动党为伊党背书,无法以民联成员的身份,阻止相关国会法案投石问路;而支持民联的一方,则捉到痛脚,谓巫统也同意伊刑法,并成立技术委员会探讨可行性,因此也有共谋之嫌。这犹如矛盾之争,宣传战中,谁也未必占尽上风,谁也没有把握全力制敌!

此外,一些非政府组织加入战围,发动种族和宗教主义夹击,发表极端排斥非穆斯林言论,例如指“大马华人是入侵者”,恐吓反对伊刑法者。而中央政府也因为未制止,结果也成为民联支持者攻击的箭靶。


虽然有激烈争论,网络上却不会因为伊刑法,激起过度耀眼火花。这原因不难明白,伊刑法非突发性课题,早在1995年和1999年大选,国阵华基政党以“反对伊斯兰国神权政治”,当成再循环文宣选战主题,令当时替代阵线的成员行动党,难以招架,被标签为伊斯兰党建立伊斯兰国的马前卒,惨受非穆斯林选民大力唾弃!


依赖传统媒体的老一辈,记忆犹新。至于接触新媒体的年轻一代,早年网络通讯技术尚处萌芽阶段,所知有限。但今天网络攻势无坚不摧,破坏力惊人。若依样画葫芦,学当年一样以宗教课题喊“将军”,却不是那么容易得逞。网络带来的巨大变革,可见一斑。


网络舆论特性为,很难有单一课题,发挥决定性作用,产生瞬息间杀伤力。任何热门课题,发酵时间有限,双方都有足够平台,提出各种说辞,接受大量信息的网民,不难保持立场客观中立。当然,这是指一般而言,若只是寄望“懒人包”,快速消化新闻课题,也等于被牵着鼻子走,失去主见和判断,为反对而反对,或是为支持而支持,完全失去积极意义。


冷感网民不把伊刑法当一回事


冷感症网民也不少,无论在论坛或面子书,他们不把伊刑法当一回事。有的不知道伊刑法对非穆斯林生活形成多大影响,有的对女性的不公了解,也止于几张行刑照片而已。伊刑法属于思考型议题,但许多人上网却只追寻娱乐,认为事不关己,这是普遍现象。


伊党要推行“伊斯兰国”梦想,并通过议会民主方式达致,个中并无太大争论。这与行动党一向来主张,即“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一样,都是一种纳入党章的崇高理想。试想一下,伊斯兰国对于非穆斯林,如当头棒喝。而主张族群平等的观念,即使属于普世价值观,对土著特权的拥戴者来说,也形成一种重大压力。


如果网络上传达的反对声音薄弱,便很容易让伊党产生误解,以为伊刑法获得肯定。5月8日,马华于双溪大年,举办反伊刑法、保宪法大会,吸引约1300民众出席,发挥向来少见的动员效应。出席者都认同,不能让一个国家,出现两套管制法律,针对不同族群执法,必然会产生乱像。


不战而退要收复失地难如登天


网络意见清楚反映,马华弃战武吉牛汝莪补选,欠缺明智且打击参政形象。即使胜算不高,通过补选造势,可以为伊刑法扭转宣传形势,突破一点带动全线,或能重演2004年的辉煌胜利。马华新领导层上台后,声称转型变革逐渐获得华社认同,然而网络上,多任由民联支持者,主宰与垄断舆论走向,如今不战而退,以后要收复失地难如登天!


伊斯兰教徒对信仰执着虔诚,敬畏伊刑法和伊教教规,我们必须给以充分尊重。然而,若是漠视多元文化社会国情,先在一个州属推行,以后再扩展至全国,必然是大大影响全体国民,对现有的司法制度,带来巨大程度的伤害,国人也感惴惴不安!


穆斯林从原则和义务方面,有需要关注和落实伊刑法。但网络上的言论自由,告诉我们他们并非铁板一块。譬如首相署前部长再益,发表网络文章《狼真的来了!》,不讳言反对相关法律,理由是不合时宜,违反立国根本!人权工作者再娜安华(Zainah Anwar)著《别上伊刑法的当》一文,以妇女姐妹权益角度,震聋发聩地揭发真相!


我们期望,国内的宗教主义政党,学习或观摩原本保守的突尼西亚、摩洛哥等国,为何他们热衷建立民主宪政框架?但实施伊刑法的沙地阿拉伯、巴基斯坦、尼日利亚、苏丹和最近加入的汶莱,却成为反面教材,刻意推行与时代脱节的法律,显现不公义弊病?应该注重的宗教纯洁教条、诫命、价值观和原则,那里去了!


我们不妨看看伊刑法,到底有什么争论性内容?


1993年丹州立法议会通过的“伊斯兰刑事法II”,因为与联邦宪法有所冲突,因此伊党等待国会亮绿灯,希望以过半数多数票通过私人法案,让州刑法名正言顺落实,并无需以三分二票数核准修宪。


重大罪案可分为6大项


伊刑法中,重大罪案可归类为6大项目,即偷窃(sariqah)、抢劫(hirabah)、通姦(zina)、缺乏4男人指证下指责他人通姦(qazaf)、喝酒酗酒(syurb)和叛教(irtadad或riddad)。譬如偷窃,初犯者罪成切断右手,再犯切断左脚,第三次或以上冥顽不灵,将由法庭决定刑期,確保“罪犯”自省和悔改。


如偷窃罪的定罪条例,与普通刑事习惯法却有大出入。例如下列特殊情况豁免受罚:偷窃物价值低过一个价码、受害人没有妥善保护財物、偷窃物无价值、偷窃物为违反条规的酒类或娱乐用品、偷窃者是追债人、盗窃案于家中发生、同伙分配贼赃低过规定价码、偷窃者將財物归还失主等等。


其他的罪名,例如抢劫致死受害者,可被判死刑。若只抢劫财物,受害人无恙,惩罚形式包括切断右手和左脚,同时要做出金钱赔偿。至于通奸,伊刑法严正看待,若有涉及肉体接触,那么触犯者将受掷石至死。如果未有肉体接触,受刑人被鞭笞100下,再监禁1年。而缺乏4人证下诬指他人通奸,可被判鞭笞80下,并失去个人信誉,至到悔改为止。


饮用酒精品,伊刑法视为罪不可恕,无论喝醉与否,不计份量,將被鞭笞不少过40下,和不超过80下。伊教法庭只需要2名证人书面证据,或犯罪者本身宣誓认错,等于罪成受罚。至于叛教罪,顽固不忏悔者,可被判死刑,所有财产充公。


伊刑法不适用于非穆斯林,但若果案件涉及他们,到底如何处理?也是需要厘清的。无论穆斯林或非穆斯林社群,选择世俗开放的国家为国本,出现法律“一国两制”,必然会引起许多争端。不仅法律无法妥当推行,犯罪者也轻易因为各种规定,专走漏洞逍遥法外。甚至,某些惩罚出现违反常理,倾向残酷不仁,严重破坏我国国际形象。

丹州若成功推行引骨牌效应


林冠英首长虽然声称,槟州不执行伊刑法,也向伊党晓以大义,不要掉入巫统陷阱,这还是不够的。因为丹州一旦成功推行,必如骨牌论一般,其他的州属也相继沦陷,到时恐怕国内多数州属都法律宗教化,避也避不了。


如何有效的拒绝伊刑法呢?从一个最新的立法例子告诉我们,任何私人法案,可以提早被挡驾,免得通过后顿生祸害。


今年5月,槟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周,原本定于新一期州议会会议中,提呈一项动议(从私人法案修改形式得来),设立州变性人委员会与机构,专门处理跨性群体社会问题,包括拟定适当的州法律,以及教育群众远离歧视。结果,却因为行动党内部议员同僚拒绝支持,相关动议胎死腹中。


郑氏的动议见仁见智。但可以证明,一项争论性的私人法案,可以在提呈议会前,即紧急煞车。


伊刑法也可以在民联联席会议中,即因为其他成员党,如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坚决反对,提出内容不合理的地方,因而进一步带到国会前即被腰斩,也代表永久不必落实,以安民心。如果能够做到这点,证明民联的存在是值得支持的。


结论是,网络为伊刑法上演政治博弈,应该点出其违反伊斯兰教义、宪法精神、人权原则、公眾利益和社会现实的内容。与此同时,网民应该多鼓励政治人物,重视国民福祉,关心民生课题,让各宗教和谐共存,培养安宁和平环境,这远比执行小圈子的法制,来得更优先,也符合国情!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