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我是查理”模糊言论自由
文明冲突展现西方软实力

·2015年1月24


2015年伊始,传来巴黎《查理周刊》办事处,以及一间犹太人超级市场受恐袭消息,震惊整个网络界。网络坚持正义,难容这类血腥暴行,“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标签运动,马上填满整个网络舆论。而这样的虚拟对抗,带出一个讯息,媒体是否可拥有无限度的出版自由?即使诋毁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化价值的其他社会,也受许可吗?


《查理》受袭击,普遍受到舆论的同情加分。然而,她走出丧失多名漫画家、作家的悲伤后,却把受袭后新一期的发行量,从向来的6万份,提高至300万份,还推出“16种语言”的版本。更甚者,过去亵渎宗教的漫画,回锅刊登,试图再挑起不安情绪。这里面,是否有不妥当之处?


恐袭可耻可怕,造成无辜人命伤亡,不过为懦弱行为,必须受严厉谴责。恐袭无法动摇多数人的抗暴心理,但因为这样,打着维护言论自由的旗帜,以挑衅或嘲笑方式,对抗恐袭的幕后策划者,根本不符合普世道德观念,也辜负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即维护安宁和谐气氛,而不是制造另一种形式的恐怖形态!


言论不可不合理伤害他人


我们应该思考,暴力恐袭和言论自由,两者应该完全切割。恐袭目标为媒体杂志社,不代表言论自由也受攻击。这也不意味着,言论可以无限扩大范围,不合理地伤害他人。例如,枪手若是声称履行言论自由,散发受害者的摄录影片,那是滥用言论自由了。


另一厢,若是法国情报治安单位,加强监控潜在恐袭嫌疑犯,连累民众隐私受侵犯,如“棱镜门”风波一样,那是法国人权的重大倒退。


有人形容,巴黎血案,如同美国2001年的9.11特大悲剧,成为分水岭。9.11之后,美国人采取全球报复行动,假借反恐名堂,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却陷入战争泥沼,导致更多的伤亡,恐怖组织进一步壮大。美国支持的“茉莉花革命”,推翻一个又一个中东和北非独裁政权,也成功击毙《基地》头目奥萨马,但国际秩序越加混乱,“伊斯兰国”组织应运而生,何解?


可见得,反恐需要一些新气象,若是以暴易暴、以眼还眼,故意制造文明冲突,肯定是无法带来永久和平的!


1月11日,巴黎有3百万人上街游行,悼念遇害者,表达反恐决心。法国总统、政府部长、政界各派领袖、工会、媒体及各界人士,还有全球40多个国家政要,赶来参与其盛。长期势不两立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首长也赴会。而美国,策划主办2月18日对抗极端暴力高级领袖峰会,增添了不少热闹,却无法消弥紧张气氛。


网络世界,自然多数不认同暴力行为。但也有少数人,尤其是穆斯林社会,对言论自由受滥用不以为然,这类声音却受冷待,完全难引起注意。著名部落客拉惹伯特拉,在网媒《今日大马》的个人专栏《毫不留情》两篇评论中,提出警告,言论自由的大前提下,亵渎神明的罪行无法制止。


不能怀疑犹太人被杀历史有假


他表示不解,言论自由的标准何在?为谁所立?如欧洲人不能肩佩纳粹标志,不能赞成种族灭绝,更不能怀疑6百万犹太人被杀历史有假,却能够容许例如《查理》一般,任意侮辱其他宗教?


法国的言论自由课题,其实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


原来,法国的建国政治纲领,有个著名的《人权宣言》。这项宣言,追溯至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1789年大革命。宣言于该年8月26日颁布,其内容参考美国的《独立宣言》,采纳18世纪的启蒙学说,以及三权分立思维。其中心思想,环绕于国民的人身自由、安全、财产权和反抗压迫权,归纳为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成为许多国家的宪法,以及国际人权公约起草蓝本。


法国《人权宣言》,共有17重要条款。其第11条说:“自由表达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权利之一。因此,各位公民都有言论、著述和出版的自由。但在法律所规定的情况下,应对滥用这类自由,负担责任。”


《人权宣言》有2百多年历史,但法国的出版自由,过程可非一帆风顺。拿破仑时代,即查封所有反对党,或是独立派的报刊,甚至出现一句名言:“一张报纸,可抵三千毛瑟枪。”。上个世纪的二战,法国沦陷于纳粹之手。其后,戴高乐之后的几个总统的统治,媒体饱受压制。一直到80年代,法国才开始享有《人权宣言》第11条赋予的自由权。


可见得,法国社会,渴望得来不易的言论、著述和出版自由,所以才会有各种刊物泛滥的现象,包括以嘲讽宗教为卖点的《查理》。


在法国滥用自由可被惩罚


然而,法国人似乎忘记,第11条款的后部分说明,可惩罚任何滥用自由,伤害其他族群感受、尊严和纯洁的行为。据悉,法国基本上没有反宗教仇恨法令,无法对诋毁宗教者执法。


这也让我们思量,煽动法令维护宗教和谐,是否有一定的作用?


法国的某些印刷媒体,滥用得来不易的言论自由,没有任何自我审查。他们可能因为为了增加销售量,不惜牺牲宗教融洽关系。这样一来,最后必然会付出社会代价。《查理》挟着言论自由的名堂,刊登敏感内容,不理强烈抗议。其网站多次被骇客攻击,接收大量死亡威胁,就是不曾自我检讨。表面上无畏无惧,可是却把勇气用在不正确的一面。这样,形同坐在火药库上玩火!


法国穆斯林5百万人


因为地缘因素和殖民统治背景,欧洲拥有庞大的移民族群,不少来自中东国家。法国总人口大约6千6百万,多数信奉天主教,穆斯林社区大约有5百万人。绝大部分穆斯林,对于宗教受侮辱,虽然心怀不满,但也不会采取激烈反应。无论如何,仍有一小撮人,或因生活压力,或非法移民身份,受尽歧视和排挤,最终容易受恐怖集团所招揽。


攻击《查理》的兄弟档枪手,便是具有这种背景。他们受极端教义洗脑,以殉教牺牲为光荣。他们在国外受训使用军火,伺机杀人报复。假如,《查理》以负责任态度,用笔杆展开文明对话,或许可以避免一场祸害,也让恐怖分子,完全找不到行凶理由。


恐袭中,谁最得益呢?恐怖分子幕后人,军事实力不如西方国家,便选择民事目标,制造群众伤亡,散播恐惧气氛,如此得到廉价宣传。而法国排斥移民、仇恨伊斯兰社会的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其领导人马琳 • 勒庞,无疑从激化的矛盾对立中,捞取政治资本。这个时候,所有法国人,都是大输家。


一场恐袭舆论,也让我们看到,谁定下言论自由的标准,也敲定新闻角度何在?这肯定是掌握软实力的西方世界,他们引起宗教文明的严重冲突,最后让恐怖主义滋生,一直到失控地步。


“软实力”(Soft Power)这个概念,最早见于1990年,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小约瑟夫.奈(Joseph S.Nye)提出。针对美国能领导世界的课题,他主张国家除了综合军事、科技和经济等物质塑造的“硬实力”,也需发展以文化、价值观、思想意识形态力量,才能称霸世界。电影《名嘴出任务》(The Interview),摸黑丑化他国现任领导人,便是这类傲慢心态的代表作。

关闭孔子学院是文化歧视

据网络消息,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近日宣布,今年6月30日,永久关闭孔子学院。有关学院开办于2005年,属欧洲首所。大学当局声称,与中国已拥有不同层次的学术交流,学院的操作显得多余。然而若比较,像美国的美国新闻处、英国文化协会、德国歌德学院,却能继续存在,孔子学院却要离开,解读了某些形式的文化歧视。


早几年前,美国媒体评论,孔子学院为中国突出“软实力”,推广中国文化影响力的工具。他们认为,中国政府通过经济援助、派遣教师和遴选教学内容,兴建孔子学院,目的是宣传、输出意识形态,违反学术自由。由此,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呼吁,国内百所大学,即刻终止合作、取消孔子学院。


这样的心态和作风,证明西方世界,妖魔化其他文化,拒绝健康且正常交流,连温和儒雅的儒家文化,都拒于门外,更何况其他保守的宗教,如伊斯兰教?法国恐袭事件,也引发一个问题,西方政治学者亨廷顿,其所倡导的“文明冲突”论,是否今天果真灵验了?


争议性“文明冲突”论,提出者塞缪尔 • 菲利普斯 • 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1927-2008)。他代表政治学说保守派,被视为充满种族傲慢与偏见。他认为,新型的国际政治博弈,核心单位不再是国家,而是各不同社会的文明,或是文化价值观的矛盾对立,不再是一般的思想意识形态。


亨廷顿不讳言,伊斯兰或儒家文明,对西方文明是一种挑战。亨廷顿的学说之所以实现,因为西方社会的所作所为,强把自己的人权标准,加诸其他国家。尤其全球化及现代化趋势下,有了网络和移动平台,如虎添翼,大规模控制讯息流向,已经不再是大问题。

模糊反恐焦点扩大文明冲突

这样一来,社会演变,完全受有心人策划,新事物却未必是正面的,也无法如自然发展一般,趋向和谐共荣。换句话说,亨廷顿的危言耸听,一一化为事实,这是西方社会早就预料到的结果。以法国恐袭为例,《查理》大胆挑衅行为,引起严重的宗教对峙,最后付出惨重代价。如今,西方借用强烈的反伊斯兰情绪,模糊了反恐焦点,让文明冲突进一步扩大。


无疆界的时代,创造新世界秩序,必然是建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大同世界。我们追求言论自由,起码应该给各正派宗教,享有尊重和崇敬,一切批评言论,均有底线。而一些保守国度,坚持政教合一,世俗法及宗教法共存,我们也应该认同这一点。


追根究底,联系全世界的网络,正是到了分叉点,正确选择,才能彻底扑灭恐怖主义!网络该是传播仁爱友谊的平台,宗教狂热者诉诸暴力,自然罪无可赦。换成“我是查理”,也不意味所谓幽默嘲讽,可以把宗教当成讥笑材料,继续散播仇恨,这样世界就永无宁日了!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