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管制网络政府投石问路
社交网媒推行实名登记

·2014年8月23日

 

互联网极端言论风波不断,使各界人士深入思考,是否有必要放手,让政府严厉管制网络。然而,封锁或关闭社交网媒(社媒),这类削足適履建议,铁定无法获得舆论的一致赞同。网民有强烈渴望,要遏制网络不负责任言行,大家不约而同认可,设立实名登记机制,让网民以真实身份上网,或许可期望恢复网络正常秩序。


实名登记网络安全措施,政府投石问路,反应良好。早前,我国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试探性表示,网络滥用情况严重,政府有意封锁面子书或推特。结果引起一阵巨大抗议浪潮。隔日他澄清,政府并无意以极端手段,解决网络的口无遮拦问题。他承认,封锁社媒,并无法让肆无忌惮的煽动、伤害、诽谤或极端言论,完全绝迹网络。


沙比里表明,某些网络言论越来越不像话,政府需要收集人民意见,以决定下一步骤。他说,譬如面子书,我国以1500万个账号,居世界10大阵容内。因为接到至少2千宗投诉,这样的比率还算微小,所以当局不可能壮士断臂。


不能出而反尔审查网络


部长说,政府已签署多媒体超级走廊保证书,不能出尔反尔审查网络。此外,若要动手过滤内容,当局面对难题,即面子书伺服器设于国外,除非有关企业同意,否则政府鞭长莫及,无法做任何实际行动。当局的唯一做法,当存在任何争议,明显违反使用指南,只能去函要求面子书管理人关注。最后决定权,操在他人手中,对方也没有义务顾及我国国情。


有些人以政治角度,判断网络管制有政治目的。无可否认,民联早在网络开始阶段,即扎下稳固根基,所以政治宣传战占了上风。


这种情形最近有所改变,因为国阵一方,有迎头赶上的迹象。而首相纳吉本人,被誉为全球活跃于社交媒体领袖之一,其面子书粉丝超过265万人,推特跟随客超过200万,网络上颇有名气。此时,正是朝野大力发展网络势力的良机。


据调查数据,我国有1920万互联网用户,近乎98%使用社媒,其中又以面子书居冠。目前,除了中国、朝鲜、俄罗斯、敘利亚、埃及、孟加拉、伊朗、毛里求斯和摩洛哥以外,大多数国家都任由面子书自由发展,涵盖范围极广。全球的面子书用户,已扩展到超过11亿的庞大阵容,要与世界人文接轨,我国绝对不能否决面子书!


面子书发展利大于弊


的确,面子书的自由发展,利大于弊。众多网民生活中依赖社媒,当成最廉宜的通讯工具。而商业行销方面,面子书跃身为主要宣传平台,掌管推展商品开拓商机。即使是家庭娱乐,许多网民爱玩面子书附带的小游戏,有者免费,有者收费,也算是一种廉价娱乐活动。但是,若自制能力薄弱,便容易玩物丧志,带来种种社会问题。


众所周知,面子书其他方面的负作用,即鼓励网络偏激言论。除了一般的造谣生非,污辱其他族群、领袖或统治者,也包括传播一些敏感极端思想,严重破坏国家和平稳定。向来,圣战分子以宗教为幌子,欺骗年轻人加入圣战军团,展开恐怖主义活动,令治安单位感到忧虑,并全面监视侦测,但总有漏网之鱼。


近期,网络有面子书专页,或是某些论坛所设立的议题,旨在散播憎恨东马人的情绪,或鼓吹东马独立酝酿分裂,意图引起种族和地域冲突,这些危险动作,爱好和平稳定的人民,必须引以为戒。除了远离这类言论,也需要向当局告发,避免问题严重时,为时已晚矣!


近日,我国警方公开通缉10名网络罪犯,不过才成功逮捕3人,许多逃之夭夭。目前的网络自由空间太大,追查罪犯身份有难度。


少数人滥用言论自由


尤其国外登录本地社媒,乘机兴风作浪者,盯梢工作只能干瞪眼。网络上,不存在什么国际警察,或是国际法规,可以说毫无法纪。少数人滥用这种绝对的言论自由,产生许多法律问题。 


这是政府面对的左右为难局面,既要加强管制,却又无从下手!


大受欢迎的面子书或推特,若落实使用者冠以真实身份的条例,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呢?


目前,使用面子书易如反掌。首先,我们先得注册一个有效的电邮地址,再到面子书网页,填写简单的申请表格,决定自己的名字或界面,便大功告成。若有了实名制,键入个人资料后,还得让面子书与资料库(例如来自国民登记局或多媒体委员会)联系,核准正规身份,多了一道程序。


可别小看这道程序,以真实身份(可有化名)曝光,任何的面子书用户,发言前必三思而后行,批评必得要有理性,不然绝对难逃法律责任。同时,转载任何二手消息,用户也得谨慎小心,要不然等于与原犯者同罪。换句话说,网民一想到自己无法匿藏身份,便会循规蹈矩,不会随便制造口舌之非。


然而,这项措施说易行难。多年前,我国曾实行手机实名登记制度,属于前车之鉴。今天,许多人成功避开条规,毫无困难地开启手机帐号。而手机流动性极大,追踪真正主人身份,成功率不高。


一般上,社媒的操作模式简单,若能摸清使用者身份,再追查IP地址,便很容易追踪网络罪犯。但是,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登记行动严格推行,很可能涌现弊端,譬如让假身份过关,或是有身份证伪造作弊软件,骗过社媒的验证机制。另外,若利用特别电子设备,盗用密码,骑劫他人的宽频服务,或于公共场合如网咖、宽频热点等上社媒,情况更为棘手。

韩国推行网络实名制碰一鼻子灰


无论如何,实施社媒实名登记之前,我们不妨来看一个反面教材。网络先进发达的韩国,成为世界上首个国家,强制推行网络实名制,却在这方面碰了一鼻子灰!


2007年7月开始,韩国落实互联网实名制。网民登录35家主要网站(各有浏览量日达30万),凡要写帖、跟帖或留言,都必须呈上真实姓名、身份证注册号,经过验证之后,才能通行。2009年4月起,涵盖其他153家网站(各有浏览量日达10万)。最后,所有网站,无论规模大小,都受条例约束。


然而,将近4年后的2011年12月29日,该国掌管电信的单位宣布,逐步废除有关政策,也等于承认实名制失败了。


当初,韩国人民因为互联网冒现不少弊病,发生系列社会问题,所以才有管制念头。例如,著名影星崔真实,不堪网络诽谤,选择跳楼自杀。另一名少女,乘搭公共交通让狗只拉屎,污染周遭,结果被人肉搜索找出,饱受舆论压力而精神失常。许多类似侵犯隐私风波,层出不穷。因此,韩国管制网络,目的在于保护民众隐私,对付恶意网棍。


2011年7月份,骇客侵入两个大型网站,盗走3500万用户(占据将近95%韩国网民)的个人资料,将一切改观。数月后,再有一家游戏网站沦陷,近1350万个玩家信息外泄,引起社会一阵震荡。大量网络资料易于被盗,催促韩国政府下定决心,收回实名登记政策,以免民众个人隐私数据,再进一步受蚕食。


检讨推行过程,韩国政府发现,不少人想逃避法律,冒用他人身份注册,让实名制失去责任意义。而舆论附和反对派立场,即实名制紧缩网络言论空间,剥夺监督和批判政府的功能,让民主价值观开倒车。不仅如此,轮到韩国宪法法院宣判,相关政策违反宪法,无法防范网络滥用行为,反而产生不少副作用。


韩国的实名制失败教训,让人高度震惊,毕竟看起来完美无暇的制度,并非一道万灵丹!

可学欧洲国家设反仇恨言论法


针对管制方法,有学者提出,当局可考虑如丹麦、法国、荷兰及英国等欧洲国家的方法,即设立反仇恨言论法(Anti-Hate Speech Law),监督网络舆论。若发觉有人以文化、宗教、种族、国家分歧点,蓄意点燃仇恨怒火,或是意图侮辱抹黑任何社会群体,可受严厉对付。


其实,我国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233(1)(a)条文说明,若滥用互联网,把具威胁或攻击性内容,作为传播平台,可面对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12月,或两者兼施惩罚。等待和谐法令取代的1948年煽动法令,虽然过时,但还有一定的威吓作用。此外,刑事法典的509(污辱他人贞节),也是常援引的法律条文,对付网络极端言论。


缺乏的是有效执法


控制网络失序言行,我国所缺乏的,不是法律条文,而是如何有效执法,惩罚真凶,这在浩瀚的虚拟网络中,属于艰难任务。


2012年,我国政府动用3亿令吉拨款,提供200令吉手机回扣(后来提高至500令吉),让150万名年轻人,尤其是那些刚踏入社会工作,月薪3千令吉以下者,获得津贴购买智能手机,进行网上商务活动赚钱。此措施反应热爆,连累多媒体委员会网站全面瘫痪。然而,只提供智能手机物质,却没教育年轻人使用即时通讯软件的心态,这是败笔。


奔驰社媒无限言论空间,除了一部电脑,现在连智能手机也能胜任愉快。智能手机上网,使用数据配套,随时随地留言评论,制造大量的网络流量。不像有固定地址的桌面电脑,滥用智能手机,产生巨大问题时候,当局也不知何处找人。


每部智能手机,随备即时通讯软件,所以没有面书和推特,也不形成干扰。若实施严厉登记制度,却不包含所有社媒,是否会让网民转向换码头,投向其他自由开放的应用软件?或是只管躲在组群聊天,一样发表不成熟言论?这也是一个未知数。


管制网络最大的挑战,我国的教育制度,从小学到大学,似乎没有灌输正确的网络观念,培养正规的上网态度。所以,我们看到了,网民无法分辨网络消息真假,又拒绝从正统媒体中取得讯息。更甚者,有人以为网络上不存法治,可以畅所欲言,或是缺乏证据下,随时中伤他人名誉。这些,即使有了实名制,并无法让问题遇刃而解。


可以说,管制网络,需要许多斟酌或考量。原则是,必须多管齐下,并且尊重多数网民的意见,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方才避免于虚拟网络世界中,因为矫枉过正的措施,进一步迷失自己!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