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朝圣基金购地掀巨浪
商业机密网络无保障


·2015年5月23


国内政治课题热炒,网络舆论热潮不曾停息。此时,国内最大的执政党巫统,欣逢69周年党庆,因为网络泄密,掀起一场党内大风暴。朝圣基金购地风波爆发,姑且不论其正确性,一个事实为,网络的便利和通畅,让任何的商业机密,如纸包不住火,一一暴露于世人眼前。这样的演变,虽说揭露弊端,但副作用也不少,即个人隐私或商业绝密资料,变得脆弱无保障。


网络舆论,向来嫉恶如仇,凡是有什么霸凌新闻,如弱势个人或群体受欺凌,必然有大量网民,挺身而出,通过舆论“教训”犯错者。有时,却是矫枉过正,把人家的个人资料外泄,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现今也一样,许多社会政经话题,闹得沸沸扬扬,成为政治利器。揭密者,可以是其他政治人物,或网络上的隐匿者,带有一定的动机和议程。


朝圣基金购地风波,此事如何来由?


后备网站等时机执行议程


一个称为“基准评论”(The Benchmark)的部落格,于今年5月5日,上载一篇网络文章,成为风波导火线。这个部落格设立于2007年,平时不甚活跃,今年也只张贴唯有的一篇文章,显然是个后备网站,坐待时机执行议程。至于是什么议程呢?从其过去的资料反映,特定政治人物成为目标,连反对党的潘俭伟,也曾在此受质疑企业管理资格。


该部落格引人争议,不惜公布朝圣基金局系列内部投资计划文件(厚达44页),可追溯至四月份的董事会议记录。文件指出,大马朝圣基金局,有意在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un Razak Exchange)地带,购买两片土地,分别价值1亿9400万令吉(每平方英尺2860令吉)和5亿7800万令吉(每平方英尺3900令吉)。


朝圣基金局对此资料外泄深表关注,其副首席执行员拿督佐汉阿都拉,发表文告否认有关资料,只有第一片土地完成交易,实际价格却有差别,为1亿8千850万令吉,享有市价折扣率,並由专业独立估价师所估价。这片寸土如金的土地,计划建设40层楼公寓。最大争议点为,早前一马公司,不过以约4百万零吉的代价,从政府手中,取得同片土地拥有权。


屈服于舆论压力,朝圣基金局宣布,接受首相劝告,将售卖争议性土地,协议或在一周内完成,近期已有3位买家。转手之后,或能取得5百万的盈利。随后批评声浪不断,管理层再宣称,出售土地程序,更改为公开招标。但是,至少3名朝圣基金董事,身份与一马公司董事重叠,也让事件趋向复杂错综。


与此同时,面对沙巴巫统草根阶层,纳吉反呛,如果不是敦马胡乱指责,朝圣基金局凭此投资,可赚过亿。这样的说法,使到整个风波扑朔迷离,随时有不可预见的变数。更诡异的,因为课题不断发酵,巫统内部暗流汹涌,更多的真相,随时浮出水面。


是否涉及舞弊不由得我们判断


然而,土地交易,是否涉及舞弊不法行为?不由我们来判断。网络上的不少言论,却是指向这一方向,指交易有所不妥,有人中饱私囊,涉及内幕交易云云。却没有人去质疑,到底网上公布机密文件,与揭秘作证,是否有直接关联?有没有如此必要?动辄公布机密,而不是把证据交给执法当局?万一罪名不成立,是否等同网络抹黑,或诬告行为?


网络世界,商业机密无法获得保障,那还有什么社会安全感可言?很多人以为,部落格掌握内部文件,所以属于丑闻“吹哨者”,不犯道德或法律过失;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吹哨者法令,并无规定人人可随心所欲,公布任何的重要资料。这样的做法,让后续调查功亏一篑,或是嫌犯获得预警,及时做出应对行动。


假如真的掌握具体证据,如果志在宣传,大可把大概情况,置诸网络,让网民知晓。具体证据,则通过适当渠道,向有关当局投报,避免节外生枝,成打击名誉工具,也容易引起诽谤官司!与此同时,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正在调查一马公司帐务,若有心获得更多资料,可耐心点,等具体报告出炉。


有人说,警方以官方机密法令角度,调查有关风波,有欲盖弥彰包庇之嫌。这点不正确,因为朝圣基金局高层,事前向警方备案,指内部机密文件外泄。因此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组,从这个角度开档调查,未涉及未审先判的主观结论。后来,多位公正党党员报案,怀疑土地交易涉及内部利益,因此警方再增加调查角度,符合正常程序。


众所周知,网络上充满许多骇客黑客,以盗窃资料维生。他们可不像著名的斯诺登一般,为了社会公义而揭秘,反而将盗来资料,放在网络上拍卖,供偏门业者选择,充作诈骗用途。这些资料譬如信用卡号码、密码、银行来往函件等等,让客户的个人机密,暴露予第三者,使到后者为所欲为。


网络密件改头换面非难事


最近,异议网站《砂拉越报告》,公布大量有关一马公司,与沙地阿拉伯石油国际公司联营合约,引起网络轰动。一马公司回应,相关文件,尤其电子邮件,内容受篡改歪曲。在现今的山寨技术下,将网络密件改头换面,绝非难事。所以我们在相信指控之前,不妨问一问,讯息来源是否有公信力、可信赖?否则,还是抱着观望态度,把疑点利益,暂时回馈给受控一方,期待真相水落石出。


几年前,现任班丹区国会议员,也是公正党副主席的拉菲兹,揭发养牛公司弊端,涉嫌不当使用2亿5千万公款,引起新闻界高度关注,一揭闻名。但他的行为,引出案中案,因为蓄意泄露养牛中心客户资料,结果被控上法庭。


拉菲兹面对的原来控状,指他于2012年3月7日,公正党总部记者会上,向记者披露某间知名银行的来往户口详情,涉及国家养牛公司(NFC)、国家肉畜公司、Agroscience工业公司,以及公司老板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拉菲兹被控抵触1989年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第97(1)条文,一旦罪成,同一法令103(1)(a)条文下,可被判最高3年监禁,最高罚款300万令吉,或两者兼施。拉菲兹试图通过高庭及上诉庭挑战此法令是否符合宪法,但都被驳回。他现寻求上诉的最后管道——联邦法院,挑战此法令是否符合宪法。


从另一个角度看,拉菲兹是因为有银行雇员的协助,才能取得内部文件。假如这种说法为实,任何一个银行客户,无论是公司或个人,都有私人数据外泄的危险,引发金融安全乱象和危机。严重的话,经商环境信心动摇,可导致挤提,股灾或是其他经济冲击,损失的还是市井小民!


显然的,拉菲兹若是寻求2011年吹哨者法令的保护,他并不能先斩后奏,先破坏渲染,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可惜的,网络舆论,只因为他揭发丑闻,摇身成英雄而欢呼鼓掌。没有人认真考虑,其方法是否正确,当揭发别人的不守法,本身必得先守法!


例如,拉菲兹可选择旁敲侧击,利用间接证据如公司资料,佐证其指责。也能在国会发问期间,获得一定资料,方法有多种选择。窥视和公布别人的户头概况,并不明智。然而,网络舆论,一般只是陶醉于揭发丑闻后,引起的一阵快感,没有认真想到种种不良后果!


不得破坏顾客隐私数据


旨在揭发企业界的不当行为,得遵守底线,不得破坏银行及金融业条规,即顾客的隐私数据,以及其他个人资料,否则必须面对严重后果。银行金融业本身, 除了遵守法律,也应把持社会道德,避免无赋权下,泄露任何客户资料予第三者,充分保护投资和谐气氛。


即使是前首相敦马哈迪,以一马公司议题慷慨发言,引述的都是一般的新闻资料,并不热衷公布任何“内幕消息”,其言论反映锐利眼光,结合丰富的从政经验。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质问政府当初贱卖土地的议题,也没有过火。马来歌坛天后西蒂努哈丽莎表示羞耻,属抒发个人感受,总比情绪化谩骂理智。


玻璃市巫统主席兼首相署部长沙希淡,要求撤换政府领导人,以及官联机构人员,引起谣闻不断。巫统党内不断传出呛声,要求调查一马公司账目。伊斯兰党支持者充份配合,演出党员挤提朝圣存款的闹剧,使得整个焦点,集中于风波本身,忘记了其揭发手段,是否正确或符合程序?这是令人感到遗憾的。


其实,不仅是政府需要维护网络的金融资料隐秘,反对党也一样需要珍惜,否则身受其害。柔佛州行动党振林山国会选区联委会,其妇女组主席黄祥銮,也是林吉祥的特别代表,最近成为地区话题人物,原来她被发现,经已在2006年入穷籍。此时正逢行动党柔佛州联委会改选,各种人事纷争猜测,应运而生。

党内人士网络查询揭发

行动党中央宣布,黄祥銮已被停止党籍,她身份不凡,也是柔州中委会副财政,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的母亲。据悉,有党内人以网络查询方式,获得她的个人资料,适当时候暴露出来,令她措手不及,无法再做挽救动作。纳闷的是,为何已经破产长达9年,此时才被揭发?而且还如此巧合?是人格羞辱还是政治迫害?


还有,从法律角度,这是否影响其政治生涯,如参与政党组织,或是提名候选人参选的合法性?此风一开,将来会不会有类似情况重演,不断制造乱象?网络可以轻易使用金融资料污点,达到某些目的,任何政治人物都难以幸免。


商业机密,网络上无比脆弱,连带影响国家机密,也会冒着非法曝光的风险。过去有小六评估考试(UPSR)泄题,迄今无法查到源头,造成的资源损失,考试公信力受伤害,实在无法估计。这让人民思考,泄露任何的机密,肯定会为人带来不便,我们可否树立责任意识?先从自己做起,拒绝转载任何网络上,所谓的秘密文件内容。


若要获取资讯,可以有很多正当方法。网民就是要教育自己和他人,保护自己的隐私,也理性地拒绝,凡是任何通过不法方法,公布的所谓内幕资料,以免让泄密者得逞。记得,传播所谓的网络秘密,或是加油加酱转载分享,也有可能触犯法律。


无知不等于无罪。拒绝当网络谣言,或泄露机密的帮凶,是你我大家的责任!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