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 网络上隐藏的真相

 

·2012年12月22日

 

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公布《2012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报告,176个受调查国家当中,大马排位第54名,得分为49/100分,表现中规中矩。东盟诸国,此排名仅落后于新加坡及汶莱。而国际上,与我国同分的有捷克、拉脱维亚和土耳其。

然而,这个贪污印象(网络上有人翻译成贪污感觉/感知)数据,到底带来什么实质上的意义?网络作为舆论开放的平台,是否有教导读者明确分析和清楚认清,有关这个用学术界方法取得的结论报告,有没有存在任何谬论?如果读者照单全收,一不小心就会受误导,以为自己依据正确的资料作出批评。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简称TI),1993年5月于德国柏林设立,它的成立到落实,由世界银行前区域总监彼德艾根(Peter Eigen)所主导。它属于一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专门监察贪污腐败活动。从1995年起,该组织制定条规和调查准则,每年公布清廉指数,提供一个可供比较的国际贪污状况列表。

最初的名次概念,将多个国家按1998年清廉指数,以及由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制定的,关于1998年世界竞争力排名名单,分别列出顺序。然后把同一个国家,在两项列表上所处位置划线连接,显示贪污状况与竞争力排名的关系。反映的资料,让投资者做决策参考指标。

透明国际在不少国家设有有分支机构,定期与一些政府组织合作,共同打击贪腐不法活动。它取得指数的基本方式,即通过数个受认可的独立专业组织,从各国企业家、各国居民及海外移民、学术界和风险分析师等群体,展开不同的民意问卷调查、测验和研究,主要反映公共部门的清廉情况,并通过跨国比较,得出精准的排名结果。

国情不同引发争议

贪污印象排名孰优孰劣,总会引起种种争议。譬如有人质疑,资料收集过程中,把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并对比,极为不公平,毕竟国家文化和体制情况,大家都南辕北辙、很不相同。此外,贪污罪程度趋向复杂,单纯的受访者害怕受对付,故意提供欠准确和扭曲的回应,使到调查结果与事实,拥有相当程度的出入。

此外,受查国家数目并非固定不变,从最低2001年的91个,到最多2011年的183个,对长期参与调查的国家不公平。毕竟用民意调查方法,找出公权力是否受滥用,从而影响私人的获利,不同的国家处理方式有别,无法只看法庭案件审判结果,从而得出具体印象。

贪污层次有高低之分,高者如军火交易,低者如执法人员小数目贿赂,其中的差别很大。此外,有组织性和偶发性行贿,贪污印象指数都无法一一辨别。而贪污行径猖獗,有些甚至不以金钱利益进行,例如新加坡爆发的高官索性贿,换取批准采购合约案件,如何通过贪污印象来纳入统计之中?

然而,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主席拿督刘胜权揭露,有些吹哨者带有把当权者拉下马的隐议程。贪污印象数据最终报告,经常成为国内反对派攻击执政政府的有力工具。这往往与透明国际设立的宗旨,即保持无党派身份,共同建立国际反贪联盟的努力背道而驰。

因此,透明国际一向来坚持立场,从不揭露或调查贪污个案或领袖丑闻,只是以学术研究角度,提升政府公信力,遏阻国家内外贪污腐败行为。

政治人物能够意识积极意义吗?


反对党攻击执政政府的同时,我们不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各州的执政者,有无容忍企业间的贪污行为?透明国际由1999年起,公布行贿指数,按各国的跨国公司行贿,换取商机的普遍性作排名。自308之后,民联政府成功夺取工业重镇云集、以及庞大外国投资额涌入的雪兰莪和槟城,是否代表州政府对制造“贪污印象”,负起一定责任呢?

不能与往年的排名比较

从学术性方法学的角度,贪污印象排名,退步了还是进步?真的如此重要吗?

尤其指数公布之后,反对党领袖发表评论,网络舆论也随之起舞。他们的基本根据,是我国的排名逐年退步,证明贪污实况不断恶化云云。其实,透明国际的官方网站,在2012年贪污印象报告后面,呈上一篇附录,说明达致结论的方法论(Methodology),解释了普遍存在的比较谬误。

该方法论指出,贪污印象指数根据四个基本步骤:(一)选择资料标源(Selection of source data)、(二)重新衡量资料标源(Rescaling source data)、(三)聚合重新调正的数据(Aggregating the rescaled data)和(四)衡量不确定值报告(Reporting a measure for uncertainty)。这项统计符合科学精神,通过精密计算方式,反复核实,以得出严谨的结论。 

可是,透明国际强调,2012指数统计方程式,经过大幅度调整,跟往年的不同。引用贪污印象指数,不能把以往年份的国际排名,作为国与国之间的比较,因为基本年是从今年开始。换句话说,如果2013年的年份,排位非进则退,这才能反映一个国家的实际贪污印象。 

经过更改调查方式,贪污印象指数(CPI)设立 0-100 指数标准,0分(最贪污),顶分100(最廉正)。而今年,丹麦、芬兰和新西兰均获得90分,名列前茅。及格分数为50分,我国获得49分,刚好要跨门槛。

贪污犹如经济毒瘤,必须拔之而后快。这个过程,一切都是平坦无阻的吗?中国古代,虽说政令不行、法令不彰,造成贪污滥权横行无忌。可是种种社会改革,多以失败告终。北宋清官范仲淹,推动进行3个月的《庆历新政》;另一位政治家王安石,17年半雷厉风行《熙宁变法》,可是双双却遭受打击变法胎死腹中,显现要为贪污腐败移风易俗,极为不易。

我国经济自由指数上升

贪污印象指数,应该与其他数据同读,以让投资者有更明确的认识。例如,报章报导说,2012年世界经济自由指数报告中,我国升7级跃升第71名。这个报告,由民主和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与加拿大弗兰瑟研究所及全球86个智囊团,于2010年占全球人口95%的144个国家进行抽样调查,所获得的任何结论,也应该受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的高调关注。

经济自由指数获得显着改善,主要是据2010年,我国有杰出经济表现。当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公布新经济模式(NEM)及经济转型计划(ETP),激励经济活力,带来亲商投资气氛,所以顺理成章推高排名。

回到透明国际的2012年贪污印象指数,12月5日国际新闻社《路透电》新闻说,“阿拉伯之春”诸国,名单上都是低分国和扛大旗者。这包括刚产生首位民选总统的埃及(118位)、突尼西亚(75位)、摩洛哥(88位)、叙利亚(144位)和利比亚(160位)。这也清楚显示,国家民主化与肃贪效果,并不存在直接关系。

一个贪污印象指数,值得我们深思和反省。我们见到的是,网络舆论依然隐藏真相,继续成为某些政治人物的议程武器!

乱世用重典 只收一时之效

从上到下的社会改革,也未见一帆风顺。明太祖朱元璋,不惜以极端方式整肃和严惩贪官污吏。他下达三令五申,极力主张“治乱世用重典”,却只收一时之效。在朱元璋驾崩之后,腐败之风迅速反弹,使明代后期成为腐败王朝,难逃覆没命运。 

与此同时,关于反贪课题,我们是否能够接受具有创意的说法?例如联昌国际集团(CIMB)总执行长拿督斯里纳西尔,不久前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提议大马或应仿效香港和其他经济体,对那些涉及轻微贪污案的人士,既往不咎。此举将让政府在肃贪改革,避免来自既得利益者的重大阻力。

上个世纪70年代,在香港警队的严厉抗议和哗变后,港督麦理浩颁布“局部特赦令”,宣布除了已被审问、正被通缉和身在海外的人士,凡1977年1月1日前干下的贪污罪行,一律不予法律追究。麦理浩的这项“艰难决定”,如果在我国,是否有可能依样画葫芦呢?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