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反贪风暴揭政治现实
网络管治有舆论压力


·2015年8月22


一马发展公司风暴不断,衍生的议论,闹翻网络舆论界。网络揭露政坛实况,变化莫测波谲云诡。政治人物之间,可以化敌为友,也能瞬间变为陌路人。因为网络炒热议题,我们看到,朝野暴露真正面目,无论个人、政党或组织,大家为利益称兄道弟,也可能因为利益割席绝交。这个过程中,一些课题惨被消费利用,成为牺牲品!


立法管治网络估计反弹力量大


与此同时,网络带来社会重大冲击,立法管治的课题,再度浮上水面,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但是,若当局一意孤行,推动管治社媒和网媒措施,却低估非同小可的反弹力量,恐怕无法收到预期效果!


近期,反贪污委员会,身为特工队成员,挖掘一马公司内情,情节如戏剧发展,调查过程一度受到干扰。反贪会本身,有泄密嫌疑,受到政治部调查,查案官反过来受频密盘问,办事处受搜查,充公电脑和文件。两名资深高官,因为纪律因素,被调至首相署办公。后来调职令取消,但已足够在网络舆论,掀起一场令人瞩目的风波!


因为这样,反对党另眼相看反贪会。过去认为反贪不力,诸多刻薄微词、负面批评,这种场景一概不见了。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的多位代议士,公开表示同情反贪会,对其待遇和压力感同身受,反映政治现实的一面。可要知道,在一般反对党人的心目中,反贪会常与负面新闻挂钩。例如,6年前赵明福案件,以及关税局官员沙巴里坠楼毙命等,令该会饱受抨击,尚未获得原谅。


赵明福被平白消费六年


前民联的巨头,认为反贪会无法专业操作,信心信赖大幅度扣分。这次,反贪会受宠若惊,网络高调关注,情况令人惊讶不已。一百八十度态度大转变,网络舆论很少去讨论,到底原因何在?铁杆粉丝,为护航反贪会呛声,早已不说真话。只有醒觉性较高的网民,认为民联瓦解后,失去方向和抱负,有者质疑赵明福,平白被消费了六年......


赵明福命案,为前身民联骨干的行动党,与反贪会的主要瓜葛。今年5月中,此案庭外和解,反贪会与政府承认,录供期间疏忽致死赵明福,最终协议为,赔偿赵家60万令吉,负担6万令吉堂费,民事司法程序告一段落。赵家乘胜追击,要求警方进一步行动,以刑事罪提控涉及者,但迄今未有下文。


当年,赵明福为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助理。2009年7月15日,他被官员带返雪州反贪会总部,进行调查问话。隔天下午,却被发现从高楼坠下毙命。赵家和行动党代表律师,展开漫长的寻求真相之路,包括了调查委员会验明死因。过后起诉反贪会、其10名官员,以及政府,指控他们疏忽,致死赵明福。此时,双方关系闹得很僵。


2009年1月,反贪会法令生效,反贪会开始转型。吸取赵明福命案教训,该机构关注保全,拨出预算给装置铁窗、闭路电视和加强保安资源。凡是负责盘问录供的官员,重新学习心理课程,预防不测事件重演。这些努力,没有获得反对党的赞许。如今,却因为一马发展公司风波,反贪会仿若脱胎换骨,受到关注表扬,何解?


行动党对反贪会的成见,是否因为调职复职事件,获得缓和?且让我们拭目以待。这种转变不出乎意料,最近,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建议与柔佛州巫统建立盟友关系,条件是后者与巫统中央划分界限,令网络舆论哗然一片。


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拿督巴里,以及策略通讯组主任拿督罗海查,双双调职一事,随着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撤销决定,获得圆满解决。原本反贪会要调查SRC国际私人公司细则,如今不再受干扰,继续履行职责。


非常时刻成为目标在所难免


调职风波,难道两人没有犯错?他们分别触犯公务员条例,前者公开在网媒呛声“即使翻遍所有蚯蚓洞穴,也要找出幕后人”,言论激烈,咎由自取。罗海查则是接待外人,解释反贪会的立场,争取同情,在此非常时刻,难兼容情理,成为目标在所难免。当局收回调职成命,与舆论界一致认为,调职无法让人口服心服,不无关系。


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声称,两人调职,属于公共服务局的行政调动,无关警方调查。然而,反对调职的,包括内阁成员多位部长,而且当局俯顺民意,不见舆论赞许。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随后宣布,暂停调查反贪会,免被视为干预行政。这样的发展,让反对党逮到机会,不再把反贪会视为洪水猛兽,反归纳为同路人!


反对党人洞察,政府执法部门之间的矛盾、欠协调,或能够捞取大量政治资本。配合局势,在野党领袖组织团队,赴布城反贪会总部表态支持,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前首相署部长再益、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副主席三苏依斯干达、伊党沙阿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以及“新希望运动”筹委主席末沙布等人,阵容可观。


旺阿兹莎现场演说,强调法律保障反贪会地位,全国人民应该做后盾。她如此维护反贪会威严,这是过去不曾有过的情况。多起高调案件中,反贪会曾被讥为“无牙老虎”,或是专门捉江鱼仔、放大鳄。如今,这些领袖联合公民团体,力撑反贪会,不满警方介入泄密案,几乎有敌忾同仇、战线统一的气势!


8月3日,反贪会公布调查结果,首相个人银行账户,的确有一笔26亿令吉过账。不过,这是政治献金,并非源自一马发展公司资产。


舆论议论纷纷,要求首相交待前因始末。首相解释是,款项捐献人来自中东,他拒绝身份曝光。而且,有关捐献金,全部用在党务和人民身上,自己分毫不取。


管制政治献金朝野皆有同等责任


这样的说法,当然无法为网络多数所接受。但也引申出另一项课题,即“政治献金”,到底如何来管制?我们是否可以效法欧美先进国,以明确的法律条文,确保这类运作资金,不会受到滥用中饱私囊?其实,很多网民不知道,管制政治献金,朝野皆有同等责任,但过去却自行放弃建立完善、透明且专业管理体制的大好机会。


国阵策略通讯主任阿都拉曼达兰(兼任房屋部长)揭露,早在2008年至2013年期间,他任反贪局贪污课题特委会委员,曾经会晤各政党代表,以便共同制定政治献金清廉法律制度,但在野党反对下,结果胎死腹中。这点若是确实,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应该由各方坐下,商讨妥善方案,不是如现在一般,反对党一味指责政府束手无策!


首相挑战在野政党,一起公布政治献金源头。目前为止,除了行动党有积极回应,其他政党未有明确答复。其他的疑点,特工队原由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领导,他毫无预警下退休。反贪会宣称,新任总检察长拿督阿班迪劝告,特工队无需存在。这是否代表政府执法机构,存在严重的意见分歧问题?尚无法确定根源。


社媒制造负面恶劣印象


网络上,一马发展公司阴谋论满天飞。首相的官方网页面子书,谩骂声不绝于耳,即使要针对2016年财政预算案,征求民生关于房屋和城市生活意见,反应冷淡、谈论离题。网络带头制造的风风雨雨,使得首相有所感慨。他日前出席巴西古当区巫统代表大会,主张巫统应该有更多“键盘武士”,抵御社媒制造的负面恶劣印象。


他认为,社会思维全凭第一印象,与现实脱节。他承认,反对党于网络战场,占尽上风,只需要说服人民有疑虑,即己令巫统形象陷入困境。响应首相言论,管制网络的声音浮现。当然,若是这个时候,选择执行我行我素、雷厉风行管制措施,没有质询正派网民、网络使用者、网络商家等多方面意见,恐怕不易讨好!


新法令让滥用网络者无所遁形


政府决定,今年的10月国会开会期间,启动制定网络新法律。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证实,当局寻求修正《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以及《1998年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法令》。修改的法令条文,让滥用网络、意图推翻政府的网民,无所遁形。


政府表明,无意封锁网络,如对付《砂拉越报告》一般,或是关闭特定社媒如面子书、推特。无论如何,当局或有意效法邻国新加坡,管治所有网络新闻网站,要求他们申请执照,交出一定数目的抵押金,以及遵守出版规则。进一步的资料,预料未来数周内,即明朗化。


2013年年中,新国颁布互联网分级执照条例,规定新闻网站申请执照,缴付五万新元履约保证金。若有不符合国情的内容,网站管理人必得尽速撤下,否则面临严厉行动,包括充公保证金。但是,这是否能在我国生搬硬套?尚有商榷空间。如何不被扭曲为“钳制新闻自由”?如何定义反政府?还得需要高智慧方法,以及圆滑手腕来处理。


严厉管治措施,在目前的政治氛围下,不容易获得接受。特别是,反对党和公民组织强调,《1948年煽动法令》已经涵盖网媒。如今新修法,可被扭曲诠释为,维系执政党或国家领导人的地位,让网媒自我审查、循规蹈矩,不再“报料”,肯定不受欢迎。


政治现实暴露人民对巫统有“信任赤字”


我们都知道,互联网是个无疆界平台。网络舆论反对当局修法,甚至可以动用国外的力量施压,令当局穷于应付。人民公正党考虑,致函多媒体超级走廊国际顾问,兼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以及《财富》杂志评选的全球最大500家公司,利用国际巨擘商贾,以投资利商为名,要求当局收回管治行动。


马币猛跌,目前我国经济十分依赖外资,他们的意见举足轻重。这使得网络舆论,对管治有恃无恐。一马发展公司课题引发反贪会危机,暴露一个政治现实,正如前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形容的,人民对巫统有“信任赤字”(Trust Deficit),其实对整个国家政经大环境,也是一样情况的!


如此地复杂错综,这个时候落实管治网络,不合时宜、谈何容易?倒不如先解决迫切问题,尤其落实一马发展公司课题解决方案,加大力度尽快雨过天睛。此外,股汇市场下跌,生活压力增加,经济问题层出不穷。政府必须让人民温饱无忧,争取民心,再来谈管治网络,才是正确途径!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