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补选突出怕输文化
网络民主素质低落

·2014年6月21日

 

安顺补选顺利落幕,轮到足球世界杯吸引国人眼光。与体育比赛有输赢一样,安顺区国会议席补选,险胜者自然沾沾自喜,但不可被胜利冲昏头脑。落败一方冷静评估丢失城池因由,切忌受怕输文化蒙蔽。至于反映部分民声的网络,这一次补选舆论较量中,暴露民主素质低落,把政治当儿戏的问题,确实需要朝野双方共同努力克服。


朝野都忽略网络政治教育


有人说,许多网络的反常现象,多为民联粉丝的杰作,因为民联的网络工作出色,网罗到大量的拥护者,需要的时候大派用场。但这不完全正确,因为网络暴民,并不完全属于任何一方,随时可以改变政治立场。问题根源,在于朝野两大阵营,忽略网络政治教育,懒于灌输正确的政治意义,令网民不了解本身的责任所在。


补选网络战,显露两大阵营舆论风格。尽管网络叫嚣得理不饶人,把对方骂得一无是处。遇上投票关键时刻,或有其他因素干扰下,不但未能反映政治现实面貌,甚至引起其他选民的反感,平白失去中坚或游离支持力量。


补选的网络宣传战,出现不少所谓的暴力语言恶霸,专门爱惹是生非,挑衅政敌。有人为了宣传不择手段,假造行动室被人放火烧毁的故事,谎话轻易被正统媒体戮破,原来只是一起与补选不相干的火灾。有人还利用虚构照片角度,诬告候选人犯下性骚扰罪,手段极为卑鄙。


选举前后,黛安娜网络人气急升,但冒充其名的社交网站假帐户,不断发布虚拟消息,严重的困扰她。即使向面书管理人、警方和多媒体委员会投诉,希望杜绝这类网络山寨信息,但收效甚微。


痛骂投马袖强选民是“汉奸走狗”


补选过了,网络谩骂没有终止。不同的是,支持行动党的激进网民转移目标,剖析战绩为败选寻找代罪羔羊,也发出不可理喻的恶毒言论,痛骂投民政党候选人马袖强的安顺选民为“汉奸走狗”、只顾眼前利益的糊涂虫、腐败滥权的帮凶等等。另外也有人恐吓播谣,谓汽油或百货即将大幅度起价、消费税加剧生活压力等等。这些都暴露了他们的“怕输”文化。


可怜无辜没返乡投票的游子,被指因为放弃投票权利,误了政治大业。而胜利的国阵一方,难逃当箭靶,背上“使用肮脏伎俩玩臭”、“胜得不光彩”、“操纵和收买选票”等等莫须有罪状。对当选的马袖强人身攻击,类似极端言论层出不穷。


当然,口吐恶言的网民,并不一定是民联的党员,或是直系支持者。网络缺乏管制,有可能栽赃嫁祸的杰作,把账全算在民联身上,并不一定公平正确。且有些例子,属于不成熟网民的自发行为,个人借题发挥,发泄不满情绪。然而,朝野政治人物保持沉默,无视这类现象,等于纵容这些偏离正道的信息,成为网络舆论主流。


“红豆兵”对国阵展开网络攻讦


尤其是那些严重失控,到处在网络呼风唤雨的所谓“红豆兵”自愿军团,民联更应该划清界限,义正词严地拒绝他们的同情言论,以及像盲头苍蝇般的对政敌的网络攻讦。当然,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的个人面子书、推特或其他社交媒介,应主动的拒绝转载,远离这类象征素质低落的网络言论,并跳出政治角度,指正存在的错误观点。


许多网络民众,无法接受暂时的失败,忽略了政治乃长期奋斗的事业。即使是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屡败屡战,他于1999年当选和2004年卫冕安顺国席成功,却于2008和2013年连续两次落败,流失票可观。另个补选教材,2007年4月28日的依约补选,国阵大捷,后来的5.05大选,却以同样的票数失守江山,还“保送”丹斯里卡立当上雪州大臣!


行动党派系斗争严重


和肤浅的网络舆论不同,反而是一些民联国州议员,深谙内情,清楚看到丢失安顺的症结,并严厉批判行动党的竞选策略。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揭露3天助选期间,发觉组织散漫、动员力度不足、无法接触当地基层,派系斗争严重。折衷人选黛安娜上阵,却因为包装过度,与现实有落差,构成一道致命伤。


黄伟益回忆,计算选票时候,战绩从最后第二个票箱总成绩,行动党还略胜25票,然而最后一个票箱开出,反输238票,难忘间中的惊变。他承认败选事实非常苦涩。他也呼吁,伊斯兰党吉兰丹州领袖,正视选举结果,勿再固执不化、冥顽不灵的玩弄伊刑法课题,吓跑许多非穆斯林选票!


民联继承国阵“扯后腿”传统


网络面子书贴文,暴露行动党內部矛盾,派系过招激烈程度,不亚于对付党外政敌。有浏览丘光耀专页者,必有如此印象。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如同无牙老虎,对于维护党纪律、惩戒勇于内斗的党员,全然无能为力,因此种下败因。这类的扯后腿不良传统,不也是上届大选,执政党败走多区的因由,竟然由民联继承了!


网络有一个共同现象,任何的虚幻场景,无论是如何美好无瑕,对手如何面目狰狞,回到现实中公平竞争的选举中,有输赢很正常。若带有输不起的观念,不懂得尊重多数人投票选择权,这样的民主认识,毫无积极意义可言,也必然是不长久的。


槟城行政议员曹观友,以《谁没有输过?》投稿报章,指自己曾经1995年落败,无法保住彭加兰哥打区,3.08前两度于巴当哥打区败给邓章耀,被逼从商解决经济开支问题。他也理解,一些党领袖败选饮恨,打击沉重,造成他们失去政治理想,完全退出政坛,或回到专业领域继续生活。只有百折不挠的从政者,才有再度上阵的机会。


曹观友坦言,黛安娜身为巫裔,得继续面对巨大的内心挣扎,像任何一个行动党巫裔领袖必有经历。这类的经验之谈,有多少出自成熟理智的网民口中呢?也许他们之中,多数过于年轻,未曾体验过去的残酷政治,所以只管无的放矢、倾向低级言论,显示自己不学无术,根本没准备好在网络抒发政见!


网民过于主观偏颇


网络科技产品,具备自拍功能,使得与候选人摄影留念,或上载网络的风气大为流行。自拍心理作用,也等于满足虚荣心态,达到炫耀自我的目的。同样的道理,网民轻易获得机会,社媒上发表批评意见,如果忽略了事前做好功课,研究相关课题的来龙去脉,言论不是过于主观偏颇,便是误读而错误百出,接下来拒绝接受劝告忠言,便壮大顽固网络暴民一族。


网络上不少存疑,重复提出,其中就是为何没有重算选票的权利?仿若一切过错,都该由选委会来承担。原来,根据1981年选举(选举程序)条例,第25(13)条文规定,只有个别投票站,发出决定成绩的表格14S之前,任何一方的选举或计票代理,如果因为竞选双方所获得的票数差距,少于总票数的4%,就可以要求重算。


因此,尽管以238张微差多数票落选,已经过多个投票站的严谨监督程序,因此无法再要求重新算票,不然结果或有更多争议。据知,有7个投票渠道的票数差距,少过4%,但代理没有提出要求,也等于自我放弃权利。此外,选举法25(13)条例说明,倘若有效票重算,不包括坏票或废票,因此无法检讨多达543的废票。


网络有人质疑,选委会没有履行职责,确保计票过程透明公正,随时修正最后成绩数据,岂不过火了?

行动党选票少7千多张


网络舆论,多数注重行动党选举策略员王建民博士的意见,即怀疑补选总计算票数,与投票人数有落差,甚至比多数票高。然而,选委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辩驳,却在网络中形成低调。他指王氏疏忽计算,也责备行动党混淆民众,因成绩出炉当晚 ,该党查核数据的代表缺席,事后才出来呛声。


王氏提出数据,选委会公布选民人数4万242人,最后总投票成绩为4万619票,出现377票差距,比多数票238更更多。实际上,这是漏算了提前投票(392张),以及这个部分的废票数目。


安顺补选投票人4万236名,占67.4%投票率,总票数比起5.05大选时一举流失了7480张票,其中黛安娜的选票少了7千多张,马袖强的选票反而微增,击中民联的要害。然而,一场补选,不算是全国大选的民意寒暑表,下届大选还有数年时间,其中可能产生许多变化因素。安顺补选,地方情意结催化,以及策略应用得当与否,决定了谁当选,不代表所有的混合选区,将来都是双方的危险议席,或是以后凡空降的候选人,必输无疑!


网络上挑起的政治情绪,不断夸大渲染补选结果,引起人心惶惶,担心带来政治恶果,这样的杞人忧天属多余。


选民用废票表达无声抗议


反而,我们应该注重废票(普通选民543张和提前投票49张)所带出的讯息。投废票的选民,其实用手中一票,表达无声抗议,影响了最后战果,这也是民主的表达权利之一,犯不着受到谴责。而游子没有热烈响应回乡投票潮,也是应该受到体谅。选前网络煽动马袖强的“外人论”,却因为立据不强而宣告失败。


短期来说,安顺补选,或对近在眉睫的砂拉越州选,构成一定的冲击。如果网络依然故我,流于感性情绪化的宣传手法,必然会让其中一方吞下苦果。毕竟,“新部长效应”会比改朝换代的口号,足以打动寻求和平稳定、持续发展的选民。因此,民联不能继续沉湎政治蜜月期,城市区的胜选也非理所当然,必须要思索新的选举策略。


或许是网络制造的印象,游子家庭及年轻票源,依然是国阵的最大隐忧。安顺补选,我们也看到国阵的改变,例如摒弃一贯的派发大选糖果作风,不再胡乱承诺,避免滥发地方发展拨款。而民联更应该庆幸,郊外政治堡垒弱点暴露无遗,下次绝不能犯下轻敌大意,安抚内部不满力量不容忽视。


网络表现低能民主素质


如果说,Inikalilah的热情烧到了尽头,尚言之过早。我国的政治问题错综复杂,绝不是短期内可找到解决方案。回顾网络,空有政治亢奋,很想改革社会弊端,却表现了落后低能的民主素质,不符合成熟政治条件。参加政治竞赛,不讲君子礼貌之争,不遵守基本游戏规则,网络的主观意念太强,这才是令人感到无比忧虑的!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