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重典治贪须教育防范
网络冷漠如纸上谈兵


·2015年3月21日


贪污是环球重大问题,好比身体内的毒瘤,最后病发身亡,危害性不小。这种现象,反映经济社会黑暗一面,加重经商成本,制造贫富鸿沟。现在的网络社交平台,经常都有贪污新闻和讯息,贪污人物饱受舆论鞭挞。这也产生印象,贪污比起以前,仿若更为严重失控,贪污利益更为庞大,而打击贪污,几乎是束手无策,交给当局去想办法好了!

在我国,打击贪污用重典。表面上,是政府机构反贪污委员会(MACC,简称反贪会)的责任和义务。网络舆论的基本认知,认定该机构唯一作用,即对抗贪污。网民批评贪污课题,离不开反贪会的角色。但是,这显然有不足之处,因为2千余名的反贪官员,独木难支,怎么抗拒根深蒂固的官场贪污生态?


何况,私人界也有层次不同的贪污问题,亟待根除,以揪出害群之马。难道都依赖反贪会对付贪污邪恶,寻常老百姓,都撇开反贪的任务了?


业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去年9月开始,反贪会雷厉风行,侦破一个近年规模庞大、官商勾结的走私集团,逮捕40名嫌犯,其中28人,是关税局官员。过了1个月,又有“叛徒行动”,对付包庇卖淫、非法赌博集团活动的高级执法官,使得业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近期,反贪会“润滑油行动2”,逮捕35名执法官员及5名公众,他们涉嫌走私汽油、柴油至泰国。槟州也有24名公务员落网,他们涉嫌向盗版光碟集团,鳩收所谓的保护费。这些事例,表明反贪机构加大力度,全面打击贪污热点。


平时,因为贪污课题不断在网上喧闹,嘲讽当局反贪不力的网络,此时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表态。这种近乎冷漠无情的心态,传达了怎样的一种讯息?


当然,网络上不是没有突出反贪课题。中央反对党集团的支持者,经常对涉及政敌,国家大型议题紧咬不放,例如养牛丑闻,金马伦非法土地开发风波,以及最近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债务课题等。反对党不愿意突出反贪成就,捕捉大批所谓的“小鱼”,免得为政府锦上添花,这是可以理解的。


反贪实际行动需要所有人支持


可是,以平民百姓的角度观察,政府反贪的实际行动,需要所有人的支持。若不是如此,绝对会功亏一篑。即使我国拥有良好的反贪机制、完善的设备、专业的人才,无法确保完全削弱贪污势力。所以,民众应抛弃党派立场,官民努力,全力协助政府,建立廉政、杜绝贪污!


大马反贪会的历史,可追溯至建国初期。1967年10月1日,中央政府正式成立反贪局,几次蜕变,包括1973年由反贪组,提升为调查局。1982年祭上反腐败法令,反贪局升格为专业机构。2008年,政治环境和社会要求,政府部门全面转型,国会成立反贪会,提升透明度和独立性,并配合时代变迁,修改和通过2009年反贪会法令。


反贪会的讯息,可在网络上轻易取得。其愿景为,建立具有国际水准的反贪体系。目标除了以自由、透明和专业原则执法,也注重教育公众,传播反贪抗腐、人人有责的意识形态。反贪不是属于政府的事儿,也需包含社会人士的充分合作,例如举报贪污行为,自己远离贪污,尽责做良好公民等等。


令人担忧的为,人们普遍有反贪谬论。有贪污,必有施贿者,一只手打不响,人民的一些既成观点,助长贪污,例如以为经商必须付“买路钱”,逐渐演变成社会潜规则,发挥巨大影响力。尽管对贪污深恶痛绝,对贪官污吏定罪额手称庆,但说到自己挺身而出,当反贪会耳目或先锋,却不是每个人能够做到!


华社对贪腐还有某种程度的容忍


大马中华总商会属下的青年团,其廉正与防范罪案局,曾做有关“咖啡钱”民调。寻根究底,看华社如何看待贪污。报告出炉,打破一成不变的肃贪倡廉观念,显示华社对于贪腐,还有某种程度的容忍;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对抗贪污,需要更灵活多变的手法。如果网络反映民情,对于“抓小鱼”,或是清除身边的贪污行为,网民意兴阑珊、提不起劲。那么,如何去期望捉“大鱼”,为社会塑造浓厚的反贪意识?


杀鸡儆猴,严厉执法,并不是有效扑灭贪污的唯一方法。反贪会作为专业机构,比一般人,更能洞悉贪污根源。该会曾要求政府,修改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23条文,禁止内阁部长和州行政议员,所属直系家眷成员,获得任何工程或招标。即使开标表决时,以不在场避嫌,也无法合理化。无论如何,这项修改牵涉层面大,许多细节仍待解决,朝野双方均有一定责任。


有人提出,我国需要阳光法令,官员申报财产,让人民审视身家。认真来看,我国国情不同,还有多重因素,并不容易执行这项建议。要知道,即使在台湾和韩国,阳光法令也有不足之处,例如被执政党拿来打击政敌,定罪程序复杂耗时等等。


反对党应提私人阳光法案


反对党若是有诚意,不妨提出私人阳光法案,为执政党制造舆论压力。虽然,不一定可确保通过,但踏出基本第一步,让人民判断,到底反贪止于嘴巴空喊,还是有实际行动?


2009年,反贪会痛定思痛,大刀阔斧开始转型计划(GTP),让肃贪得以有效推行。据官方数据,这一年期间,174起投报案件中,有54%定罪下判。此时,当局严厉执行吹哨者法令,保护贪污案件证人安全。反贪会于办事处增设摄录机,防止如赵明福悲剧重演,亡羊补牢。


短短3年内,反贪会转型有成效。2012年,有5496项贪污罪案,75%解决,共逮捕701名嫌犯,起诉其中的313名,连国会议员和玛拉工艺大学院长,也难逃法网。总结定罪率,2009年的54%,跃升至2013年的84%。这个成绩,甚至比起国际标准的80%,来得标青出众。


反贪会要求成立贪污案特别法庭,2011年全国共设14所,专门处理同类案件。这项措施立竿见影,过去因为审讯冗长,引起弊端如证人失踪、翻供、无法记清详情等,导致反贪局败诉,现在这些缺憾迎刃而解。大多数案件,现在只需3天至7天审讯日,就能定案下判。此外,法官审讯同类案件,积累大量经验,间接提高法庭效率,可审结堆积多年的悬案。


推展团队和专业模式


转型之后,当局设立特别行动室,推展团队和专业模式,配合先进科技器材,简化申请搜查令的繁文缛节,快速且准确搜集证据,有效缩短调查时间。反贪会网罗各行各业专门人才,例如电脑精英负责追踪、会计人才处理账目疑窦等等,都有收获。


反贪会大权在握,难保自己机构内,良莠不齐,出现偏差,所以对症下药,设立多达5个独立諮询委员会,维系部门内的“审查和平衡”系统。这些委员会有肃贪特別委员会、反贪諮询顾问团、运作审查委员会、投诉委员会、以及法律事务和防范贪污委员会。重要的是,委员会成员来自执政党和反对党,也有社会知名人士参与。


2013年10月27日,反贪会宣佈成立“政府机构廉正管理组”,名副其实,专业处理和监督清廉风气,让人民重拾肃贪信心。反贪会计划,分阶段派出500至600名经验丰富的官员,驻守政府机构,树立廉政威信。大马反贪污学院,负责培训部分中级公务员,让他们接触反贪知识,提升部门廉正程度。


值得一提,有关官员有权越过部门主管、秘书长或部长,直接投报贪污行为,并采相关的执法行动。这种作法,对采购提升透明度,避开利益冲突等嫌疑,都有一定的帮助。这也就是说,反贪会的重点,除了执法,也重视监督、教育和防范。这推翻很多网民的旧有观念,以为当局对贪污案件,不闻不问,放任贪污猖獗。


众所周知,每年年杪公布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买贵了或是交易不当的管理弊端,不断浮现,引起巨大争议。网络舆论,每年这个时候,大事兴师问罪,已成常态。很多网民误解,这类案例其实跟反贪无关。依照公务员准则,以天价采购物品,却无法证明有利益输送,只能以疏忽失责,并非贪污罪名将主管问责。


预防比一味惩罚更实际可行


浪费挥霍公帑,让人民痛心疾首,官员只是犯下未遵守財政部指示,如此要根除弊病,必须改革行政体制。反贪会尽其职守,但不可寄望一朝一夕看到成果。驻守政府机构,监督官员,制造须守法的心理压力,这样的预防方法,比一味事后惩罚,来得实际可行,只是很多人不明白。


网民另外一种误解,以为反贪会有调查权无提控权,所以只是“无牙老虎”。这点,可从几个方面看待。即使是著名的香港廉正公署,一样没有检控权。这是为了符合民主体制,司法、立法、行政,三权相互制衡,免得一方权力过大。所以,案件调查完毕,还得等待总检察长的签批,这是程序技术问题,并不是反贪盲点。


网络上叫嚣发泄无助反贪


不可忽略的为,2014年贪污印象指数(CPI),我国排名有所改善。然而,反贪行动需要有始有终,无法一厢情愿。人民的回馈和合作,提供情报缉拿贪污者,才有可能反贪成功。否则,即使在网络上叫嚣发泄,也不会有任何帮助!


反贪会社会教育处负责人林锦新警监,今年农历新年前,接受本地报章《中国报》专访,点出赠予公务员礼品,需受一定约束。不过他建议,为了避嫌,商家若真的有心要感恩,发出表扬信才是最佳选择,令公务员受惠不浅,又能激励他们认真工作。


他强调,反贪会终极目的,並非捉人,而是扮演引导角色,教育政府部门或私人界,制定內部健全反贪政策。他呼吁民眾,挺身投报贪污行为。他也表明,反贪会以身作则,推行拒礼政策,出席活动直接取消赠送纪念品环节。这些重点,其实没有受到网络舆论特别注意。


这让我们思考,到底网络舆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反贪运作,难道是纸上谈兵,纯粹属于反贪会的任务和使命?维持廉政、树立新风,不论那个国家的民众,都期望这个愿望早日实现。我们华族有心肃贪,便得从旁观者、报导者的角色,解放出来,改革思想、嫉贪如仇,不要成为贪污帮凶,国家反贪大业,才能全面成功!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