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新闻观点维系话语权
网络暗藏西方软实力

·2014年12月20


网络媒体的新闻观点,普遍且公认对执政党不利,往往都是负面新闻,刊登得较大篇幅,社交媒体一呼百应;但若有任何正面讯息,却是低调处理,甚至没有几人赞许。最近台湾的九合一地方选举,国民党即深尝这类政治苦果。分析这种现象,我们可曾思考其背后意义?到底有谁从活跃的网络舆论中,坐享其成、获利甚丰,栽培一定的软实力?


从一个事实,可以找到答案。网络上,以大马时事动态为主轴的《雅虎大马》(Yahoo Malaysia),众多的新闻头条,总是转载来自《马来邮报在线》(MalayMailOnline)和《大马局内人》(Malaysia Insider)等网站。而不是由自己设立,有专业能力和知识的新闻团队负责。


依照共享协议,《雅虎》只有整则新闻取舍权,不准删改任何内容或图片。


《雅虎》获得授权,官网上刊登任何网媒新闻,当然没有什么不对。但这类网媒,通常为读者投其所好,报导偏重于国会反对党,也经常提出尖锐性问题,意图羞辱奚落执政党。网媒的新闻观点,向来以揭丑闻、多揣测的形式,严重偏向一个角度。而网络社交媒体,经常对这类新闻兴趣浓厚,热衷全文引述,所以容易产生反政府情绪。


为政府说话饱受鞭挞


如果有人留言,为政府辩护护航,反驳错误论点,就会被标签为网络雇佣军,为收取利益而开口。这样一来,为政府说好话,却要饱受鞭挞,结果造成网络舆论一面倒,很难见到平衡意见。此外,一些新闻贴文,并没有做到及时更新最新发展,违反网络的特点,即新闻抢鲜抢快,这可能是有关管理人未忠于职守,也有可能是故意的,使负面新闻长时间霸占页面,变相成反对党喉舌。


可别小看这种现象。国际知名网络巨擘,如面子书、推特、谷歌、微软等,可以把国内新闻部分,“外包”给受欢迎的网媒去做,自己专注把持、左右各种赚钱的网络生意。


统一新闻来源等于预设立场


严格来说,统一网媒新闻或评论来源,等于预设立场,否定全方位多重观点,对启发智慧判断,让事情真相浮出水面,肯定是没有任何助力。


长远来看,这样为节省资源,只管转载他人的采访成果,不亲身动手挖掘新闻,习惯养成自然,便会产生不善思考的一群读者。他们的浏览阅读水准要求,日渐低落,只要符合自己兴趣和意愿的,就可通关。说得好听,这样的新闻阅读习惯,具有个性化,但认真地观察,这已违反纯粹的客观中立的新闻标准了。


2011年10月,网络传出巫统媒体,收购《当今大马》网站的假消息。原来《马来邮报》酝酿转型,大展拳脚扩大阵容,有意购买数家网媒、部落格和国际新闻通讯社的新闻内容,《当今》也在接洽名单内,被误读为受财团收购。这揭示了,网媒之间有强大的商业互动。他们为了节省人力资源,或是拉拢已经拥有名气的网媒作者,不惜代价合作、达到互惠互利。


网络的兴起 ,对于平面媒体是一种严峻考验。即使涉足网络,将出版网络电子化,也难以确保获得可观回酬。商家要砸钱打广告,所能选择的网络平台很多。连网络国际企业、本地技术和电讯公司,都来分一杯羹,竞争非常激烈。以搜索引擎巨头《雅虎》为例,她以低成本转载网媒新闻,吸引大量浏览者,再向刊登广告的用户,征收一定数额的广告费用,稳赚不赔。


近期,大马报份销量审计机构(ABC),公布平面媒体销售数据,全部华文报的销量,面对程度不一的下滑,多份中文报发行量,下跌幅度近1%。但是,需要强调,这不意味着,报章的实际销量也减少,因为数码版读者群,正在稳健成长。这代表未来,媒体的实体销量和数码销量,或将合一计算,很难区别。


新闻阅读器让读者有更多选择


另一方面,网络新闻证实,美国已有许多新闻阅读器(News Aggregator)产品,供读者购买。用户可根据个人偏好,集合、推荐、或整理不同来源的新闻内容,不必拘泥于一家报社。


换言之,将来有一天,我们阅读中文报,只要付费若干,可浏览某反对党党报封面、国际新闻社的新闻版;不同报纸的地方版、副刊、广告分类等等,不再有单一来源。


网络巨擘对此,必定看到商机。他们以微少付费,购买报纸内容,把报章读者并入网络群众中,再招徕国际大机构大打广告。同时,他们凭着庞大实力,消灭潜在竞争者,垄断和推销自家产品。西方国家的公司,对于新闻“商品”,不难稍有动作,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新闻,过滤删除负面报导,即能强化“话语权”,扩大梦寐以求的软实力。


关键一词,在于软实力。网络讯息流通,推动全球化步伐,西方世界掌握尖端上游电脑科技,也会基于维系软实力,排除任何可能威胁思想,所以要把自己的人权民主观,引入网络之中,强逼所有网民接受。除了实体商品,西方国家倾向于输出“民主人权”,这是有历史可依循的。


犹记得,上个世纪东西方冷战时期,短波电台如《美国之音》、《自由欧洲》电台,日夜广播,执行政治议程,最后导致东欧铁幕国家政权瓦解。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斯诺登,引爆“棱镜门”超大风波,也证明美国缺乏信任感,利用网络互动功能,严密监控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侵犯个人隐私。


网络入侵潜移默化


和过去的硬性灌输不同,网络的侵入为潜移默化模式。《网络世界》曾在《过滤网络泡沫,恢复理智认知》一文中,提到一个“过滤器泡沫”理论。网络上存在各类舆论过滤器,提供个性化服务,或设立推荐工具,产生了回音室的效果,言论变成一言堂。这样,等于所有接触或讨论的东西,都是事前策划好,经过精心过滤的。


当网络只提供我们有限信息,便等于违反民主精神,否决公民多方面选择参与权利。有时候想看的东西,很方便地获得,但那些不想看到的东西,才是重要无比,却被网络排斥于外。要知道,一些网络过滤器,由网络服务业巨擘所控制,以突出一些商业品牌,或是控制消费心态,动机昭然若揭。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一项研究,排名前50位网站,如CNN、雅虎,MSN等,每个网站平均安装设置64个充满数据信息的“小甜饼”(英文Cookie,即个人信息追踪指示器),以得悉用户生活消费习惯、阅读记录,或是个人的喜怒哀乐项目等。这些数据大有用处,经精密分析后,可让“网络文化”侵略,轻易的进入每个家庭。


缺乏新鲜信息无法学习新事物


结果,有人的网络朋友圈子,越来越小,网络讯息范围,缺乏新鲜信息输入,无法学习新事物、新概念,这是有弊无利的。对于一些课题,网民失去从正面反面去度量,判断理解能力大大削弱。相对的,这些网络大型企业,代表西方世界的核心价值,软实力日益壮大,一直到所有网民无法抵抗的地步。


我们不妨把焦点,转向国外数项课题,看看一些受忽略的个案中,如何因为过度依赖西方垄断的新闻来源,产生恶果。


2014年11月,为中国宣布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一周年。这个捍卫主权决心的政治动作,过去一年内,不断在掌握话语权的西方媒体舆论,刻意渲染抹黑下,被当成挑战领空通行权,美日韩的“不承认”成重大话题。明眼人都知道,钓鱼岛区域存有领土纷争,日本方面的不妥协态度,才是问题的最大根源。


西方媒体没有提到的事实为,防空识别区也是一种空中预警防卫模式,向飞入区内的航空器,发出识别、询问、查证的指令,以策安全。而亚太国家如日本和韩国,也在存有冲突风险的亚洲东北地区,比中国更早采取相同的做法,设立本身的航空识别区。美国因为利益关系,通过媒体大肆报导,歪曲误导中国设立防空识别区的意义,对区域和平减少紧张气氛,并没有具体贡献。而美国是全球最早设立航空识别区的国家,在美国本土东西两岸和夏威夷周围设立。


预设找寻代罪羔羊


2014年3月8日,MH370马航班机失踪之谜,迄今未解,但西方媒体铺天盖地的偏颇报导,不必赘述。同年7月发生MH17遭击落惨剧,也离不开同类媒体,预设找寻代罪羔羊意识,榨取廉价且无情宣传。美国当局在缺乏证据支持下,第一时间指责俄罗斯和普京总统,支持乌克兰叛军犯下大错,撇开有西方撑腰的乌克兰政府,所应负起的责任和义务。


阅览西方媒体新闻的读者,不会知道回溯乌克兰危机,因为美国和欧盟合作,搞政变推翻民选总统阿努科维奇之后,才引起动荡不安,罪魁祸首是谁呢?乌克兰政府军,同样拥有受疑为杀人凶器的“山毛榉”飞弹系统,掌握国家制空权,而且事发前早有军机被击落。乌克兰有责任确保民航领空安全,或及时发出危险警报,却没有办到,是无能还是蓄意?


近期肆虐的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夺取至少7千条人命。我们解读西方网络新闻,可以拥有清晰印象,他们一开始即漠不关心。据新闻资料,美国首位被诊断感染的医生,不幸病发身亡后,媒体即大事渲染。三天后,西非国家塞拉利昂,官方披露单日有121个死亡病例,却被同类媒体掩盖,只字不提。


满脑子都是西方价值观


这种的歧视态度显示,西方世界并不认真处理,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的灾难。西方媒体留意,两名患上埃博拉的义工,经接受一种试验阶段的药物,结果病愈康复,即高调处理。但是,为何没有人关注或施压,质问有关药物为何没有大规模推介,抢在黄金时间内,挽救更多宝贵生命?显然的,药厂和其他方面的利益,才是西方的焦点。


纳闷的,之前埃博拉疫情早已失控,尽管病疫致命率高达50%以上,但因为未蔓延到欧美国家,西方媒体才懒得处理。难道非洲人的生命,丝毫不值钱?而研究多时的病毒疫苗,为何未能及时推出市场?为何财雄势大的西方集团,不见配合灾情,多加研发力道?这些问题的背后,让我们有很多思考空间。


这类的例子,举目皆是。网络暗藏西方软实力,这是无从否认的。我们若不懂得思考,寻找制衡之法,等到软实力不断壮大,利用网络无孔不入,全盘控制驾驭我们的生活,满脑子都是不合国情的西方价值观,那时为时已晚矣!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