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政治显波谲云诡
虚拟宣传可载舟覆舟

·2014年9月20日


网络媒体的崛起,大幅度的改变媒体生态。网络大时代,政治人物十分重视虚拟世界,重视一切与政治有关的社交媒体舆论,认为这才是王道,代表最基层的民情民意。而传统平面媒体,从过去的呼风唤雨声势,逐渐让出第4权的位子,或许有一天,完全退出政治舞台。网络世界,成政坛必争之地,只是水能载舟,亦可覆舟,很难看出鹿死谁手.....


林冠英责中文媒体 “欺善怕恶”


过去没有网络的时期,鲜少发生政治人物与媒体公开决裂。近期又一次,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发表中文媒体“欺善怕恶”的名言,与两个地方媒体组织扛上,但雷声大雨点小,闹剧草草结束。他在多个场合,剖析与中文媒体的恩怨关系,表示无法指望某些中文报成社会公器。然而,网络媒体较少受同等程度的抨击。


今年6月15日,林首长表明,雪州议会辩论伊刑法落实可行性课题上,有中文报支持巫统立场。8月爆发的槟州志愿巡逻队(PPS)执法风波,林首长表明,他在适当时候,会公布採取反志愿队立场、并间接“认同”警方逮捕行动的中文媒体。他与记者对话中,提到因為身为华裔首长,遭受媒体“欺负”。他促请记者,认清民意,不要做出错误判断。


这边厢,两个地方媒体组织,因为行政议员彭文宝的“高分贝”对话,引起一场舌战。原本应该与媒体排难解纷,做好公关角色的首长新闻秘书张燕芬,以及特别助理黄剑飞,也加入笔战战团。两个媒体组织,4天内发3文告还击,9月2日主办《还原真相,维护报人尊严》听证会。到最后,却表明“茶杯里小风波,双方均需负起共同责任”,虎头蛇尾收场。


政治与媒体不能随便撕破脸皮


风波反映,政治和媒体,存在互相利用价值,不可能随便撕破脸皮,以免以后相见尴尬。林首长与中文媒体的僵化关系,确实是烘托一些事实,自由尺度大的网络媒体,危害报章地位。这或者令某些人有恃无恐、过桥抽板,随时与报人交恶,一转头却能言归于好,变化颇大。报人若不是在网络具有一定影响力,还是避免得罪政治人物为妙。


今年5月3日,代表世界新闻自由日,林首长曾发言指,我国的新闻自由度排名大跌,媒体业者滥用出版权利刊登谎言,不尊重回应权力(Right of reply),正威胁着新闻自由。但马华的蔡金星回敬,说林首长经常恫言起诉媒体诽谤,干涉报章新闻标题,侵犯出版编采自主,禁止巫文《马来西亚前锋报》采访槟城州官方新闻等,这一切,也影响新闻自由。


网络媒体之所以受青睐,除了其威力,也是因为没有新闻自由的争论。多家网媒,拥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报导任何一方的言论。而社媒上,双方支持者,以大量文宣支撑己方立场,并寻求辩驳对方的论点。例如林首长官车违规泊车照片,便是由面子书个人专页炒作,网络舆论闹翻天,平面报纸才后续焦距。

网络可以是矛可也已是盾


网络改变了很多东西,如何通过网络媒体获得政治影响力,更是必备的坚锐武器,可以是矛,也可以是盾。


今年8月8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首相署常月集会演说中,提醒公务员,今年发生两起空难,教训了我国,要有全球思维,重视超级互联,寄望多重方向,多方面建立互靠关系。首相提到重点,全球网络化之后,如同一体,国人要以大气魄去面对任何挑战。


这层意思,正是网络政治中的精髓。兼为财政部长的他,近期也在巫统北根区会代表大会中,呼吁党领袖走入民间,解释我国的经济成果,例如今年第2季,取得瞩目的6.4%经济成长,支撑许多工作机会,与其他国家如新加坡(2.4%)和印尼(5.1%)比较,已是标青成绩。


首相也抛出一个问题:“有哪个国家,若生病去政府医院看病,只需付1令吉费用?看专科医师只付5令吉,可以问问在野党有没有此事!”言下之意,我国的卫生治疗系统,甚至比起英国的还要好。


首相明白,要扭转舆论的负面新闻,必须要强调自家的正面成绩,并且利用网络的讯息迅速流通特点,取得政治宣传效果。多少位国阵网军,从3.08和5.05吃过苦头之后,能够把持与首相一样的思维呢?


最近的事态发展,让我们重新再评估网络形势。网络政治宣传战,是否风水轮流转,轮到民联成为箭靶?而国阵真的可以一洗2008年3.08,2013年5.05,网络战役狂澜既倒的颓势?


纵观网络,还是如预期的一般,继续一面倒支持民联吗?其实,如果我们本着“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无错”的原则,不难找出一条脉络,推翻了一般的普通定律。最主要的因由,民联执政的州属,给了网络一个检视的机会。


期待民联有所表现 扩大批评视野


过去互联网舆论,注重揭开政治弊病,施加公民力量压力,对执政全国及全部州属(除了吉兰丹)的国阵,形成巨大压力。3.08政治海啸,民联成功一举执政5州,但2009年霹雳变天,失去该州执政权。而5.05,政治格局改变,民联3党各持一州,人民期待民联有所表现,也扩大网络批评的视野。


最近,民联执政的3州,各自有严重内部问题,饱受网民炮轰讨伐,一反过去网络独大的常态。“加影行动”后续,雪州大臣政治博弈事件恶化,都是民联内部制造的课题,与外界无关,也让选民看到人事弱点,与国阵执政时期,并无巨大落差。


马大民主及选举研究中心民调,与5.05大选相比,民联雪州支持率从50%暴跌至35%,这是当头棒喝。而伊斯兰党提名雪大臣新人选,爆发开明派和保守派的矛盾,人民不禁怀疑,民联是否准备好执政中央?达到政治稳定、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


政党可以因为利益而团结,但若各怀鬼胎,基本课题无法取得共识,那么,即使得到网络舆论的大力协助,也无法赢得多数选民欢心。更何况,现在的社媒群体,不断有各种质疑呼声,要选民认识政治真相,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蒙蔽。网络制造政治效应,可捧起一股政治势力,也可因为讯息的流通,让擅长打网络战的一方,冒着一夜间,失去中坚支持的风险!


持平而论,今年下半年,网络大大削减民联的势力。但在中央执政的国阵这边,内部问题有增无减,依然需要把握机会,战胜多个重大考验。那一方安然度过危机,必然在未来第14届大选中,稳定江山,政治前途光明一片。


对消费税课题朝野虎视眈眈


尤其要提到,牵制政治的重大经济课题。2015年4月1日,政府推展的消费税,属于决定性一环,双方必定虎视眈眈,力求在这个影响民生甚大的课题上,取得宣传胜利,再在大选中一决雌雄!


政府再三保证,消费税公平征税,许多必要物品和服务,例如医疗药品、基本生活必需品、公共交通等,一律减免税务。而一些物品,因为废除服务和销售税,消费税征收之后,价格相差不大。即将公布的2015年财政预算案,预料颁布一些惠民措施,协助低收入或弱势群体,免受生活成本提高的打击。


至于牟利、妄自提高价格的商家,等待的是《价格管制及反暴利法令》执法行动。然而,网络上普遍上保持悲观态度,许多人担心,消费税落实,津贴合理化后,造成消费成本大涨,通货膨胀连锁效应,不利人民日常生活。全国有1400万雇员,或许很多人面对入不敷出困境。无论是房屋、教育等开销水涨船高,变成富有者的专有品。


这些担忧,也显现在其他方面。政府指出,有30万潜在必须登记的商家。可是8月初,离开今年年底的截止日期,只有短短4月期限,只得区区2%,或是6031商家登记了户头。此外,重要的传统原产品如油棕、橡胶、燕窝等,市场价格纷纷大滑落,前景堪虞,影响消费情绪。如何化解不利局面,考验财政部决策者的智慧。


我们看邻国新加坡,1994年实施消费税,也是有一定的民心冲击。无论如何,该国起初定下税率3%,2003年调高至4%,隔年再上扬至5%,其后稳定3年,等到2007年再提高至7%迄今,逐步提升课税,民间有所适从。我国除了应该下调6%的税率,也该有2年宽限期,让小型企业,独资公司等,度过激烈动荡的初期改革。


也有赞成保留煽动法的声音


还有一个重大影响网民心态的政策,等待由《国民团结和谐法》取代具争议性的《1948年煽动法令》,后者近期频频受援引提控违法者。但若过于随便或选择性对付,例如被告多为民联领袖、社运活跃分子等,恐怕带来一定反弹。虽然,我国首相的网页留言栏,不少发言者赞成保留煽动法,是否反映民情的重要一部分,确实需要进一步的探究。


煽动法对付口不择言的政客,本来就不奇怪,即使言论自由的美国,也有类似法令对付胡言乱语者,以示对言论负责。但马大法律系阿兹米沙隆副教授,不过对雪州大臣僵局,与2009年霹雳州情况相比,做出专业学术评论,竟也吃下官司。此控开罪了整个学术界,呛声响彻网络社交平台,为民联带来一定的政治筹码。


最近,某网媒新闻从业员,报导槟城州行政议员彭文宝指警方待如罪犯的谈话,结果受逮捕调查。这也是需要纠正,以免网媒获得同情加分,转而对执法当局不利。网媒传播负面消息,效率惊人,媒体人若是报导错误新闻,若非有心犯错,理应要求他转当证人,针对提供虚假消息者,这才是正确的威吓作用。


上诉庭宣判赵明福案非自杀,死因可疑,网络反应多表示赞许,并赢回人们对司法界的信心。此外,总检察署有意检讨数宗煽动案件,广受网络舆论欢迎,这是正确之举。无论如何,政府的一切作为,都在网络上受审视,不代表必然受否定,也不是稳操胜券。网络政治,还是充满波谲云诡,很难测定最后结果。


无论如何,总结一句,虚拟网络宣传,无论是如何华丽无瑕,必须与现实政治生活结合,如此可载舟也能覆舟。网络上,追求和平稳定、持续发展、生活条件改善等的网民,比比皆是,善用这点心理,才是网络上的聪明人,最佳驾驭者!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