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天灾人祸考验民心
网络破坏大于建设


·2015年6月20


迩来国内外天灾人祸,层出不穷,酿成人命伤亡、财产损失,到处人心浮动、意志力受考验。网络上,不曾有过平静日子,舆论的风口浪尖,令一些普通的议题,其报道或讨论过程中,严重偏离原来方向,人们总是从坏处角度,评价一切功过。若是一开始,网民具有负面消极意识,必然浮现悲观情绪,最后结果,可以让担忧化为事实!


许多热门时事,如近日异常瞩目的一马发展公司课题,经过网络的引火煽风,一发不可收拾,趋向严重恶化。网络流言蜚语,毫无止境的传播,既摧毁事物原有良好印象,牵动社会的敏感神经。尤其,一些商业决策,需要考虑经贸环境、气氛,照顾投资人或贷款业者的信心,轻易的被网络舆论所破坏。长期的建设成就,如摧枯拉朽、不堪一击!


6月5日,沙巴兰瑙区发生里氏5.9级地震。有人无顾廉耻、乘人之危,制作天灾谣言,譬如放上照片,指震区多条公路损毁。


用尼泊尔地震照片鱼目混珠


实际上,有关图片是月前,尼泊尔大地震时期所摄。如此鱼目混珠、混淆舆论,但手法粗劣低级,一经对照,马上现出原形。网络幸亏还有行侠仗义、眼光锐利者,揭发任何的抄袭剽窃,以及无所不在的虚假新闻。


但是,有一些新闻消息,有高明“化妆师”的粉饰修辞,不容易看出破绽弱点,甚至可以喧宾夺主,成为正统新闻主流。当有人提出疑问,这类假新闻的幕后操纵者,就以“新闻自由”为护身符,反击任何不满声音。不难猜想,滥用新闻自由的人,本身虽然执着维护新闻自由,甚至非常在意我国的“新闻自由”排名,但到底是欺世盗名、蛊惑民心!


揭密网站如《砂拉越报告》,本着这种“言论绝对自由”的幌子,自导自演出虚假新闻。更令人难以接受的,一旦其新闻缺乏真实性,却不会受到舆论的谴责。这样的纵容行为,被视为传达一种讯息,即网络上某些人,拥有杜撰新闻的特权,只要其议程符合大众要求,可以不必负起任何法律或道德责任。


重温一项课题,可以加强我们的说法。


2013年的5月2日,还有3天即举行全国普选投票(第13届大选),《砂拉越报告》出现一篇“爆料”网络贴文,题为《机场空降》(Down At the Airport)。文中指控,大批的外劳,纷纷乘亚航班机“登陆”。转运地点,包括东马的亚庇和古晋,以便他们在西马“投票”,协助执政党获得选举胜利,情况极为“严重”云云。


煞有介事搬出机密内部电邮


文章煞有介事的,搬出机密内部电邮,声称来自亚航和马航,控诉来自“首相”本人的指示,目标设定为3日内,搬运3万外劳入境,冒充合法选民投票。此外,还有现场照片,显示大批巴士在机场等候,完成运载任务。文中,还对选举委员会,提出不公正的控诉,例如发出新身份证,让这些“幽灵选民”拥有投票机会。


当时,舆论对这篇文章深信不疑,有至少30万人次,按键“赞”(Like)。不少人士慷慨激昂留言、抨击有关当局不择手段赢选。有关捏造新闻,对相当部分选民产生情绪性影响,使到投票对反对党有利。后来大选尘埃落定,胜负已有结果,却很少人再认真看待这项课题。在野一方,对选举不公正课题,一贯来都有紧咬不放的态度。若是掌握确凿证据,断然不可能就此放弃炒作的!


再来最近例子,这家网站于今年5月30日,上载一则网络新闻,题为《独家消息:安华严重病症治疗权利受否决》,危言耸听,暗示安华健康亮红灯,生命危在旦夕。数天后,服刑中的安华,如期送入吉隆坡中央医院检查。院方指出,医药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并且可同日出院。可是,网络对此一片噤声,打抱不平的愤概之情,一夜间消失了。


依照同家网媒的新闻操纵手法,我们是否可以推理,一马公司整个事态演变,是否也同出一辙?


一马业务涵盖面广错综复杂


一马公司课题,如此错综复杂,主要是因为,它涉足的生意领域,涵盖国际经贸,涉及国内外公司、中介和代理等方面。任何的帐务报告,费时费日方能完成。此外,它涉及资金庞大、管理复杂的能源发电厂项目,必须依赖国外资金贷款支持。而我们知道,涉及的国外金融机构,放贷必然会小心翼翼,绝不容许沦为无法收回的烂帐。


一马公司拥有大量地库,任何买卖成交,土地价格浮动,轻易成为话题。所以我们看到,朝圣基金局的土地交易,加入政治渲染,立刻如星火燎原,引起舆论巨大震动。同时,也因为政治因素,对首相不满的党内外势力,纷纷表达猜疑和愤怒,容易挑起情绪,让人们感觉,一马公司很不简单。如此想象多多,最后市场信心丧失,最终“预测成真”,也就不奇怪的了!


近期,一马公司打破缄默,其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发文告以图表资料方式,揭示传闻失踪的420亿令吉负债概况。图表对比真正数额,以及网络流传的虚假数字。资料显示,该公司花费180亿,收购独立发电厂(须加上另外承担的债务60亿,网络流传120亿不正确)、17亿购买土地(更正流传数据21亿)、58亿财务开支,以及164亿投资开销,总债务约418亿令吉。


较早时,阿鲁甘达也表明,网络首先流传,指一马公司在新加坡BSI银行,存有现金,其实只是价值资产。而第二財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也指出,早前媒体指,一马与沙地石油公司设立的联营企业,有多达7亿美元现金,流入私人口袋,证实为虚假新闻,沙地石油公司已向英国警方,投报这项网络谣言。


债务问题须尽快解决免评级下降


5月26日,两位不同期的一马执行长,缺席国会公账会听证,再引起网络舆论震动。舆论纷纷猜测,两人是“做贼心虚”,所以才选择逃避,却不愿接受他们的理由,即有紧急公司任务,必须出国处理。第二财长承认,一马公司的债务问题,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可能引发经济评级下降,以及马币贬值。


他也说明,一马公司资產比债务来得高,经审查后,拥有达510亿令吉的资產。与政府投资臂膀不同点,她必须向商业机构取得融资,展开重点计划,包括策略性投资项目,如大型发电厂,这涉及庞大的资金筹集。换句话说,一马公司的商业风险,正如其他私人企业一般,也是客观存在的。


网络揭露引起回响,因素还有很多。其中一个,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基于个人理由,不满首相、狠批一马公司。这样的“权威”批判,让人们建立偏见,一些情节尚待解谜之前,让本来复杂纠缠,难让一般人弄明白的投资课题,一早就“未审先判”,以为铁定存在舞弊营私,显然与真实有巨大落差。


首相纳吉,不久前公佈《2014年政府转型计划》(GTP),以及《2014年经济转型计划》(ETP)的年度报告,提出几个显着的成效,如人均收入提升、国内投资持续增长、就业机会增加、乡民生活改善提升,成功消除赤贫等等。可是,网络就是没有任何赞许之语,有人甚至冷嘲热讽,不认同政府的经济发展成就。


网络质疑宇航计划与骗局挂钩


可以成为反面教材的是闻名全球的“火星一号”(Mars One),在网络舆论的审视下,如何从一项雄心勃勃的宇航计划,变成与搜钱刮财的骗局挂钩。


今年年初,网媒有人撰文质疑,“火星一号”(Mars One)是否可以实现?该民间计划,从全球数以万名志愿报名者当中,挑选出首阶段的一百人。他们预料在2025年前,参与其雄伟的登陆,以及移民火星旅程!主办当局,向所有参与者征收报名费。单单在中国大陆,就有万人报名,缴费总数10多万美元。


质疑者说,这计划未成行,已经征收报名费,虽然数目不大,但参与者众多,总数也很可观,很可能付诸东流。值得留意的,这项太空之旅,属于单程、有去无回。因为现代技术上,无法让参与者返回地球,只能在火星终老。


“火星一号”的主办单位,的确是一个非盈利基金团体,注册于荷兰,创办宗旨清楚了然,即建立火星第一个殖民地,初步资金60亿美元。其投资臂膀“星际媒体集团”,负责筹资推行计划,业务范围有市场开发、洽购媒体播映权、广告代言等等,与一般正常的企业相同。


这计划的创始人,荷兰企业家和科学家兰斯德洛普(Bas Lansdrop),身份并无可疑。他一直期望,全球售出电视转播权,克服资金难题,最后让登陆火星计划,无需政府或国家的插手下,如愿实现。主办当局也颇有诚意,推行初阶段的准备工作,例如完成遴选最后名单。


支持这项计划的,包括诺贝尔物理学奖得者,原籍荷兰的物理理论学家胡夫特(Gerard't Hooft)。但他承认,可能无法如期实现,或是需要延迟至100年,资金规模也要扩大10倍。而这期间,美国宇航局、欧洲太空署,其他国家的联合开拓太空计划,或许抢先执行了。


众说纷纭难免让多数人有成见


许多宇航专家,以及科学界人士,都不看好火星计划,等同“科幻故事”,实现如天方夜谭。众说纷纭,难免多数人也有成见,认为无法落实。权威宇航研究机构,纷纷大泼冷水,表明火星生存,困难重重。例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员,也认为模拟试验,人类呼吸系统无法支撑超过68小时。


有人认为,发射登陆器时间已接近,但一切都属于构想设计,具体工程还未推行。但我们不要忘记,上个世纪,人类的登月计划,也是在无数次的失败尝试后,才终于有“阿波罗号”13次登月。然而,即使到今天,还是有不少人认为人类登月球的照片造假,完全无视登月计划从一个梦想成为事实。


面对天灾人祸,人们需要稳定心态,坚决地接受考验。然而,我们看到的事实为,网络尽管发挥一些积极作用,例如救济赈灾,联系筹款等方面,聚集正能量。但另一方面,舆论无形的破坏力量,不容小觑,甚至可以把辛苦建设,摧毁于一旦!一马公司的遭遇,即是一项明证!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