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憎恨仇视主打政治舆论
网络因果摧毁良性文化


·2015年9月19


网络犹如庞大虚拟工厂,塑造各种新型文化,有些匪夷所思,带有因果规律。目前,整个国家笼罩于迷思状态,政治因素变数颇多,经济恶劣乱象交织,一切未见好转。这个大环境下,网络散发消极悲观意识,鼓吹憎恨仇视文化,充满负能量。这不仅无法解决各类疑难杂症,反而增添新的烦忧,未来的日子,还是摆脱不了政治烟霾困扰!


任何的政治开玩笑,或是嘲弄讥讽,都该有底线,知道有所为,也有所不为。最近的净选盟4.0集会,有示威者踩踏首相及哈迪合像,有扮道士“除妖作法”,有灵堂拜祭等等,这些离经叛道行为,与集会主题无关,无法受到认同。同时,为敌对者带来有利筹码。严重的话,引起种族、宗教和文化纷争,很难收尾。


民主政治推动健康竞争格局


当然,有些人指责,反对党领袖肖像,也面对不同场合示威者,焚烧、践踏或泼红漆抗议,极为不尊重。然而,民主政治推动健康竞争格局,若是有人用不正确方法,不代表己方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网络上的无政府状态,有些人以为,现实中也必然如此。


灌输根深蒂固的政治憎恨报复观念,与华人传统儒家文化相悖,此风不可长也!


多少个华人同胞,能够容忍街边设灵堂、公然拜祭在世者、改头换面冥币,试图把某人贬低抹黑?这是华裔所需要关注的,即使如何的不满愤慨,也不该以这种不正当的方法表现,透过网络散发出去,令负面影响力,一发不可收拾!且带来因果报应!


网络盛行憎恨仇恨文化,已有先例。回溯2013年农历新年,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身着红彤彤唐装拜年,但网络描述其衣饰和图案,属于不吉利的寿衣。首相出席工商界新春大团拜,接受墨宝作品“纳吉创新猷”字样,该“吉”字写成从“土”不从“士”,被网络诠释成,有大凶之意。


这样的误读本身文化,不解习俗、文字艺术性,让首相蒙上不白之冤,也为网络掀起口水风波。归根究底,这都是因为憎恨文化发酵,产生对文化礼俗的无知。过去有白包当红包、宗教灵车运载礼篮等风波,涉及其他非华裔态度,也让华裔深感受辱。其实,若是无心过失,不必网络上大事渲染、张扬,甚至要讨回“公道”,这等要求不合理。


负面能量释放引来反弹


反应过敏,使得他族觉得,难以理解华人隐喻文化,害怕随时触发地雷,引起不悦。我们都知道,由于网络的流通特性,凡是新颖、幽默、博笑,与时事课题有关联的宣传点子,即使巧立名目,违反道德或专业准则,也能在网上疯狂传阅,带来不少的浏览人次。可是,相对的此消彼长,报应循环不息,一个负面能量的释放,也必然引来另一个反弹。


我们看到了,净选盟4.0大集会,时间拖得太久(34小时),参与人数众多(巅峰时期超过10万人聚集街头),主办当局即使三令五申,却无法阻止一些未经批准,个别的伤害全体形象行为。除了践踏肖像、还有人装扮道士、阿拉伯佬、大只佬等讽刺造型。也有一些有意无意,破坏建筑物或公物,喷洒油漆污染墙壁等不法行为。


错误示范引发红衫军大集会


这等少数害群之马,错误示范动作,结果在置诸网络后,看在有心人的眼里,成了绝佳的煽动材料。916红衫衣大集会,就是把相关课题,形如种族冒犯、宗教丑化贬低,意图挑衅穆斯林马来人,上街示威。当然,只有欠理智冷静者,才会响应起舞。但只要拼凑一定数目的人士,聚会街头,情绪可以战胜理智,刘蝶广场风波即可证明。


最近举行的世界杯和亚洲杯入选赛,我国对垒沙地阿拉伯,万余名观众中,有100多人闹事,投掷烟雾弹入场,中断比赛程序。他们既无法改写战败事实,也连累足总受严厉处罚,为足球史增加一段国耻。套用在网络,因为少数人的不成熟举动,未受到多数人的制止。事情恶化失控,产生两败俱伤的局面。


再有一项例子,今年的国庆游行庆典,有面子书照片指,游行队伍中,仪仗队操舞的大面积国旗“倒反错置”。许多人信以为真,有者还离谱宣称,首相该负起责任。后来,有平面媒体人网上搜查,得出结论是,领执国旗,若是水平线横向,只要求星月向前方即可,并没有不尊重。重要的是,国外的游行队伍,也是如此处理的!


先入为主照片内容 成为 网络主调


小小的无知,拍照者只顾拍摄特别角度照片,拒绝怀疑、求证或谨慎批评。不少网民,搜集更多相关资讯前,自以为是、自作聪明,添加错误图片说明。大部分网民,照单全收,拒绝深入思考,结果以讹传讹,让错误掩盖真相。更糟糕的是,即使有人更正澄清,先入为主的照片内容,还是网络的主调!


像这类未事前求证的错误,不断上演。没有几个错误制造者,认真反省道歉,或是负起社会责任,教育网民明辨是非。不少网民觉察,即使网络漏洞百出、麻烦不断,当局多次恫言严厉管治,但任何的网络法律,执行起来知易行难。使用一些技巧或手段,能够逍遥法外。肇祸者销声匿迹一阵子,又故态复萌,当局徒呼奈何!


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曾进行《2014年手机用户调查》。报告揭露,从2013年至2014年短短一年內,智能手机用户就从37.4%,增长至53.45%,成长幅度达16%。与此同时,用户大量使用免费手机应用程序,如通话及发微信,而需付费的短讯(sms)用户,大幅度下滑36.1%,淘汰是迟早问题。


这说明了什么?移动平台成为沟通主力。这也是说,已知的三权(立法、司法和行政),有第四权(传统媒体)以外,如今加上网络社媒、网媒和其留言区块,足以构成第五权度。然而,这个新势力板块,若是让挑衅情绪,以及仇恨意识充斥,必然有不良后果。


我们现在,就是等着收领种种报应。


净选盟4.0网络内讧议论憎恨文化反扑


最近,继净选盟4.0大集会落幕,网络上出现一场内讧议论。因为客观原因,不见主流中文媒体报道。两派人马,从开始的隔空交战,恶化至偏激谩骂,这是憎恨文化的反扑。网络上,说好的自己人互动联系、交流学习,演化成互相呛声、审判判罪的平台,经成为一项反面教材!


行动党身份特殊的“普通党员”丘光耀,向来桀骜不驯。此次与超过10名,所谓的网络时事评论员,或是冠以称号“文人派”决裂。后来,因为有社会运动分子介入斡旋,暂时告一段落,但只是表面平静。尽管丘氏面对来势汹汹的攻势,其面子书上,拥有超过26万余铁杆粉丝作后盾,丝毫不见处于下风。


原来,丘光耀与一名网络舆论员有心病,后来不断贴文,指责集会4.0筹备不当,羞辱义工的海报设计差劲,百万义款用途忽略舞台、灯光、音响等拨款。这也暗示领功,称自己的登高一呼,为网上筹款带来决定性突破。


有舆论员反驳丘氏,却被他嘲笑回应,称呼如“SOP文人”、“熄灯报人”、“帮闲文人”、“抽水者”等,引起众情愤怒。其实,这些时事评论员,经常骑劫时事课题,评头论足,对他人尤其是国阵领袖,也有类似的形容字眼。如今却觉自己“受羞辱”,为了自保,发动集体行动,杯葛丘光耀,连庇护他的行动党也遭殃!


大火烧到自己身上才感觉肉痛


这班没有民意的舆论人,对丘光耀给他们的一般称呼,如同羞辱、践踏尊严,回敬丘氏属于“鸭霸”。其实,他们体现双重标准,因为之前丘光耀推广政治中伤、人身攻击的粗口宣传,鲜少有人挺身阻止,或是与他划清界线,不相往来。这次因为大火烧到自己身上,方才感觉肉痛,这是矛盾主观的反应。


网络无人管治,舆论辨析,根本无法遵循固定规则。平时过于纵容或旁观,让丘氏的网络版图扩大到无法控制、无从制衡的地步,咎由自取。脱序行为,令许多文人自食其果。


网上,有人反击丘光耀,标签#拒绝丘光耀#、#杯葛纵容丘光耀的民主行动党#。这样的后知后觉,对于擅长打网络战的丘氏,以及他背后的行动党宣传团队,根本无法构成任何威胁。何况,以理性逻辑辩说,未有从政经验的文人,未必是行动党的对手。说到感性煽动,一般文人的经验和能力,更非常有限,无法化成网络人气。


文人集体老羞成怒,向丘氏的大靠山,即行动党发出警告。若对其言论行为,沉默以对、视若无睹,将不会支持或参与行动党活动,也不支持行动党旗下的大选候选人。这种行径非常可笑,因为个人的恩怨,与政治江山无关,也不会动摇选票基本盘。如果有胆识和度量,不妨选择直接参政,实质世界和虚拟平台,根本为两码子事!

网络乌烟瘴气 网民缺安全感

我们也要了解,网络之乌烟瘴气,主要是网民缺乏安全感,例如,他们不惜一切,将面书染“黄”,贴上支持净选盟集会的大头照,不想自己被潮流遗落。另外,也要掩饰他们内心的不安、忧虑、惊恐等不良情绪。所以,任何有关憎恨仇视的网络信息,容易引起注意,也深怕落人后,纷纷转发给他人。


今年8月,本地民调机构默迪卡中心(Merdeka Center)公布调查,主题为“中庸大马的深入探讨”,调查对象有1024名成年人。大部分国人选择相信执政者,并且愿意牺牲个人自由,换取国家稳定。有70%认为,政府应该过滤敏感争论性课题,以及监督一些压力团体,以免破坏和谐精神。言犹在耳,即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同期,本地社交媒体研究中心(Politweet)调查显示,推特用户对首相与一马发展公司,看法非常负面。而不靠谱的,大部分人把令吉贬值、生活费高涨、经济恶化等,怪罪首相本人。26亿政治献金事件中,政府难以获得信任。调查对象不同,意见也大相径庭,为何如此?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因由!


今年第58届国庆日,主题为“同心一意”(Sehati Sejiwa)。网络舆论,也有互通声气,大课题上共识认同的作风。但因为有了憎恨仇视文化,让种瓜得瓜、种果得果,因果规律循环不息!良性正面文化,难以找到立足点!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