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胡乱批评难解社会病态
网络爱心引发观点冲突

·2014年7月19日

 

我国网络舆论,最近因为一道议题起纷争。对于城市流浪汉、乞丐或露宿者,提供粮食或其他方面的援助,施舍和受惠者是否有罪?而我们是否应该为了要建立一个干净、整洁和安全的城市,需要肃清这一类的边缘人物?网络普遍上的思考方式,倾向于流露同理心或爱心,却不会从理性和长远方面,协助解决棘手的社会病态。


部长建议对布施者罚款


今年7月,我国的穆斯林刚开始神圣的斋戒月,宗教气氛浓厚。而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此时宣布该部门政策,即禁止公益厨房组织,在吉隆坡市中心范围2公里内,免费派发食物。与此同时,他宣布当局或考虑在执行標准作业程序下,向以食物或金钱布施者,处以150令吉的罚款。随之经讨论后,派食禁令延至开斋月后才执行。


其实,《1977年流浪汉法令》下,早就有这类的法律条文,如今当局打算严格推行,掀起极大争议。网络出现排山倒海的批评,矛头直指东姑安南,抨击他缺乏人情味有违良知。风波扩大,惊动首相发表推特关注,要求部长与相关慈善派粮组织对话,力求双赢局面。


饱受舆论压力的东姑安南,通过网络社交媒介解释,他本身自从14年前,即诚意协助首都的流浪汉。他补充,给予流浪汉协助,并不是问题,但提供的膳食方式不当,可能会污染环境卫生。有鉴于此,他表明直辖区部联合吉隆坡市政厅,以“一站式”概念,提供流浪汉合适安顿场所,包括处理宿食、医疗卫生、娱乐设施、洗衣服务和向福利局登记手续等。


要购买店屋改造为收容所


他也宣布直辖区部的计划,即购买隆市哈芝泰益路的4间商店,建造成流浪汉收容所,配合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共同解决这久悬的社会病态。明显的,他的出发点旨在减少行乞文化,让无家可归者自力更生,与“冷漠无情”、“不知民间疾苦”等形容词,完全扯不上边。


我们知道,网络虽然虚拟,基本上还是坚持爱心爆棚,所以温暖人心的事迹都大受欢迎。2012年年杪,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上,一名执行反恐巡逻任务的警察,出钱为某光脚流浪汉,添购一双保暖鞋靴。照片上传到面书,感动数百万网民。短短一天内,浏览量暴升至160万人次,留言达1万6千则以上。


所以,这一次,东姑安南被标签开倒车,对不幸者漠不关心,反而如落井下石,遭受不留情面的鞭挞。恶作剧的网民,传播谣言指他家中失火,试图羞辱和污蔑他。这一回,东姑安南说错或做错了吗?如果说,他不明白社会课题根源,那些坚持派粮无罪的,是不是也同样犯下见树不见林、以偏概全的认知错误?


有组织乞丐集团牟利


东姑安南的原意,流浪汉或乞丐露宿街头,引起疾病传染风险,有碍市容,为游客留下坏印象。他认为,公益厨房随意在市中心放发食物,导致许多流浪汉出没。引发的并发症,包括有组织性的乞丐集团侵入,行乞牟利收入不菲。他提出数据,2013年市政厅调查发现,965名流浪汉当中,约13%或125名是外来者。


他认为,当局应该取缔乞丐,再交给警察、移民厅、社会福利局,决定下一步行动。而其他没有犯法的流浪汉,理应安顿于收容中心,固定适当的布施地点,并没有意思阻止非政府组织的人道援助。但网络上看到的批评,却不见为东姑安南辩护。


网络批评言论牵强附会


网络上,许多批评言论牵强附会,将不相干的事情,与不正确的观点结合。如此,任何讨论严重离题,也容易得出离谱的结论。这类的网络言论,先入为主和主观臆测下,无法根据事实据理力争,何况即使证明资料或数据错了,也不会自动承认并修正。


网民应该意识到,流浪汉是社会课题,全世界大城市都极为普通,根本上难以扑灭。他们之所以流浪,都有普世原因,即可粗略分类为经济和非经济因由。经济型的,有失业、贫困、金钱规划能力差、领救济的援金不足,为了减少开销,宁可露宿外头,靠慈善或宗教团体的免费粮食维持生活。


至于非经济型的,有染毒瘾、酗酒、患精神或慢性病、自制能力障碍、性格孤僻,与家人关系闹僵被遗弃、前囚犯、年老者等等。他们的共同点,即难以获得社会接纳,甚至被逼挨饿挨冻。探究流浪汉课题,必须要先了解整个真正情况,如果随自己的情绪波动,或因为政治喜厌角度,而提出不合情理的质疑,肯定无法获得正确答案。


当局打算惩罚布施者,免助长丐帮职业集团不法分子。他们当中,有些是国外引入,故意弄成身体残障,利用人们的同情心理大刮钱财。在这种情形下,若是不看对象随意布施,等于是善心被滥用,肥了不法集团,甚至造成外汇流失。还有一点,外来乞丐横行,严重破坏我国的国际声誉,面临受经济制裁的风险。


杜绝非法入境的外国乞丐


前一阵子,美国国务院公布《2014年人口贩卖报告》,大马降级进入“第三级名单”,人口贩卖活动恶化,达不到最低标准。其中一个因由,我国有大批强制性劳工。活动首都街头的外国乞丐,不少还是领取免费粮食,其实也该纳入数据中。因此要打击人口贩卖活动,杜绝非法入境的乞丐,严厉执法也是其中一个方案。


有网民说,政府为了照顾游客观感,粉饰太平装门面,不让一国之都的阴暗面暴露。但他们拒绝进一步思考,若是太容易得到乐捐者的食物,是否让一些人产生惰性,舍弃尊严信心,不思上进,或是全家扶老携幼,养成依赖他人供养的习惯?久而久之,派粮地点周围,必有大批弱势人士聚集,甚至形成贫民窟(Slum),正如耶加达等的问题一般。


不可否定,不少流浪汉或露宿者这类弱势群体,正等待当局协助。他们有投票权,可是政治话语权不大,也无法争取本身的权利。无论如何,交给政府行政部门,通过专业性手法,专门减少相关衍生的危害,这是需要网民理智去看待的。


关于逮捕流浪者课题,妇女部部长拿督罗哈妮有很好的解释。她说当局计划修改《1977年流浪汉法令》,加大执法力度,杜绝日益严重的行乞文化,因为其中有些含有欺骗成分。现有法令,无法对付操纵乞丐幕后集团,也不将职业乞丐视为犯法。如果有了执法权,对触犯者处以监禁、罚款或是强制社会服务,则会有警惕作用。


相关法令第3(2)条文说明,当局有权扣留流浪汉不超过30天。若有家人认领,他们可以回家团聚,否则被强制安置于收容所内。至于有些扣留者,无法习惯被形容为“鸟笼”的收容所,选择出逃继续不稳定生活,往往使当局的改造行动失败。有人认为,外头容易获得的慈善粮食,或许是变相鼓励这类人士“投奔自由”!


网络再有一个错误观点,在于“亲爱行动”(Ops Qaseh)中,计划实现首都零流浪汉以及零乞丐的工作目标,把法令赋予的扣留权,等同前内安法令下,未审先扣违反人权行径。其实,被扣留的流浪汉或乞丐,处置方法都很宽容,包括容许回家与家人团聚,提供辅导援助等等,待遇与普通罪犯不同。当局出发点,要帮助无家可归者,不是政治化后所强调的,故意逮捕且为难他们。

中国没禁穆斯林斋戒


因为观点问题,网络严重误解原意,舆论倾向错误一方,再有一个例子。主要来自西方媒体消息,指中国政府发出禁令,阻止斋戒月里封斋,对象为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公务员、共产党党员和学生。这仅为“劝告”,并非官方强制政策,与事实有出入。而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澄清真相,并邀请提出抗议的努鲁依莎,亲访新疆以厘清实情。


我国的一些人士,不懂国情不同,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环境有别,竟然宁可信其有,大声呼吁撤销禁止封斋,保障维吾尔族的宗教人权,等于是选错了议题。更离谱的是,许多网民把有关政策,与“疆独”宣传运动同调,认为中国政府压制少数民族宗教文化,妨害个人实践宗教信仰自由,背上制造地方紧张局势的罪名。


为熊猫取名饱受抨击


不久前,中国惠借的一对熊猫“福娃”和“风仪”抵马,经过一个月检疫隔离期,国家动物园展开取新名活动。网络舆论第一反应,担心这对熊猫冠上马来文名,失去原有特色,引起不少炮轰声音。结果,熊猫确认改名“兴兴”与“靓靓”,又受大泼冷水。参赛取名者赢得大奖,可是在社交媒体上饱受抨击。


熊猫的到来,象征马中建交40周年友谊坚固,有个新名无可厚非,这个例子其他国家动物园也常见。有网民不满熊猫馆耗2500万令吉,不觉物有所值。尽管6月28日正式开放后,国人或游客可亲睹熊猫风采,网络上出现不少消极言论,表示因为票价太高,或是其他因素,不会到场观看,这是令人感到遗憾的。


明显的,有些网民有微言,主要是因政治立场不同,觉得当局浪费公帑。几年前,台湾的“团团”和“圆圆”登陆,台独分子大力反对,但今天,却成为台北市立动物园的耀眼明星,去年更诞下雌性后代“圆仔”,传为佳话,也为社会传达正能量。


不仅是观念价值观,一般缺乏常识者,也容易产生巨大误解,网络的渲染夸大,往往让错误讯息快速传播。例如今年7月2日,隆市中心发生严重地陷,面子书张贴一张照片,显示消防员用胶带粘缝隙。自以为是的网民,错认抓到“豆腐渣”工程,疯狂转载。消拯局事后澄清,所谓的胶带,用途在于协助观察地表移动,不料却有网民出了洋相。


游走网络,的确可让我们大开眼界,有些幼稚言论,博得莞尔一笑,此外别无意义。就如处理流浪汉课题,我们应该理智思考,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挽救弱势群体,不是派粮施援那么简单,而是需要更大的努力。网民应该针对议题提出具体建议,千万不要被表面现象蒙蔽了!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