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LGBT 群体的权利 开放的思想与包容的胸怀 

·2013年1月19日

 

 

国内同性恋课题,经常论争不绝。最近,因为全国大选即将到来,相关诉求不断浮现,引起媒体的深切关注。显然的,同性恋群体,利用政治热度上升的大好时机,不惜勇敢的站出来,试图争取立法行政单位,赋予他们合法地位,寻求一向欠缺的法律保护安全感。

 

网络的蓬勃发展,为这些人权斗争,树立良好和公平的舆论平台,把他们的心声传达到全世界去。目前的社会,对于同性恋等群体,不再抛出异样的眼光,至少接受他们的存在,理解他们所要争取的诉求具体内容。


然而,有正必有反,有些方面却抱着反对态度。保守的政治宗教团体,或其外围组织,经常以反对同性恋为主轴。反对力量构成社会主干,扮演捍卫基本道德、维护伦理常规等角色,认为异性恋以外的价值观,不仅违反宗教教义,也动摇东方社会的家庭结构和文化基础。


这类价值观上的冲突和矛盾,经常成为政治动荡的根源之一。性向自主自由派的追随者,一反过去低调,借着网络创建的言论自由优势,充分利用社交媒介如面子书或推特等,公开抒发自己的心声,表达要合法化,共存于社会的愿望。然而,因为其争议性很大,在马来西亚的现实社会中却很难落实他们的要求。


矛盾价值观 政治动荡根源之一


笔者首先纠正说法,所谓的同性恋群体,随着时代进步,已扩展到多样类型,他们有个集合名词叫LGBT。这类的群体,拥有自己的代表团体,把许多原本是孤立无援的个体,紧密地结合起来,组成一股强大的社会结社。本文把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统称为LGBT,代表他们都是需要关怀的一群。


所谓的LGBT,意思为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共分四大主要类型。他们的内在思想和外在行为,与传统单纯的男女异性恋结合、生儿育女组织家庭概念,具有非常清楚的区分。


LGBT所追求的,代表复杂的人生观、信仰、生活习惯,举止礼俗等等,颠覆向来所认知的社会架构和家庭制度。因为这样,一般人对于LGBT的反传统生活方式,存有普遍的不满、排斥和抵抗感。


我国的LGBT团体数目不少,多以非政府组织的方式,积极地展开合法活动。国际社会中,有称为男女同性恋者人权委员会(IGLHRC)的组织,经常关注我国的LGBT概况。国际组织深具影响力,通过他们掌控的媒体发布讯息,唤醒世人关切LGBT的命运。例如美国著名的《纽约时报》,设有同性恋星闻(Gay Star News),不间断的追踪报导,对我国的LGBT活动深感兴趣。
最近,大马有四位跨性别人士,入禀伊斯兰教法庭,挑战伊斯兰法律中,禁止变装条文的合法性,称其违反宪法精神,侵犯宪法赋予表达自由,不受性别歧视的权利。2012年10月11日,法庭判决他们败诉。这项法律结论,引起上述国际组织的苛刻批评,指我国对LGBT存有深厚敌意。


其实,我国伊斯兰教法明文规定,男性伊斯兰教徒,不允准男扮女装,否则可能遭罚款或监禁。国际组织批评之前,可有事先了解真相?或起码考虑国情不同,即国内宗教课题具有一定敏感度?


2011年11月份,我国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拿督旺朱乃迪,斩钉截铁的表明,立法机构绝不会动手修改条文,因此有关违反自然性行为的法令保持不变。他说,男男或女女婚姻、同性恋、鸡奸以及违反自然性行为,不受政府允准放行。


违反自然性行为法令保持不变


他强调,这类的行为,无法受本地社会及各大宗教所接受。而他也重提历史,政府早在2004至2005年,曾设国会民意调查委员会,针对有关议题(LGBT)作出探讨,广泛收集民意。结论是,大马社会的价值观念及宗教观,无法接受LGBT所崇尚的行为。


旺朱乃迪的言论,也回应当时闹得火热的性向课题。多个捍卫LGBT群体,与约20个非政府组织,联合主办系列“性向自主”(Sexuality Merdeka)活动,公开讨论LGBT的主张或见解。有关活动举行三天之后,警方以收到大量投报为由,介入调查和训令中断节目。

 

而各界、政党与宗教组织,群起反对有关“性向自主”活动,抗议声音如雪球般越滚越大,制造空前强大的舆论压力。主办当局百般无奈下,宣布腰斩所有预定议程,杜绝可能使局势恶化的演变。


虽然如此,现代人依赖网络,这是个言论自由的虚拟世界。任何人不受约束,可针对任何课题发表意见。虽然,现实世界中的“性向自主”活动,最后从灿烂归于平静。但网络部落格或面子书,引起的激烈议题辩论,战火一直到今天还未熄灭。


也许,阅读本文到此处,读者要问,到底笔者要对LGBT课题,表达何种看法呢?


从华人社会的角度看待,“性向自主”活动,使用媒介语为英巫文,中文从缺。这是否说明,接受中文教育的LGBT,规模还不够分量?或是中文群体的趋向保持沉默?再有的可能性,华社并不全然支持和认同LGBT?


“性向自主”活动媒介语为英巫文


2011年,南马一对华裔女同性恋者,以传统仪式举办婚礼。联同两人一块曝光的亲友,全在面孔上打马赛克遮蔽,似乎很难大方面对社会眼光。有人问起,如香港艺人何韵诗和黄耀明,正式宣布“出柜”的场景,是否很难在我国出现?


一位旅美的我国公民欧阳文风牧师,执意在同年831国庆日期间返国,与他的同性配偶(美籍非裔),高调举行华人传统婚礼,并设宴款待亲友,引起不小的社会震荡。舆论认为,他们败坏社会风气。当然,赞同的言论也不少。无论如何,这类的LGBT高调展示例子,并没有遭受任何方面的刁难,或是引来激烈的抗议行动。


这个说明了,华人社会对于LGBT,虽未完全敞开胸怀,或接受他们被视为离经叛道的行为,但还是以理智成熟的态度处理之。华族向来是不轻易表态的民族,然而,华人传统道德伦理价值防线,拥有一个底线,绝对不可逾越。


我国是个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国家,华社受LGBT的冲击,跟其他族群比较,或许微小。与此同时,必须考虑其他种族社会,对于LGBT的感受如何?其他宗教信仰者,尤其伊斯兰教,对于LGBT不表欢迎,这也是事实。即使身在一个认同LGBT合法地位的国度,华社无法接受LGBT影响自身利益,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2年4月,加拿大小学拟推行同性恋教育,引起当地华社的强烈抗议,呼吁当地政府尊重传统价值观。 由约200个加拿大华裔小区组织组成的“传统家庭价值联盟”,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省议会计划中的反校园欺凌法案 ( Bill 13 ),决议在校内展开同性恋教育,设立同性恋俱乐部的条款,表达不满心声。


该法案为了保护性取向不同的少数,即校园中受欺凌的学生,而在校内展开同性恋教育,强制大多数参与。这种公然违反民主原则的教育方法,自然受到家长呛声。同样的道理,如果我国也给予LGBT合法地位,必然也影响到占多数的非LGBT同情者。


回到政治课题,值得一提,执政中央的国阵对LGBT课题,始终持着反对态度。但是在野的民联诸党,对于同样的议题,并没有正式共识或公开表达立场。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曾经因为同性恋相关课题,起诉他人或媒体诽谤,认为是扭曲事实,意在抹黑他的人格。


因此,若有政客想借LGBT课题,筹集政治支持筹码,最好还是三思而后行。理由很简单,多数的中间选民,并不同意LGBT合法化的主张。反而有可能,政党因为倾向LGBT的立场,受到中间选民的唾弃。


多数中间选民不认同LGBT合法化


长期以来,LGBT中的同性恋群体,质疑刑事法典377A条文,认为她的存在存有歧视性向,或以性别意识作为处罚基础。邻国新加坡(马新两国沿用殖民时代的刑事法典),于2007年,把377A条文课题带上国会殿堂,让朝野议员发言辩论。最后的结论是,一切维持现状,法令未有修改或废除。然而,当局保证,不会积极执行有关条文。


不可否认,许多国人对于LGBT群体,抱着严重错误的看法。例如2012年9月,媒体揭露某政府相关机构,“培训”教师和家长,如何去辨别LGBT。采取的观察作业,过程儿戏可笑,譬如男性同性恋者,必定是狂恋肌肉,喜欢穿V字领紧身衣,或是趋向背负大个的单肩背包等。由于引起巨大反弹,有关当局最终收回成命。


LGBT群体必须知道,即使是先进国家,他们的合法地位仍有争议性。最常见的问题,如何衍生下一代?虽说通过领养或试管孕育是个方法,始终是案中有案,产生的副问题很多。我国的世俗或伊斯兰婚姻法,只承认异性共偕连理,除了保持整体社会的和谐性,也是为了维系公共秩序与社会安全,这等作用也不可等闲视之。


我国存在不少教会背景的中小学,仍然保持男女分校制度。即使是男女混合学校,也严格划分性别活动范围。当学生对于性别认识不深,极易吸收LGBT思维,不否认有人会陷入性取向迷思当中。因此家庭教育灌输、学校公民道德课程解说、宗教信仰指导、或许对LGBT作风有所保留,但这毕竟与漠视人权无关。


总而言之,LGBT的合法化课题,非常棘手处理,难获圆满解决。因此,大家应以开放的思想,配合包容的胸怀,避免任何悲剧的发生,才能达到双赢的方案!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