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男女宣扬性爱为例 网络带动道德沦丧?
 

·2012年11月17日

 

作者上篇文章,论述AES自动执法系统,如何经过网络舆论的炒作之后,形成社会反智的一种现象。本篇延续这种逻辑分析,证明不设防的网络领域,颠覆传统观念和规范,动摇社会道德准绳。
 

这里引用的实际例子,为大马和新加坡引起轰动的陈杰毅李美玲事件。他们在网上捍卫个人性爱自由,无视新马两地舆论反弹,更以前卫性高姿态,把性行为情节上载到互联网上。


陈杰毅李美玲,两人的道德操守脱序和颠覆常规,说明了网络带来的冲击,到达过去无法想象的地步。正如缥缈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一样,深不可测且无法判断最后趋向。


网络产生的信息资源,源源不断满足使用者物质、经济上的需求,除了这点,也对感情上的需要,起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吗?
性爱男女主角的主张令人嘡目结舌,在东方社会中显得不可思议。他们有意搞性爱大派对,广邀同道交换性伴侣,又志愿拍摄色情片当AV男女优。而上载至网络的色情内容,甚至有自拍假强暴短片,摆弄各种诱人镜头的视频片段。


男主角为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学生,亚细安奖学金得主,尚未毕业。女主角也是本地大学高材生,两人高级知识分子的身份,并不适合当成“愚昧无知”的辩驳理由。后来的演变是,男主角面对大学当局纪律调查,他因违反就学合约,向新国国大道歉,却不包括向社会和公众人士道歉。我国警方接获投报,开档办案,追究其网上行为和大胆言论。女主角则不堪家庭压力,从最初的坚持不认错,到后来独自于面书剖白,寻求社会原谅,算是大让步了。


但是,事情是否因此了结?还是更大的变化即将开始?特别是网络上的道德人伦标准,经此一新闻后,受到非常严峻的考验?大家无法用过去的简单模式看待问题。


网络规则决定了,一旦发表任何资料或意向,事后后悔要删除或撤回,根本变成不可能任务。其后,所有内容依然存在。甚至有心人拷贝,代为义务粘贴传播,讯息流通完全无法控制或回收。


以陈李令人哗然举止为例,他们若将身体敏感部分打上马赛克,都有可能被电脑高手破解。部落格上载的视频,被有心人下载后,改头换面重新出现在优管(Youtube,一家著名的录影短片分享中心),甚至可以加入新元素或说明,繁衍成更多新材料。
网络轻易带来链引和搜寻的特点,造成上网者毫无困难下,观赏另类“色煽腥”(sensation) 作品,不但免费还次数不受限制。网上的任何过滤选项,在强猛的讯息潮水冲击之下,徒劳无功也浪费时间。


虚假同感偏差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两名当事人犯下的错误,可比拟为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以为与大多数人的爱好和自己一样,拒绝参考尊重社会人士眼光或反应。什么因素造成他们如是认知?值得进一步深思。


有人形容,这对年轻男女精神空虚,缺乏自信面对人生,急需情感支持,网络平台让他们倾诉心声和宣泄情绪,平衡心理上种种压力。这些理由最大的漏洞为,有需要牺牲社会对自己的价值评价,通过肉体感官接触才能达到目的?


真正的现象为,他们通过部落格,反映他们需要和向往的,却是网络上的流行术语,如“赞”(Like)、“分享”(Share)、“点击”(Click)、“投票”(Vote)和“评论”(Comment)等,方能肯定他们的自我存在。

 

 

管制网络 设限制色情内容标准

讨论此课题,基本上回到如何管制网络上的色情内容。1995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卡内基.梅隆大学,一支学术调研小组以18个月的漫长时间,得出报告《信息高速公路上的色情营销》,结论指少年儿童是电脑色情和不健康内容的最大受害者,引起家长和师长万分担心,要求净化网络资讯。


值得一提的,当年的网络模式多是单向流向,不象今天的网络“多点同步”,互动性强大。结果同气相求的群体,可以结合成自我保护层,甚至对不同意见者具有侵略性,带来的负面恶果不容忽略。


何谓色情淫秽标准?一般定义,网上作品作为一个整体,缺乏严肃文学、艺术、政治和科学价值,却引起刺激淫欲作用,或以令人厌恶或不安的方式,记述或描写性行为,都可以归纳为网络罪行。


这种淫秽标准,涉及两个物理区域--讯息发出和接收地。不同社区却有不同反应,东方社会难以认同,西方观点却当成常情可以接受,不等同犯罪。这也使到网络打破疆界隔离后,对东方传统观念,带来重大冲击。


我国目前高速宽频普及,网络服务供应商以月费不过百余令吉的代价,向顾客提供每秒至少5mb的上网速度,这已足够接收清晰、无干扰的数字化影像和图片,不再局限于静态描写文字。


多媒体的急促发展,网络吸睛点一再增加。当一些人因为言论大胆出位,因而被剥夺言论自由的保护权。他还是有办法走漏洞,继续其冒犯行为,并且以多元方式扩张影响力。执法当局无可奈何,法令对付也成无用武之地。


任何严厉的管制网络行动,总与钳制网络发言划上等号,甚至政治化指当局要边缘化反对派。这样一来,被骄宠的网络舆论,自由发展下造成某些恶果,譬如议程分子乘机捞取名气,煽动网客情绪,无视道德标准等等。


按照我国政府的法律标准,网上播放猥亵节目行为违法,可在《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63条款和第233条款下被控。然而法律部长莱士雅丁,一位法学博士,承认其中具有灰色地带,所以需要了解新加坡执法单位的个案处理方式,才能决定下一步行动。


陈李二人宣扬性爱享乐自由(其实是放纵情慾),表面上以屈服和失败方式告终。但是,此举是否鼓动或激发更多的追随者,继续他/她们的“意愿”,滥用网络展示和争取个人权力(具有力道而与权利一词有别),不惜挑战社会道德规范?


无关宏旨,我们应该也在此思索,网络提供的便利和兼容性,是否让上述两人“百折不挠”,再度发出吹响推翻道德制度的号角?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