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未立法审查悔不当初
敦马否定网络替代媒体

·2014年8月16日


前首相敦马哈迪退位多年,仍然藉网络与世界沟通。最近,他通过个人部落格,抒发对网络的不满情绪,呼吁政府必须启动审查制度,管制网络免受滥用。敦马的主张了无新意,却让我们重新评估,网络上出现的大量负面作用,是否容许网络成为替代媒体,却没有任何的审查制度把关?


敦马是于1997年,推动大马多媒体走廊时,签署多媒体超级走廊保证书(Bill of Guarantees),承诺永不过滤网络内容,不干扰网络操作,给予最大的自由优待。此举,让网络蓬勃发展,也让外资存有信心,成功激励和塑造一个亲商环境。不料,今天网络的过度膨胀,引起不良的后果。

敦马曾许诺不管制网站


敦马的心声,见于贴文《网络审查》(发表于8月1日),全文共分12段落。劈头首段,敦马表示懊悔,当年忽视网络的威胁,他任首相时,曾许诺不审查,但今天已回心转意。其实,敦马曾三番四次表示,政府应该立法管制网络,若他重新执政,也必定奉行厉法。然而这一次,他提出关乎自己遭遇的新理由。


敦马诉苦,自己成为网络审查的受害者。其个人部落格(网址:http://chedet.cc/),因为上载一篇抨击犹太人的文章,无缘无故不能链接面子书,浏览量大打折扣。这证明,掌控伺服器的幕后人,一样执行审查,决定那些内容可曝光,那些则被封锁,永不见天日。


他进一步表明,其部落格遭受许多阻扰,数十万浏览次数涌入之际,某国际伺服器托管平台,突然托辞拒绝为其服务,结果接连更换了3家。此外,其部落格也多次受到试图封堵,不让他人进入。无数的垃圾邮件和网络病毒,却不分昼夜攻击其网络系统。敦马认为,这类的围堵方式,等于是审查措施。


敦马接下来,谈及传统和新媒体的新闻自由。他认为,互联网上的新闻媒介,绝对不是官营媒体(印刷和电子传播)的免费替代选择。


网络暗地审查更严格


他强调,网上的暗地里审查,比起政府的公开监督,更为严格。伺服器托管平台的主人,便是审查的黑手。而新媒体幕后强大的操纵者,为了政治利益,拥有无上权力,取决任何信息。


他说,互联网受特定单位控制,自由度难比拥有政府执照的传统印刷和电子媒体。因此,他认为,该停止谈及新闻自由,转而大方承认,媒体必须接受审查,免得自由受滥用,尤其带来道德沦丧的恶果。


敦马痛斥互联网,让儿童容易接触猥亵裸露内容,成为性侵对象,年轻男女已不再如以往受保护。


他指LGBT群体(即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统称)是身体缺陷之人,却公然挺身捍卫人权,影响正常人,宗教禁令也无能为力。他担忧,乱伦、娈童、人兽交、性爱派对、公开性爱等劣行,将成互联网上言论自由和平等权利的一部分。


敦马最后说出总结:“我不管自由有多高尚,这是时候了,政府单位尤其是大马政府,必须要审查互联网。”


平心而论,敦马的投诉遭受迫害,与有组织性的审查制度无关。网络上充满许多居心不良的骇客,他们或是恶作剧,或是有政治立场,或是因为利益关系(例如受聘或可得到好处),因而采取网络不友善措施。


这些人都明白,若直接在网上辩论政见,来场君子交流,他们肯定是落荒而逃,只好龟缩至利用专业电脑知识,干见不得光的丑事。


寻找可信赖伺服器托管


网络发表权和话语权受干扰,敦马不妨采取反制行动,例如找寻可信赖的伺服器托管服务商。以他的名气和地位(22年首相),成为网络攻击目标,一点也不奇怪。


然而,敦马可否知道?当年的单纯网络世界,今天完全改头换面,不再是原生新闻网站、部落格、公共论坛等,也包括集合多种功能的社交媒体,结构异常庞大复杂。


网络移动平台时代,智能手机也可涉足网络。摆在眼前的事实为,如若敦马坚持审查网络,不是只有网络新闻网站需要监督。因此,如何落实一丝不苟的审查?如何确保浩瀚信息没有遗漏?所需投入的资源若干?以及执法逮捕的难度等等,这一切,敦马没有说明。


敦马认为审查互联网,所指的,似乎局限于每年更新的印刷或出版执照,实施例如电子广播机构的许可证。这样的审查方法,如同儿戏,肯定无法抵抗排山倒海的网络讯息!


我们可以参考国外如何管制网络。今年7月6日,俄罗斯国会下议院通过法案,规定互联网服务营运商,必须将俄国用户的个人资料,储存于俄国境内,一切的系统化更新和检索工作,也保留由国内的数据库进行。这意味着,譬如谷歌电邮、面子书、推特等一类用户服务网站,必须重新安置伺服器。


保障网民隐私防盗用


法案待总统普京签署后,将于2016年9月实施。法案支持者说,这有助保障俄国网民的隐私,免得在国外被骇客盗用,或交给犯罪分子。至于那些拒绝合作的网络商,恐怕只有撤出俄国市场一途。然而,根据专家预测,锁网动作,将打击俄国与国外的网络贸易连线。


今年5月,俄国推行新的网络条例,凡浏览量每日达3千次数的部落格,必须向监管部门注册,呈上真实主人身份、核查所有内容、同意坚守原则,即不可鼓吹恐怖主义,或是侵犯他人隐私。其他条件包括遵守选举拉票守则,储存活跃用户资料长达半年。一旦发现触犯条规,当局有权力绕过法庭,封锁网站。


值得留意的,俄国是最近才管制网络,不像中国或新加坡,很早就推行网络严厉法律,也许它们就是敦马所应该研究的对象国。


无论如何,我国航机MH17疑被俄制“山毛榉导弹”击落酿空难,改变了国人对俄国的正面看法。向俄罗斯取经?确要面对巨大的政治压力。


邻国新加坡,2011年大选前夕,放宽互联网限制,允准参选政党拉票,令该国反对党大突破,议席数目暴升。2013年6月1日开始,新国设立网络执法新框架,规定若刊载“被禁内容”,如危害种族宗教和谐消息,相关网站,必须在接获当局通知的24小时内,动手撤除,不然可被罚款,或是关台。


新国媒体发展管理局规定,新闻网站若符合条件,即连续两个月,每周平均刊载至少一篇新国新闻,又在此期间,每月有5万个不同的浏览者,便得缴交5万新币的执照费,每年更新。这样严格的条例,若是在我国派上用场,可以通行无阻吗?


审查网络必面对负面批评


审查网络,是否如传统印刷和电子传播媒介一样,成为新的替代媒体?敦马已经否定这种可行性。早前敦马表示,一旦政府审查网络,必然面对各种的负面批评,包括指控沦为不民主国家,但为了保障国家安全,这无可避免。


然而,新时代必须有新思维,管制网络与否,影响多大?我们必须要正确地评估形势。过去互联网舆论,注重揭开政治弊病,常施加公民力量压力。2008年的3.08大选,制造政治海啸,以致重创执政党的国阵。2013年的5.05大选,“红豆兵”课题发酵围剿,看起来对国阵连年不利。


然而,最新动态显示,雪兰莪州换大臣风波,民联内部的混乱不堪,网络反过来“将军”,牵制民联的舆论走向。


根据“马大民主及选举研究中心”的最新民调,与5.05大选相比,民联雪州支持率从50%暴跌15%,只剩下35%。有分析家担心,若最后引发州闪电选举,民联执政权可能丢失。任谁也没有想到,竟然因为伊斯兰党中委朱迪,于Whatsapp网络手机聊天群组中,揭露与巫统共组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因此掀起一场政治风暴。


擅长网络战也演滑铁卢


借着网络公布的截图,我们知道伊党居心可疑,其中的种族宗教偏见,也令人无法苟同,狭隘胸襟和自我设限格局,与一般人的认知不同,也等于敲破许多人的政治期望。这是网络制造的效应,可捧起一股政治势力,也可因为讯息的流通,让擅长打网络战的一方,大演滑铁卢出尽洋相!


近期爆发系列的网络新闻,证明审查的重要性。目前,官方没有大规模网络审查,但若接受投报,当局开档调查,网民形如耳目,紧密监察网络的一切演变。这样的另类审查,至少可以纠正频频发生的,网民失言失态的行为。


我们看到了,本地署名Kelvin Yip的华裔青年,以英文粗俗字眼,辱骂宗教清晨祈祷广播声音过太,受到口诛笔伐,吓得他即刻道歉、删贴躲藏,看来难逃法律制裁。此外,侮辱兴都教徒的宗教司,也受到网络的强烈谴责。早前“火爆姐” 茜蒂法依拉,后来向网络力量屈服,道歉了事,但视频证据让她蓄意破坏罪名成立,被判罚款5千令吉,加社会服务240小时。


这种第二线的审查制度,可以把犯罪者带到法庭审讯。过去,对付网络极端言论,有《1948年煽动法令》守候,但随着其政治争议性,当局打算以新法令《国民团结和谐法》取而代之,成效如何?我们且拭目以待。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遏制网络上的猥褻、淫乱、暴力、恐吓、恶意虚构等罪行,确实有足够威吓作用。

还有争议性的《1950年证据法令》114A修正条文,有分析家形容,这是管理网络舆论的有效武器。最主要的,对于网络散布谣言,制造紧张气氛,诽谤污蔑他人的犯罪举动,提出责任分担的概念,把罪名承担者,扩大到提供网络发言平台的器材拥有者。


当然,为免连累无辜,法官下判前,必须要斟酌多种情况。


回到敦马对网络的言论,其中有争议之处。虽然我国属于东方保守社会,无法接受高调的性向自主权,但若把LGBT与道德沦丧挂钩,其实有歧视成分,应该伸缩性处理。同时,也不尽然因为社会歪风狂袭,把网络当成罪魁祸首。


与此同时,实施全面和严格的网络审查,阻力不是只有政治因素。考虑到商业充分融入网络,过多的繁文缛节,法律上的大转弯,恐怕会打击市场信心,吓跑涌入的外资,到时损失最大还是国家经济。


我们所失落的,是负责任的使用互联网态度。对此,敦马又有什么好建议呢?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